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隐瞒事实

    “喂,你去哪儿啊”郑楚楚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安小溪却已经没再听了,她想要去问问看。

    她不太愿意相信这事情是陆笙做的,像她从不愿意让慕琛出手对付那些找她麻烦的人一样,她不想陆笙做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先不说将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就算真的是罪有应得,她也仍不希望原因是她。

    慕琛教她要以牙还牙,她也懂人善被人欺,然而她仍然希望任何事情都可以适可而止。

    她的心软或许早晚也有一天会害了她自己,但是在那天来临之间,她永远记得母亲对她说过:“也许你的温柔谁也拯救不了,但你的温柔一定会被怜惜你的人所懂得。你对的起自己就好,只要你心里不觉得委屈,那么就好了。”

    她不需要太多的温柔,也不需要太宽容,但求不无愧于心,不觉得委屈。

    可是

    走到一半,安小溪停了下来。虽然、虽然她知道自己的想法不是错的,但是如果真的是陆笙为她做了这种的事情,难道她要去责备去质问吗

    就算真的是他做的,那也一定是为了保护她,因为他们是朋友所以他在保护她。那么她又有理由去责怪吗

    不,一个人愿意因你而与人为恶,那不管怎样都证明了他是真心对你好。

    面对一个真心对待她的人,安小溪说不出责备的话。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慕笙也在二楼看到了她,随即下楼迎着她的面走来。

    “小溪,你来找我吗”

    “啊,阿、阿笙。”安小溪猝不及防和他撞见有些不自在的扯起嘴角道:“啊,那个我是想说作为昨天衬衣的回礼,我要亲自做饼干,你喜欢偏甜的吗喜欢什么口味。”

    “饼干的话,我喜欢甜的,喜欢吃蔓越莓的。”慕笙温和的笑,笑容干净迷人,像是出风拂动人心,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舒畅。

    “好,好的,我今天回去做了拿给你。”安小溪低下头有些紧张,这个时候她已经决定不再问陆少然的事情了。

    她有些鲁莽了,这本来就是不该问的事情。

    安小溪的紧张与闪躲全部看在了慕笙的眼里,其实他知道她是来找自己的,而且绝对不是说饼干的事情。

    布告栏上的东西她应该看到了,一定是联想到了什么才来找他的吧。

    和他们这些经常做这种事情,见惯了阴谋诡计没什么仁慈心的人不同,安小溪毕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过着安分守己的普通人的生活,这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绝不放过的上流社会的做法,她大概是不能接受吧。

    “对了小溪,你有看到布告栏吗没想到那个追求你的同学是那样的人,你以后小心,见到他躲远一点,如果他纠缠你就给我打电话。”慕笙狭长的眸子轻眯了一下,语气温和的开口对安小溪道。

    “啊你、你也是今天早晨才、才知道的吗”安小溪愕然,不自觉的开口问。

    慕笙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笑:“当然是早晨知道的,我又没有什么预知的能力。等下,该不会你以为那是我做的吧。”

    安小溪有些尴尬,咬住下唇愧疚道:“对不起阿笙,毕竟、毕竟你也是慕家人,你知道慕家的势力,所以我忍不住就这么想了。”

    慕笙叹口气,仿若要叹落一树繁花一般道:“你想多了小溪,我现在出来做老师都是偷偷摸摸的,怎么会用慕家的势力做这种事情。而且虽然我自认为头脑不错,但是也没有这么聪明,看到文质彬彬的那个陆同学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脸因为羞愧而变红了。

    “抱歉阿笙,我有些太没大脑了,随随便便就误会你了,真的很抱歉。”安小溪急忙道歉。

    是啊,她在想什么啊,阿笙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自己瞎揣测什么呢。还跑过来质问,又不是没头没脑的初中生。

    在心里为自己直接又有些幼稚的思想,以及不经大脑的行动好一顿羞耻,安小溪窘迫到不行。

    慕笙依然笑着,那颗迷人的泪痣随着笑容轻轻颤抖,好看到不行。

    “没关系的小溪,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想,你真的太善良了,不过这并不是坏事,好了,快去上课吧,啊,饼干我可是要吃的。”

