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清理掉肮脏的家伙

    面容阴翳,慕笙冷凝的开口:“看来陆少然先生头脑不清醒,都不会好好的说话了,小毅,去让他清醒清醒。”

    “是。”站在慕笙身边的少年点头,走近陆少然。他带着口罩陆少然看不到他的样子,但是却很警惕的看着他:“你、你要做什么”

    叫小毅的少年什么话也没说,走到他面前抬起脚狠狠的一脚踢在陆少然的脸上。

    “啊”陆少然一声惨叫被踢飞了出去,脑袋嗡嗡作响,但是还没等他稍微缓神小毅又到了他身前一脚揣在他独自上。

    “唔,咳咳,别”

    “啊”

    “别、别打了,啊啊啊好疼”

    凄厉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陆少然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小毅并没有动手,他全程只是在用脚踢陆少然。

    手腕、手肘、胸、背、肚子、大腿、膝盖,凡是叫人痛不欲生的地方全部不放过,这种无声的暴力持续了十分钟,陆少然的脸已经青肿,嘴里吐出了血,慕笙才停下。

    陆少然已经有些晕乎乎的,然而耳边还是能听到优雅的男人的声音。

    “现在你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让我来告诉你吧,你口中所谓的私生女,援交女实际上是你根本高攀不起的家族认可的女人,我这么说你不明白的话,我就直说了,她是要成为这个家族继承人妻子的女人。那样纯洁的高岭之花,像你这样蛆虫一般的脏东西,碰一下都不配。由于你和你的朋友做了出格的事情,所以你将面临一系列身败名裂的惩罚。但你仍然该庆幸,我已经轻饶了你。因为直接让你们家在a市消失,她会发现的,依她的善良也许会为你这种脏东西惋惜也说不定,所以从现在开始不准你再接近她,如果再接近他,不止你,你的家人也会遭受惩罚。”

    陆少然瞪大了眼睛,血水不断从嘴巴里流出来,他却没去擦。耳畔嗡嗡作响,浑身颤抖。

    陆少然多么期望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假的,怎么会这样。高岭之花,高岭之花,她竟然是真正的高岭之花。

    而自己愚蠢的竟然没有发现,不,其实他早该发现了,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样迷人,如最纯洁的木兰花,和一般女人根本不一样,也是因为这点所以他才想去靠近。

    他是真的想去靠近她,那之后因为她的拒绝而起的不甘心扭曲的不成样子,而实际上那份拒绝,只是因为这高岭之花,见过比他好的人

    啊,像他这样扭曲的蠢货就该有这样的下场吧,那朵花再也没资格见了。

    陆少然想着心中懵然一痛,他忽然觉得自己之所以对安小溪那样,一直把她往脏里想就是不想承认她的纯洁高不可攀,更不想承认自己的肮脏。

    眼前一黑,陆少然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而自己正坐在自己家的公园里。

    浑身都是伤都痛到不行,夏天的夜晚也不知道怎么的,变得这么冷。陆少然呼出一口气。

    毁掉了吧,优等生的身份肯定是要毁掉了,之后要会被所有人厌恶,也会被父母责骂。但是这样也好,忽然觉得轻松起来了。他本来也不是真的就那么优秀的,他从来都是有劣根的人,可是为了不丢父母的脸,他一直在克制自己,然而发现利用自己的聪明可以成为双面人,他就义无反顾的做了。

    现在这样,也没办法了。

    只是,只是

    低下头,一滴泪从眼里落了下来。只是不知道那朵花知道了他是这样的卑鄙的人之后会露出怎样厌恶的表情。

    不,大概她之前就有所觉察了吧,所以仓皇的逃跑也好,断然拒绝他也好,很有可能也是因为她本能觉察到了他的不对劲。

    咬牙握紧拳头陆少然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下次,下次再遇见喜欢的人,他不要再做这样卑劣恶心的事情了。

    要真真正正的好好去喜欢对方。

    慕笙处理完了那些人之后才开车回慕家,路上,慕笙一直面无表情。

    在说出她是纯洁的高岭之花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真的为她触动了。

    那种悸动,到底是什么,他不敢去想。

    安小溪回到家之后,脑袋有些乱。那些人为什么忽然找她麻烦她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没看到脸所以她也不知道是谁。

    回想了一圈也没想到在哪里树敌过,虽然她已经变坚强了,但是想到被别的男人扯开了衬衣她还是有些后怕。

    大门开的时候,安小溪下意识的快步走到玄关,看到慕琛西装笔挺,微微一笑对她说:“欢迎回来。”安小溪再也按奈不住自己的委屈和后怕,几步走过去伸出手抱住了他,低喃:“慕琛,欢迎回来。”

    安小溪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慕琛一怔,伸出手将她回抱住,慕琛抚摸着她的长发,俯身在她耳边问:“怎么了,今天怎么像小兔子一样扑上来了。”

    安小溪在慕琛的怀里汲取他身上的冷香,感受他的体温,只觉得内心里的那些委屈和后怕都消失了。

    啊,好温暖啊,果然慕琛好温暖,只要被这么抱着就好像所有的伤口都被治愈了。

    慕琛,有你在我就会坚强的,我没事的,不怕的,我会努力的,之后我也会去学点儿防身术,不那么轻易被人抓到。

    将慕琛抱的更紧了些道:“就是突然想试看抱你一下你会不会吓一跳。”

    慕琛好笑:“倒是的高兴的吓了一跳。”

    安小溪嘿嘿的笑,放开他道:“我们吃饭吧。”

    慕琛点头和她一起吃了饭,之后两个人洗完澡又在床上好一会阵亲热,被慕琛抱着的感觉将被陌生男人抓住时的恐惧全部抹消了。

    安小溪最后在慕琛的臂弯里沉沉的睡了过去,而那事情安小溪好好的瞒住了什么也没让慕琛知道。

    第二天安小溪照旧去上学,打算去找郑楚楚商量的,却发现在布告栏那里围了超的人,安小溪眨眼,不明就里。

    是什么热闹的事情能引起这种骚动,这么多人围在那里。难道是陆笙的照片不可能吧,他的事情学校都出校规了,不可能有人出去,否则暴露她们援交的事情,还有还有,还和一些纨绔子弟是恶友,要是自己哪个援交女友被看上,他就把人送到他们手上玩儿。哇靠,简直太恶心了,一想到他在追你,我就觉得来气恶心。”

    安小溪蹙眉,有些不敢相信道:“不可能吧,这种事情,也可能是别人诬陷吧。”

    “有图有真相的,还有他的短信记录啊,还有银行交易记录,谁看了都不得不信服的证据都挂在那上面。”郑楚楚严肃道。

    她可不是胡说的。

    安小溪愕然,他没想到陆少然竟然是这样。他是这种人,联想到昨天她出事,后来陆少然赶来

    她也不笨基本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咬着唇,安小溪觉得很不舒服。这种玩弄别人感情的男人,她实在不耻,今天曝光这些也是他咎由自取。

    等下,她昨天出事情,今天陆少然就被曝光出这些。难道说是慕琛

    不,不对,不可能是他,慕琛如果知道昨天晚上不会那么平静的。那么会是

    眨了眨水眸,安小溪心下一跳。

    是陆笙吗

    是他做的吗

    “楚楚,我有事先走一步。”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