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我也可以做你的救命稻草

    电话被挂断了,慕珊想这也不是第一次,有可能哥哥只是在忙而已。但是在别墅里咬着指甲走来走去,慕珊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她有些焦躁。哥哥对安小溪果然是不正常的吧,要不然昨天哥哥一定会打电话给她,告诉她计划的顺利程度。会心情不错的和她聊几句,他总是这样的。以前总是,可是她等到很晚哥哥都没有打过来。

    慕珊怕慕笙忽然之间放弃什么,虽然她觉得慕笙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年不该说放弃就放弃,但是她总是能从慕笙身上感觉到那么一股飘渺的气息。

    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存在于他的体内,而在他的背上有一双飞蛾的翅膀。金色的翅膀,仿佛随时要带他奔向一个盛大的抉择。

    哥哥,不要放弃慕氏啊,我是为了你才在慕家忍受了这么多年的。当初是你教会我属于自己的一切都要自己掌控。所以我才得到了现在的一切。

    才得到了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哥哥你是我崇拜的人,你该得到属于你的荣耀与尊严,慕氏集团的总裁该由哥哥你来做,为此我哪怕粉身碎骨都在所不辞。所以不要抛下我,继续我们的计划吧哥哥。

    此时,慕笙正和安小溪坐在一家料理店内,安小溪殷勤的给他介绍菜色,慕笙品尝着,偶尔露出惊喜的表情,也偶尔表示吃不来。

    安小溪笑眯眯的看着他,由于他稍微伪装了下,慕笙现在稍微显得平凡了一点。

    安小溪看着他的短发,笑道:“阿笙你这样显得好小,就好像只有十八岁一样。”

    的确短发没有长发那么妩媚,而且他又一脸的纯情外加配上了大眼镜,所以怎么看都显小。

    “如果我现在真的是十八岁就好了。”慕笙抬起头来看她:“如果十八岁的时候遇见就好了,要是能早一点体会现在的快乐就好了。”

    如果真的是从十八岁就认识的话,也许会更加义无反顾的喜欢你。不用像现在这样要挣扎和纠结之后,我才能承认这份心情,才能下定决心不去做那种事情。

    一直都错了,我不想只靠手段与阴谋得到你,我想拿真心来换。

    安小溪夹了菜给他,宽慰的笑:“不是十八岁也没关系,我们现在也还是朋友嘛。”

    慕笙点头,在心里默默的反驳。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止是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我想和你做的远不止是朋友呢,你怎么会了解。

    吃了饭,安小溪拉着他去逛了街,在回去的路上安小溪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礼物盒子递给慕笙道:“这个送你。”

    慕笙看到这个礼物盒子,微怔了一下才接到手里,精致的礼物盒长着上面画着黑猫耳朵。

    “噗,好可爱。”慕笙笑。

    安小溪嘟嘴:“喂喂,不要笑别人的喜好了,这可是我亲手做的,盒子里的盒子外的都是。”

    慕笙有些感慨的轻轻抚摸着礼物盒子道:“自从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是第一次收到除了爷爷以外的人送的礼物,谢谢你,我好高兴。”

    慕笙说着露出了纯净的笑容,安小溪看到这个笑容心脏不知怎么就紧缩了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说起自己的事情,原来他的母亲也已经去世了,和她,和慕琛一样。

    在他的身上也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的发生过吧,但即使如此也依然能笑着面对这个世界呢。啊,这个人身上果然和自己有很多的共通点,所以没办法放下他。

    有人说,在这个世界上,有着世界上另一个人,你看着他的时候就常常像看到了你自己。

    而后你就会去心疼这世界上另外一个你,如果他也经历了和你一样悲伤的事情,你就会为他心痛。

    正因为我体会过那种痛楚,我多希望你不要体验到。

    “以后都会好的,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当初也以为天塌下来了,但是我母亲到去世的时候,也还是说着,希望我幸福的生活,所以我才能坚持到现在,依然笑着面对这个世界。”

    慕笙攥紧了精致的礼物盒,低下了头:“我的母亲呢,她也会希望我幸福的活着吗”

    “当然,她一定会希望你健康幸福的活着的。”

    慕笙没有说话,他轻轻打开礼盒,礼盒里面是一枚胸针,胸针上面有一只可爱的黑猫。”慕琛轻轻的抚摸着胸针。

    安小溪道:“唔,我觉得和阿笙你很合适,希望你会喜欢会用。”

