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沉默的疼惜

    安小溪深吸一口气,视线落在慕琛身上,慕琛那双迷人的桃花眸含着笑意正注视着她。

    她喜欢他的视线。她从来不是张扬的人,也不爱出风头,但是喜欢上这个人的时候,她希望自己也是闪闪发光的,如果能变得耀眼就好了,这样那个优秀的人一定会把视线锁在自己的身上。

    总是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为了他一点点改变。所以心在也注视着我吧。献给你我的夜空中的唯一的星辰。

    手指放在键盘上,安小溪开始演奏,并不是容易曲子,略微有些激烈不像是女人会弹奏的曲子,但或许是她真的非常投入,弹的很潇洒,反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流畅的音符有些激烈,但却非常的悠扬,在这个餐厅里别有一番风味的流淌着。

    “第一次在这里听到这样的曲子,演奏的真好。”

    “真是位漂亮的小姐,不知道是和谁一起来的。”

    “偶尔听到这样的曲调总觉得疲惫一扫而光,气氛也不沉闷了。”

    “真是羡慕呢,让这样美丽的小姐为自己献上这样动人的曲子,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

    慕琛一边听着安小溪弹奏,一边也听着四周的各种赞美,唇角划开更加温柔的弧度。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真是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被这样献上曲子。

    一曲终了的时候,餐厅里掌声爆棚,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演奏,心跳很快也有些紧张。

    安小溪非常不好意思走回慕琛的身边,她坐下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认出了慕琛。

    心中都惊讶了起来。

    难道说是慕总裁的妻子或者是情人

    安小溪有些不好意低声对慕琛道:“好多人在看着,怪不好意思的。”

    “那便叫他们看好了,有什么。”慕琛微笑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桃花眸向一旁轻轻一鄙,落在了一旁桌子的女人身上,那女人顿时脸红的低下了头,心脏狂跳不止。

    好、好帅好邪魅

    安小溪还是不自在,小声道:“慕琛,我已经吃好了,我们回去吧。”

    她实在是不习惯被围观被探究,慕琛见她都要把脸埋入桌子里了,不禁失笑着点头:“好吧,我们回去。”

    起身把手臂递给安小溪,慕琛携带者安小溪走了出去。

    等两个人一走,一旁桌前吃饭的两个女人顿时讨论了起来。

    “哇啊,那女人好漂亮啊,是模特还是什么,看起来安安静静的,越看越觉得很静雅。”

    “是啊,气质真好,我觉得肯定是慕总裁的妻子了,因为我有看到戒指,两个人戴着同款的戒指,不过那戒指好像很普通,不像是报纸上报道的那对价值不菲的蓝宝石戒指。”

    “慕氏集团的总裁唉,戒指那还不多的和批发一样啊,肯定是换了低调的款式,别看那样说不准暗藏杀机呢。”

    两个女人激烈的讨论的时候,慕琛和安小溪已经在车上了,因为喝了酒所以慕琛没有开车,手机在前面开车,后坐上,慕琛握着安小溪的手,看着她因为酒精微微泛红的脸颊:“困了就靠在我肩膀上睡,到了别墅我抱你回去。”

    安小溪嘟嘴眨了眨眼睛道:“还早呢,我要回去看电影。”

    慕琛失笑,伸出手将她的头搂着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道:“好,你先在这里休息下,等你回去我就叫醒你,然后陪你看恐怖片。”

    “嗯,那、那说定了。”安小溪被他搂着,脸有些红点点头道。

    她喝了酒晕晕的的确是想先睡一会儿靠在慕琛的肩膀上睡了过去。等到了别墅安小溪也还是没醒。

    慕琛对手机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抱着安小溪回了别墅,桃子见了慕琛刚要说话,看到安小溪在他怀里,顿时噤声退到了一边,慕琛抱着安小溪直奔卧室。

    在卧室里将她放下,慕琛给她换了睡裙,因为睡的实在太熟了,所以安小溪完全没有感觉,任由慕琛给换衣服。

    换好了之后,慕琛把安小溪放到了被子里,查看她手臂的上的指痕。似乎是有些红肿的。

    从卧室里出来,慕琛找了桃子问道:“有没有活血化瘀消肿的药,最好是擦拭的药水,药膏擦上会疼。”

    “有,少爷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找。”桃子忙道,慕琛点头站在那里等她拿了药水,吩咐不用等着了全部去休息之后回了房间。

