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给你套上项圈

    吃过了晚餐,安小溪暗暗记下了慕琛特别多吃的菜,决定下次再做给他吃。

    之后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逗弄猫,安小溪撑着下巴和夏夏平视,翘着腿。

    慕琛在她旁边坐着,双腿修长叠交着和她闲聊。

    “新设计的衣服是什么样的”

    “是男装,总觉得最近对男装很有感觉,大概是受慕琛的影响。”

    “那要不要下次再给我做一件衣服,夏天过去了,秋天的话”

    “果然是要做风衣才好,慕琛的身材这么好,笔挺修长,穿风衣一定很帅。”

    “好啊,那就风衣吧,有空会的话要给我做一件吧。”

    “一定。”

    “真不错,有种拥有了私人设计师的感觉。”

    “唉嘿嘿,我可不要做私人的,我要做世界的。”安小溪笑眯眯的数着,逗弄了一会儿抬起来看慕琛,慕琛看着她道:“小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和我说”

    安小溪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道:“那个,被你发现啦,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我画了幅画想给你看看。”

    慕琛合上手里的书,温柔的笑:“是吗我正无聊,走吧,去欣赏你的画,放在哪里”

    安小溪见他要看,兴奋的起来道:“那个,在我的设计室,因为太长了,所以我展开先挂了起来。

    “看来是一幅大作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慕琛薄唇勾起一抹笑,站起来和安小溪一同去了她的设计室。

    一进去正对面就能看到一幅长达一米多的画,慕琛走到近前看到,顿时就知道她画的是什么了。

    是那一夜。

    慕琛从头看到尾,只觉得画的非常神奇美丽,引人入胜。

    “怎、怎么样”安小溪紧张又忐忑的问。

    她不是专业画家,也不期望自己的作品像名画一样让人叹为观止,不过她倒是真的很想听到慕琛的夸赞。

    希望他能喜欢自己的画。

    慕琛低头沉吟了一下,有些严肃的开口:“我在想一个问题。”

    安小溪眨眼:“什么问题”

    心里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难道是她的画有问题,比例,布局上色还是内容表达

    一瞬间安小溪想了好几个可能性。

    慕琛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失笑:“我在想要不要把这画的版权买下来,到时候做成印花呢果然小溪你是非常有才能的。”

    安小溪听到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慕琛你不要吓我啊,还有不要取笑我啦,我的作品哪里拿的出手啊。”

    慕琛伸出手轻柔她的发:“不能这么说,你画的很好,未来也是不可限量的。”

    他是知道,关于她的事情,他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他也确信如果进入了这个行业,安小溪的未来就是不可限量。

    她会发光发热,总有一天当两个人的夫妻关系曝光之后,有人见到他的时候,也会说这是著名设计师安小溪的丈夫。他莫名的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有慕琛你的夸奖,我觉得好自信哦,以后我一定也会设计出很好的衣服来的,到时候印花我要自己画,画的比现在还好。”安小溪幸福又坚定的说道。

    给阿笙看的时候,他的赞赏只让他觉得欣慰和高兴。而当慕琛夸奖她的时候,安小溪就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和力量。

    果然因为喜欢一个人,人会变得很强大,各种意义上来说。

    两个人从设计室走出去,夏夏似乎是等的有些着急了,跑了过来,安小溪见它无声的凑过来,俯身抱起了它道:“夏夏走起来好轻哦,虽然戴太大的铃铛会给它的耳朵造成负担,不过是不是还是得给她套上个小小声的铃铛,好随时提醒我们它在哪里。”

    “的确,给她戴上一个项圈也是防止走丢。”慕琛在一旁说道。

    安小溪点头:“这么可爱,不要被拐卖了才好。”

    “说的很对。”慕琛桃花眸包含着笑意,声音轻柔到像是在哄骗一样开口:“小溪,左手伸过来。”

    慕琛就站在安小溪的左手边,安小溪哦了一声无意识的就把手伸了出去。

    慕琛抓住她的手,从口袋里摸出指环给她套上。

    安小溪另外一只手抱着夏夏,正低头看夏夏,感觉到手指上一紧,安小溪瞪大了眼睛看过去,就见自己的手指上套着一枚铂金戒指,很漂亮的磨砂一样的材质,很素雅漂亮。

    安小溪瞳孔收缩了一下仰头去看慕琛。

    心脏跳的好看,她不懂。

    这是什么意思呢慕琛为什么要给她套上这个戒指。

    慕琛捧着她修长的手指看了看,满意的点头:“的确是很合适,很漂亮。”

