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慕琛讨厌私生子

    陆笙到底在慕家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安小溪不得探究,经过这事情之后,她脑海里却不禁飘过了这样的疑问。

    他会是慕琛那些敌人中的一个吗

    这个想冒出来安小溪又觉得可笑,想也不想的否定了。

    陆笙要是慕琛的敌人,会三番五次的救她吗大概巴不得她遇事故死掉的好。

    再说陆笙这么与世无争的性子,如果不是这次照片事件的招惹,他大概会希望一直平静下去吧。

    真是的,这个世界上到处充满了恶意,她明明希望陆笙能够看到这个世界更多的美好,希望他能跟更多的人接触,交到朋友,过的更好一些的。然而却似乎因为他是男人的原因,先开始的是怎样摆平事件。

    她知道陆笙是慕家人,可是潜意识里,她并不希望陆笙做这种事情。

    意识里,更希望他就那样温温的,倾国倾城的笑着就好。啧,这样也不对,倒说的人家像花瓶一样。

    呼了一口气,安小溪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打开,上面郑楚楚发来了短信。

    “我就说这事情你不能自己扛着,陆笙果然是男人,够厉害一上午就摆平了。”

    安小溪苦笑。

    怎么说呢,她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把陆笙当成男人看待,当然这不是侮辱他,是一种感觉。

    他的虚无缥缈,出尘绝艳,让她对他的性别已经产生了模糊的意识,这样人就像那一天初次见面的时候,她误认的紫藤花妖精一样。

    陆笙他像是降落在这世间的紫藤花妖精,即使他三番五次的救了她,很厉害,在安小溪的意识里,陆笙就是不染世俗的。

    随便回了郑楚楚一个鬼脸的表情,安小溪停下脚步想了想给陆笙发了短信。

    “教师楼后的草坪,见面说吧。”

    短信很快回来了,对方发了一个好字。

    十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在那里见面,已经开始开课了,安小溪告假也没有引起什么怀疑。

    慕笙看到安小溪,愧疚道:“抱歉,都是因为我的错把你卷入了这种事件事,要是不那天我不知分寸”

    安小溪眨眼坐了下来道:“阿笙你太在意了,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倒是你,阿笙你没有因此而讨厌外界吧。”

    慕笙坐在她身边笑了下道:“小溪,你把我想的太脆弱了,虽然我几乎不出门,但不是笨蛋哦。”

    “你当然不是笨蛋,你怎么会是笨蛋呢,你很厉害的,不仅画画很厉害,还一个上午就把事情摆平了,要是我的话,只会默默的忍受着,忍受着一个周的时间,旧话题将新话题掩盖过去。”

    陆笙侧目道:“那你会讨厌吗我用谎言掩盖一切。”

    他的凤目那样澄澈,就这么看着她,好犯规,被这样看着谁能说出讨厌。

    “不讨厌啦,因为明明是清白的,却解释不清楚不是么。倒是你那种做法是最好的,我啊,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安小溪倒是真的无所谓。

    她又不是什么白莲花,只要自己没做错就行,撒谎不是不可原谅。

    慕笙扬起了薄唇,笑弯了那双漂亮的凤目:“我啊,就是喜欢小溪这样。”

    善良又温暖,早晨的时候还要保护他,这样的安小溪,这样的安小溪,他好想紧紧的拥抱。

    安小溪的视线落在他那颗美人痣上,心跳跳乱了几拍,急忙低头用手指向耳后撩发,掩饰自己的紧张。

    真是的,她从以前就听人说,美人痣这种东西是有魔力的,明明只是一颗小小的痣却会叫那个人整个散发出妖治的魅力,被盯着看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迷惑。

    安小溪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心道有可能这个传说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她总觉得陆笙身上是带着这种魔力的,会叫人闪神,会叫人心跳加速。

    安小溪撩拨头发的动作被慕笙看到,他注意到她手指上的戒指,眨了眨眼睛。

    “小溪,你手上的戒指,是装饰用的吗”

    指环,白色的指环,是铂金的,倒不是稀奇的物件,毕竟大学戴铂金戒指的很多。

    只是这个戒指在安小溪手指上叫他莫名的有些心脏跳乱,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脑海里徘徊。

