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我要公开身份

    被慕琛抱着,安小溪汲取着他身上的冷香,勾起了唇道:“果然这样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慕琛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低头看她:“怎么了有说什么吗”

    安小溪摇头,冲他撒娇:“下午喝了好多果茶,我饿了。”

    慕琛伸出手刮了下她的鼻子道:“晚饭已经在准备了,马上就好了,做了你喜欢吃的基围虾,好好犒劳你下。”

    “嗯。”安小溪幸福的笑。

    果然这样的生活是最好的。比起钻石、游艇以及岛屿,这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

    慕琛给她的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宠爱,这宠爱足够她只是轻描淡写的向别人说起,就被羡慕到不行。

    她觉得好幸运,自己能遇见这样的慕琛。

    那边慕循接到的了电话,是从朋友家里打来的,听着别人夸奖安小溪,慕循那张严肃的面容上露出了笑。

    那当然,那可是他的孙媳妇,在各方面都是出色的。

    挂断了电话,慕循回身看着慕笙道:“你也快点找一个女朋友吧,要是也能像小溪和慕琛那样就好了。”

    慕笙握着茶碗的手顿了顿,勾起了唇淡笑:“爷爷似乎很中意慕琛的妻子。”

    慕循点头:“那真是个好丫头,会耐心的陪我这个老人,也会亲手做东西给我,对慕琛也好,刚才来电话,今天下午的下午茶,几个富太太和小姐们对她赞不绝口,还说下次一定要再见面,为人温柔谦逊,现在这样的好女孩实在不多了。”

    慕笙点头:“的确是万里挑一呢。”

    安小溪当然很好,就是因为很好慕琛才会喜欢上,就是因为很好,他才会想要抢夺。

    放下了茶杯,慕笙抬起头来看着慕循,一双狭长的凤目里以往总是云淡风轻,很淡很淡,似乎对这世间的一切都毫无所求,然而现在却露出了不一样的情绪,是一种下定了决心的坚定。

    “爷爷,我准备公开身份。”慕笙吸一口气道。

    慕循怔了下,瞪大了那双老态龙钟的眼睛:“怎么忽然决定了之前一直都很抗拒。”

    慕笙微笑:“之前我身体不好,一直在院子里,我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无所谓,不值得追求。但是我最近在学校里,过着另外一种生活,也有了不同的心境。我看到了这个世界,川流不息的人群,所有人都在积极的生活着,而全世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是碌碌无为的,我明明有拿着高学历,我明明得天独厚,有着他们梦寐以求的身份地位,我却什么都没有做。我回想我的过去,如果哪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留下了什么呢”

    “我回望过去,只有一个院子和我自己。想到那里的时候,一种恐惧的席卷了我的心头。我发现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要安静的消失,我也想有所作为,让这个世界知道我,我也想遇见喜欢的人,和她结婚生子,我也想百年之后回顾自己的过往,能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情。所以,我想要公开身份,我不想再这样藏起来了。”

    慕笙的话让慕循非常的触动,一直以来他都说要给他属于他的,可是他总是不要。那样无欲无求的他看起来几乎不像一个人。

    而如今,他竟然主动要求要,这样有所欲求的慕笙才像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欣慰了,自己的孙子不是什么行尸走肉,也是有**,有

    “好,你能有这样的想法爷爷很高兴,爷爷马上就去办,你想什么时候公开”慕循问。

    “我要好好的准备,身体也需要再养一段时间,校园生活再继续一段时间也有助于我的社交,时间就两个月后吧,这样爷爷也可以有时间准备下。”慕笙笑着开口,他的温和与体贴让慕循高兴。

    慕循点头:“好,爷爷这就给你安排,还有慕氏,下个月我去找慕琛谈。”

    “拜托爷爷了。”慕笙道。

    和慕循谈完之后,慕笙从院子里走出来,在夜色中走回紫藤花飘摇的自己的院子。

    两个月多月以后就是安小溪毕业的时候,这是他送给她的毕业礼物。

    他想依照安小溪的个性她会进入慕氏,而他也会和她一样进入慕氏。到时候,争夺战争会正式开始。

    他一定会抢夺她。

    至于慕氏

    他暂时没有打算放弃,但是在心里天枰的一面已经倾向了安小溪。还是那句话,他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所以对于安小溪他很执拗,如果到了要在她和慕氏中选择一个的程度,他一定要她。

