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戒指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哎呀,我和你说,我等下要去和章铭秘书见面,我回去”郑楚楚正兴奋的说着话,见安小溪停下来,好奇的回身看她:“喂,怎么停下来不走了。”

    安小溪退了一步,望着郑楚楚道:“我、我有东西忘记了楚楚你先走吧。”

    郑楚楚点头,心里疑惑。她突然我忘记什么了手机吗要么就是和服装或者慕琛有关系的东西。不然不能这么紧张,看了下表,郑楚楚也不能等安小溪了,急忙向外走。

    她今天可是要好好打扮,章铭约她吃饭,她要回去洗澡换衣服,然后再去做个头发。

    郑楚楚满心期待的走了,那边安小溪却脑子乱成了一团,一边向后走一边问从她来路走来的人:“同学,你有没有看到一条挂着戒指的项链。”

    “额,没有看到。”那些人纷纷回答。

    安小溪焦急的四下找,一边找一边回想自己可能丢在的地方,新慌到不行,安小溪只觉得手心都要冒冷汗了。

    那可是慕琛和她的婚戒,绝对绝地不能丢的。她到底是在哪里掉的,要找到一定要找到,一路疯跑到回教室找了一圈找不到,安小溪急忙跑向慕笙的办公室。

    敲开门,慕笙在门内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心咯噔一下,他已经大概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了,但还是问道:“小溪你怎么了,气喘吁吁的样子。”

    安小溪秀丽的小脸又白又红,声音有些颤抖:“项链,阿笙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项链,上面挂着一个戒指的项链,可以的话我可以进去找找吗”

    “啊,嗯,进来吧,不过我没有看到项链和戒指。”侧开身子慕笙故意不去看她让她进了房间。

    安小溪仔细的找着,确定没有后攥着手焦急的向外走,慕笙一下子拉住了她开口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很不好,要去哪儿项链很贵重吗”

    安小溪几乎要哭了。颤抖的拂开他的手道:“抱歉阿笙,那对我来说很重要,非常的重要,我必须要去找回来才行。”

    慕笙的心脏不自觉的一痛。

    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丢失了之后竟然脸都白了,一个戒指而已,要多少有多少。那个婚戒,对于慕琛来说不重要的。

    你们的婚姻我都懂,他是为股权不落到我手里或者其他慕家人手里才匆忙的和你结婚的。现在所给你的宠爱,也不一定就是爱情。

    呐,他绝对没有说过吧,小溪,他绝对没有说过他爱你吧。小溪,你干嘛要这么在乎他,明明就是个不值得在乎的人啊。

    慕笙攥紧了手,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住,忍住,等下她找不到就回去了,没关系的,那个戒指就当他已经扔掉了。

    安小溪焦急到不行,她四处寻找着戒指,走到熟悉的地方碰到人就会追问,可是没有人看到她的戒指,她怎么找也找不到,抓着头发安小溪在想是不是掉在商业街了,然而她清楚的记得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因为热她扯领子来着,那时候明明在的,她清楚的记得她扯领子的时候不小心就扯起了项链的。

    “没有,没有,为什么没有,难道被人捡走了,不要,不要。”安小溪脸色苍白。

    那项链她可以花大价钱买回来的,如果谁捡到了就还给她啊,多少钱她都可以买回来的。

    绝望的,安小溪来到了下午呆过的草地,草地非常大安小溪一寸寸的开始找。手机响了几声安小溪才回神,拿出电话看到打来的是慕琛,安小溪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慕琛的电话,不能让慕琛知道这件事,

    她这么轻而易举就把婚戒给弄丢了,慕琛一定会生气的吧。

    咬着唇小心翼翼的接起来,安小溪努力压抑自己的焦虑与无助。

    “喂,慕琛”

    “晚上我有事情,可能不会太早回家,你一个人在家乖乖吃饭,困了就去睡好吗”慕琛开口。温和的叮嘱。

    安小溪握着手机道:“嗯,那个慕琛我正要和你说,楚楚今晚叫我去她家,我可以住在她家吗”

    “是吗要去朋友家吗好,不要玩的太晚,早点睡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安小溪撒了谎,之后挂断了电话。

    她之所以撒谎,是因为她并没有抱着侥幸心里,她今晚耗上一夜的时间也要在这里找。

    她必须要找到才行,说不定就掉在这片草地,她要找完这里,如果实在找不到她明天就悬赏项链,即使被人怀疑她结婚了也没关系,她必须拿回项链。

    俯身,安小溪一点点的开始在草地上寻找,天色很快就暗下来,安小溪额头上已经冒了汗,腰也开始疼了起来,更加要命的是路灯完全照不亮草地。安小溪咬着唇冲到小商店那里,买了一袋子手电筒,又和保安说了要在这里找东西之后才回到草地,继续找项链。

