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更想叫那个人看

    慕珊等了很久慕笙的电话,都不见慕笙下命令,心中的焦躁不安不断的扩大,促使她再一次自不量力的打电话给了慕笙。

    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起来,慕笙的声音依然如春风一般,说的话却完全不友好。

    “珊珊,我说过不要随便给我打电话的吧。”

    慕珊听到他的声音不知道多委屈,咬着唇道:“可是哥哥你都不给我打电话,我明明安排了那么多,哥哥你去都不下命令。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她不安非常的不安,自从安小溪出现以后,哥哥就一直在改变,改变的几乎要她所不了解了。

    到底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不清楚,她只清楚哥哥最近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不再需要那种事情了。”慕笙开口,平淡的说着。

    慕珊僵了一下,喃呢着问:“什么意思不需要那种事情的意思是什么”

    “我不会再找安小溪的麻烦,在这个学校里直到她毕业时,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行动,珊珊辛苦你了,最近可能不太会和你联系,你也不要再打来了。”

    “什、什么怎么这样,哥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样还有哥哥说不需要我的行动,要用自己的办法,哥哥的办法是什么哥哥不是喜欢上了她吧,她可是敌人的女人,是利用的棋子,哥哥你绝对绝对不可以喜欢她啊”慕珊的声音激动到有些颤抖。

    不可以啊,哥哥怎么可以喜欢上那个女人呢,她可是慕琛的人,一定不会哥哥,哥哥你快点向我否认啊。告诉我不要胡思乱想,你绝对没有对那个女人东西,快点告诉我啊

    “珊珊,你的管辖范围太大了,我说过你只要听从我的命令就好吧。我和安小溪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嘴。”几乎是有些严厉的警告了慕珊,慕笙挂断了电话。

    慕珊是个聪明的女人,对他也很衷心,说实话慕笙不讨厌这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妹妹,她很有魄力,做事也很精明,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纵容她的某些方面。

    他的事情不准她插手插嘴,这从来都是他定下的规矩。

    慕珊在那边握着电话难以置信。

    没有否则,哥哥他完全没有否认,哥哥他也就是说哥哥他喜欢上了那个女人,这是真的

    他喜欢那个敌人的女人。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呢,哥哥,你可是要拿下慕氏集团的人,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迷住了眼睛啊。”

    那边慕笙回了教室继续上课,到了放学后安小溪给他发了个短信叫他去美术室。

    慕笙一进去安小溪就笑眯眯的摘掉了手套道:“呼呼,你来了,来来来,快来看看我的作品,你可是第一个看到的。”

    慕笙眨了下眼睛,就见美术室内靠窗的地方,画架撑起了长长的一幅画,安小溪把窗帘拉上之后绕道画前道:“这就是我的昨夜爱丽丝的奇幻夜游,不知道是否能够合格。”

    慕笙走过去就从画轴开始烟花盛宴中,黑色斗篷兔子面具的男人戴着穿着裙子的女人逃离焰火盛宴。

    而后一系列的奇幻梦游开始了,坐着马车到了妖精乐园的入口,爱丽丝踏上了奇幻的旅行。

    慕笙狭长的眸子微扬,虽然知道她要画的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慕笙仍然惊讶从这幅画上所表现出来的大胆的快乐。

    画中爱丽丝就如同进入了彼得潘的乐园一样,那样的幸福,在永远没有痛苦的乐意里玩耍着。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彼得潘的乐园什么的都是假的。

    “怎么样我画的还好吗”眼睛亮亮的安小溪追问。

    “小溪,你真能干。”慕笙打从心里由衷的赞美她,虽然内心里那样的不舒服。

    安小溪得了夸赞心情飞扬急忙把画卷起来道:“虽然是要毕业的作品,但果然还是想回去给慕琛看呢。”

    慕笙听了,双眸顿时暗淡了下来,果然第一个给他看,却不是最想让他看啊。

    “慕琛做他的妻子很好吗你看起来很在意慕琛。”靠在窗前,慕笙问。

    安小溪一边系上画一边仰头想了想:“嗯~怎么说呢。与其说是很好倒不如说是万分荣幸的。慕琛很好,又体贴又温柔,总是给我惊喜让我开心。他就是那种让我觉得,之前所承受的任何苦难都是为了让我遇见他。”

    慕笙的心脏有些疼,听自己喜欢的人说他喜欢的人,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仇人,还真是不好受,可是他却又不得不知道这事情。

