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教训

    去商店里为安小溪买了新的衬衣,等着她换完之后才上车,慕笙的表现完全绅士。然而他却知道自己不能送她回家。

    如果在慕琛那里露面,一切计划都要泡汤了。

    慕笙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安小溪开口,谁知道安小溪已经先开了口道:“谢谢你慕笙,我在这里下来就好。今天的事情不能让慕琛知道,否则后果很严重,所以我就在这里叫人来接我吧,衣服的钱,我”

    “衣服的钱如果你说要给我,我可是会生气的,我们现在是师生但却更是朋友吧。”慕笙唇角扬起温和的笑。

    狭长的眸子和泪痣配起来,显得分为迷人。

    安小溪心中一暖,点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你的衬衣了。”

    “对了,交换下手机号码吧,慕琛在学校里保护不到你,你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你不要总担心我的身体,实际上我在锻炼和武学这方面都是没有落下的,只是生病而已。还有我来教学的事情也要像保密我们认识一样对慕琛保密知道吗家族里的事情太复杂了,我只有偷偷地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慕笙的眼里流露出寂寞与无奈。

    那样忧伤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任谁都不忍心去伤害他。

    安小溪自然是觉得对朋友的事情有百分百的义务,用力点头,安小溪坚定道:“阿笙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的,我会保密的,所以你就尽情享受现在的生活好了。”

    安小溪是真的这么想的,再说她觉得就算慕琛知道了,也不会多加干涉的,从各种方面来说慕琛是个很温柔的人。

    这话在外人听来可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外面他是既冷酷又干练的慕氏集团总裁,但是安小溪知道他无论对朋友还是对家人都是非常温柔的。她最喜欢那份温柔了。

    想到慕琛安小溪笑了起来,存上电话号码一抬头,发现慕笙的眼睛正盯着她,安小溪顿时不好意思的别开脸道:“那个,我就在这里下了,你开车慢一点。今天的事情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嗯,你放心我不会说的,只是你真的没关系吗不害怕了吗”

    “安心,真的没事了啦。”安小溪宽慰的笑笑,冲他挥手。

    慕笙这才开车离开,车子开出去一段路程从后视镜里仍能看到她的身影,慕笙的抿着唇。

    单纯又善良,真诚又美好,是这样的好女人呢,越是接触的时间长越看的越多,慕笙越是确认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好到让人面对她的澄澈与真诚,狠不下心来对她做坏事。

    不管是撒谎也好,设计她也好,都让人觉得难受。

    不能在继续下去了。慕笙警告自己,再这样下去他真的可能会什么都不能对她做,那样到头来他这不就是白费功夫了吗

    甚至于不止白费功夫那样简单,简直就成了一个废物了。

    想了很多,慕笙却还是打了个电话。总之现在先把陆少然的事情处理掉了,他讨厌一切发生在他掌控之外的意外。

    要确保第二天这小臭小子不再出现在安小溪面前才行。

    在学校里,陆少然趁着安小溪他们走了才电话联系了被打的很惨的伙伴。

    电话一通那边就传来愤怒的叫骂:“x你妈的,老子要骨头断了,他妈的就为了你这点儿破事儿”

    “我怎么会知道那个该死的娘娘腔会去,而且你们也够废的,他一个娘娘腔你们打不过”陆少然也有些抱怨。

    结果英雄救美被别人救了,他还可能被怀疑了。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不还是追不上安小溪。

    该死的,那样他会沦为笑柄,还会输钱。最惨的人是他吧。

    “草,有种你上啊,你知道那该死的家伙长了一张女人脸,下手多狠老子没和你开玩笑,我现在马上就去医院了,手废了。”

    陆少然蹙眉道:“好了,我的错,走吧,你们都到后校门,我带你们去医院。”

    几个人坐上陆少然的车一齐去了室医院,然而还没等进医院大门,车就被卡在了路上。

    陆少然蹙眉看着前面不动了的房车,狂按喇叭。

    “搞什么啊,挡路”

