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都不是弱者

    “啊,我受够了,安小溪,你能不能滚出我们系啊,就因为你和陆笙老师的事情,我们整个系的女生都要被骂。”一个女人站出来对安小溪道。

    安小溪冷漠的看着她,没什么情绪的开口道:“不到三个月就毕业了,为了毕业考虑,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一时对我出手痛快了毕不了业,还是你们吃亏。”

    “呦,你还教训我们,死丫头,还剩下三个月不到你不也在勾引男人,怎么了,看到那么帅的男人根本把持不住吗碧池”

    安小溪看到这群横到不行的女人,想到了慕琛。

    如果是慕琛,在被一群的人围着找麻烦的时候,慕琛大概会冷静至极的直击对方的要害。

    先下手为强,安小溪实在不觉得今天可以避免被这群女人拳打脚踢,但是慕琛也教过她,永远不要让你的对手看穿你的弱势,那样她们就会变得更强。

    之前她碰到几个觊觎慕琛的女人,每一个都不简单,抓住了她眼里一瞬的不安焦躁就控制了她的思想。

    从那样聪明的女人身上,安小溪学到了一招即使身处绝境,与敌人面对面,你也要装作平静,因为只要你能迷惑对方,你就有赢的可能性。

    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慕暖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蝴蝶刀。

    这刀本来只是给她削水果的,但是这段时间她总是遭遇到袭击,所以就找一些顺手的东西来防身,这个是她觉得最不可能用到的,她又不打算杀人,但这时候大概用的上这个,虚张声势什么的,这个很管用。

    平静的握着刀,安小溪开口对着最前面的女人道:“你要是揣着武器也拿出来吧,反正我看我们也是讲不通了。我从以前开始就经常受到欺负,所以老师应该能理解我是正当防卫,刀子也不长什么眼睛,你们打我的时候避开你们的脸,毕竟我反抗起来也不知道会捅到哪里。”

    “你、你吓唬我们”前面那个女人愤怒的质问,这么质问着却退后了一步。

    安小溪笑了一下道:“你们人多才是吧,要找我麻烦的也是你们吧,我有什么可吓唬你们的,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安小溪这一笑平静到有些渗人,一群女生都心颤了一下。

    她们还真的没对上过拿刀子的对手,先不说是不是吓唬,万一真的胡乱捅过来,到是就得不偿失了。

    “你、你别太嚣张了我告诉你,我们今天就、就放过你一次,反正早晚也是有人要收拾你的。”一群人愤怒的瞪着安小溪,转身愤愤的走了。

    等那群人彻底走远了,安小溪才松了一口气。

    勾起唇笑了下,安小溪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慕琛,要是在认识你之前的我的话,现在大概已经被扇了好几个耳光,头发也被抓乱了吧。现在的话,我却没有任何问题了。

    不仅仅没有被打倒,还漂亮的反击了。

    慕琛,是因为你,我面对任何事情都有了足够的勇气和胆量。

    “小溪小溪你在哪儿在哪儿”焦急的磁性声音响着,安小溪眨了下眼睛,急忙跑向声音来源:“嘘,嘘,阿笙你小点声,快过来,躲到这边树丛。”

    慕笙见到她完好无损松了一口气跟着她跑到了一旁的小树丛,急道:“我听说”

    安小溪按住他的肩膀急忙按到小树丛中,让两个人都被掩盖住,低声问:“你怎么跑来找我了,现在是这个时候你不是该老实的呆在办公室吗”

    慕笙蹲下来微微喘息,“我听说你被带走了,觉得你可能会被刁难,我心里着急就找来了,我、小溪你手上为什么有刀”

    安小溪侧目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刀,顿时尴尬的折了起来道:“这个,最近麻烦不断,所以我就揣着了,没想到刚才还真派上用场了,我用这个把那些家伙吓跑了。所以说,你不用担心了,我现在很厉害的。找我麻烦的都是女生,我可不怕她们,我遇见过比她们狠的。”

    这算什么,那些人都只是找她麻烦而已,她可是见过真正要杀她的人呢,才不惧怕。

    慕笙看着她坚强的样子,心疼的抬手抚摸她的发:“你不要担心了,拍照片的人已经找到了,我和他谈谈,要他澄清一下就好了。”

    “真的”安小溪眼睛亮了起来。

    慕笙点头安慰她道:“嗯,校方那边照片也清理了,而且等下广播喇叭会对这事情做出澄清,也会在布告栏上贴出澄清的公告。放心吧,流言的很快就会消失的,至于找你麻烦的那些女人”