    安小溪心脏跳块到不行,喃呢着问慕琛:“慕琛,这是、这是做什么”

    “不是说要套上项圈吗”

    安小溪脸红到不行:“可那是、那是打算给夏夏带上的啦,不是给我戴项圈。”

    最重要的是项圈不是套在脖子上的吗见过谁家套在手指上的啦。心里在吐槽却也在莫名的高兴。

    是慕琛送的,慕琛送给她的,好幸福好开心。

    逗弄够了安小溪,慕琛挑眉算是把实情都说了出来。

    “那个戒指你不能戴不是吗所以我就去买了这样的戒指。这样的戒指我打听过了,是在大学也可以戴着的,而且很安全,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对戒的话,果然还是两个人都戴着比较好。”

    慕琛说着把夏夏从她怀里抱出来,盯着夏夏不要来打扰他们。慕琛从口袋里拿出了另外和安小溪手上相配的戒指,把手上那颗蓝宝石的戒指摘掉了。

    在安小溪的手心里放下铂金戒指,慕琛桃花眸深深的看着安小溪:“现在轮到你为我戴上戒指了,慕夫人。”

    安小溪握紧手,颤抖的攥着手里的戒指,几乎要热泪盈眶了。

    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还特意去买了一对戒指,你可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冲击。

    仰头,安小溪几乎是隔着眼里的水雾看他的:“可是你戴上这样的戒指,不会有损你的形象吗明明蓝宝石的那个戒指才更加好看,更加适合你。”

    这样的铂金戒指虽然好看,但安小溪知道这样的戒指到处都有卖的,并不是特别的。

    慕琛为什么要为她做到这份上呢

    慕琛薄唇扬起,露出一个非常迷人的笑容,道:“我说过对戒就是要两个人一起戴才有意义。和是否好看没有关系。来,给我戴上。”

    安小溪咬住下唇,点点头捧住了他温暖的手,这双手真的好温暖好温暖。

    慕琛,我想一辈子都握住这双手,一辈子,持之只手,与子偕老。我一定会努力做到这一点的,我一定会成为配得上你的好女人,这样才不枉你对我这般好吧的。

    为他套上戒指,安小溪转了转戒指,低头微微凑近他:“真狡猾,因为手指好看,似乎戴什么样的戒指都优雅又帅气。”

    慕琛伸出手扣住了她戴着戒指的手,俯身吻了她,一个长长的深吻之后,慕琛抱住安小溪的腰身道:“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时刻戴着了。”

    安小溪爱不释手的转着戒指,甜蜜的开口道:“以后我要每天每时每刻都戴着这个戒指,不摘下来。”

    怎么舍得摘下来呢,这可是第三次了,慕琛为她套上戒指了。

    慕琛满意,伸出手牵着她向客厅走,心里想着这样的话,那些不谐世事,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嫉妒去好了。

    果然慕琛还是慕琛,他的腹黑没有丝毫改变,而且都是遵从自己的意愿去行事。

    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慕琛抱着安小溪去了卧室,一夜缠绵,第二天安小溪戴着戒指去上学了。

    她心情很好,因为这个戒指就像是一个约束一样,像是专属于某个人一样。这样即使走在路上有热想搭讪,看到她的戒指也该知难而退了,真是不错。

    安小溪刚进入学校,一路走着,却发现有些怪怪的,四周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她脸上沾染了什么东西,安小溪吓了一跳急拿出镜子看了看,却发现自己脸上依然是那样,根本就没变。

    蹙眉,安小溪觉得奇怪了,这些人为什么都对她指指点点的,难道是因为她戴上了戒指

    不可能的吧,毕竟那些指指点点的女孩子里,有的是戴着戒指的,为什么呢

    为什么大家都在看她,那眼神也是一副在看不好的事物的眼神。

    到底怎么了

    正当安小溪越发觉得蹊跷到不行的时候,有人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臂,安小溪吓坏了惊叫了起来:“啊啊啊鬼啊鬼啊的。”

    “小溪,别叫了是我。”郑楚楚的声音响起,安小溪定神一看才发现的确是郑楚楚。

    郑楚楚拉着她的衣袖,表情说不出的凝重开口道:“小溪你赶紧跟我走,别在这个地方了,这里人太多等下不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安小溪不解被她拽着走依然追问道:“楚楚,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