    慕笙问了几个学生知道她在这里,站在远处看着她。

    心脏说不出来的疼。

    为什么,只是个戒指而已,她的执拗让他觉得难受不已。

    不要找了不要再找了,放弃吧,只是个戒指而已,只是个毫无意义的戒指而已,为什么你要耗费这么多时间寻找。

    深吸一口气,慕笙走到安小溪身边,声音轻柔道:“小溪,小溪,别找了,我们再买一个好不好”

    安小溪侧目看到他,疲累的摇头:“不行的阿笙,不行的,那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只要那个的。”

    慕笙咬咬牙,他不甘心,不甘就这样把项链拿给她,忍下心疼,慕笙一咬牙道:“好,我陪你找。”

    安小溪怔了下,勉力而又感激的笑:“谢谢你阿笙,这种时候有你这个朋友在,我那不安的心总算稍微坚强了点儿。”

    慕笙被她这么说,一股黑色的汹涌的暗潮又从心底涌了上来。

    什么啊,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你越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越是觉得自己好肮脏,好龌龊。

    都在做什么啊我,因为妒忌害的你在这里焦急害怕找戒指的人就是我啊,所以不要这样了。

    可是我不想给你,那是慕琛给你的枷锁,我不要给你。

    慕笙陪着安小溪在草地上找戒指,他知道找不到可是还是陪着她,最后两个人干脆蹲着找,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不觉晚课都放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这两个人还在。

    天空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慕笙抬起头来看天道:“小溪,是雷阵雨,要下雨了。”

    安小溪点头,没有什么感觉道:“阿笙你快去避雨吧,我在这里找就好。”

    越发的坚强与坚定,在疲惫中安小溪却没有放弃,继续在找。

    她一直都记得,记得慕琛给她套上戒指的样子,她还说蓝宝石果然很配她白皙的手指。

    不能丢,那是他们的开始啊,怎么可以丢。

    慕笙抿着唇刚要开头,夏日夜晚的雷阵雨说来瞬间就来了,起初是一滴落在了慕笙的手背上,砸出一个大雨点,紧接着三四滴,慕笙着急了:“小溪,你不要倔强,等明天再找,现在下雨了。”

    慕笙伸出手去拉安小溪,安小溪却甩开了他的手坚定道:“阿笙我必须找到,你不懂,项链上的戒指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真的很重要,我一定要找到。”

    拥有那个,她才是慕琛的妻子,这是对戒,慕琛一直都戴在手上的,她必须找到。

    雨越下越大,打湿安小溪以及慕笙的发和衣服。

    慕笙看着她趴在地上还在找,内心里犹如刀割。

    “为什么,因为是慕琛送的吗就那么喜欢他吗喜欢到他送的戒指你就宝贝的要命,明明是可以再买的啊。”慕笙开口。

    “阿笙你不懂”安小溪抓着草颤抖的开口道:“你不懂,那婚戒代表我是慕琛的妻子,慕琛是我的丈夫,只有戴着那个在身边我才安心我才安心我是慕琛的妻子”

    他怎么会懂她的心情,即使极力忽略她也没有忘记自己和慕琛是因为那个契约才结婚的。

    她常常会不安,不管慕琛再对她多好,他也没说过爱她,他们的开始都不会改变,所以当她不安的时候她就会紧紧的抓着脖子上的戒指。

    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代表着彼此拥有的婚戒,慕琛一天戴着,她一天戴着,就是彼此拥有。

    雨下的有些大,慕笙站在那里长发都湿透了,安小溪背对着她跪在草地上,没有看到背后慕笙悲伤的表情。

    他真是可悲,做这种女人才会做的妒忌心极强的蠢事,结果除了亲眼见证了她对慕琛的执着,什么也没有得到。

    他怎么变得这么蠢了,怎么这么蠢呢

    退后一步,慕笙低头道:“我、我去办公室再去找找看。”慕笙说完脱掉衣服一下子给安小溪盖在身上转身就跑了。

    安小溪根本来不及阻拦,跪坐在草地上,安小溪怔怔的看着他,雨下的越来越大了,安小溪咬着唇喃呢:“得、得快点找才行,不然被泥土埋起来就更不好找了。”

    电话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了起来,安小溪吓了一跳,拿出手机安小溪吓坏了,上面显示的名字是慕琛。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