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为什么你选的偏偏是他

    “你还真是过奖了,我只不过是绝对不能让慕氏落在某些不该拿到它的人手里,为此拼命的努力过了。”伸出手抚摸了下安小溪的发,慕琛浅笑。

    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样的话。总觉得内心里涌起来温暖的火,撩拨着他。

    不管他的人生再多么的闪亮与辉煌,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慕家的雄厚财力与背景,从小他就叫他慕少爷,说他真是幸运生在慕家,以后就注定是慕家的继承人。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为了配得上这个身份付出了多少。

    那些寂寞的岁月里,没有人相伴,只有做不完的事情。至今唯独有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的。

    谢谢你说我很厉害,为了你,我会变得更加厉害。

    正因为你是如此吧,所以我才没办法放开你,这样的你,想要留在身边。

    一整个下午两个人都腻在一起,第二天清晨,安小溪去到学校心情很好,郑楚楚促狭的撞她肩膀:“那天晚上怎么样,是不是激情无限。”

    安小溪红着脸别开头:“哼,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呦,还装呢。”

    “谁装啊,倒是你,你和章铭到底什么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快说。”安小溪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反击。

    郑楚楚被问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结结巴巴的辩驳:“我、我和章秘书能有什么关系啊,你别乱说。”

    安小溪还想要戏弄她,远远的就看到了熟悉的背影,那被所有人注视着的背影,眨了眨眼睛,安小溪对郑楚楚道:“喂,我不可你说了,我去找下陆老师。”

    郑楚楚扁嘴:“你别戏弄纯情的陆老师啊。”

    安小溪好气又好笑:“以前最纯情的人不是我吗”

    “现在不是了,现在在我眼里最纯情的就是陆老师了,他整个人就像一朵圣洁的花一,不沾春泥不染风霜的,身上大概只染指晨露,我很怀疑他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真不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人,会显露出这种出尘的气质。”郑楚楚说起来滔滔不绝,安小溪看着那人的背影,却不易觉察的叹了口气。

    或许他的生活给了他得天独厚的气质,但这绝对不是上天的恩赐。如果换来这份出尘绝艳需要忍受那么多年的孤单,那么她宁可不要有这种气质。

    不沾春泥不然风霜,不过是因为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而已。

    一直走到了没人的地方,安小溪才露面打招呼:“陆老师,夏日祭晚上玩的好吗”

    慕笙早就发现她在偷偷的跟着,故意走到没人的地方就是为了和她说话。转身,慕笙露出迷人的笑:“真是遗憾,昨天忽然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怎么样,你玩的开心吗”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那天晚上的烟花很漂亮,我们玩的很开心呢。”安小溪笑眯眯的说,接着又道:“啊还有,关于我要画的东西已经有头绪了,到时候拿来给你分享,要期待着哦。”

    慕笙的视线注视着她快乐的样子,心脏有些疼。

    知道哦,他都是知道的,知道她很快乐,慕琛为了讨好她花尽了心思,所以她一定是开心快乐的。

    “好,我会期待的。不过在没人的地方你就不要叫我老师了,听起来有些别扭。”陆笙笑着说,掩盖住自己的难受。

    安小溪点头应允,对他挥了挥手要走,手垂下的时候一下子试到背包里的东西,安小溪忙又停下了下来从包里拿出饼干来递给他:“差点忘了,这是饼干,阿笙你喜欢吃甜食所以我就带了过来,不过抱歉不是蔓越莓口味的,是抹茶口味的。”

    慕笙接过来,精致的饼干被包在漂亮的猫耳袋子里说不出的可爱,让慕笙想到了她给的猫耳,薄唇勾起温和的弧度,慕笙道:“你还真是喜欢呢,猫咪。”

    “是啊,最喜欢了。”安小溪点头。

    慕笙吃了一口饼干,抹茶的味道在口里化开,慕笙狭长的眸子里荡起层层温柔,一笑倾城:“真好吃,小溪你真是个贤惠的妻子。”

    安小溪不好意思的点着脚尖道:“其实这个不是我自己做的啦,这个是慕琛和我一起做的。”

    慕笙浑身一颤,手里的动作和口里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脑内轰隆一声。

    慕琛和她一起做的

    就像是有人拿着锐利的刀在他的喉咙上刺了一刀一样,口里的饼干怎样都咽不下去了。

    安小溪没注意到他的反应还自顾自的说道:“其实我自己也可以做啦,但是他坚持要和我一起做,说这是情趣,我有些搞不懂,反正就是一不小心做多了,还失败了许多,啊不过这是最成功的一次,不会有问题,因为我有成功阻止到慕琛向里面加巧克力,不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奇怪的东西。”