    不等陆少然开车窗追问,前面的房车就打开了,五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下来站在陆少然的车面前,毫不客气的拉开了陆少然的驾驶室门。

    “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陆少然脸色冷冷的开口道:“我可是学法律的,你们现在是在侵犯人权。”

    那几个受伤的混混此时也虚张声势的叫了起来。

    “怎么,想打架啊,有本事让我们叫人啊”

    黑色的枪管冰冷的堵在陆少然的太阳穴上,黑衣人冷漠的开口:“我们老大找你们聊聊,走吧。”

    陆少然的脸白了,他从来没见过真枪,但是他也绝对不相信会有热拿着假枪这样拦着人刻意威胁。

    陆少然的心向下坠去,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那几个混混也吓的三魂七魄都丢了,几个人都腿发软乖乖的上了房车。

    坐在车上谁也没敢说一句话,那些黑衣人更是一副绝对不会搭理他们的样子。

    陆少然的脑海里盘旋了许多,他想到要报警,然而对方连枪都拿出来了显然不是普通人物,万一警察摆不平,他们就没命了。

    然而在想到自己为什么会被抓的时候,聪明的陆少然想到了安小溪。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牙齿禁不住打颤。

    刚发生了安小溪的事情,现在他们就在被带走的路上,难道就因为安小溪

    那那个女人援交的对象,到底是什么人物黑道老大吗

    不、不可能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绝对是想多了。

    几个人最终在下车的时候被蒙住了眼睛带着进了某个地方。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些人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紧拉上的窗帘,以及房间里的人。

    小混混们房间里站着八个彪形大汉,而陆少然的面前只有看不清楚的坐在椅子上的一个男人,以及他身后站着戴着面具穿着帽衫的人,看起来像个少年。

    陆少然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和同伴被分开了,声音颤抖的问:“他、他们呢”

    “他们在另外一个房间,被好好的招待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开口,声音很冷:“我要和你单独谈谈,因为你一切好像都是由你而起的。”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你这样把我抓来是犯罪。”陆少然退后一步说道。

    他的确不知道男人在说什么,因为他还不确定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一切是他开始的

    难道是安小溪的事情吗真的是她的事情,该死的那女人到底是谁啊不是个普通的援交女吗

    “你可不是普通的学生,表面上你是法学系的才子,但是背地里意外的肮脏呢。喜欢找援交女来往,以追到她们为赌约和纨绔子弟开赌局。把她们钓上手之后,和她们上床,之后也不用负责人,甚至于有些被自己的狐朋狗友看上,你还会逼迫她们去和你朋友上床。不过你手段还是挺厉害的,至今为止那些女人都没有把你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你以爆出援交的事情威胁她们了。”椅子上的男人平静而又冷淡的叙述着。

    陆少然退后几步,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陆少然脸色惨白,这都是他的秘密,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

    “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我要问的是,这次的目标为什么是安小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名字听的陆少然心惊胆战。

    安小溪,果然和她有关。

    他就猜到了,猜到了是和她有关。该死的,以前的那些女人都太好对付,以至于他竟然完全没有摸清楚底细就行动了。

    安小溪援交的对象原来不是普通的有钱人,他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到的人物。该死该死

    深吸一口气,陆少然此刻倒是也没有因为慌张而尿裤子,他在想办法自救,想来想去,陆少然开口道:“我、我知道了,你是安小溪援交的对象吧。我、我是拿她打赌了,但这并不能怪我,因为听到她是被报的传闻,我以为她和那些女人一样。而且你知道的吗她名声本来就不好,是私生女,又被退过婚,背地里总是勾引男人,所以我才会选她的,以为她很容易上手,我说的是真的,而且我并没有把到她,也没碰过她一下。”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沉默了,不,确切的说他是在隐忍着愤怒。坐在椅子上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慕笙。

    听到陆少然的这些话,慕笙说不出来的愤怒。

    安小溪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还需要这个该死的家伙在他面前胡言乱语

    安小溪是个温暖到让他都动摇的女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有多善良,多好。

    让他都觉得遗憾没能早些遇见的女人,凭什么被这种脏东西侮辱。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