    因为只有知道了她为什么执着慕琛,才能走进她,才有可能取代慕琛。

    “温柔体贴什么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他,以前人家都说他是冷酷干练的慕氏集团总裁。”慕笙把玩着窗帘的穗道。

    安小溪已经系好了画,水眸扑闪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慕琛啊,才不是那样。他的温柔需要慢慢体会的,明明是那样温柔的人,其他人却是不懂真的好奇怪,慕琛的温柔总是恰到好处,你需要的时候才到,我想那些不知道的人,大概是没有需要慕琛要温柔对待他们的地方。”

    是的,从始至终她都是这么认为的,慕琛真的好温柔。

    慕笙看着这样坚定的维护着慕琛的安小溪再也撑不下去了,低着头走过安小溪的身边慕笙道:“小溪我想走了,说实话不太听到小溪维护慕琛,总觉得真是让人嫉妒。”

    安小溪笑着单手叉腰:“真是的,不要乱说这种话。”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太严厉了,对方才是老师,急忙道:“当然我知道你在开玩笑的啦,只是不要露出落寞的表情来啦。像是个无故闹别扭的小孩子。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司机估计来接我了。”

    “啊,嗯。好的,小溪明天见。”急忙从自己的伤春悲秋里出来,慕笙和安小溪一起从美术室里出来之后就道了别。

    安小溪一直心心念念着回去之后第一时间就把画给慕琛看,慕笙看着她的背影说不出的怅然。

    该怎样行动,该怎样行动你的视线才会转向我我明明、明明很喜欢你,却除了卑鄙的招数,不知道该怎样让你为我心动。

    两个人都不知道暴风雨一样的第二天,马上就要来了。

    怀着各不相同的心情,两个人回到了彼此的家。

    慕笙回到了慕家老宅,安小溪的回到了慕家别墅。

    慕琛还没下班,安小溪急忙的炖上了汤,看看表,等下他回来应该正赶得上吃晚饭。

    该去做下设计打发时间,不行一那时候慕琛回来,她又突然灵感大发,那样的话就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今天的慕琛回来的有些晚,安小溪本是想打电话问问看他情况,是不是不回啦吃饭了。

    但是又实在怕他是正在和客户吃饭根本不方便接她的电话,所以安小溪忍着没有打过去问任何。

    差不多七点左右慕琛才回来,安小溪笑眯眯的去迎门。

    “你回来了。”安小溪冲着慕琛笑的纯净又温柔。

    慕琛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脖子,亲吻着她的樱唇。

    安小溪脸一红,羞涩的开口道:“要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先吃饭吧。”在心里,慕琛禁不住感慨,这果然就是人妻吧,新婚妻子看起来格外的美丽又迷人这一点,之前他是有否认的,认为并不会因为这种时段产生什么特殊的情绪。

    别人说新婚妻子格外美丽,他不能葛同,怎么想那也还是同一个女人。

    但是现在他完全认同了,果然男人不能对女人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妄下定论,一下子将安小溪抱在怀里,慕琛戏谑的在她耳边道:“是不是少说了一项”

    “嗯什、什么”安小溪迷茫,慕琛的声音听起来好低沉好迷人,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慕琛一上来就在诱惑她似的。

    “少说了一项呢,还有最后一项不是该问我要不要吃你吗”慕琛咬住了她殷红的耳珠道。

    安小溪的脸哄的一下子诈红了,急忙推他,害羞的躲避道:“没、没有这一项啦,才没有。”

    “那么现在加上再问我一遍怎么样”

    “慕琛,你不要欺负我啦,真是的。”

    好不容易挣脱了慕琛,安小溪逃到了一边呼出了一口气。原来她没有感觉错,慕琛真的是在诱惑他,嗯,耳根子到现在还有些软,她果然很容易就会被慕琛迷惑到,

    慕琛看着的安小溪躲避的身影,只觉得像小白兔一样,起身上楼去冲澡了。

    安小溪在楼下抱起了蹭过来的夏夏,嘟嘴:“夏夏,他又欺负我。”

    “喵”夏夏叫的很有精神,一副想要被慕琛欺负的样子,安小溪看到它那个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真是和她有的一拼呢,夏夏。

    不要随我啊夏夏,这样你也会变得像我这样没出息,被那个人牵着鼻子走呢。

    脸蛋红红的安小溪想,也许郑楚楚没形容词。

    她可能真的是个没出息的夫奴啦。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