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对不起,我不能做你舞伴

    安小溪跟着慕笙到了他单独的办公室之后,慕笙给倒了花茶,安小溪喝了一口,品味了下道:“这里有加蔓越莓吧,味道好好。”

    慕笙笑道:“你舌头真灵,一下子就尝出来了。”

    安小溪翘起鼻子有点得意:“那当然了,我可是美食家。”低头继续喝了几口茶之后,安小溪才问:“阿笙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呀。”

    她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他说有事情找她,有些茫然,安小溪想不到陆笙找她会有什么事情。

    慕笙看着安小溪,袅袅茶烟中她的娇小的面容朦上一层水气更好看了,心脏不受他控制的跳乱了几拍,慕笙急忙别开脸道:“是这样的,我听说明天是夏祭,晚上会有化妆舞会,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舞会,想说小溪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吗,在旁边稍微帮我下。”

    安小溪的心咯噔一下。

    她

    说真的,很想在陆笙身边帮他,因为她能明白他现在才刚从慕家出来没多久,虽然他年纪比她大,但是交际方面并不好。作为朋友她希望陆笙能交到很多朋友,能更好的融入人群,不是靠这样好的面容被崇拜,而是被某一个或者某一些人当成朋友的真心以待,可是明天

    唯独明明是不行的。

    这是在学校里最后一个夏祭,对她来说意义非凡,所以她早早就和慕琛约定了,要和慕琛在一起。

    “对不起阿笙,那个我明天不能做你的舞伴。”安小溪为难的拒绝。

    慕笙的心不自觉的一痛,急忙扬起温和的笑,慕笙道:“不,是我提了为难人的要求,抱歉。”

    安小溪看到他那温柔的笑,心中一阵不自在。这种时候其实不用笑的,他总是这么笑着,有时候实在太叫让心疼了。

    嘟嘴,安小溪无奈道:“喂,我可不是不够朋友,你也不用失落啊。实话告诉你吧,实际上几个星期我和慕琛约好了,要他混进来的。我是先答应了慕琛,而且丈夫有优先权嘛。所以作为朋友的我并不想拒绝你,但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我不得不拒绝你。不过阿笙,我会给你打气的,加油,在夏祭上说不定你就会有来电的姑娘了,啊,说起来,你刚知道夏祭是不是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啊。”

    慕笙听到慕琛要来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听到她1最后一句,慕笙勉强道:“是、是的,我还不知道穿什么好。”

    “唔,我去网上查查看,化妆舞会就要角色扮演,我看看你适合扮演什么。”

    “真的麻烦你了。”慕笙低下了头,声音很轻。

    安小溪忙着翻手机没看到他低下头,依然笑道:“不用谢啦,我们是朋友嘛。”

    慕笙脸上的笑容,在安小溪看不到的地方彻底的消失了。

    他的心脏传来一阵阵的绞痛,这种痛楚,很奇怪啊。

    为什么会痛呢这种痛楚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呢

    是不甘心吗因为他的邀请失败,计划被打乱了还是因为他听到她是因为慕琛拒绝他,所以难受了起来。

    是在和慕琛攀比吗是这样的吧,毕竟任何时候他和慕琛都是对手,攀比也是自然的。

    可是为什么,慕琛做上慕氏集团总裁的时候,他虽然恨,虽然不甘,心脏却不疼。面对安小溪的时候,他的心脏却是疼的。

    其实这或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不是吗干脆就在这里要了慕琛的命吧,只要他死了,慕氏的继承人的位子自然而然的就要到他手里了,慕循除了慕琛只有他这一个孙子了。干脆在这里干掉他算了。

    慕笙苦笑,连这种不可能实现的粗糙计划都想出来了,他真是疯了吧。

    面对这个女人,他的冷静就像是不翼而飞了一样,只要是和她的事情挂钩,他似乎就没办法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在搞什么呢,慕笙你在搞什么,几个月前你可是差点杀了这个女人啊,现在这些该死的情绪又是在搞什么

    “阿笙,阿笙你在听吗这个,你看这个怎么样。猫的报恩猫绅士。”安小溪的声音把慕笙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慕笙扬起笑脸道:“好啊,我觉得不错,听你的吧。”

    笑,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在逼自己笑,可是他心里清楚,他现在没有心情微笑。

    在心里再怎么否认也没用,慕笙知道自己邀请安小溪动了私心。

    安小溪全然不知道慕笙的想法与苦恼帮他选了衣服之后就离开了,留下慕笙久久的注视她喝剩下的茶,茶杯上半块小巧的口红印印在上面,诱人又美丽,似乎又香气要从唇印上散发出来一样,慕笙的呼吸停滞了。

