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他没虐待我

    “唔,慕琛,早安”有点甜腻又有点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慕琛桃花眸从安小溪的手臂挪开就看到安小溪扬起唇角冲着他甜甜笑着打招呼。

    心脏仿佛被针刺了一下一般疼。慕琛抿着唇看着安小溪。

    为什么还能笑呢为什么还用这样动听的声音和他道早安,昨天晚上明明被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慕琛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做那么糟糕的事情,说着什么要她安慰,就对她肆意做了过分的事情,还伤了她的身体。

    “不要对我笑。”慕琛看着安小溪,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这种时候不如说不该笑,你应该骂我才对。明明昨天晚上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对我笑”

    还要这么的温柔,温柔到让我心疼。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过分的事情没有啊,慕琛哪里有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慕琛簇起了眉头,桃花眸里写满担忧:“还说,嗓子都哑了,明明是那么糟糕的性ai,为什么不拒绝我,不推开我,你这个笨女人。”

    安小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情之后,在心里深叹了口气。

    慕琛果然是好男人,太好了,为这样一点事情就对她产生愧疚了

    伸出手按住慕琛的手,感受他的手掌心上传来的温暖一直熨烫在她的脸颊,安小溪温柔的微笑:“慕琛,我真的是个笨女人,所以除了用那样的方式去安慰你,其他什么都不会,但是我想让慕琛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你身边。那对我来说不是过分的事情,倒不如说能稍微安慰到你一下,我就觉得好开心。”

    她总是很没用啦,慕氏的事情她也是帮不上,作为慕太太笼络人际关系的事情她也没做,总之她这个慕太太,简直和摆设没什么两样,所以若能帮上慕琛,那就很好了。

    再说,即使是那样心情糟糕情绪不好的慕琛,实际上也没有怎么伤害她啦。

    狂野的欢愉偶尔、偶尔一次也蛮、蛮好的。在心里安小溪悄悄的想。

    慕琛听到她这么说,轻叹一口气道:“你呀,不要总是这么善解人意,我会得寸进尺,你也要不高兴就说出来,生气了就发脾气才行啊。说什么没做过分的事情,手臂上都留下指痕了,很疼吧。”

    白皙的皮肤上留下来的指痕真的有点触目惊心,慕琛再一次在心里责备自己的没有分寸,他怎么可以情绪这么不稳定,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和小溪一点关系都没有,却像是迁怒了她一般。

    安小溪嘟嘴,埋首到他怀里道:“啊,看你一副很愧疚的样子,那么作为补偿,周末陪我去水族馆,当作赔罪。”

    慕琛抱紧他,在她发间亲了一下点头道:“好,别说水族馆,哪里我都陪你去。”

    自己的小妻子,既温柔又善良,别说去水族馆了,就算是天涯海角,只要她开口,他就带着她去。

    这样好的她,她想要什么自己都愿意给,他只怕她不要,只怕他给的不够多。

    小溪,我的小溪,你为何这样的好,好的让我觉得现在的幸福像是虚幻的泡影一样,好像下一秒,泡影就要幻灭,梦就要醒来,而你就要离我远去了一样。

    慕琛头一次知道,他竟然也会对一个人,产生这样患得患失的情绪。

    他终于也像个凡人一样,像那些痴男怨女一样,为情所困了吧。

    吃过了早餐,安小溪在房间里用粉底液遮了下抓痕,换上裙子之后跑到慕琛面前炫耀:“看我强大的化妆技巧,完全看不出来了。”

    慕琛其实隐约还是能看到那痕迹的,但是却很配合的点头宠溺的笑:“真厉害,完全看不出了。”

    “嘿嘿。”

    “晚上去接你,一起吃晚饭好吗”

    “好。”

    两个人出了门,司机送安小溪去学校,而慕琛直接去了公司。

    一到了慕氏集团,慕琛就对章铭说了慕笙的事情,安排道:“把我们的人召集起来我要开个会议,而后章铭你去查查看,看看他私底下还有什么动作,忽然之间要公布身份,不知道是不是卡着什么时机有什么谋算。”

    “是,总裁。”章铭点头。

    经过了一晚上,慕琛情绪已经完全得到了缓解。他虽然对慕笙要进入慕氏的事情感到深恶痛疾,也因为爷爷最终要公布慕笙的身份而感到难以言语伤痛。但是现在他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

