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向她道歉吧

    “我不觉得他戴你多好。”沉闷的,慕笙道。他的脸色不好,声音非常的郁闷。安小溪在心里叹息。自己大概是他第一个常珍重的朋友。因为珍重,所以要他关心自己,为自己担心。安小溪有点解释不清楚。

    她知道谁看了她手臂上这个痕迹都会误会,但是她真的没事嘛。

    叹了口气。安小溪再次安抚慕笙:“阿笙你真的太过担心了,我也是正常人,如果真的是他虐待我,我现在怎么可能还开开心心的来上课啊。而且如果真的是虐待,以慕琛的身份能把我放出来吗我要是乱说一下。事情可就麻烦了。所以你不要担心啦,慕琛看到这个痕迹自己都愧疚到不行。”

    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安小溪实在也顾不上说什么了,和他挥手道别:“总之我先忙啦,阿笙你不要再担心了。”

    和他说完安小溪就赶着去设计室那边了,慕笙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簇起一点也没有舒展的迹象。

    这样不行,这样明明不行的,小溪,你太好了,因为太好了,所以他才会欺负你。

    在心里的,恶意的揣测长出枝蔓来,深深的缠绕住了他的心。

    慕琛在和她欢爱的时候,用力抓着她逼哭她的画面,竟然没有任何人形容就自动现了出来。

    慕笙失去了平日里冷静的分析和判断,一味的认定了慕琛对安小溪不好,并且在床第之间虐待她。

    人总是希望事情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发展。在慕琛和安小溪毫无破绽的关系里,慕笙当然也是潜意识里希望两个人之间有缺口,只要有缺口就有插足进去的地方。

    慕琛对安小溪不好,他就可以把人抢过来自己对她好。

    攥着手,慕笙咬牙隐忍。再过一段时间的,只要忍着现在就好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慕琛在总裁办公室里批阅文件,批着批着忽然抬起来问章铭:“章铭,前阵子设计师第一轮的建立面试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是的,刚刚结束,现在已经整理好了,也给了设计师准备的时间,大下个周就是设计师带着作品面试的时间,已经挑选好了慕氏的设计师准备了。”章铭推推眼镜回答,因为实在是件大事,所以章铭没有查阅时间安排的表格,就说了出来。

    慕琛点点头道:“把通过了简历面试的人的简历那给我。”

    “总裁这次要亲自监制”章铭不解的问。

    以往这种事情都不需要总裁亲自费心的,这次到底怎么了

    慕琛摇头:“倒不是,只是有点比较在意的事情,把资料拿给我吧。”

    慕琛这么说了,章铭当然立刻就去办,点点头道:“我这就叫下面的人去拿来。”

    十分钟后资料那在了慕琛的手里,慕琛沉默的翻看的很快,一直沉默的翻了好一会儿,一张熟悉的资料出现在了档案里,慕琛的唇角终于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章铭见他笑,开口道:“这里面是有总裁很中意的人吗”

    慕琛笑着把资料递给了他,章铭疑惑不解的拿起来看,瞪大了眼睛:“咦,夫、夫人”

    在他手里的赫然是安小溪的资料,当然是把慕琛的那一方面全部去掉了的安小溪的资料。

    慕琛双手交握撑着下巴道:“最近她显的很高兴,我就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她很藏不住秘密的,但似乎是不想提前告诉我,怕我给她开后门,所以没告诉我。”

    章铭无奈的笑了下道:“还真有夫人的风格。”

    如果是安小溪的话,的确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也说过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站在慕琛的身边。夫人她有在好好的努力着,没有因为得到了总裁的宠爱就放弃了一切,对总裁也好,对自己的梦想也好,她都是执拗的。

    这份执拗令人佩服。

    慕琛点点头道:“是啊,真有她的风格,温柔又坚强,她这样好,我明明想对她温柔再温柔一点,给她再多一点的宠爱,却因为自己的兴趣伤了她。这几天她很高兴,昨天晚上也非常高兴,但是昨天我偏偏弄伤了她,真是差劲。”

