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遵命,听你的命令

    从安小溪手里接过戒指,慕琛把玩了一下,扯过她的手道:“下次我要在这个戒指上安装一个追踪器,那样即使丢了你也不会担心了。”

    安小溪被他牵着手,脸红不已,低声笑道:“哇啊,要是那样的话,我不就完全被慕琛你监视起来了走到哪里慕琛你都会知道”

    “是啊,就像是被人跟踪一样,怎么样,有没有害怕”慕琛戏谑的笑着问。

    安小溪扁嘴转了下眼睛,笑弯了眼睛:“怎么办,有一种被束缚住的感觉,总觉得被紧紧的抓牢了,莫名的感觉还不错。哇啊,这样想的我会不会不太正常啊。”

    慕琛挑了下眉道:“唔,大概因为我是慕琛的原因,所以你才会这么想吧。换做a市其他女人,如果我对她们说要监禁她们,估计她们会高兴的晕过去。我可没有夸张。”

    安小溪甜甜的笑着点头:“嗯,我知道。这种心情我知道。”

    因为我也跟那些女人一样想到被你监禁起来就觉得完全有一种疯狂的兴奋感。总觉得被这样的男人狠狠的在意着,是一种莫名的幸运。

    谁叫他总是这样从容冷静,成熟又有魅力。忍不住就让人想叫他为自己发狂一下。

    哇啊,这么一想,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

    “不要说这么可爱的话,我会当真的,说不定真的会把你监禁起来。”慕琛勾起薄唇露出动人的倾城笑容,给她套上了戒指。

    戒指套在手指上,他手上的灼热温度顺着戒指传到她的手指,再由她的手指传递到心脏。微仰起头来看着他那样倾城动人的笑容,安小溪樱唇微张,轻声喃呢:“慕琛你才是,用这样的表情说这种话,完全犯规。”

    会叫人发狂的,怎么办,真的有种希望他给自己戴上手铐的感觉,她要变得奇怪了啦。

    “我的表情如何”慕琛故意用那样的笑脸对着她追问。

    安小溪傻傻呆呆的回答:“惹人犯罪。”

    “是吗那么,我就满足你一下,让你犯罪。”慕琛凑近她,一双桃花眸闪着妖异的光,声音迷人又动听:“我说希望你再任性一下吧,现在要不要再稍微任性一些现在你想做什么的话,我都会听的。说说看,你想要我怎样。”

    他的薄唇近在咫尺,声音又那么勾人心魄,实在太狡猾了。再多任性一下吗面对这样惹人犯罪的慕琛,的确是叫人想要命令他呢。

    命令他,犯下**之罪。

    “kiss。”安小溪仰头闭上眼睛,慕琛捧住她的发低喃:“遵命。”

    薄唇吻上她的樱唇,撩人的深吻着,一直到安小溪面红耳赤,有些喘不过气来才放开。身子有些发软,安小溪靠在慕琛的身上,小口小口的喘息。

    慕琛单臂唤着她,邪魅的在她耳边低语:“接下来呢要我做什么”

    安小溪抓着他的衣服,咬着唇小声道:“抱、抱着我去卧室。”

    “遵命。”慕琛说着将安小溪抱起来一路上楼到了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两个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个躺着一个俯身在其身上,说不出的绮丽之色在屋子里面蔓延。慕琛伸出手勾着安小溪的下巴:“接下来的命令是什么”

    安小溪咬着唇,有些不太甘心。这样总觉得还是完全被慕琛牵着走,明明今天可以命令他的。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的,她怎么还像是被戏弄的一方呢。

    心里有个小小的想法冒了出来,安小溪当然觉得自信迷人夜之帝王的慕琛真的非常迷人,她非常非常的喜欢。然而面对成熟冷静的他,总让人忍不住想看他不一样的一面。

    不趁着这个时候做点什么的话,似乎太可惜了。慕琛不从容的样子是什么样子呢她想看。

    “脱衣服”安小溪脱口而出,心跳的很厉害。

    想看,想看慕琛不从容的一面。

    “遵命。”慕琛说着就要脱安小溪的衣服,手却被按住了,安小溪脸色通红别开脸有点不敢看他,但还是坚持说道:“我、我说的脱衣服,是指慕琛你脱自己的衣服。”

    慕琛怔了下,这都是他意料之外的,低头看着有点儿逞能的安小溪,慕琛了然了。

    这个小女人,似乎有点儿反抗精神,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呢。偶尔她是会这样,有一点儿自己的小心思,看似大部分事情都能妥协的她,偶尔也会这样出人意料。