    细心的用棉棒沾着药水,慕琛俯在床上一点点的给她擦拭。

    “唔”大概是因为有些疼,安小溪在睡梦里微簇了眉头,发出痛苦的闷哼。慕琛停下来深叹一口气,凑到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轻声安慰:“马上就好了,乖,马上就不疼了。”

    好像是童话故事一般,王子的吻总是有着特殊的治疗功效,安小溪奇迹般的舒展了眉头,嘴角勾起了甜甜的笑,那副毫无防备的样子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一直细心的给她擦拭了药水,慕琛才到床上轻柔的把她的头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下面。

    最近一段时间,他还是不要碰她了吧,万一情动的时候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真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后悔了。

    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慕琛温柔的对她道:“晚安。”

    第二天清晨起来,安小溪觉得一身轻松,但是却也有些懊恼。

    昨天晚上气氛那么好,她怎么竟然就在车上睡着了,慕琛也真是的竟然不叫醒她。

    慕琛这个时候醒了过来,看着她开口:“早安。”

    “慕琛早安,昨天晚上你在怎么不叫醒我呢,我都睡了过去。”安小溪嘟嘴。

    慕琛挑眉沉吟了下,笑:“我可是把你从车上抱到房间又给你换上睡衣的,要不是你睡的太熟,我做这些的时候就已经该醒了。可是你完全没有发觉,我就想说你睡的这么熟干脆叫你继续睡吧。”

    安小溪尴尬的低头,果然看到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安小溪羞愧的脸红。

    唔,她竟然还抱怨慕琛。根本就是她自己完全在睡觉啊。真是的,那么好的气氛她在搞什么啊。

    慕琛见她一脸的懊恼,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到了周末我们去水族馆,到时候再好好的约会,现在起床吧。”

    “嗯。”听到慕琛这么说,安小溪甜甜的点头。

    算了等到水族馆的那天,她再好好的和慕琛过二人世界。起身去洗澡,安小溪去到浴室时伸懒腰,鼻尖一股陌生的香气传来,似乎是从手臂上传来的,安小溪捧着手臂在鼻子前嗅了嗅,闻到一股药香,是从自己手臂上受伤的地方传来。

    安小溪怔住了,这香味之前是没有,她没有擦药膏,那也就是说是昨天晚上慕琛给她擦的。

    想到慕琛一边不吵醒她一边轻柔的给她擦药的样子,一股甜蜜感袭来让安小溪的脸变得通红。

    真的好温柔好体贴啊慕琛,根本就不用做到这个地步的。真是

    叫人怎么能不心动嘛。

    洗完澡换了衣服下楼,慕琛在那边喝咖啡,成熟从容,安小溪走过去,慕琛抬头看她道:“今天做了你喜欢吃的牛角面包。”

    “嗯,谢谢。”安小溪点头走过去却没有路过慕琛的面前,而是忽然停下来凑到他面前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之后走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让慕琛也瞪大了眼睛,安小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吃着面包喝橙汁,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脸却已经红了。

    慕琛看着微微一笑,脸上竟然奇迹般的也有点发烧。

    这是的,这个女人,在做什么可爱的事情啊。竟然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吻了他之后又露出这种害羞到不行的表情。

    未免太可爱了

    安小溪在那边吃面包,懊恼郁闷的要死。真是一时间冲昏了头脑就亲上去了啊,她到底在做什么蠢事她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想到他给自己擦药膏的事情心情很好,又看他总是从容淡定,想要出其不意的偷袭他一下,作弄他一下啊。

    结果感觉上还是做了这种事情的自己比较害羞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已经不懂了。

    走的时候慕琛把药水塞在了她手里叮嘱:“要记得擦。”

    安小溪打开果然嗅到了熟悉的味道,笑眯眯的点头:“味道好香,昨天的梦里也是这个味道的。”

    慕琛宠你的揉了下她的发:“快点好起来,我可不希望你的梦里总是这样的香味,比起这样的香味,我更想让你的梦里充满我的味道。”慕琛说着吻住了安小溪的樱唇。

    安小溪的脸顿时诈红了。

    慕琛强而已有力的魅力攻势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住的。

    安小溪七荤八素的上了车之后好一会儿才从迷醉中醒来,攥着手里的药瓶非常的甜蜜。

    到了学校,安小溪却碰到了专门等着她的慕笙,昨天的事情不了了之,今天又看到他,实际上安小溪有些尴尬。

    “阿、阿笙,你在等我啊。”安小溪冲他尴尬的笑。

    慕笙看着她,叹了口气把手里的东西递了出去:“给你。”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