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给你的惩罚

    安小溪跟着慕琛回到家以后,就被慕琛抱进了浴室里,衣服被脱的一件不剩放置到了浴缸里,慕琛也泡在里面。

    安小溪泡在热水里,身体渐渐的暖和了起来,慕琛就在她的身边,健硕的上半身在水面外面,看的人心血澎湃。

    安小溪的脸红了,急忙别开脸不敢看。

    嗯,之前和慕琛一起洗澡不是被做这样那样的事情,就是事后。脑海里一些画面不自觉的出来,安小溪觉得身体的温度上升了。

    唔,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快停下来。在心里安小溪为那些画面分外羞耻,她、她才不是胡思乱想的女生,只是不受控制而已。

    “身体暖和了吗”健硕的胸膛靠在了她白皙柔软的背上,慕琛从后面抱住了她问。

    安小溪贴上火热的胸膛,心脏跳的快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开口:“我、我已经暖和起来了,没事。”

    嘴上说着是这个事情,但是心里安小溪却有些乱,慕琛这样抱着她是要做吗

    安小溪忐忑又紧张,可是一直到从浴室里出来慕琛都没有做。

    “坐下来,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安小溪乖巧的坐下来,慕琛将抓着她柔软的黑发温柔的吹。他似是怕她疼一样总是很轻柔,安小溪被弄的很舒服,内心里却有些落寞。

    平时就算是事后,慕琛抱着她也会fu她的,可是今天却完全没有。

    会不会他为了她表现出体贴,但实际上内心里非常的在意她粗心大意把戒指弄丢的事咬住唇,安小溪急忙制止自己这么想。

    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去揣测慕琛,他明明这么温柔,对她这么好,他可是慕氏集团总裁慕琛,为她吹发的,她还有什么不满。

    “好了。”慕琛的声音响起,安小溪急忙回神,站起来道:“啊,干爽多了,好舒服。慕、慕琛,我也帮你吹发吧。”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安小溪从慕琛的手里拿过吹风机道。

    慕琛勾起薄唇笑了下坐了下来:“好啊。吹吧。”

    安小溪咬着唇,有些脸红的开始轻触她的发,内心里那些患得患失的想法还在翻涌着。

    也许是因为从小跟着妈妈,后来又在那样的环境下的长大,她虽然性格没有扭曲,但却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也会患得患失。

    安小溪觉得自己的揣测很丢脸,像是不信任慕琛一样,但是又忍不住去胡思乱想。

    咬着唇,安小溪在心里坚定的告诫自己不能这样,必须要打消疑虑,不然抱着这种心疼对慕琛也不好。

    打定主意,安小溪上床的时候换了一件吊带的黑色蕾丝睡衣,很有吸引力的那种。

    慕琛看到她的睡衣微蹙了下眉:“怎么忽然穿上这件了”

    他蹙眉的动作被安小溪觉察,安小溪的心脏一下子紧缩了一下,低头道:“没、没什么,只是随手拿到就没有换。”

    好丢人,慕琛蹙眉了,他、他是不是不喜欢她穿成这样,还是她身材不好,根本不适合穿成这样。

    慕琛簇了一下眉之后就没再说什么,安小溪躺倒床上,闭上眼睛,心里为自己愚蠢的行为羞愧的要死。

    慕琛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小溪,怎么睡的这么远,到这边来,来我怀里。”

    安小溪微微张开双眼,咬着唇靠过去。

    慕琛将她抱在怀里,安小溪呆在他怀里,百种滋味交缠在一起。

    慕琛是在生她的气,但却又觉得自己是成熟的男人,所以才不发火的吗看到她穿这样的睡衣也蹙眉了,是不是讨厌她了。

    安小溪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她想要抚慰慕琛,但是她不怎么会说话。

    只要他肯碰她的话,就没问题了。一个想法从安小溪脑袋里钻了出来。

    俗话说的床头吵架床尾和,原因就是这个,情爱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那么严重起来的。

    慕琛,你不要生气,戒指我一定会找回来的,所以,所以。

    鬼使神差的,安小溪的腿蹭上了慕琛的腿。

    慕琛的双眸在黑夜里骤然亮了起来,大手一把按住了安小溪的腿,慕琛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小溪,你在做什么”

    安小溪看不到慕琛的脸,也听不出他话里的情绪,内心里的焦躁不安加剧了,安小溪有些难过的开口:“慕琛。我、我知道我粗心大意很让人生气,但是我向你发誓戒指我会找的,一定会努力找回来的,所以你、你能不能原谅我。”