    “嗯,那阿笙课上见哦,饼干我一定会带。”安小溪说完冲他挥手转身离开。

    慕笙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偏了下头。

    这种谎言,说到底其实也不完全就算是谎言,有一半是真实的有一半是假的。

    他没有动用慕氏力量这是千真万确的。说到底让人痛苦的方法他有一千种,对付陆少然这种连对手都算不上的蝼蚁,他有一千种办法让他在安小溪绝对不会知道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痛苦着。

    然而他为什么行动了,见了陆少然说了那些话,还因为陆少然的话而动怒了呢

    那时候就是莫名的想亲自出手。

    慕笙搞不懂自己,也可以说不想搞懂自己。

    这脱于日常的异常行动,停止吧。

    为了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不让自己再这样被牵着鼻子走,慕笙决定让这一周平静的过去。

    第二天安小溪拿来了饼干,味道不错,但还算平静。偷拍了他照片上传的家伙帐号被黑了几个小时后,校园内关于他真的是很厉害的黑客的消息不胫而走,但依然很平静。

    这种平静在周五的时候被打破了。

    “夏祭”面对鼓起勇气来邀请他做舞伴的学生,慕笙反问:“是什么”

    是一种节日吗

    学生高兴道:“是庆典哦,每年夏天都会举办,明天一整天学校里会超级热闹,老师难道没发现所有人都超级忙碌吗白天的时候会有义捐义卖,或者物品交换会之类的活动,到了晚上就是狂欢。化妆舞会,老师你打算扮什么偷偷告诉我,我去找你跳舞好不好”

    面对娇俏的女孩子的撒娇慕笙毫无所动,只是想到舞会,他不禁就想到了安小溪。

    心中一动,慕笙想这也许是个好机会。

    虽然他要平复内心,但也还是要行动,接近她和她搞好关系不就是他的目的么

    那么,去邀请她做舞伴跳舞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必须去邀请他。

    礼貌的和学生道别,慕笙在校园里找安小溪。找了一会儿在某处草地上看到了她。

    安小溪正和郑楚楚在一起,慕笙唤她:“小溪。”

    安小溪见到他,撞了下正郑楚楚道:“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没看到人吗这下子看吧。”

    郑楚楚激动的看向慕笙,只见微风吹拂下他松散扎着的长发随风飘远,面容柔俊美,狭长黑眸被一双泪痣相衬着,有种艳丽到惊心动魄的感觉,一身得意的西装,身体笔挺。

    郑楚楚瞪大眸子痴痴的喃呢:“这是哪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啊,也美的太夸张了吧。”

    安小溪站起来看着她做了个鬼脸:“现在知道那些女孩子说的不是什么胡话了吧,他就是这样俊美到夸张的,好了,他叫我,我先过去了。”

    安小溪说完就走向了慕笙,慕笙远远的也看到了郑楚楚,冲着她微微颔首。

    郑楚楚眨了眨眸子啧啧直叹:“不愧是和慕家有关系的人,涵养真好。”

    想到涵养,郑楚楚又想到了章铭清俊的身影,自从上次电影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联系过。

    她有试过大胆的邀请章铭的,但是想到对方是慕氏集团的秘书长,和她这个没毕业的大学生不同,每天都很忙,她就有些不好意思都过去。怕自己打扰到他,也怕给他留下任何哪怕一丁点不好的印象。

    唉,虽然已经努力克制过了,也告诉过自己了,但是郑楚楚心里还是想他,思念的苦楚没有一个晚上不折磨着她。

    章铭,章铭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好想邀请你来参加明天的夏祭奠,好想和你再跳一次舞。

    正在郑楚楚为思念所苦有些怅然若失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急忙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郑楚楚简直要飞上天了。

    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

    章铭,竟然是章铭,没想到她正在想他的时候,他就打了过来。

    生怕铃声响的时间长了对方会挂断,郑楚楚接起电话,压抑住自己的兴奋,郑楚楚轻声道:“喂。”

    “喂,楚楚是我,我是章铭。”章铭温和的声音响起道:“明天的你们学校的夏祭,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下午的时候可以见面吗”

    “可、可以啊,当然可以,下午我正好没课,好巧哦。”郑楚楚急忙回答。

    当然这是撒谎的,她下午还有课,不过为了章铭她必须果断的翘掉。

    章铭听了忙道:“那正好,晚上也一起吃饭,有个电影我觉得不错正找不到人一起看。”

    “好啊,我去。”郑楚楚幸福的笑着,只觉得今天真是她的幸运日,吃饭看电影。

    这不就是约会么,好幸运。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