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对她来说慕琛是唯一的

    慕琛说过,慕家有很多他的敌人。至今为止,除了偶然相识的陆笙以及爷爷之外,她真的没有和其他慕家任何的人接触。

    结婚到现在不是没有人接近她,但是要么被慕琛给挡下了,要么就是她推辞了。

    她没有和慕家人接触,总觉得到处都是危机四伏,她可不想给慕琛惹麻烦。

    陆笙的事情也是,之前几次她只是想顺道给他送点东西什么的,也不想和他深交。是在学校的时候才熟悉起来的,更应该说因为他住在老宅,又总是一个人,所以她才能安心和他说几句话。

    总觉得不会对慕琛造成什么威胁,她才和阿笙来往的,虽然这有点儿过分了。

    不过当然在学校里,他几次出手救她,人又温柔又单纯,还很可爱,所以他们才算真的朋友。

    安小溪干脆的回答让慕笙心中一动。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都这么信任她,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她这样信任着他。

    小溪,谢谢你相信这样的我,虽然我真的是满嘴的谎话,对你也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但是请你相信我,喜欢你这件事,是真的。

    “谢谢你小溪,我其实有很多事情没有对你说,关于我的身世之类的,但我答应你,到毕业的时候,等你毕业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一切,把我的事情都说给你听,到时候希望你听我说。”慕笙真诚的开口。

    安小溪看着他怔了怔,却是莞尔笑了起来:“是这样吗既然阿笙这么说了,那么我会等着,等阿笙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告诉的时候,我会听的。”

    关于他的事情,她知道的很少,也没有深究过,但是一个人在怎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是能感觉出来的。

    他身上有很多和她相同的感觉。

    他的孤单和寂寞,总让她产生共鸣,他虽然出尘绝艳,但是眉宇间却会带着愁思。

    他一定有什么悲痛的过去吧,有时候她会这么想,有时候她甚至会想,也许他、他有着和她差不多的遭遇。

    住在慕家最厉害的院子,却是个外人,没有人提到过他,也没有人去看他,怎么想都很奇怪不是吗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她不会说出来,既然阿笙说要告诉她,那她就等着她说。等着她告诉自己一切,作为一个朋友去倾听他的苦楚。

    “小溪谢谢你,我觉得能遇见小溪,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慕笙笑了起来。

    那动人的眸子飞扬起来,一颗泪痣闪闪发光,他笑的那样纯净,如同夏花绽放。

    安小溪心脏跳乱了几拍,握住了脸:“阿笙,以后不要随便对人这么笑,会被拐走的。”

    阿笙身上总是有中很纯粹干净的气质,让人心疼的干净与纯粹,好像要变成轻柔的蒲公英飞走的感觉。

    安小溪喜欢阿笙,他身上有太多叫人心疼的地方,让人有点放不下,比她年纪大,却给她弟弟的感觉。

    能遇见这样的阿笙很好,能拉他一把很好,能看到他笑的美好很好。可是

    她仍知道,对于她来说,这辈子最幸运能遇见的人叫慕琛。

    特别的,唯一的,最爱的,最喜欢的,是慕琛。

    站起来,安小溪伸出手拍拍身上对慕笙道:“阿笙我要去设计我的毕业作品,然后偷偷去慕氏应聘了,阿笙你陈趁着这个夏天还没结束谈场恋爱吧。被你说成是最幸运遇见的人我很高兴啦,嗯哼,我大概是阿笙生命里的贵人。不过呢,果然人生中最珍贵的人还是爱人,如果阿笙你能遇见喜欢的人谈场恋爱的话,大概就能体会到真正的幸福了,那是能把你从孤单和寂寞中解放出来的幸福。”

    慕笙微仰起头看着她的背影,风吹起她的长发很美丽。

    我的确是想得到真正的幸福,我也想恋爱。可是我的对象只限于你。

    你不知道,不会知道。

    我喜欢你这件事,现在没办法让你知道。

    “还不到时机。”慕笙轻声回答。

    安小溪回身看他笑嘻嘻道:“遇见那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恋爱不需要任何时机。不说了,我要去继续我的设计了,最近可能会有些忙,我们有时间见吧。”

