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如果我赢了

    这一天的冲击太多了,先是照片又是陆笙的那一番话,搞的安小溪心神不宁没有灵感。

    她本就是没什么安全感的人,骤然听到别人说她的身份是自己丈夫最讨厌的,这种心情说不出来的酸楚难受,又隐隐的想要掩耳盗铃蒙混自己。

    “啊真是笨蛋,想这些有什么用啊”

    安小溪为自己的不争气生气,只为了一句话她就竟然开始不断的回想她和慕琛的过去,回想着慕琛有没有对她的身份表现出任何的鄙夷不屑和憎恶。

    唔,这些都似乎是对方依兰、安毅甚至于安琪袒露的,但是对她的身份却从来没说什么。

    慕琛你真的讨厌私生子吗为什么呢在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全部不知道。我这样也算是你的妻子吗

    心情不是很好,安小溪百无聊赖的等着这一天的结束。

    手机响起的时候,安小溪吓了一跳,拿出来看到是慕琛,安小溪急忙接通电话。

    “喂,慕、慕琛。”

    “是我。”慕琛的声音里含笑,仿佛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让安小溪刚才的一点点焦躁都烟消云散了。

    “慕琛,有什么事情吗”

    “今晚去爷爷家吃饭吧,爷爷说特意为我们做了好吃的等我们。”

    “啊,好的。”安小溪应道,两个人闲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吃饭啊

    去爷爷家吃饭的时候,似乎每次都没有人来,陆笙虽然住的不远明明就在一个大院子里却从来没有一起吃过饭呢。

    想着,安小溪急忙发短信。

    阿笙,今晚我们要去爷爷那里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吃啊,放心啦我不会说认识你的,也不会把你在这里教书的事情供出去,只是当作慕家的成员和我们一起吃饭好吗

    慕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在桌子上,看着这条短信,头靠在墙壁上。

    什么慕家的成员,小溪你不会懂的,你的丈夫可是最讨厌我了,如果我出现的话,气氛一定很糟糕。

    抱歉,我去不了,还有务必替我保密,谢谢你的邀请。内容是不需要想的,慕笙发了过去。

    如果一开始就是堂堂正正的,那么他一定,一定可以大方的出入饭桌,然后明目张胆的抢夺安小溪。

    现在还不是时候呢,小溪,一定会有一起吃饭的时候,但不是现在。

    好可惜,还想和阿笙一起高兴的吃着家庭餐。安小溪回复道。

    慕笙勾起了薄唇,也许真的到了要一起在一个餐桌上吃饭的时候,你就不会说什么可惜了,到时候你也许会希望我离你远一点。

    到底,到底该怎么做,你才能彻底属于我呢,小溪我最近常常想这个问题。我是一旦决定就会疯狂的类型,所以我此刻大概在为你发疯。

    有些落寞的拿着笔在纸上乱画,画了好一阵慕笙低头看,他勾勒的赫然还是安小溪的样子。

    “喜欢你,喜欢你到要发狂了,我忽然觉得慕氏不那么重要了,这样的我,太危险了”慕笙一个人在房间里喃呢着说,声音在房间里飘散,不会传到任何人那里去,更不会被他喜欢的人听到,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下午放课后,因为慕笙不会出席,所以安小溪独自一人走到慕琛会停靠着车的巷子坐在车上。

    上了车,慕琛就对她温柔的笑道:“这一天辛苦你了。”

    安小溪不好意思的抓抓发:“哪里有,慕琛你才是工作辛苦了。”

    “犒劳的吻。”慕琛不客气眯起桃花眸,邪魅道。

    安小溪脸红,凑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低声道:“这样疲劳被赶跑了吗”

    “嗯,还真是奇迹,总觉得身体一点儿也不累了。”将安小溪抱住,慕琛为她系上安全带。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对于陆笙说的那些话,她忽然就决定不再去在意了。

    慕琛总是对她说要她相信他,她总是不够信任他,所以才都险些酿成大祸,现在她决心全心全意的相信着慕琛。

    车子开向了慕家大宅,而此时慕笙已经先一步回到了家里,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慕笙久久不能放松身体休息。

