第206章 慕笙辞职

    慕笙的递给她两个猫咪的纸袋,安小溪好奇的接过来看:“是什么”

    打开,一个袋子里是布丁,安小溪看的眼睛一亮打开另外一个袋子里发现是药膏,安小溪水眸眨了眨。

    慕笙把长发挽到耳后,开口道:“那药很管用的,你涂上吧,很快就好的。我还是有些不高兴,我还是觉得他对你不好,但是我不会叫你为难所以不会说什么,但是小溪你受伤我会担心的。笨蛋,别叫我担心啊。”

    慕笙的大手抬起来,揉在安小溪的发上。她眼里露出了一股忧伤的情绪,在他那张过分俊美的脸上,让人也不自觉的随着他忧伤。

    明明是那样动人的一张美丽的脸庞,为她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安小溪说不出的自责。

    出门前慕琛也揉了她的发,用一种宠溺的姿态。但是和此刻的感觉不一样。两个人,一个是恋人一般充满甜腻的味道,一个人是朋友令她感动,并且心存感激。

    阿笙为她担心,她真的很感激,但果然还是不想他误会慕琛。

    拉住他的手,安小溪认真道:“昨天晚上慕琛和我去约会了。送我的花是都是骑着你挑选然后叫人包成花束的,很漂亮。夜景很漂亮,我喜欢在海边散步。东西很好吃,送了我漂亮的项链,我还弹了琴呢。然后在夜里,趁着我睡着,慕琛偷偷给我擦了药。我说这些是因为阿笙怎么也不肯相信慕琛是真的对我很好,一直为我担心。请你相信我吧,相信我,慕琛真的对我很好,然后别为我操心。”

    慕笙听着她说,动人的狭长凤目闪了闪,低头,慕笙苦笑:“是么,原来是我担心过头了。”

    心脏被紧紧的揉捏着,慕笙很难道。她将和他的事情一点点描述,并为这些事情开心着,慕笙知道她真的没有恶意,相反她真诚又坦然的面对他,希望他不要担心。

    可是实际上,她并不知道,他真正的心情。

    不知道担心你啊,还有这难以抑制的爱恋之情。

    “是啦,阿笙你不要担心了,谢谢你的药和布丁哦,我会好好用的。”安小溪冲着他笑的灿烂,很高兴的走了。

    慕笙看着她的背影,温柔无比,眉宇间透露着哀伤。

    本来得到就少的他,是否会在身份公布的时候,连此刻她的微笑都的不到了。

    慕琛此刻已经开始行动了吧,他的势力完全没有现在的慕琛离开,所以

    “是时候该离开了。”慕笙喃呢。

    安小溪一直为了慕氏的面试忙碌着,慕笙离开的时候是在周五,慕琛那边差不多已经查出端倪的时候他已经递交了辞呈。

    安小溪知道这事情还是通过郑楚楚。

    “喂,你知道陆笙老师忽然家里有事情要走了吗你们慕家出什么事情了吗”

    安小溪愣住,想着这几天的慕琛摇头:“并没有发生什么,慕琛还是像往常一样,他怎么会忽然要走,是不是谣言”

    “并不是,好像之前的那个老师没什么事情了要回来了。”郑楚楚道。

    安小溪低头思考了下,站起来果断道:“我要去找阿笙问问是怎么一回事。”

    “嗯,好,去吧。”郑楚楚冲她挥手,就知道她一定会去问。

    安小溪敲开慕笙的办公室的门时,慕笙已经在收拾东西了,看到她来微微笑了一下:“啊,看你这个表情你已经知道了。”

    安小溪看着他把本来就不多的东西收拾起来,蹙眉咬住了下唇。

    “是真的,你真的要走才呆了这么短的时间”

    陆笙为她倒了杯咖啡点头:“是的,在这里的体验很不错,但是该结了。”

    安小溪攥着手:“我觉得你做的很好啊,为什么说走就走了”

    安小溪希望他在这里,因为这里还算是学府,并没有社会上的那些肮脏的事情,做老师也会被尊敬。

    要不是安小溪志不在此,依照她这个性格搞不好也在学校里安静的做个老师了。她不明白阿笙做的这么好为什么却忽然说不做就不做了。

    “人生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小溪,我没有那么单纯,和我的外表有些不同,我可是真正的大人。”慕笙道,见她心情低落无奈道:“为什么这么失落啊,我们本来就不是在这里认识的吧,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的。而且,小溪马上要毕业了,本来我留在学校里也不会再见面了,所以不用”

