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来救她的阿笙

    呲一声,衬衣被扯破了,安小溪的心一瞬间冰凉。

    不要,别碰她除了慕琛谁都不可以碰她该死的,她得逃才行,现在电话不能拨打,慕琛又不在身边,没有人会来救她,没有人。

    脸色煞白,安小溪浑身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

    “哇啊,看不出来,胸原来很大啊,不行了我要对着胸撸一个。”

    “王八蛋你敢动就死定了,我保证你死定了”安小溪脸色惨白的挣扎要站起来,领头男身后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围过来将她死死按在了垫子上。

    她的力气不够大,根本拗不过这些人。

    安小溪现在恨死了自己,恨死了自己的无力。

    难道说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就要在这里被碰了吗不要,不要这样,她不要

    怎样挣扎也挣不脱的安小溪,就在那个恶心的领头要把他恶心的东西掏出来之前,虚掩着门忽然被拉开了。

    “你们几个给我住手。”冷淡有些温和的声音响起。

    来、来的还真快,但那好像完全不是陆少然的声音让那几个人都愣住了。

    搞什么啊,英雄救美的这个时候不是该陆少然出手吗

    “靠,老子在忙正事,谁他妈来坏事啊”领头回身过去,就见外面的男人穿着一身干净的西装,虽然扎着长发但是却说不出来的漂亮帅气。

    几个人下意识的明白了,这人就是陆少然说的那个很好看的男人。

    虽然是老师,但是他三番五次的来搅局也是够了,而且他现在戴着口罩遮着脸,就算打他也没关系,冷笑一下,领头老大道:“你们一个人在这里按着这女人,我们来给这位娘们一样的漂亮老师上一课,让他看看什么是爷们。”

    安小溪嘴巴被捂住,但是她看到了门前站着的是谁。是陆笙,竟然是他,想到他的身体,安小溪挣扎着摇头。

    不行的,他身子那么不好,最近才好好,要是被打了搞不好身体又要变糟了。

    被人这样勉强的拖着病重的身体搭救,她宁可自己受难啊该死

    一共六个人,留下一个看着安小溪,其他几个人都从身边拿起顺手的武器逼近慕笙。

    慕笙淡淡的扫了那五个人一眼,在门前看到棒球棍,慕笙抓了起来。

    真是幸运,棒球棍的话他会用的很顺手。

    “唔、唔唔”安小溪还在挣扎,按住她的男人见状用力的捂住了她的嘴巴警告道:“闭上嘴。”

    五对一,人人手里都拿着武器,面对面的对峙,一触即发。

    空气似乎凝固了几秒,紧接着战斗展开。

    安小溪吓的浑身瑟瑟发抖,生怕那些人打到他,毕竟他身子不好。但是她什么也看不到,她被死死的按在了垫子上。

    只听到一些沉闷的碰撞声,以及闷哼叫骂,安小溪分辨不出那些叫声来自谁,心里焦急如焚。

    因为她看不到,所以慕笙私心里下手更狠了。

    一下一下都冲着那些家伙可敲碎的地方去的。身体不太好呵呵,是呢,但他只是身体不太好而已,并不是不能打的意思。

    他可是很长时间的在研究人体构造,怎样能让人三个月离不开拐杖,离不开石膏这种生气,他非常的清楚。

    “啊”伴随着最后一个人被踩碎手腕上的骨头疼的撕心裂肺的叫,捂住安小溪嘴巴的人终于耸了,冷汗淋淋的放开安小溪,结结巴巴道:“我、我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对他做,你放过我。”

    慕笙的脸色阴翳,网球棍握的死紧。然而他没有下手动那个在安小溪身边的人。

    克制才行,得克制才行,现在这暴戾的角色不是他所扮演的,这些垃圾什么时候都可以收拾,现在不能让安小溪害怕。

    那人见慕笙停下没有要揍他的意思连滚带爬的跑了。

    恶魔,简直就是恶魔,根本就是一个只有脸好看的恶魔。

    安小溪此时已经坐了起来,将衬衣拉拢,慕笙急忙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在身上,扶着她起来。

    “小溪,你没事吧,能走吗”慕笙问。

    安小溪站起来刚要说话,外面就响起了陆少然的声音:“小溪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少然的声音一响起,慕笙那双迷人的眼睛顿时锐利的扫向了他,陆少然下意识的就退后了一步。