    一只蝴蝶似乎在那唇印上吻了下,几近透明的蝴蝶,来了又飞走了。

    窗外,蝉鸣呱噪,不知道是不是这天太热了,他觉得头竟有些晕,自己似乎在如梦似幻的世界中。

    应该是没有什么香气的吧,他嗅到的只是错觉。

    深深叹口气,慕笙唇边的笑变得苦涩了。

    安小溪从慕笙的房间里出来,手机响起是短信的声音,安小溪打开发现发短信的是国际号码,心中一颤安小溪点开短信。

    “此刻,我在好莱坞,希望能尽早回去与你相见。”

    没有署名没有落款,但是安小溪知道这是谁的短信。

    是煌影,心中一动,安小溪咬了咬唇最终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没有回短信。

    不能给他任何希望,现在他抱着的就已经是虚假的希望了,如果她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一定会让他有更多的期待的,这是她绝对不准许的。

    煌影,愿你在好莱坞一切都好,我希望你好,但这仅仅是出于朋友的一种祝福。

    走出楼内,一下午都没见郑楚楚的影子,安小溪在放课后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郑楚楚。

    电话响了一会儿接起来不等安小溪抱怨,郑楚楚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别吵我,姑娘我现在在约会。”

    安小溪被噎了一句,撇嘴:“见色忘义,行了,我知道了挂了。”

    那边郑楚楚连句再见都顾不上和她说,爽快的挂断了电话。安小溪心里腹诽,还说她夫奴,郑楚楚才是见色忘友的典型吧。看这心急火燎的,连句再见也不说,没礼貌。

    安小溪当然是不会知道郑楚楚可是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不满她,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对她见色忘义。

    章铭会约她出来,主要是为了慕琛慕大总裁的夏祭惊喜,这一点怎么也可以让她酸溜溜下吧。

    “楚楚,走吧,我们接下来先去兜风再去吃饭吧。”章铭开了车过来,郑楚楚立刻露出微笑,爽快的点头:“好。”

    上车系上安全带,看着章铭那清俊迷人的侧脸,郑楚楚心里又想算了,不计较他叫她出来的缘由了,现在能在一起就是好的。

    毕竟她都打扮的这么漂亮了,光在这里酸多不划算,要和章铭好好的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才行。

    车子驶出去,车上传来两个人的交谈声,声音好不愉快。

    校园内安小溪就寂寞了,她怕慕琛麻烦就没让慕琛来接她。这下子她得叫司机来接她了。

    想着打了个电话,之后就在校外的斜坡上等,来往的人不少,安小溪能听到她们聊各种八卦。

    “喂,我听说你们系那个xx被人打残了,到现在还在医院是不是真的”

    “真的,何止他啊,还有几个总是额他在一起的也被打的很惨,据说他们家里人怎么问他们也说不知道是谁打的,一点头绪都没有,这都承无头冤案了。”

    安小溪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心轻轻的颤着,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令人反感的直觉吧,安小溪总觉得这人讨论的人和她那次的事件脱不了干系。

    轻叹一口气,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恶意的去揣测,像是得了被害妄想症一样。但是自从嫁入了慕家,她身份地位和从前大不相同,以前被欺负都得躲着别被对方再找麻烦,现在被欺负了,她也得躲着,躲着别让慕家的任何人知道。

    否则,对方就死定了。

    这种事情该怎么说呢,是一种有压力的幸福吧。

    她知道不管发生多糟的事情,都会有人护着,她很幸福。却也知道因为有人护着,任何人哪怕是一些误会,一些在普通人眼里寻常的伤害,都可能会给那些人招致祸端。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眨了眨水眸,安小溪抬起头来看向对面,恍惚中她好像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很像陆少然。

    眨眨眼睛,又看不到了。

    安小溪望天。一定是看错了,陆少然因为那个事情被退学了,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是罪恶感吗她还是觉得事情和她可能有关系所以产生了罪恶感,看错了吧。

    在对面,匆忙跑开的陆少然,远远的看着安小溪,苦涩的扯了下嘴角。

    他马上要出国了,大概四五年后才能回来,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能最后这样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了。再见,我的高岭之花;对不起,我的高岭之花;还有,喜欢你,我最初和最后的高岭之花。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