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把他完全忘记了!

    筋疲力尽的欢愉之后,安小溪昏睡了过去。慕琛抚摸着她的额头,微微蹙起了眉头。

    似乎真的不该受她的撩拨,此刻她的体温明显高了起来,淋过雨之后又出汗耗费体力,身体支撑不住了吧。

    慕琛有些责备自己,明明知道她身子弱想要忍耐,最后却还是没有把持不住。

    无奈的将她盖好,慕琛低喃:“都是你不好,你这个小妖精,都说了叫你别撩拨我了。”

    “嗯,慕琛”安小溪在睡梦里无意识的喃呢,慕琛听到她在梦里还唤着自己的名字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而紧接着安小溪却又簇起了眉头,轻声喃呢了两个字:“戒指”

    慕琛抚摸她发丝的手顿时了,她好看的秀眉蹙着,慕琛伸出手指轻轻的触碰那眉间的一点忧愁。

    在这种时候还想着戒指吗果然她还是很在意,表面说是不会去找了,但实际上却还是抱着要找回来的心思吧。

    她是个太容易自我责备的人了,一定在怪自己没有好好保存戒指。

    “傻瓜。”慕琛低喃了一句,转身走出了卧室,慕琛走到书房打了章铭的电话。

    时间真的已经非常晚了,章铭的作息规律没事的时候早早就睡了,此刻迷迷糊糊中听到电话响起,抓起眼镜戴上,看到来电显示是慕琛,章铭的专业素质让他顿时清醒了起来。

    “总裁,是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章铭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几个小时前,他和郑楚楚在一起时遇上了正好和客户吃过饭的慕琛,慕琛看到郑楚楚明显的蹙起了眉头,问了郑楚楚一些事情之后才走的。

    郑楚楚也说两个人本来是一起走的。但是走到一半安小溪摸着脖子说有东西落下了就匆匆忙忙跑掉了,这时候总裁又打来电话,章铭不禁想大概就是安小溪的事情。

    “这么晚了给你打电话,害你从睡梦里起来了。”慕琛开口道:“是关于小溪的事情,但并不是特别大的事情,你不需要紧张,只不过有件事需要你现在安排下面的人去做,你就不用亲自出面,只是找东西。”

    章铭问道:“总裁说的是夫人掉的东西吗夫人掉的什么我这就去安排人找。”

    “婚戒,本来是带在脖子上用项链穿着,但是掉了,所以她很紧张。虽然我已经说了没关系,但我怕她还是会背着我偷偷地找,章铭你叫下面的人趁着早晨学校开始有人之前,在学校里每一个角落搜查,地毯式的找找戒指。”

    “是,总裁我知道了,我会找仔细的人去安排。”章铭听完之后说道。

    “嗯,辛苦你了。”慕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从书房里走出去重新回到房间,慕琛进到被子里将安小溪拉入怀里,也许是因为身体温度高了的原因。安小溪无意识的挣了一下。

    慕琛温柔的安抚她:“乖。”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安小溪立刻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像只乖巧的小猫一样蹭着了他一下。慕琛看着安小溪和夏夏一样的动作,内心里柔软至极。

    自己的这位小妻子是个超级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呢,一枚戒指都叫她胆战心惊,方寸大乱,甚至于患得患失呢,得好好的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给她安全感才行。

    睡了一夜,清晨安小溪在床上醒来,却浑身无力彻底没办法起床了。

    慕琛看着她小动物一样的眼神探了下她的额头道:“发烧了,今天不要去学校了。”

    “没事的,我能行的。”安小溪用浓重的鼻音说道的,慕琛严肃的看着她:“不要想三想四,学校那边我会给你请假,你今天哪里都不准去。”

    安小溪望着慕琛这么坚定的样子,只得点头。慕琛的话她总是无法违抗,何况她现在真的不一定能起得来。

    只是,戒指

    咬着唇,安小溪不死心在心里盘算着等下给郑楚楚打电话,让她去新闻部发悬赏,慕琛给了她好多钱,她本来是不用的,但是这次为了戒指她只能拿来用了。

    只要有钱的话,一定能悬赏回戒指的。

    “私人医生马上就过来了,让他给你看看,然后挂下点滴大概就好了。我去公司开各位会议,开完之后就回来陪你。”慕琛看了看表道:“差不多十一点就能回来。”

    “不要,我不要慕琛你回来。”安小溪急忙制止他道:“我总是有点发烧发热而已,为了陪我而放下工作什么的根本没有必要嘛,慕琛你那么忙,在公司里忙吧,不用担心我。”

