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小溪,安慰我吧

    慕循看着慕琛深深的叹了口气道:“真的不能和慕笙好好相处吗都过了这么多年了。”

    慕琛拧着唇道:“即使这么多年了发生过的事情也依然是发生过,我失去父母这件事也没有一点点改变。”

    好好相处怎么可能呢,从一开始慕琛就是知道的,他和慕笙是水火不能相融的两个人。说什么不在意外界的任何,现在呢,还不是要身份要进入慕氏。

    结果他和他那个母亲一样贪婪成性,只是更工于心计吧。

    还真是来的猝不及防,连他都没防着他这突然改变的主意。

    不过他也从未有一刻信任过他。在慕琛的眼里,他与慕笙的交锋只是时间问题。

    关于他自己说的无欲无求,慕琛怎么会相信。所谓的无欲无求的真相,无非就是求的更多而已。

    慕循想自己再怎么劝也是没用的,这么多年如果他肯听自己的劝的话,也就不会到今日必须针锋相对的时候了。

    “总之,我来告诉你一声。大概是两周后慕笙的生日当天会公布,你也要出席。”慕循道。

    慕琛紧抿着唇道:“在那样的日子里,我非要出场不可吗”

    他不想去,他为什么要为那个人的事情而奔走,本来他就是不希望他被承认的。

    一股深深的厌恶感像癌细胞一样在身体里已经扩散开了,慕琛厌恶透了那个男人,怎么会想去。

    “慕琛,爷爷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这是你必须出席的场合,并不只作为慕笙的兄长,而是作为慕氏集团的总裁,慕笙之后就要进去慕氏,太快落人把柄,会叫投机取巧的人钻了空子。”慕循语重心长的对他道。

    那个场合他是必须去的,慕笙的身份公开对他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但要是他不去就意味着他不承认慕笙的身份。

    那么马上就会有流言四起。关于他没有出现在弟弟生日宴会上的原因可能被揣测弟弟成为慕氏第二个继承人对他产生了威胁,弟弟的出现是为了取代他,所以他内心愤怒未曾出现。

    流言这种东西,一旦有人抓了把柄就会传的像模像样。慕循不希望这种流言伤害到慕琛什么。

    慕氏集团从始至终他都是只打算传给慕琛的,这是规矩,也是他不断建设慕氏将慕氏做的更好理所应得的。

    之前慕笙的身份一直不被公开,开始对他蠢蠢欲动的人后来都失了兴趣,只当慕笙是个花瓶,现在的话,大概那些骚动的因子又将不安分起来了吧。

    风雨欲来,已不是谁能抵挡。

    慕琛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我知道了,爷爷,那天我会去。”

    “带着小溪吧,那丫头在的话,能牵制着你的情绪。”

    “是。”

    慕循和慕琛从书房里走出来,安小溪急忙迎上去扶住的慕循,心里忐忑。

    慕琛和爷爷到底说了什么是发生了什么严肃的事情吗,为什么总觉得气氛这么压抑。

    到了门口,慕循抓着安小溪的手拍了拍,温和一笑道:“慕琛累了,小溪你好好陪陪他吧。”

    安小溪一怔,接着扯起了嘴角淡淡的笑着点头:“我知道了爷爷,我会好好陪他,为他扫除疲惫的。”

    在心里安小溪却是更加疑窦丛生了,偷偷的去看慕琛,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脸色也不好。

    到底谈了什么呢安小溪知道问题是出自了慕循的话里。

    慕琛从书房里出来就沉默着一言不发让她很无措。这样的慕琛比发脾气的慕琛更叫她觉得难以数默默,送走的了慕循之后,别墅里剩下安小溪和慕琛。

    安小溪犹豫了一下,走到慕琛面轻声开:“慕琛,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有我能棒上你的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不知道,但是慕琛真的看起来需要安慰的样子。

    “小溪你”慕琛开口,看到她担心的面容,后面的话顿住了,这事情他不太想说,关于慕笙的事情,他今晚实在不想再提起,然而看到安小溪这样他又没办法对她说出你你不用知道。

    她是在关系他,如果他那么说了,未免太不是好的。也会伤到她。

    站起来将安小溪揽入怀里,慕琛将她抱的有些紧。

    安小溪一怔不明所以,但却本能的回抱住了慕琛。感觉他现在需要被自己抱着一样。

    慕琛到底怎么了,这样脆弱的一面,是她曾不从慕琛身上看到的。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她知道没有人是铜墙铁壁,也根本无法想象慕琛的脆弱。

