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与慕琛的约会

    安小溪害羞的脸蛋实在是有够漂亮,慕琛摘掉了墨镜看着她,温柔的笑:“喜欢吗纯白色的花看起来会很怪吗是不是送红玫瑰更好一些”

    “不。”抱着花束,安小溪笑的安静又美好:“这样的花束我很喜欢,尤其是木兰花,我非常非常的喜欢。”

    怎么说呢,慕琛的话不需要浙西浪漫她也不会有什么不满,而他把浪漫给自己,自然她会觉得很感动。

    这花束非常的好看,一看就是慕琛亲自选的,花店给搭配的,她想这花束一定特别适合她抱着,一定是这样所以慕琛才买。

    她很高兴,很高兴在慕琛的眼里她是纯白的。

    “今晚我们去外面吃,我已经定好了旋转餐厅。”慕琛见她喜欢也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章铭有很好的在给他出主意,虽然是普通的约会的流程,但是慕琛都是力求做到最好的,花束也好餐厅也好,什么都好,他要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看着慕琛今天格外英俊成熟的打扮,心脏跳漏半拍的同时也知道,大概自己说了去水族馆慕琛也还是愧疚所以今天晚上是想哄她开心吧。

    “好啊,我很期待今天的晚餐。”安小溪温和的顺从了他的意思,没有戳穿什么,她准备就这样享受慕琛的安排,在最后的时候告诉他,她非常的开心,好叫慕琛也跟着安心。

    上了车,慕琛给安小溪系好安全带之后就要绅士的抽身而回,安小溪拉住了他的袖子,羞怯的小声问:“今天没有kiss吗”

    慕琛怔了一下,侧目看到她那张娇羞的面容,呼吸一窒。

    “不要说这么可爱的话,我会忍不住推倒你的。”无奈的苦笑慕琛凑近她亲吻她的唇。

    安小溪仰任由他亲吻,长长的一个深吻之后,慕琛正襟危坐整理了下衣衫。安小溪也稍微平复了下心情两个人才从这边扬长而去。

    两个人在车内没有发现车外拐角处的慕笙。

    手里的攥着活血化瘀的药膏,他是在出了校门的时候跟着安小溪的,因为旁边都是学生,他不想给安小溪造成困扰,所以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药膏给她。

    可是没想到的他竟然又一次撞见了慕琛和安小溪亲昵的在一起。

    沉着脸,慕笙攥紧了手里的药膏。

    慕琛

    以为送束花,再一个吻就可以把发生的事情抹杀掉吗这个可恶的男人。

    慕笙攥着手,内心里揪着痛楚一拳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风吹起他的长发拂过他的面容,那颗美人痣在眼角闪烁着光,他眉宇间的忧郁没人抚平。

    很怕很怕。

    很怕他给的再不好你也要,怕我给你的再好你也不要。小溪,那个男人对你这么差,你为何就是要呆在他身边呢来我身边吧,我会给你我所有的爱与温柔的。

    慕琛载着安小溪先是去兜了风,之后陪着她在海边散步,夜里七点的时候,安小溪和u坐在了旋转餐厅内,夜色阑珊中,香槟玫瑰装点旋转餐厅内,小提琴在一旁演奏着,

    侍应生为安小溪倒了一点冰葡萄酒。

    安小溪举起来喝了一点点,味道虽然很好但是她却不敢太贪杯。

    “这里的鹅肝味道很好,你常常看。”慕琛推荐道。

    安小溪点点头,切了一点放在嘴巴里,香气四溢在唇齿之间,安小溪眼睛亮亮的冲慕琛笑:“好好吃。”

    慕琛看到她的笑脸,也勾了下唇。

    小提琴演奏的是爱的礼赞优美的音乐非常的动听悠扬,一切都显得很浪漫,也的确很浪漫,但其实对于安小溪来说说,她更喜欢随性一点。

    不过这是慕琛特意为她准备的,安小溪觉得自己不该在慕琛还愧疚的时候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

    东西很好,所以也没太大关系。

    吃了一点东西之后,慕琛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推到安小溪的面前,安小溪眨了眨眼睛,看着里面漂亮的项链。

    项链上有着漂亮的钻石王冠坠子,安小溪抿着唇放下了叉子道:“慕琛,我知道你为了我手臂上的事情愧疚,但实际上真的不用这样的,我真的觉得没事,你不需要送我这样的礼物。”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的礼物她倒是可以收下,因为这份歉疚而送的礼物,安小溪觉得没有必要。

