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比的过你的缱绻情深

    世人都说,人最好不要撒谎,因为撒了一个谎之后,你就要用一千个谎去圆这个谎。于是谎言连接着谎言,就不剩下什么东西是真实的了。

    慕笙听着那边安小溪激动的语无伦次的声音,内心里承担的依然是一种负罪感。

    从一开始一切都是谎言,压的他难受。在每一次她向他表露出善意和感激的时候,这种负罪感和谎言的压力就会让他觉得无比煎熬。

    笨蛋,不要道谢,本来就是我让一切发生的。

    “阿笙,我现在、现在去不了学校,我有些发烧了,你可以替我保管吗下午的时候我让楚楚去拿好吗”安小溪开口道,声音是掩饰不了的兴奋与活力。

    慕笙苦笑,这样也好,至少她有了活力,这个慕琛给她的枷锁,他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打开的。

    “好,我会好好的给你保管的。不过你要记得,不要对慕琛说漏嘴,我的事情还是需要保密。”

    “好的,我、我不会说的。阿笙真的,再次谢谢你,多亏了有你。”安小溪的声音里充满了诚挚的感激。

    挂断电话的时候,慕笙的嘴角依然挂着苦涩的笑。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这种谎言的延续。一个谎言开始,后面就要再说一千个谎言,他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说谎。

    告诉她自己真实的姓名,身份呢。

    慕笙希望安小溪知道真正的他,因为喜欢这个人,也希望她知道自己也是慕家的继承人,他不比慕琛差。

    而他内心里又是怕安小溪知道他的身份的,因为也许那样,现在这所有的美好,彼此相对的笑脸都有可能消失掉。

    “就再享受下吧,这虚假的幸福。”慕笙低头,轻声道。

    此时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慕琛蹙眉:“没找到”

    章铭点头道:“昨天晚上找了一晚上,但是并没有找到夫人的项链。总裁,要不要试着悬赏一下。”

    慕琛点头:“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快捷的办法,你斟酌一个价格上去,不要造成骚动,也不要透露项链和戒指的主人是谁。”

    “是总裁。”章铭应到,慕琛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起来,慕琛看到是安小溪打来的连忙接起来。

    安小溪几乎是急不可耐,迫不及待的开口向慕琛汇报:“慕琛,慕琛。我的戒指找到了找到了。”

    慕琛桃花眸放大了一些反问:“找到了”

    安小溪点头道:“是的,已经找到了,是同学捡到给了老师,老师知道我在找就给我打了电话,已经找到了。”

    慕琛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喜悦,嘴角的弧度变得温柔无比:“是么,那真是太好了,这样你总算能松了一口气了吧。”

    安小溪在那边极其不好意思的小声道:“是、是呢,我果然还是在意介意,现在知道找到了,完全松了一口气。”

    “既然找到了戒指,你就乖乖养病,和夏夏在家好好玩儿,晚上我回去陪你。”慕琛宠溺的对她道。

    安小溪听到他成熟温柔的声音,乖巧的不得了,轻声应道:“好。”

    章铭在一旁看着慕琛挂断电话,嘴角含笑:“看来,总裁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慕琛挑眉道:“这事情就算是圆满解决了,去忙你的事情吧。”

    “是,总裁。”章铭点头,转身出去了。

    那边挂断了电话之后,安小溪几乎想在床上打滚了。忽然之间天气变得特别晴朗了,挂着的药瓶也变得可爱了,身体似乎也没之前那么累了,此时此刻身体一身轻松。

    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吧,人逢喜事精神爽,只要心情好,身体自然跟着好了起来。

    不放心的打给了郑楚楚。安小溪千叮咛万嘱咐她要拿好戒指,郑楚楚翻白眼抱怨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去给你拿的。你真是吓死我了,怪不得昨天慕琛问我放学的时候你是不是跟我一起走的。也只有慕琛吧,只凭我的几句话,就猜到你在学校,你呀,可长点儿心吧。”

    安小溪怔了怔。

    她从昨天开始一心扑在戒指上,后来又患得患失,都没有问慕琛是怎么会去好她的。

    原来是这样吗的因为他见到了郑楚楚,所以

    “我、我真的是比不过慕琛呢。”安小溪搅动着被子低声道。

    郑楚楚不解:“什么意思”

    安小溪苦笑道:“我骗慕琛说住在你家,他看到你和章铭秘书在一起,知道我根本不是住在你家。这种时候慕琛竟然不是怀疑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是第一时间在想我是不是留在学校。这样相信我的慕琛,我真的比不过。因为如果换做是慕琛的话,我一定会去怀疑慕琛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郑楚楚听了,啧啧乍舌:“哇啊,你不分析我还想不到,你一分析的话,还真是。要是我,我肯定也会第一时间想是不是和别人在一起,慕总裁果真不是一般人啊。”