    不是的吧,不是他想的吧,她手上戴着的怎么看也是普通的戒指,慕氏的哪里有什么普通的东西。

    “呀,被发现了。”安小溪脸蛋唆的一下子红了,安小溪握着手有些扭捏道:“那个,其实这是慕琛重新给我买的,上次戒指差点丢掉嘛,所以我就不敢戴着那个戒指了,戴脖子上毁掉,戴着手上又显得太昂贵。所以慕琛背着我去买了普通的戒指,这样我就能戴着来上学了。”

    慕笙的心脏一下子被握住了一般痛楚着,死死抓着自己的衣服,慕笙开口道:“真是幸福啊小溪。”

    安小溪冲他笑的一脸明媚:“是啊。慕琛现在手里也戴着这个戒指哦,跟我一对呢,真是真正的夫妻才会这样。”

    安小溪不免有些得意和骄傲,实在是太幸福了,虽然觉得不该对陆笙这样的纯情孤家寡人说这些话,但她就是忍不住。

    女人的占有欲有时候也是显而易见的,她有时候也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想要想全世界炫耀着她和他的事情。

    难得陆笙也算是知情人,所以安小溪忍不住就多说了几句的肉麻的话。

    慕笙听了她的话低下了头,手扶住发不让安小溪看到此刻他并不好看的面容。

    他现在一定露出了嫉妒的要死的表情。

    好嫉妒,好不甘心,为什么在他碍于身份什么都不能做的事情,慕琛在不断的不断拉拢这她的心。

    这种事情不是根本不适合他不是吗一个慕氏集团的总裁,亲自去挑什么大学生戒指戴,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适合慕琛,不要做啊混蛋。

    安小溪这么感动的话,他要在哪里赢慕琛啊。

    内心里暗潮翻涌,慕笙笑了下开口道:“其实我、真的很意外”

    安小溪眨着眼睛,摆弄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看:“是呀。我也很意外,慕琛竟然亲自去买戒指,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哦。”

    “比这个更意外。”慕笙说着看向她道:“说实话,我真的没想过慕琛会娶小溪你,抱歉,我有听下人说过你的家世,我真的没有对你有任何的偏见,只是我是知道慕琛的。”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他:“阿笙,你要说什么”

    慕笙看着她,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感觉到自己内心里的黑潮已经控制不住了,那阴暗在驱使着他,理智已经压不住了。

    “因为某些原因,慕琛他非常的不喜欢私生子,到了痛恨的地步。”

    安小溪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水眸瞪的非常大,几乎是下意识的安小溪反驳:“不可能。”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慕琛可是从来没有一刻,没有一刻对她的这个身份有所抱怨,他一直都在维护她,完全不在意她的身份。

    慕笙温柔的看着她,轻揉她的发:“我没有让你去相信我说的话,也不会多说什么,关于这件事你早晚会知道缘由的,我只是不希望小溪你受伤,所以才说,但是小溪你可以不要相信。小溪你这么善良,这么温柔,你也许是特别的也说不定。”

    安小溪的心脏被揪住一样,有些难受。她的身份,终究是她的一道伤疤。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都已经被冠上了私生女的名号,即使是现在已经和安家没有关系了,她身边的人还是把她当成安家的私生女。

    如果慕琛讨厌私生子

    安小溪没办法向下想,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拧着唇,安小溪抓着慕笙的胳膊追问道:“阿笙,你是知道事情的原因吧,所以你才会说对不对,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我不能说的。”慕笙摇头,安抚她道:“小溪,这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言说的事情,关于我说的这个事情的真相你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但是小溪,就算等到了知道真相的那天,也请你不要怪我好吗我真的只是想和小溪成为朋友而已。”

    安小溪定定的看着他,咬住下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们永远是朋友。再说了,慕琛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不喜欢我的样子,我、我才不担心这种随随便便的传言呢、”

    安小溪很坚强,故作镇定的笑着,内心里实际上是微微被这话动摇的。

    慕笙比谁都清楚,作为私生子的滋味,所以他也明白安小溪内心里肯定是动摇了。

    他还真是卑鄙,因为看不得她因为慕琛露出那样好看的笑脸就要说这种话去破坏她的幸福,他真是够扭曲肮脏的。

    低头,慕笙实际上也为自己的行为不耻,然而他真的太想要她了,只要能得到她,让他做什么都行的。

    所以现在他要埋下破坏的种子,等到着发芽的那一天。

    小溪,小溪,我要你总有一天扔掉他给的戒指,牵着我的手。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