    她想主动安慰他,最终却是让他这样愧疚,根本就是违背了初衷。

    慕琛桃花眸深邃的看着她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拿起项链站到了她身后:“送你这条项链的原因的确是因为我把你弄伤,但是理由却不是愧疚。只是想送你这条项链,为我心中的感动。”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

    感动

    “什么意思”安小溪问。

    慕琛俯身将项链从她脖子前为她戴上,贴在她耳边道:“致我最温柔的妻子,谢谢你在那样的时候在我身边,谢谢你安慰我,谢谢你的温柔与包容。”

    轻轻的,温柔的在她耳朵上吻了一下,慕琛才回到座位上去。

    安小溪被他亲了耳朵,耳朵顿时红了,烧灼了半面脸颊。

    安小溪结结巴巴的低头小声道:“我、我都没做什么啦,慕琛你太夸张了。既然这样,那、那我手臂的伤,说好你就不要在意了,我礼物都收了。”

    慕琛含笑,漆黑的桃花眸温柔如水,他喜欢看她这样羞涩又紧张的样子,似乎不管过了多久,他的小妻子依然会害羞。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在公司也能看到她,这样二十四个小时她们就都在一起了。

    他期待着这样的生活,并不觉得自己会厌烦或者腻掉。只是想了很多的禁忌的事情。

    不过现在她还隐瞒着,所以自己也还不能说,为了能让她安心来慕氏应聘,他甚至于把章铭从这次的面试中调遣了,当然他负责幕后排查,不要让可疑的人物进到慕氏集团。

    “小溪,既然你不让我在意,那么我就到此为止不再愧疚了,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慕琛开口,温柔的笑。

    安小溪脸红,心道。

    其实狂野的慕琛也好,不过她不敢说,因为平时慕琛稍微压抑着她就死去活来的,要是真的放开了的那个,她还有没有命都不好说。

    “嗯,不用在意。”安小溪点头:“因为我就没有在意。”

    气氛一下子稍微活跃了起来,安小溪吃着东西,忽然小声凑近慕琛面前低声问:“这里一直都这么沉闷吗”

    慕琛怔了一下,失笑:“你估计是第一个说这里沉闷的。”

    安小溪不好意思的笑,小声道:“我比较少来这种地方,所以不太了解,这里的东西很好吃,但是走给人一种有点儿无聊的感觉。音乐是很浪漫没错,但如果我是演奏者估计就要困了。”

    慕琛饶有兴味的看着她问:“那如果你是演奏者,你要演奏什么”

    安小溪掩嘴小声道:“马克西姆克罗地亚狂想曲,别看我这样,我真的会弹奏。”

    她也是有在学钢琴的,虽然已经有些时间不弹奏了,但因为这首曲子她很喜欢,所以特别的熟练,倒是真的会弹。

    远远的安小溪就看到了这里有钢琴了,看起来还是很棒的钢琴,但今天大概是小提琴主打,没有人乐师坐在钢琴那里。

    慕琛勾了下薄唇,又发现了令人诧异的事情。

    安小溪是安静纯美的类型,言谈举止虽然有点小俏皮小可爱,但怎么看也不是疯狂的人。

    但是种种爱好证明每一个安静的女子身体里都生长着一颗不安分的种子。

    安小溪喜欢看恐怖片,安小溪喜欢晚刺激的游戏,安小溪竟然弹奏这样略微有些激烈的曲子。

    慕琛微笑问道:“要不要去弹一曲试试,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安小溪脸红害羞:“不要吧,这么多人。”

    慕琛没有包场,他觉得安小溪不会喜欢包场,所以就只是定了位子而已,此时餐厅里的确不少人。

    慕琛用那双深邃的桃花墨,注视着安小溪道:“钢琴那边是经常会有人弹奏的,一般是来吃饭的客人送给同桌的同伴的,男朋友演奏给女朋友,丈夫演奏给妻子。我的夫人,不想为我演奏一曲吗我有点想听。”

    低沉又迷人的声音,勾起的薄唇,仿佛要把人卷入深渊的邪魅的桃花眸。此刻夜之帝王踏着月色而来,安小溪的身体颤了一下。

    心跳很快。

    砰砰砰砰的跳动着,安小溪低头,脸红红的小声道:“我弹奏的不好你不要笑话我。”

    慕琛含笑:“怎么会,我相信你会弹的很好的。”

    慕琛说着打了一个响指,侍应生走了过来俯身在慕琛的身前,慕琛和他说了几句话之后,侍应生对安小溪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安小溪在慕琛的注视下走向了钢琴。

    坐下来,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小提琴停下了,因为音乐的戛然而止,这里的熟客都已经知道了要发生了什么,纷纷抬起头来看向安小溪。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