    死死的攥着饼干袋,把手别到身后,慕笙低头勉力的笑:“是吗他还会做这种事情啊。”

    安小溪脸红:“他会做什么呀,只是来添乱。啊我有课要迟到了,我先走了哦阿笙,饼干要记得吃,你脸色总是很白很可能是低血糖。”

    安小溪跑着离开了,飞扬的裙角在面前变得光怪陆离,慕笙注视着,不一会儿在他面前的影响全部变得扭曲了,口里的抹茶味变得非常的难吃,他急忙扶住一旁的树呕吐了起来。

    抬起手看了看猫咪纸袋,慕笙悲愤的摔在了地上。这些饼干,变得再也难以下咽,想到这些饼干上可能沾上了慕琛的味道,他就恶心的想吐。

    “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是慕琛为什么你要和他甜甜蜜蜜的生活,连饼干都一起做,就这样恩爱吗

    如果是换了别人,他绝对不会这么痛苦。即使他真的对安小溪有喜欢的感情,如果安小溪嫁的不是慕琛,他还是可以祝福的,真的可以祝福。

    可是偏偏是慕琛,是躲走了他的一切,让他非常不幸的那个男人。

    痛苦像是藤蔓一样,紧紧的困住了的慕笙的身体,慕笙觉得非常的难受。字树下颓然的坐下,坐了好一会儿慕笙才重新捡起那个猫咪纸袋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里面的饼干一点不剩的全部倒入了垃圾桶,慕笙小心翼翼的把纸袋叠好。一只可爱的猫咪的脸正对着他。

    慕笙落寞的轻喃:“你喜欢花,我也喜欢。你喜欢猫,我也喜欢呢。你喜欢花茶,我就会做花茶的。你做的花糕很好吃,配我的茶正好。你是私生女,我也是私生子。你和我有这么多共通点,为什么你先遇上的不是我。”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没有先遇见上呢,为什么于我来说就没有什么好事呢。

    已经无法忍耐了,后续我所能做的事情,也唯有那些早已经安排好的手段了。

    拿出手机,慕笙打了电话给慕珊。

    电话很快就通了,慕笙开口道:“开始吧。”

    慕珊一直在等他电话,在心里慕珊是有些害怕的。因为那天她明显感觉到慕笙对安小溪的不同,她很慕笙对安小溪动心会放弃一切计划,甚至于会放弃这么多年的计划。别看他这样能隐忍,慕珊知道在哥哥的心里一直都有疯狂到不顾一切的一面。

    慕珊怕看到这一面。

    还好,哥哥打来了电话,他没有给她看那一面,而是继续执行了计划。

    “放心吧哥哥,交给我吧。”慕珊兴奋的应道。

    慕笙沉默了一下道:“别让她受皮肉伤,如果被慕琛发现了一切就白费心机了。”

    “好的,这一点请哥哥放心,我有分寸。”慕珊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道。

    电话挂断了,慕笙薄唇划开悲伤的弧度。

    “真难看啊,慕笙”

    一边信誓旦旦的说要复仇,一边又私心里想,如果、如果触手救她的人是他的话,她是不是就会注视着自己,对自己有所在意,然后会喜欢上自己呢

    对这样想着的自己,慕笙深深的鄙夷着,却又无法抑制这种情绪的疯长。

    或许从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起,一切就主动要走向这里了。是命中注定吧,因为她是第一个到他院子里来的陌生女人,因为她对紫藤花说话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因为她还留下了亲手做的东西给他,温柔又真诚的女人,当他认定她是一个好女人的时候,是否就埋下了危险的种子。

    引导着他一步步的走向现在这个盛大的灭亡呢

    慕笙已经搞不懂了,但他清楚,他内心开始寂寞和空虚了,他迫切的渴望安小溪,迫切的想要那双眼睛的注视着,已经难以忍耐了。

    喜欢你,真的已经喜欢上了你啊,小溪

    躁动不已的清晨,各自为梦,慕笙心绪难宁,安小溪坐在教室里转笔,而慕琛此刻开完会正走到秘书室,秘书室的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

    慕琛的今天心情很好,也禁不住停下来,章铭刚想开口呵斥那些不工作的家伙,却别慕琛制止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