    那个、那个冷凝的眼神是、是什么意思这男人为什么这么看着他。心虚的低下头,陆少然故意去看那些倒在地上的他的伙伴,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暴露,于是继续茫然的大步走到安小溪身边,伸出手要扶他。

    慕笙将安小溪拉向自己冷冷的挡住了他的手:“我来扶小溪就好了,请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听说有男生把小溪带走了,很是担心就追来了,不说这个我们先出去吧。”陆少然心里很紧张,只觉得糟透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又坏了他的好事。他还想多留些时间给兄弟们玩玩安小溪,没想到竟然是给这个家伙占了便宜。

    三个人出来之后,安小溪侧看向陆少然道:“谢谢你过来,但我没事了,你先走吧。”

    “啊,好,你回去好好休息,我、我们明天再见。”陆少然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实在是因为他感觉到慕笙那双漆黑的眸子别有深意的盯着他,看的他有些发毛。

    再这样下去他说不定会露出破绽。该死的

    转身陆少然匆忙离开了,慕笙若有所思的簇了下眉,低头看安小溪:“先上我的车吧,去买件衣服换上再回家。”

    安小溪点点头,抬起头来认真的对他道:“比这可怕的事情我也碰到过,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手虽然是冰凉的,但是她却很快就恢复成了坚强的样子。

    慕笙的心不知怎么的,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样刺刺的不舒服,她说比这更可怕的事情,是巴黎的那次刺杀事件吧吧。

    那是他一手策划的

    两个人尽量避开了众人的视线沉默的到停车场上了车。

    在车上,慕暖暖坐在副驾驶座上,不等慕笙开车就偏过头去道:“你有没有受伤”

    “啊我吗我没有。”慕笙急忙道。

    凭那些小角色别说伤他了,连他的衣服都没有弄脏。

    “慕笙你救了我,我真的该说谢谢你的。可是我现在有些不高兴,所以不能对你说谢谢。你怎么这么冲动一个人就单枪匹马来了,你身子弱,你好不容易才可以来做老师,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就算不受伤你现在身份是老师,那些看起来也是学生,万一合起来污蔑你怎么办。你怎么都不想想就来救我。”

    安小溪似乎真的是很不满,说了一大通。

    慕笙在她身边彻底怔住了。他可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才来救她的啊,可这女人、可这女人怎么完全不领情,还训斥他了。

    这是头一次见到这种知恩不报反而训斥恩人的人。

    然而为什么心那么温暖呢。

    原来你在担心我啊,比起你自己,你更担心我吗

    勾起薄唇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意,慕笙轻声道:“这一次是我太冲动了,但是我不想你受到伤害,下次我会深思熟虑的。”

    好温暖,这个女人总是不经意间就能触动她的心。她这样为自己担心着,已经有多久没被人这样在意过了

    这种感觉真的有这么好吗让人胸口炙热,温度从心底向外面。

    安小溪怔了怔,脸有些红,不好意思的低头道:“对不起,你明明救了我,我却说这种话,真的很感谢你来救我。”眨了眨眼睛,安小溪发现慕笙盯着她在笑,簇起眉头,安小溪问:“阿笙,你在笑什么”

    慕笙笑着发动了车子:“在笑原故事里写的多是骗人的,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继而俘获美女心这种事情,在我身上完全不是那个样子,被骗了。”

    安小溪窘迫:“不是啦,我真的很感动了,说那些话只是因为情急之下担心你。”

    在心里安小溪叹气,没办法,我没办法因为你的冲冠一怒为红颜而心动的。毕竟你不是吴三桂,我不是陈圆圆。

    甚至于刚才那些话也许也不全是担心你,也有不想你为我受伤从而我要背负着什么。还有,刚才我在最危险的时候,能想到的果然还是只有慕琛。

    想到慕琛安小溪就盘算着把这事情彻底压下去,不能告诉慕琛,否则他会非常的生气,而且那些试图对她做什么,但是未遂的家伙们1,可能要把命拿出来了,他们今天已经被教训的很惨了,以后不会来找麻烦了吧。

    安小溪想了很多很多,那边慕笙也在沉思。

    他已经基本上可以肯定了,这事情是陆少然那个家伙参与策划做的。

    呵呵,要玩什么英雄救美的吗竟然因为这种理由就让自己的朋友为所欲为。手死死的攥紧方向盘,慕笙做了决定。

    那些家伙,还是必须要彻底教训一遍才会学乖吧,还有那个陆少然。看来得找他单独谈谈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