    那边慕循冲了杯茶,无限感慨的看着月色。

    属于慕琛和慕笙的东西是早就定好的,两个人都是他孙子,因为慕琛的身份血统纯正,他坐上了慕氏集团总裁的位子,而慕笙只能退而求其次。

    但这不是一定的。

    慕循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事情不是一定的。

    慕循和慕笙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很可能这次慕笙的身份公开就要掀起风浪了。但这不是他能阻挡的。

    毕竟有些种子是早已经埋下的,他能做的只是尽量公平,把这两个孙子摆在一个天枰上,尽量不偏向哪一方,最后到底结果如何,全在这两个人自己身上。

    “你们啊,你们倒是好了,全都走了,一了百了,剩下我个老头子要给你们收拾残局,你说你们当时为什么不给孩子留点儿好的影响”慕循深深的叹口气,抱怨着那些已经死去的亡灵。

    慕琛,慕笙,你们的恩怨最终还是要你们自己解决啊。

    放下茶杯,慕循也有些累了,起身去睡了。

    慕氏别墅里,安小溪也因为欢爱累的睡了过去,慕琛俯身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道了晚安,抱着她睡。

    第二天起来,安小溪把自己的画交给慕笙算是交了毕业作业,冲他眨眼睛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可是要忙起来了。老师你好好加油啊。”

    慕笙苦笑:“该加油的是你啊,毕业生,决定好了吗,毕业以后的工作。”

    安小溪想了想道:“我还是没有信心,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进慕氏,也不知道我该不该进慕氏,如果进了慕氏却做不好,会给慕琛丢人的。”

    慕笙和她并排坐着,为她出主意道:“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呢你只要不以慕琛的妻子的身份进去就好了。和慕琛约法三章,在公司里绝对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就好了吗你很想进慕氏的对吧。”

    安小溪道:“当然,设计师哪有不想进慕氏的,我也很想进,但是不暴露身份这事情有可能吗”

    慕笙挑了下眸子问:“慕氏员工有见过你的吗”

    “除了章铭秘书,其他的没有。”

    “那有什么瞒不住的,名字你也是没有暴露的吧。”

    “嗯,没有。”安小溪点头,想来她倒是完全没有暴露,大学里还有几个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呢,慕氏完全没有。

    慕笙忍不住笑了,伸出手揉她的发:“你就加油试一下去报名吧,可以瞒着慕琛啊,反正设计师的录用不经过最高总裁那一关,这样你如果面试上就给他个惊喜,如果没有面试上,就可以松了一口气不用患得患失,直接选择别的地方就好。”

    “啊,阿笙你说的对吼,阿笙你脑袋果然转的好快啊。”安小溪眨眼,觉得慕笙说的太对了。

    她到底在纠结什么呢,只要不告诉慕琛自己去应聘不就好了吗

    慕笙看着她越想越高兴的脸,撑了下巴,阳光洒在她美好的面容上又让她产生了错觉。

    四周的画面像一帧一帧在播放一样,如画一般美丽。

    啊,叶子落在了她的发上呢。抬起手不自觉的,慕笙为她摘下了叶子。安小溪一怔,心跳乱了半拍眨了眨大大的水眸。

    慕笙亮了一下手里的树叶:“叶子落在头发上了。”

    “啊,这样。”安小溪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发:“对了阿笙,你现在完全熟悉了学校吧,之后也要在这里好好加油哦,我不在了你可别寂寞,还有不要被轻易拐跑,要好好的判断女人。”

    慕笙薄唇扬起,狭长的眸子华光闪耀:“你很担心我吗”

    安小溪用力的点头:“当然很担心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的女人有多如狼似虎,你这么可口,一副纯洁的样子,女人们会恨不得吃了你的。”

    “哈哈,哪会那么夸张。”慕笙笑。

    安小溪坚定的点头:“就会这样夸张啊,你不要不在意,要好好记得。”

    慕笙道:“嗯。我有记得,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那时候呢,也许过几天我会突然想去做别的也说不定。呐,小溪,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安小溪问道。

    慕笙看着她认真的问:“你和我来往是因为我是慕家的人,还是单纯的是因为我。”

    “当然是因为你啊,这和你是不是慕家的人完全没有关系的。”安小溪想也不想就回答。

    倒不如说,如果他真的是明确的慕家的人,她可能还不太敢和他来往。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