    “不是这样的。”安小溪打断他,抬起头来看他道:“阿笙当然有决定自己生事情的权利,必须有这样的权利,我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觉得可惜而已。因为我觉得在这,阿笙还是能轻易的接触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她告诉了他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而学校实际上是最接近美好的地方。

    青春、真挚、热情、单纯,这些很多很多,都是在这里可以找到的。像阿笙这样纤尘不染的人,当然是适合这个地方的。

    “是么,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在为我着想。我也很喜欢这里,但是我也想争取的东西,我也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小溪,背负在我身上的一切,我总有告诉你的一天。”靠在桌子上,慕笙抚摸她的发。

    她是个容易多愁伤感,为别人伤春悲秋的人。这样的她,让他怦然心动。

    想要得到最好的,就付出最大的代价,这个道理他一直都懂,所以他现在要为了她而行动了。

    从办公室里出来,安小溪深深叹气。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背负的事情,她懂,真的懂,所以她发自内心的希望阿笙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她不知道说着喜欢画画的阿笙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她想以朋友的身份支持着他。

    阿笙,只要你下定了决心就去做吧。

    在教师楼外,安小溪撞上了郑楚楚,似乎是有些担心她。跟上前来郑楚楚问:“还好吗”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道:“我哪里会有什么事情,我很好。”

    郑楚楚道:“是么那就好,你以前最怕分离什么的。”冲她微笑,郑楚楚笑的灿烂:“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来告诉你一声,我们会在你身边的,永远。”

    安小溪看着她的笑脸,心里那份感动简直难以言喻,安小溪一把抱住她道:“谢谢你楚楚,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你赶紧搞定章铭秘书吧,章铭秘书可是要一直在慕琛这里工作,搞定了章铭秘书,你就算真的永远在我身边啦。快点搞定。”

    郑楚楚一被说到这个就脸红心跳个不行,恼羞成怒道:“安小溪,你以为是在做什么啊,怎么可能快点搞定”

    安小溪和郑楚楚笑闹着走了,回身看着教师楼的,她是从阿笙来了才会经常来这里的。

    果然,果然这大学几年最好的时间是慕笙来做老师的时间呢。

    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慕琛听着章铭的汇报,蹙着眉头:“也就是是只查到了他会在很早出慕家,然后晚上才回去”

    “对,好像就和上班一样。”章铭道:“实在不清楚那个人在搞什么。”

    皱着眉头,慕琛道:“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叫人烦躁,这事情是从几个月前开始的”

    “并没有很久,似乎是从的夏天初才开始这样的。”章铭道。

    慕琛双手交握,其实他也隐约觉察慕笙之所以能这样自由而却不被他知道,大半是因为爷爷插手替他隐瞒了。有了这一层的隐瞒,慕琛要调查慕笙,自然就不是那么容易,这几天才调查出他一点点的消息,但是就算是一点点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慕琛开口:“继续查一下去,时间稍微久一点也没关系,我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是,总裁。”章铭应了一下就下去了。

    慕琛在房间落里转动着昂贵的钢笔,在心里他依然陷入了思考。

    那个人会做什么,是做了什么才能把自己淹没到,谁也不会发现的地方。那张脸非常的招风他可是知道的,所以不会去轻易暴露的地方吗

    那么是在封闭一点的地方,有人盯上他,他也可以很好反击的地方。

    想不通,那样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难道说他真的去做了一个普通的工作者

    不要开玩笑了,野心勃勃的男人,要公开身份了,一定是在谋划着什么。

    闭上眼睛慕琛稍微有些疲惫,为了给自己讨厌的人,慕笙得在慕氏一个不错的位置,实在是令人不愉快的工作。

    唯一能要他稍微越快的大概就是

    “周末的水族馆票”慕琛问一旁的章铭。

    章铭怔了下,拿出来叹了口气道:“总裁您记得不要穿西装去,要穿运动装去啊。”

    慕琛挑眉:“这个我当然知道。”

    章铭在心里笑,能让他稍微放松下的的确果然只有夫人了。这些天因为慕笙要来慕氏的原因,他真的累坏了。

    水族馆也算治愈的地方吧,再配上安小溪这样治愈的人,总裁放松下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