    安小溪说完就走了,剩下慕笙一个人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

    恋爱的确是不需要时机,也不需要任何理由,可是向你诉说这一切我仍需要理由。

    这之后安小溪真的彻底陷入了忙碌之中。完全没有暴风雨可能临近的感知。

    安小溪每天几乎是废寝忘食的设计服装,然后在慕氏设计师招聘会开始的时候,安小溪投了简历和以前的作品,第一轮筛选过后,安小溪得到了去慕氏公司面试的机会。

    安小溪兴奋到不行,偏偏在慕琛那里她只能压抑着自己的雀跃,几乎憋出内伤了。

    “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慕琛问,安小溪被他环着腰,嘴角勾起一抹笑道:“嗯啊,当然很好啦,我马上就毕业了,毕业典礼就在大下个周,我高兴嘛,这样我终于算是真正的大人了。”

    安小溪撒谎,真正高兴的原因当然是不能说的。

    慕琛亲吻着她的耳垂,探入围裙下的连衣裙:“身体的话,早已经是大人了呢。”

    “嗯,慕琛。我在做饭呢”

    慕琛亲吻着她,不顾她正在忙碌,低喃:“比起饭,我还是比较想吃你,我”

    两个人正亲热着,桃子非常不好意思的出声道:“少爷,老爷来了。”

    安小溪一听老爷,当即吓了一跳,急忙从慕琛怀里跳出来,结结巴巴道:“慕、慕琛是爷爷来了,你快去招待吧。”

    实在是有够险恶的,要是她和慕琛刚才做了点什么,被爷爷进来正好撞见,那还了得,会羞死人的。

    慕琛也没想到慕循会突然来访,看了一眼安小溪道:“我先去接待。”

    安小溪点头,看了看汤,安排桃子叫厨师来之后,整理了一下也走了出去。

    慕循见两个人一前一后出来,在沙发上坐下来道:“我这老头子来的不合时宜打扰你们了吧。”

    安小溪脸刷的红了,不好意思道:“爷爷,我、我正在做汤,等下吃饭,爷爷一起吃吧。”

    “嗯。正好我还没吃饭,就来蹭下小溪的手艺,慕琛不介意我留下来吃完饭吧。”慕循看向慕琛。

    慕琛含笑道:“爷爷这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会介意,请爷爷五笔尝一尝我引以为傲的妻子的手艺。”

    安小溪被这么说,只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真是的,慕琛就挖苦她。什么引以为傲,会被爷爷笑话的啦。

    虽然很害羞,但是安小溪还是去继续做饭,然后三个人一起其乐融融吃了晚饭。

    慕琛知道自己的爷爷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吃一顿晚饭,吃过饭之后就开口道:“爷爷来是有事情和我谈吧。”

    慕循点点头道:“去书房说吧。”

    慕琛桃花眸看向一旁的安小溪,安小溪忙道:“我去给你们冲茶,等下叫下人送过去的,慕琛你和爷爷好好聊吧。”

    慕琛点头,扶着慕循上楼去书房。安小溪一边泡茶,一边在疑惑。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爷爷要亲自来呢以前的话都是叫慕琛去老宅那边谈的,心里虽然好奇,安小溪却也知道这不是自己该探究的事情。

    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否则爷爷和慕琛不会避开她。

    叫人把茶端了上去之后,安小溪规矩的在客厅里坐着。而书房里此刻的气氛非常的严峻。

    桃子送了茶之后就跑下来,小声对安小溪道:“少奶奶,气氛不太对劲,少爷的脸色不太好。”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刚才还好好的不是,安小溪忍不住问:“那爷爷呢,爷爷表情怎样”

    “看不出来,但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也没有发火。”桃子继续汇报。

    安小溪蹙眉,有些不懂了。

    慕琛应该是没有做什么错事的,那么爷爷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他会脸色不好呢

    此时书房里,慕琛薄唇紧紧的拧着的,重复一遍道:“爷爷的意思是说,要公开慕笙的身份,然后让他进去慕氏是吗。”

    慕循叹口气点头道:“是这样,这是我本来就答应给他的,也是他作为慕家的血脉该得到的,爷爷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爷爷还是希望和你说一声,你是爷爷重要的孙子,爷爷不希望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背着你。”

    慕琛的双手交握,死死的攥着。

    是么,原来是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的确是值得爷爷特意来一趟。

    “爷爷该知道,我很讨厌他,但是爷爷的决定我不会反对,不过我必须要说,即使他来了慕氏我也会想办法把他赶走。”慕琛沉声开口。

    慕循道:“如果他在慕氏有差错,你作为公司总裁随便处理,但是你不可以徇私舞弊,这是规矩。”

    慕琛点头:“我知道。爷爷放心,他的身份到时候会叫很快看我不爽的慕家人支持,我想扳倒他并不容易。到时候,就是我和他的正面交锋。”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