    不过,这一点在他看来也很可爱。

    “意想不到小溪也有这样坏心眼的一面。”慕琛开口。

    安小溪的脸更红了,小媳妇一样开口道:“那、那你脱不脱嘛。”

    慕琛挑眉:“当然会脱,这可是小溪的要求,要脱到什么程度吗想剩下内裤还是一丝不挂”

    安小溪脸红的厉害,有些艰涩道:“全,全部脱掉。”

    啊啊啊啊啊啊,说出来了,她竟然对慕琛说让他脱衣服脱到一丝不挂,简直大胆放肆,心脏要爆掉了一样,但是好、好兴奋。

    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从心里涌了上来,安小溪决定绝对不反悔现在做的这个决定。

    “遵命。”慕琛说着退开身子,安小溪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

    “真、真的脱”安小溪惊愕。

    慕琛优雅的解着衬衣,一边解一边勾起了xing感的薄唇:“当然是要脱,因为这是小溪的期望不是吗”

    衬衣的扣子不断的解开,露出了里面健硕的胸膛,以及那xinggan的人鱼线,这还是第一次安小溪这么安静的看着慕琛脱衣服。

    长得帅就是长得帅,就算是脱衣服这种动作,也好看的过分。

    衬衣掉在了地上,安小溪的心脏乱跳了一把,她已经没什么勇气了,总觉得羞耻到不行。

    “那么,我开始脱裤子了。”慕琛似乎是知道她的窘境一样,故意提醒着她,安小溪攥着手,这种时候说卡总觉得更丢脸,安小溪决定死撑着看完。

    唔。她、她要仔细的看、看、看清楚,看到慕琛害羞才行。

    现在这样子自己先害臊个不行,算什么啊。

    慕琛的皮带解开裤子掉在地上,他的身材真是好的没话说,实在叫人心血澎湃,偏偏慕琛的手已经扯向了最后的四角裤上。

    安小溪彻底撑不住了,急忙握住了眼睛大叫:“啊,不、不要脱了,就、就到这里就好了。”

    他那里已经、已经升旗了,她怎么可能看着他脱掉内裤。

    “可这是小溪的命令吧。”

    “唔,那、那我现在命令你不要脱了啦。”安小溪俯身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羞的要死掉了。

    呜呜,她这个笨蛋,说什么要提让慕琛不从容的命令,可是他不管怎么看都非常的从容啊,反倒是她各种不单定,真是丢大人了。

    慕琛挑眉,心里直叹,自己的这位小妻子还是稚嫩。明明是命令她,却自己害羞到不行,这一点也很可爱。

    俯身到安小溪的背上,慕琛贴她耳边低喃:“那既然不让我脱我自己的,我可以脱小溪的衣服吗”

    安小溪抓着被子,在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话的男人也太狡猾了,用这样好听的声音寻味她,她怎么能说出不行来。

    抓紧被子,安小溪极其小声道:“可、可以脱我的,也可、可以随你喜欢的做。”

    慕琛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那么,遵命。”

    果然还是纯情,虽然有点坏心眼,但是却弄巧成拙了,一边解安小溪的衣服,慕琛一边在她脖颈处深吻。

    他不会告诉安小溪,要他不从容的办法很简单,而且只有安小溪能使用。

    只要她youhuo他,那么他就会没办法冷静,不从容不淡定,而当她you惑他却又不让他碰的时候,慕琛想他就会抓狂了吧。

    不过这种事情慕琛只会在心里想想,会诱导她的任何事情,慕琛都不可能告诉她。

    不最后的nei衣扔开,慕琛捧着安小溪的脸吻着她的唇,甜蜜的汁液交换着,情动的两个人都有些忘性,慕琛舔了下被她亲吻过的唇,俯身凑近她问:“那么是要我随我的喜欢做吗随我喜欢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会变成什么样子。”

    安小溪脸红到不行,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小声道:“好了啦,变成什么样子都、都行。这、这是命令。”

    他想要戴着这枚失而复得的和他做,让慕琛不从容的什么,之后子再去想就好了,现在她就只想要他。

    慕琛一双漆黑的眸子仿佛透着星辰的光芒。将安小溪紧紧的抱在怀里,慕琛咬住了她的耳垂:“既然是命令,那么我只好遵循了。我会好好的做的。”

    最后那句话咬的重极了,一语双关,安小溪的耳朵红到不行,只能将他抱的更紧。她无声的回应让慕琛感到满意。

    抱着她进入了她的体内,慕琛扣住了她那只戴着戒指的手,一边律动一边亲吻了她手上戴着的戒指。

    十指相连的,是连着心的,戒指互相套住,是套住了心。

    以这十指相扣为证,以这对戒为言,许你一段婚情,一生爱恋。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