    慕琛怔了,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怀里,已经缩成了一团的小女人:“小溪,你怎么会以为我在生气我没有生气,而且戒指,我说过不要再找了。”

    安小溪几乎要哭了,这种情况她从来没有遇见过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哽咽的道:“可是你、你都不碰我,以前的话,以前的话会碰我。还有看到我穿这样的睡衣,慕琛你很讨厌吧,要是你、你不喜欢我睡在这里,我”

    “你这个笨女人”慕琛的声音忽然有些恼意的响起,安小溪吓了一跳,脸色有些白。慕琛这样的是不多,她果然果然是把慕琛惹恼了。

    真没用。

    一只手被慕琛抓住了,安小溪正茫然慕琛要做什么,慕琛已经拉着她的手向下,放在了自己的那个上面。

    安小溪触到火热,吓的急忙抽手。

    “慕、慕琛,我”

    “你这个笨女人,这里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本来因为你淋雨我打算让你好好的休息,所以拼命隐忍了,在浴室里就有些忍不住了,只好抱着你不动。你倒好,因为不安竟然又换性感内衣,刚才又蓄意勾。安小溪,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都是你自己引起的。”

    安小溪傻掉了,耳朵嗡嗡作响,安小溪以为自己陷入了幻境。

    是、是这样

    台灯亮了起来,慕琛那双漂亮的桃花眸俯瞰着茫然无辜如小兔子一样的安小溪。

    安小溪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那深沉的yu望,吞咽了下口水:“是、是这样吗慕琛你没有、没有生气”

    慕琛意味深长望着她:“我现在下面比较有生气。”

    安小溪的脸瞬间红了。天啊,她都、她都做了什么竟然还换了xinggan的衣服,还用腿去磨蹭他的腿。

    遮住眼,安小溪真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可以这么丢人。

    然而慕琛显然是不打算再放过这送上来的可口小羊。

    把她的双手扣过头顶,慕琛凑近她在她樱唇上亲了一下:“必须要告诉你一下,小溪穿上这件xing感内衣的样子,我非常喜欢。”

    安小溪红着脸别开了他火热的视线:“不、不要说,好丢脸。唉我,我的手,慕琛你做什么”

    慕琛将安小溪绑好,理所当然的一把将被子掀开,邪魅勾了下唇:“我要惩罚你,各种方面。”

    安小溪双手被扣住完全不能挣脱,心中警钟大作。

    惨、惨了,她不该招惹慕琛,她真是记吃不记打。

    慕琛就这样的将她的nei衣和nei裤从几乎透明的黑色薄纱睡衣中脱下来扔掉,居高临下俯瞰她若隐若现的美好dong体。

    安小溪脸已经羞红到耳根了,手没办法遮住身体,她只能羞耻的求饶:“慕琛,我、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好不好”

    这样好丢脸

    慕琛勾起她的下巴追问:“那你告诉我哪里错了。”

    “我、我粗心大意。”安小溪下意识的回答。

    慕琛挑眉:“看来你完全没有明白自己错在那里,那么让我来一一告诉你。”

    慕琛说着隔着黑纱睡衣fu她的身体,刺激着她,隔着纱侵略她的xiong部。

    “啊,恩恩,不要,慕琛”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安小忍不住叫出了声。

    慕琛眯起桃花眸煞有介事的开口:“第一错,错在谎言,小溪你不该为这种事情和我撒谎,这是你不信任我的证据。”

    “不、不是那样的”

    慕琛不听她说话,转而去攻陷另外一个xiong部。

    “第二,错在固执,你不该为了那种身外之物固执的找个不停,在我身边却这么没有安全感,还是你不信任我的证据。”

    “啊,啊慕琛放开不要咬,嗯嗯”安小溪舒服的弓起了背,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慕琛完全不打算方过他肆虐手指的向下,下到她最si密的地方,俯身下去。

    “第三错,错在胡思乱想,小溪你不该对我的话产生质疑,这还是你不信任我的证据。”

    “啊,嗯,慕琛,不要”安小溪双眸湿润,重重的喘息着。

    快感几乎要将她淹没了。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慕琛扶住她的腿,居高临下望着她,邪魅的问:“所以你知错了吗要心甘情愿的受罚了吗”

    慕琛说完就解开了她的束缚。

    手上的束缚松了,安小溪却没有逃跑,媚眼如丝的看着慕琛,她的身体已经化为一汪柔水,伸出手,安小溪开口:“请、请惩罚我吧。”

    慕琛笑,俯身下去,任由她搂住自己,之后深入她。

    “很好,今夜我会好好的惩罚你,你要有所觉悟。”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