    慕琛抚摸她的发温柔宠溺道:“你怎么还向公司推我,哪个女人不是希望自己生病的时候有丈夫陪在身边。”

    安小溪贤淑的笑,鼻音依然很重的答道:“我可是要做个通情达理的妻子的。”

    “我希望你能任性一点。”

    “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不能任性。慕琛工作重要,我一点儿事都没有,所以快去公司吧。”安小溪坚持。

    慕琛在心里无奈的叹气,她要是倔强起来真的是非常倔强呢,明明更任性一些更好。

    “那么,我晚上回来陪你。”亲吻了一下安小溪的额头,慕琛妥协道。

    安小溪点点头道:“一路小心。”

    慕琛点头和她道别之后离开,安小溪在床上,软软的像是棉花糖的身体稍微有些能动了,安小溪拿起手机,刚想着组织语言怎么告诉郑楚楚关于悬赏的事情,忽然之间,安小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糟了,真的糟了。她是猪脑子吗记忆是可抽离型的吗为什么她会把慕笙的事情完全忘掉,忘的一干二净啊。

    明明人家陪着他淋雨,还把西装给她盖在身上,结果她把人家名贵的西装落在了草地上不说,竟然一声不坑的走掉了。

    后来慕笙怎么样了,她怎么完全没有考虑过人家的处境啊。

    安小溪第一次做这种自私到只管自己的事情,她把慕笙彻底忘的一干二净这件事让她愧疚到心慌。

    完蛋了,一定被人家在心里骂很惨吧,不不,她又来了,又随便揣测了。慕笙那么温柔,一定会宽慰她。

    这才是更加让人接受不了的,如果慕笙不生气的话,安小溪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总之,在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吧。”自言自语的说着,安小溪拨打了电话本里陆老师的手机存储。

    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的慕笙开口道:“是小溪啊,有件事我正想”

    “先别说,先等我说完。”安小溪急忙开口打断了慕笙,诚恳道:“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阿笙,我不仅仅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还叫你在雨里帮我找戒指,结果自己却先走了,我真的非常抱歉,阿笙你骂我吧。”

    那边慕笙似乎沉默了一会儿。忽而道:“骂你这种事情,你觉得我做的出来吗”

    安小溪有些心疼云淡风轻的慕笙:“可这是你该生气的,你有权利对我发脾气的阿笙,是我不好。”

    安小溪不懂,这种事情不都应该要发脾气的的吗是怎样温和的人才能原谅。她昨天的事情,实在太过分了点儿的。

    “我才不要做这种事情。”慕笙的声音有些坚定:“我并没有生气,那东西是我想要帮你找的,而且我也似乎看到了你和慕琛一起,阿嚏。”

    一个喷嚏引起了安小溪的愧疚。安小溪急忙问:“是感冒了,还是发烧了,要不要紧”

    慕笙听到她焦急的声音,嘴角勾起了温暖的弧度宽慰她道:“我没什么大事,只是个小感冒,啊,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不是我的事情。暖暖,你猜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戒指,是、是、是戒指的找到了吗”安小溪惊疑不定的问道,她现在所期盼的只有那对婚戒。

    难道是真的是戒指心脏跳的很快,安小溪一边期盼着是这样,但是又担心慕笙说出来不是,两个人会变得很尴尬。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跑了回来,总不能阿笙在替她寻找。

    慕笙温和的声音从那那边传来:“是的,是戒指,我找到了,仔细的回去找了一遍,最后好在找到了。”慕笙道:“小溪,你不用担心了,此时这戒指就在我的眼前,和项链正躺在首饰盒里。”

    安小溪的眼睛瞪大了,捂住嘴巴几乎不敢相信。

    失而复得了不可思议,奇迹

    也、也太厉害了吧。

    “阿笙你、你好厉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戒指竟找到了,真的好厉害啊。”安小溪激动的几乎语无伦次。

    慕笙听到她这喜悦的声音,心里百感交集。

    总算是不用背负着这个沉重的愧疚的枷锁,然而内心里一阵的绞痛。给她这个,就意味着还给她慕琛的枷锁,他打从心里不愿意的,但是慕笙不想安小溪为此而伤心难过,为此而疯狂的寻找。

    “小溪,戒指已经找回来了,你可以放心了。”慕笙对安小溪道。

    安小溪几乎不知道要哭还是要笑道:“阿笙,多亏了有你。”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