    慕笙转过头来看着她,扯起薄唇,“真是好女人啊小溪你,心灵手巧。”

    光投射在慕笙俊美的面容,他那镶着泪痣的眼睛说不出的迷人,勾人摄魄。

    安小溪的脸懵的红了。真是的,他还真是放电放的让人措手不及。

    说什么好女人

    “讨厌,我会害羞的啦。”

    慕笙把礼物小心翼翼的收好,在心里苦笑。他没有开玩笑,是真的觉得她是好女人,如果不是她太好了,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丢盔弃甲。

    两个人打车回学校,安小溪得以在他的房间休息。把冰镇的饮料扔给他,慕笙道:“在床上睡一会儿也可以的,到点了我叫你。”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虽然开着空调,但是慕笙还是给安小溪扇起了扇子,安小溪舒服的把脸搁置在桌子上,懒洋洋的开口:“不要啦,我怕我睡过去就起不来了。啊对了,阿笙我给你看下我家养的小猫吧,昨天刚养的叫夏夏,是慕琛送我的。”

    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安小溪说完拿出手机伸到慕笙的面前,小猫的确很可爱,是一只漂亮的灰色折耳。

    “很漂亮。”慕笙说道,看着她幸福的样子,慕笙轻声问:“小溪,你怎么会跟慕琛走到一起之前你们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吧。”

    安小溪点头,想起第一次又尴尬又想笑道:“第一次是在酒吧啊,我吐了慕琛一身的,我们能在重逢,完全是因为慕琛来找我兴师问罪。本来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人,然而却救了我。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慕琛是我的救命稻草,因为有他,才有现在的我。”

    慕笙落寞的低下头,抿着唇微微蹙眉:“是吗是这样吗那个时候如果我遇见小溪,我也会救的,我也会做你的救命稻草。”

    安小溪枕着下巴笑了起来:“是么,真善良啊阿笙,我替那时候的我谢谢你,虽然我们那时候并没有遇见,但是我知道的,你会救我。”

    闭上眼睛,安小溪有了困意,阳光晒着空调吹着,午后太惹人微醺了,安小溪呼呼的睡了过去。

    慕笙看着她,攥着手。

    是真的,他说的是真的,如果她遇见的是他,他也会救她的。如果是他的话,如果

    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小溪,如果你只是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不如来抓住我,我会比慕琛温柔,比他对你更加的一心一意,也给你很多惊喜会好好的宠爱你,甚至于我不会再利用你。

    现在,你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为什么却是属于慕琛的呢

    在安小溪的脖子上的项链偏偏在这个时候微微闪着光。慕笙的妒忌驱使着他,站起来慕琛走到安小溪身后轻唤她的名字:“小溪”

    安小溪没有任何回应,慕笙低头看着她白皙的脖子上的那项链,他的身体技能很好,从她身上拿走个项链轻而易举,修长的手指只是那么一勾一扣,项链已经开了。

    拿到项链,慕笙握在手里,安小溪在这个时候悠悠转醒,慕笙急忙将项链放在了口袋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唔”一声轻哼,安小溪迷迷糊糊的醒来,打了个哈气喃呢:“几点了,我到时候了没有啊”

    “别担心,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吧。”慕笙宽慰她。

    安小溪果然换了个动作继续睡,慕笙松了一口气。他一时妒忌就把项链拿来了,此刻放在口袋里就如同放了一块热铁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扔掉吧,想那么多做什么,就算她发现的时候,也只会以为丢了。

    反正都是丢了,也没办法了呢。

    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安小溪走了,毫无所觉的和他道别,慕笙笑着和她挥手。等她走出去才重新拿出那项链。

    把弄着手里的戒指,慕笙想了几个扔掉它的地点,最后想了想却最终放在了抽屉最里面。

    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知道这是她和慕琛的婚戒他当然是巴不得扔掉,可是心里有个微小的声音在提醒着暂时不可以扔掉。

    万一,万一。

    慕笙想,只是万一而已,她丢了戒指很伤心很伤心的话,他怕自己会没办法忍受她伤心,到时候就把项链还给她。

    不过他是不到最后不会拿出来的,他可以安慰她的,戒指也可以买给她。不一定要慕琛给的嘛,他也可以给。

    就这么一直到了放课的时候,许多人在准备晚自修,安小溪当然是着急着想要回家的,和郑楚楚聊的正开心,一摸脖子,安小溪的脸顿时惨白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