    安小溪笑,心里不自觉的有些骄傲。慕琛当然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她喜欢的人,怎么会是一般人。如果是一般人,哪里能叫她喜欢到这种程度,喜欢到心脏都快要爆炸了的程度。

    叮嘱了郑楚楚不要说漏嘴陆笙的事情,安小溪躺在床上,唇角的笑意说不出的甜蜜。

    “总有一天,至少要在这方面打败你哦,慕琛。”闭上眼睛,安小溪轻声喃呢。

    总有一天,至少、至少要你温柔体贴,要比你自己更加的相信你。

    缱绻情深,一定给你更多更多

    小溪的阳光照射进来,安小溪唤了几声夏夏,夏夏跳上床在她身边睡着,好不幸福。

    只不过这种幸福,很快就被一种烦恼的幸福给打断了。在床上睡了一会儿安小溪无聊就上了上微信和小乔聊了一会儿,小乔和她分享新创作,安小溪也闲聊了自己发烧的事情。

    然后,然后

    “小溪,我们来探病啦~~~”陆祁在客厅响起之后,桃子就急匆匆出现在了卧室。

    “少奶奶,陆少爷,郑少爷,和郑少爷的妻子来探病了。”

    安小溪一下子坐了起来,嘴角抽搐了下:“什么”

    桃子点头道:“他们已经在楼下了,少奶奶您换身衣服让她们上来吧。”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道:“快,给我找身衣服,我换了就下去。”

    安小溪说话的时候夏夏已经从被子上跳了下来,伸了一个大懒腰,摇着尾巴在床边似乎在等她一样。

    五分钟以后安小溪抱着夏夏走下楼,陆祁看到她忙道:“你下来做什么,我们上去看你就是,你是病人回去躺着。

    安小溪摆手:“没啦,我知道发了点儿烧,打了点滴已经好很多了。倒是你们,怎么还过来了,我没事的。”

    陆祁耸肩道:“反正我也没事,我把事情扔给我哥了。”

    “我也是,扔给我弟了。”郑和雨附和。

    陆祁撇嘴:“你好意思说啊,你作为兄长不羞愧吗”

    “完全不会。”郑和雨道。

    两个人又开启了吵架模式,只有小乔跑到安小溪身边轻声问:“小溪,不难受吗”

    “完全不会的。我都已经好了。”安小溪摇头,笑眯眯道:“你看,这是夏夏。”

    喵~夏夏眨了下猫眼叫了一声,小乔的脸顿时有些红了:“好、好萌。”

    安小溪把夏夏递给她:“抱一抱吧,好乖的。”

    小乔抱在手里,软软的猫咪让她觉得很开心,小乔回身去看郑和雨,郑和雨顿时被萌住了。

    好、好、好可爱,抱着猫咪的自己家的小娇妻太可爱了。

    陆祁凑上来道:“真是可爱啊。”

    四个人围到了餐桌那边一起逗弄了一会儿小猫,郑和雨把特意买来的有名的点心放在桌子上,提议道:“干脆我们来玩儿扑克吧。”

    安小溪点头:“好啊,反正我也闲得无聊。”

    等郑楚楚下午没课也过来的时候,这边已经玩的热火朝天了。

    安小溪一看到她兴奋的跳了起来,也不顾脸上贴着的笨蛋条急匆匆的冲了过来:“楚楚,拿回来了吗在哪里在哪里”

    “给你。”郑楚楚把戒指和项链放在她手上道:“这次好好收着,这么贵重的戒指你就戴在脖子上多危险啊。”

    安小溪宝贝的把戒指拿在手里,心中总算是宋了一口气。

    回来了,终于终于回来了。

    “呦,楚楚也来啦,快来玩扑克牌。”陆祁见郑楚楚来了急忙招手,郑楚楚侧过安小溪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满脸贴着纸条的怪物,吓了一跳:“哇啊,这无脸怪是谁啊”

    郑和雨在一旁笑喷道:“这无脸怪就是无脸怪,不用在意他。”

    安小溪收好了戒指笑道:“是陆祁啦,他牌运一直都不太好,所以总是输的最惨。”

    陆祁委屈的把自己的脸从纸条后面扒拉开道:“什么啊,明明就是你们欺负人,我的纸条比你们的都大,不管不管,我要赢回来,这次不贴纸条,比穿衣服的。”

    于是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等慕琛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热闹的让他产生错觉了。

    他没有走错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