    他在思考一件事,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是在隐忍呢,还有隐忍到什么时候呢

    明明他早就该作为慕家一员出现在任何他向去的地方了。

    像是今天的晚饭邀请,要是他是慕家都任何的身份,那么他就可以去吃饭了。他是慕家的人,不就该这样的么。

    还有舞会,如果他也可以参加舞会,邀请她跳舞也没什么。

    他好歹也是慕家的继承人,这样的日子,这样连真实身份都没办法告诉自己的女人,整天躲避着别人的视线。

    其实他已经受够了,这种在黑暗里独自行走的日子她受够的了。

    “我要做慕家的少爷。”慕笙眨了眨眼睛低声喃呢。

    他终于想通了,不要再去等待时机一鸣惊人了,他现在迫不及待的迫不及待的向证明自己,不向慕氏,不向任何人,我已经只想那个女人一个人证明了。

    慕琛给你的一切我也可以给你,慕琛给不了你的一切我也可以给你的。小溪,我比慕琛离你更近。我们同病相怜,有着一样的际遇,你的遭遇和我的悲惨是那么相衬,所以比起慕琛,你和我才更相配的。

    三个月的时间,那就在毕业的时候吧,在毕业的时候要告诉她一切,让她知道自己和慕琛的关系。

    看样子慕琛是恨毒了他,安小溪竟然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不过这样也好,在这之前他可以和安小溪培养出不可分割的感情。安小溪是个心软的人,只要换的了她的真心,她就没办法抛弃那人。

    到时候他要充分利用自己身份有事。啊,慕琛,等着吧,现在就暂时让你拥有一阵平静的幸福。

    三个月后就换我来幸福,你不幸了。

    此时安小溪和慕琛到了慕家大宅,一路到了慕循的房间安小溪忙礼貌道:“爷爷,我们来看您了。”

    慕循看到他们道:“来了,快过来,小溪上次教你的棋,没忘记吧。”

    安小溪点头,笑眯眯道:“当然没有,回去之后我有练的,不过我技术还是不行的。”

    慕循道:“没关系,你到爷爷身边来。我们两个对付慕琛一个绰绰有余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侧目去看慕琛,“慕琛你是不是好强的,我和爷爷联手会有胜算吗”

    慕琛含笑:“这个不好说,我不敢夸下海口也不能妄自菲薄,不过要不要赌些什么”

    安小溪眨眼:“赌什么”

    慕琛俯在她耳边道:“你赢了的话,这个周末我们就去植物园玩,输掉的话,这周末你都要在床上服侍我。”

    安小溪的脸刷的红了,双眸灼灼的瞪了他一眼跑到了慕循的身边:“爷爷,我们今天一定要赢慕琛。”

    慕循点头道:“我今天也是势在必得,小溪你帮我关着大局,不要让他钻了空子。”

    “没问题爷爷。”安小溪跃跃欲试。

    慕琛在心里笑,这看来是接下了赌约了,那么他也得认真了,周末都在床上服侍他这个条件,可是非常诱惑人的。他虽然也是想带她去游乐场,然而男人果然是食色性也。

    周末服侍他比较想要就,一定要赢。

    就这样棋局开始,在晚饭开始前,慕琛就在和慕循对弈,安小溪在一旁辅助,三局下来之后,慕循感叹:“果然还是慕琛比较强,我们棋差一招。”

    慕琛眯起了动人的桃花眸看着安小溪:“我赢了。”

    安小溪脸蛋一红,嘟嘴:“慕琛太过分了,一点都不肯放水。”

    “棋盘如战场,怎么能轻易放水。”慕琛不为所动。

    慕循见两个人一如既往的相处融洽,也不禁笑了道:“算啦,胜败乃兵家常事,小溪爷爷还是很看好你的,等你再研究研究摸透了门道之后,再从慕琛那里赢回来。”

    安小溪点头:“爷爷说的是,我早晚要赢回来。”

    虽然这么说,可是这个周末,唔,要做那么羞耻的事情,想想就脸红,偏偏慕琛要使坏,故意小声提醒她道:“不要忘记约定。”

    安小溪捂住红了的耳根,扁嘴不说话,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她不该挑战慕琛的,明知道慕琛有多厉害。

    三个人一起吃饭,闲聊中慕循道:“对了小溪,前几日有几个人来看我,说是想让你和她们家的媳妇聚一聚,交流这一辈的感情,你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这一部分的社交也该开始了,不管是局长、市长,哪家大企业的夫人,小姐,媳妇,都要开始接触了了,虽然你现在还在上学比较忙,但抽个时间见一见吧。”

    “是,爷爷。”安小溪的心一跳,说实话对这种事情她完全不感兴趣,但是却也这是她的责任,所以她没有推脱应了下来。

    可实际上她内心里忐忑到不行,她完全不知道该和那些富太太,小姐们聊些什么啊。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