    安小溪笑笑摆手道:“那些女人就算了吧,她们也只是喜欢你而已。”

    慕笙看着她纯净的笑脸,心里暗潮汹涌。

    喜欢他他根本不需要她们,他要的只有眼前的这一个,凡是伤害她的,账都记在他这里,全部全部要加倍还回来。

    和安小溪说了一会儿的话之后,慕笙先一步离开了,这时候陌生的号码发来了短信,他很信任的另外一个部下,已经狠狠的整了那群不知自己斤两的女生。

    既不会给安小溪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又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慕笙总算是稍微心情不那么糟糕了一点儿,至于发照片的家伙。

    校园里,某间体育用品室内,穿着超短裙的慕珊坐在椅子上,戴着口罩扛着棒球棍,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被架过来的男生。

    “你很有种啊,敢拍了照片挂出去。”

    男生此时似乎还有些不服气,怒道:“你想怎样我警告你们这是校园暴力是犯罪,我爸妈可不是好惹的,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动我”

    “啧,你家里不过是一个开连锁餐饮店的,别告诉我你爸爸是道上混的,一个收保护费的垃圾也配叫黑道。小子,你怕是连枪都没见过吧。”萧珊说着,从大腿内侧抽出一把漆黑的枪,咔咔上膛对准了他的腿:“要不要让你的黑道老爸亲眼看看子弹长什么样”

    男生的脸顿时惨白了,双腿瑟瑟发抖。

    “你、你、你是什、什么人”他本以为只是个太妹,只是陆笙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的亲卫队而已,没想到竟然戴着枪。

    心向下坠去,男生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物,吓得几乎要吓的尿出来了,冷汗不断的落了下来。

    萧珊收起了枪,扛着棒球棍站起来淡淡道:“我是什么人我是你招惹不起的人。”萧珊说着恨恨的将棒球棍狠狠的敲在了他的腰腹上。

    男生痛苦的闷哼一声,几乎疼晕过去,萧珊却不解气,咬牙切齿道:“竟然敢拍照片,哥哥真是的,就照着我说的挖了你的眼睛就是,竟然还要留你口气,该死的臭虫就凭你也配拍哥哥的照片”

    萧珊连击了好几下,男生痛苦的眼泪鼻涕都下来,嘴巴也不受控制的流起了口水,颤抖道:“对不起,我错了,求你、咳咳求你别打了,我只是嫉妒,嫉妒他长得帅,嫉妒安小溪看都不看我们这些人一眼,却跟他走的近,所以报复,我真的错了,不敢了,求你饶了我吧。”

    萧珊吐了口口水,心中怨气更深了,又是安小溪,又是那女人招惹的麻烦,该死的有她在就不会有好事情发生,哥哥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事情

    萧珊说着又要打,门被打开,穿着连帽衫戴着口罩的少年闲闲的站在那里道:“别都了,弄死了没法交代,还要让他去澄清呢,ps的图片我已经弄好了,他可以去澄清了。”

    萧珊厌烦的看了少年一眼,没说什么扔掉了棒球棍。真是晦气的一天。

    从仓库里带着自己的人走出来,萧珊离开了了,这里就全权交给了穿着连帽衫的少年。

    下午一点的时候,澄清终于来了,安小溪靠在树上,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而下午的时候每个系都开了一次批评会。

    系主任拿了ps照片来澄清,安小溪心下狂跳不止,因为她知道那不是ps的。那天真的是她抱住了慕笙,不过她虽然不算太聪明,也没蠢到自己去拆穿什么。

    风波过去了比什么都好。只是安小溪也发现了一点儿不对劲,当这谣言被郑重澄清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去寻找那些找她麻烦的女生,希望看到她们已经彻底放弃找她麻烦的眼神。

    然而却找不到她们。

    眨了眨眼,安小溪疑惑,等散了会议之后,更有人来主动向她道歉。安小溪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现在说人坏话的家伙都这么有良心吗竟然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大方的来道歉,以前都是就算后来事情被澄清,她们也没心没肺的当作没发生一样。

    真是

    “时代的进步”安小溪傻傻的想。

    她并不知道,校园里已经开始流传关于她背后有强大的力量,得罪她的人全部都像是被诅咒一样状况连连。

    只是解开了这流言,真的叫安小溪松了口气,而且就这件事来说,她也深深的了解了,阿笙是慕家人。

    慕家人没有弱者,所以他大概不需要她保护。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