    多亏了小溪在他身边,所以他能这么快的释怀,开始准备对策。

    他不会天真的以为那个无欲无求的家伙真的只是为了来慕氏做事的。

    最终目的一定是来抢夺继承权,毕竟是水火不容啊,他和他。

    安排了一些事情之后,慕琛去了会议室开会,于他来说和慕笙的战争现在已经开始了。

    而此刻,事件的另外一位主角正在校园里,等着巧遇一位女子。

    昨天慕循去了慕琛家里,慕循回来有告诉他,他想知道慕琛的反应,所以在这里等着安小溪,虽然对安小溪有点抱歉,但是他实在想知道那位自己的死对头,是不是露出了咬牙切齿的懊恨的表情。

    是否也痛苦着呢因为他而受到折磨了慕笙想知道。

    不一会儿安小溪的确是来了,今天她披散着长发,晨光中发丝飞扬,慕笙的心跳乱了一拍。

    等安小溪走进了,慕笙开口和她打招呼:“嗨小溪。”

    安小溪也看到了他,冲他扬起笑脸:“早,阿笙,你怎么在这里”

    慕笙道:“没什么事情想问问看你最近怎么样,面试准备的还顺利吗需要我帮忙吗”

    安小溪摆手,感激道:“没事,不用帮我的,我自己搞的定。”

    慕笙点头:“那就好。”凤目轻闪,慕笙刚想旁敲侧击的问昨天晚上的事情,视线鄙见安小溪白皙的胳膊上隐约可见的红痕。

    因为不是很清楚,所慕笙蹙眉抓住了她的手臂,在那痕迹上抹了一下。

    “啊疼”胳膊上的粉因为天气很热,本就有些遮不住,被慕笙这么一擦擦了一手,红色的痕迹顿时露了出来,慕笙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

    “小溪,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被弄成这样的,谁弄的”慕笙生气又震惊。

    这是被大力抓出来的痕迹,他刚才抹掉粉的时候她就喊疼,可见抓上去的时候她一定更疼。

    安小溪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而且是被陆笙给发现了,想到他和慕循是住在一个院子里,万一去告状的话,慕琛就被要被误会了,安小溪急忙道:“阿笙,你不要误会,这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啦。只是昨晚、昨晚有些激烈,所以”

    脸色通红,安小溪真的有点说不下去了,在心里安小溪只祈祷陆笙不要太天真,希望他懂得她的意思。

    其实她说的也是实话,这痕迹的确是因为做的时候太激烈造成的,虽然那时候的慕琛的确是情绪不太好,但因为快感,当时真的没觉得多疼的。是事后肿了起来才觉得疼的。

    慕笙听了安小溪的话非但没有了然的一笔带过,反而是更加的生气了。

    “什么激烈小溪,这根本就是虐待,慕琛他竟然虐待你”慕笙心里卷起滔天的愤怒。

    该死的慕琛,算什么男人,竟然对女人这样是因为知道了他要公开身份的事情心有郁结吧,即使这样,就拿小溪撒气吗

    慕笙心疼到不行,这可是他想保护,想捧在手心里的女人。

    他有诸多的无可奈何,想给她一切温柔却不能够,而那个拥有她的男人非但有恃无恐,还这样对待她,简直不可饶恕

    “不是这样的”安小溪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打断了慕笙的臆想,认真的说道:“阿笙,不是这样的,慕琛根本就没有虐待我。他昨天晚上是有点情绪不好,但是却也没有多粗鲁。慕琛对我很温柔,很温柔,温柔到即使是我心甘情愿要安慰他,心甘情愿受这点小伤,他也愧疚到不行。阿笙你不要为我操心啦,我可是被捧在手心里的,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安小溪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要把慕琛揣测成坏人。以前煌影也是,他也觉得她不邢幸福,觉得慕琛不好。

    可是爱情这样的事情,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慕琛对她有多好,她真的亲身体会到了。

    手臂上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为了那样的慕琛,她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因为他真的值得她那样去做。

    慕笙脸色微变,看着安小溪幸福的面容,内心里说不上来的什么滋味。

    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小溪他明明这样对你了,你却还对他抱着这样痴迷的心情。

    他到底哪里好,值得你甘愿这样

    手臂上的红痕那么触目惊心,你只要稍微一碰就痛,可是你为什么依然笑着,依然说着你很幸福,我不懂。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