    在他的内心里,也藏着什么不能触碰的情绪吧,只是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小溪,我不想说,但是我现在心情很糟,所以安慰我吧。”慕琛开口。声音里有一抹深深的哀伤。

    他又想起来那个时候的事情了,父母死去,灰蒙蒙的天空下着雨,葬礼那天人们在墓碑前放上白色的菊花,那白菊慈母,仿佛要让人眼睛失明一样。

    那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记忆,他实在不想回想起来。

    安小溪瞳孔放大了一些,咬住了下唇。

    这还是第一次慕琛主动向她表现出脆,此刻安小溪强烈的感觉到慕琛需要她。

    将慕琛的抱紧,安小溪轻喃:“好,我来安慰慕琛你,我们、我们去卧室吧,我一定会让慕琛忘掉一切不愉快的事情。”

    她能想到的安慰他的事情,也只有这个了,虽然很羞耻,但是她也没有其他方式安慰他了。

    慕琛并没有拒绝她,而是拉着她的手沉默的上了楼,紧握着她的那双手,就像是怕失去她一般没有放开。

    慕琛不正常,很不正常。她觉得慕循说的事情,一定非常的重大,虽然无从揣测但真的让慕琛非常的疲惫。

    倒在大床上,慕琛沉默的俯身吻她,安小溪闭上眼睛,主动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

    忘掉吧,所以痛苦的折磨人的事情,此刻全部忘掉吧,慕琛。

    气氛沉默的,慕琛吻着安小溪,迫不及待撤开了她的衣服,他的行为稍微有点儿不温柔,但是安小溪并没有吭声,默默的纵容着他,甚至于主动伸出修长的腿勾住了他的腿,温声软语的对他道:“慕琛,给我”

    夜色中,她惑人的如同一只猫,,慕琛在她温柔的眼眸中沦陷。

    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管,他此刻只想要她,想沉浸在她的温暖中,不去自拔。

    沉默不语的抱紧她,沉默不语的进入,房间里始终都只响着安小溪的声音,慕琛只是不断的沉默的向她索取温暖。

    再多给我点,身体再缠绕的更紧密一点,小溪,小溪

    一直做到了后半夜,安小溪嗓子几乎哑掉了,慕琛才放过她,以往这种时候都是安小溪累的睡着了,慕琛抱着她去洗澡,这一次却是慕琛抱着她睡了过去。

    安小溪拖着疲惫的身子,裹了浴袍去泡澡。

    进到水里,安小溪整个人瘫软了起来。

    好累

    身体好不舒服,慕琛做的有点凶,这是有史以来他对她最不温柔的一次,抓的她白皙的手臂上都留下了红痕,但是安小溪一点儿也不介意也不觉得委屈。

    相反,虽然只是很没用的使用了身体诱惑,但是能安慰到慕琛,让他不用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情,沉沉的睡去对她来说,算的上有点战果了。

    能安慰到他,真的太好了。

    闭上眼睛,安小溪抬起手看了下胳膊,轻声喃呢:“这个,明天不知道会不会好,现在是夏天,不能穿长袖的。”

    在水里泡了好一会儿身体稍微恢复了下力气安小溪才穿了睡袍轻手轻脚的回到床上。

    慕琛睡的有些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警惕性非常高的慕琛,在她身边已经可以毫无防备像现在这样的睡着了,即使她像现在这样稍微折腾下他也不会发现。

    安小溪躺下来看到慕琛在睡梦中仍蹙着眉头,伸出手指轻触着他簇起的眉头。

    “慕琛,我要怎么做,才能抚平你眉宇间的忧伤呢,该怎么做呢”轻声喃呢,安小溪划着他眉宇间的忧伤,向他怀里靠了靠。

    好想好想也分担一下他的忧伤他的苦楚。

    闭上眼睛,安小溪陪着慕琛一起睡了过去,安小溪没有发现,许是因为她的靠近以及她身上的温暖,慕琛渐渐的舒展了眉头将她抱紧了。

    第二天的清晨,慕琛醒来,心情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样糟糕了,可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却全部都记得。

    怀里的女人小猫一样的靠着他睡,慕琛的心被触了一下,有些难受。

    昨天晚上,他对她一点也不温柔,和她做了一场非常糟糕的xing爱。他竟然就那么纯属为了发泄情绪而发泄了。

    差劲,他怎么竟然做出这么差劲的事情,视线向下鄙去看到她肩膀上明显的指痕的时候,慕琛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他

    真是被慕笙的事情冲昏了头,竟然做出了伤了她的事情,简直不可原谅。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