    慕琛的头埋在手里,他依然是自责。

    对于之前从没有宠爱过什么女人的他来说,他想把自己所有的宠爱都给安小溪,只给她。也说过要保护她,可是结果他就是做着一些过分的事情,一边去接受她的温柔。

    章铭第一次听到慕琛这样吐露心声,瞳孔收缩了一下。

    他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会在这种时候无意识的对他说这些,大概实在是

    很困扰吧。

    因为很珍惜一个人所以变得小心翼翼的总裁,看起来有血有肉。

    “两个人在意,冲突也好,争执也好,伤害也好,我觉得大概是在所难免,即使是事事完美的总裁,感情的事情也没办法做到完全的完美。我想夫人一定是不责怪总裁,总裁才会这么自责。既然这样的话,总裁就负起责任来道歉就好了。”

    慕琛眼睛微亮,桃花眸里闪耀起了光。

    对,伤已经弄出来了,他能做的是尽量去弥补,而不是在这里唉声叹气。

    既然如此,就来道歉吧。

    “该如何是好,跟女人这样郑重的道歉还是第一次,该做些什么”慕琛问。

    郑昀推了下眼镜,这个对于他来说还是稍微在行的。

    “首先去挑一个道歉礼物吧。”章铭开口对慕琛道。

    道歉的话,果然还是礼物。

    “对,礼物,那么别墅,岛屿还是车比较好小溪似乎没有驾照,车是没办法开了,那就送”

    “总裁,这种礼物夫人的性子是不会收的,还是换别的吧。”章铭扶额。

    面对自家总裁,有的时候他也会产生无力感。果然即使再完美的男人啊,也有不擅长的事情。

    慕琛想了想,打定主意要为安小溪亲自挑礼物,于是把手里的工作提前全部结束以后,慕琛出了总裁办公室。

    慕琛提前下班的情况不多,尤其是这种匆匆忙忙的状况实在是叫秘书室里的人遐想联翩。

    “唉我和你们说,上午总裁叫把设计师面试的资料拿进去,下午这就匆匆忙忙的早退了,你说里面会不会是有奸情”一个同事开口道。

    另外一个同事自以为是的说:“难道说,那设计师里面有总裁的初恋情人,事隔多年,对方归国为了接近总裁所以投了简历,结果被总裁发现了,总裁现在是要去抓人啊。”

    “我觉得一定是总裁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想想上次小猫的事情,总裁对夫人多好,会让工作狂魔慕大总裁有了人情味的不就是总裁夫人么,我看好两个人的感情。”有人插嘴道。

    总之在众说纷纭的八卦中,慕琛出了慕氏集团去准备今晚的一切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安小溪和郑楚楚并排着走,一边走一边问郑楚楚:“遮的严实不严实,看的明显不明显”

    郑楚楚对于她的紧张真是翻白眼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她都知道了,倒是没对慕琛产生什么恶意,只是她有点受不了安小溪。

    “我说你啊,痕迹是慕琛弄的,你去见慕琛你遮掩什么,你又不是背着老公出去见小白脸。”郑楚楚无语,她觉得一瓶粉底液和粉饼都要被她用完了。

    安小溪扁嘴:“不能那么说啦,慕琛看到我身上的痕迹会愧疚的,我当然不能叫他觉得愧疚了。”

    “夫奴,夫奴啊。”郑楚楚感慨。

    安小溪扬眉,有些得意的道:“唉,我可是知道的啊,某些人明明家里老哥过生日,却还因为章秘书一个电话就跑了出去。郑宇哥怎么没把你打死呢。”

    郑楚楚被戳到痛脚,脸腾1的泛红了起来,死瞪着安小溪:“你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叫你挖苦我。”安小溪哼声。

    两个人一路朝着在校门口分了手,安小溪循着熟悉的路走向慕琛停车的地方,远远的就见与有人站在那里,单臂宝泽一束白色的花束。

    那人穿了一身深蓝色成熟的蓝白条纹西装,戴着酷酷的眼镜,安小溪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抱着一束漂亮的白色花束站在那里,非常的耀眼。

    这个姿态安小溪淡然是不会有丝毫的认错,是慕琛,慕琛站在那里。

    脸微微有点红,安小溪一步步走过去,听到了她的声音慕琛的转身,两个人面对面站定。

    “上课辛苦了,这花送给你。”慕琛开口和她说话,当即就把花送到了她手里,安小溪看着花束,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慕琛就是慕琛,别人送都是什么红玫瑰啊,蓝色妖姬,而慕琛送她的花束,是由满天星、百色、香槟玫瑰拼起来的花束,最重要的是在中间放着几朵木兰花,真是漂亮了,非常非常的漂亮。

    微笑着,安小溪脸蛋红红的咬住了下唇:“真是的,干嘛突然送花啦,怪不好意思的。”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