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孤单的美人

    “爷爷,我和小溪来看您了,这是小溪为您买的。上次的事情,实在是我错了,请爷爷不要生气。”

    慕循的茶室里,一如既往的飘着茶香,今天是上好碧螺春,味道非常的香,人仿佛一瞬间就被带回了幽静的深山小径上,只见得远处炊烟正袅袅升起。

    坐在慕琛旁边,安小溪假装被茶迷醉,没办法支援慕琛,也没办法和他一起道歉。

    毕竟上次的事情说到底是慕琛的错,她要是跟着道歉到像爷爷故意刁难他了。

    慕循看了他一眼,语气沉沉道:“哼,有孙子还不如有孙女儿,你连小溪的百分之一都赶不上。”

    慕琛苦笑,知道爷爷这么说肯定不是还在生气,一定是气消了,叹口气慕琛附和道:“是是,我不孝,我不是好孙子,不过好歹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孙媳妇,爷爷看在的这份上就不要再生气了好吗的小溪中午说要亲自下厨做糯米鸡给您吃,你就消气吧。“

    慕琛关键时候拿出了安小溪做挡箭牌,慕循一直也觉得亏欠了安小溪,而且她上次的事情真的处理的很是知书达理,让慕循对她赞不绝口,摆手慕循道:“罢了,哪里有当爷爷的真和孙子生气的,喝口茶吧,我新得的碧螺春,小溪,味道怎么样”

    安小溪温和的笑:“爷爷我对茶还是不懂,但是喝在口中有种置身翠绿幽径的感觉,好像前面就是竹林人家,我这么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喝下去之后香甜的感觉在舌根处非常的明显。”

    慕循露出一个有些慈爱的笑道:“你虽然不懂得茶,但很有品茶的根性。这茶还真的被你说中了就是在翠绿幽径的地方采摘的。”

    “唉那我不是很有慧根说不定能成为一代品茶大师。”

    慕琛在一旁宠溺的看她:“口气还真不小。”

    一家人其乐融融,安小溪看着慕琛和慕循已经彻底没有问题了,心里也高兴。

    午饭吃过了,慕琛电话响了,出去接了一通之后,回来有些歉意的看着安小溪道:“我要先走了,公司那边有点儿事情,你在这里再玩一会儿还是叫人送你回去”

    “我再陪一下爷爷再回去,不着急,你有事情就先去忙吧。”

    慕循看着慕琛道:“周末还在忙吗多抽些时间陪陪自己的妻子也是作为一个男人的义务,不要总是一心扑在工作上。”

    安小溪水眸扑闪了一下,急忙为慕琛辩护:“爷爷,慕琛他有陪我的,平时也都陪我,只是偶尔忙一下,我不介意的。”

    慕循叹了口气:“你这丫头,就知道护着他,少不了以后吃亏,到时候我可不管了。”

    慕琛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在安小溪耳边轻声道:“晚上回去补偿你。”

    那样磁性迷人又暧昧的声音让安小溪脸色微红。他所谓的补偿是什么安小溪自然也是懂的。

    这人真是的还当着爷爷的面呢,也不收敛。

    慕琛离开后,安小溪勉励陪着慕循下了一盘象棋,慕循一边下提醒她道:“你现在是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了,以后少不了要有富太太之类的巴结你,这人际关系不得不应付,你也多接触下吧。”

    “是爷爷。”安小溪乖巧的应着。

    对于爷爷提点她的这些事情,她内心里也有数了。慕氏集团总裁夫人这个位置,到底背负着什么她已经深深了解到了。

    一直以来缠着慕琛的女人就不少,没有一个是友善的,毕竟慕琛这样的地位,哪个女人看了都是心笙摇曳的。而那些富太太之间,大概也不会对她怎么友善,女人之间的战争,说起来从不看身份地位的。

    即使她有身份地位,她们不隐晦的找下麻烦,估计也是心有不甘,更何况那些富太太以前也是系出豪门的千金小姐,对她一个忽然飞上枝头麻雀变凤凰的女人不会有任何好感。

    心里盘算着该向章铭要一些那些富太太的资料,做好被邀请到茶话会的准备。到时候不能给慕琛丢人啊。

    “啊,输掉了,我的棋果然是不行。”一盘输掉了,安小溪笑。

    慕循慈爱的摇头:“已经不错了,到现在敢与我一战的女子,小溪倒是第一个,输也输的巾帼不让须眉。爷爷欣赏像你这样凡是都愿意去尝试的丫头。”

    “爷爷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不自量力的再向爷爷讨教一盘吧”安小溪腼腆的笑,重新摆棋。

    又下了一盘之后安小溪才离开,慕循的院子里一直安静的很,走到那个路口的时候安小溪咬住下唇。

    想了想,安小溪从慕笙的院子那边走了,远远的她就闻到了花茶的芬芳,勾着人不断向前,安小溪一步步走到了慕笙的院子门前停下,站在门前就看到门内院子里,一身青色唐装的男人坐在石椅上正在斟茶,发丝飘摇如一幅画。

    “我就知道你会来,不必拘束,进来喝一杯吧。”倒了一杯茶,慕笙抬起头看着门外的安小溪,款款的笑。

    墨色的眸子弯起,泪痣妖魅,薄唇轻勾,他笑的温和又迷人,语气轻柔,像在说情话。

    安小溪心脏跳乱了一拍,再次感慨,真是美人啊。

    “抱歉,打扰到你了吗我这就要了,不进去了,只是想到上次的约定,来打个招呼,你还好吗”安小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来看看他。

    就是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他独自一个人住在这个院子,看上去很孤寂,安小溪在他身上好似找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但她又觉得那是错觉。

    因为这样的美人,和她能有什么相似之处,自己又怎么可能在他身上找到什么熟悉的东西。

    然而就是感觉要来看看他才行。

    “五分钟而已,一杯花茶,请进来喝一点儿吧,是我自己做的,也没有人过来品尝过,我很想知道他人的评价。”慕笙淡淡的说着,不卑微也不高亢,但却让安小溪觉得有些触动。

    没有人品尝吗明明飘散着那么芬芳的味道。

    脚步不自觉的走了进去,在慕笙的对面坐下,安小溪看着他问:“阿笙你都不出去,没有朋友来吗”

    慕笙浅浅的笑道:“我身体一直很糟糕,是近段时间才好了很多,朋友什么的,有啊,就是这些花花草草。”

    他笑的满足又无害,安小溪看的一愣一愣的。她想起从前,在和郑楚楚交好之前她也没有朋友,她的朋友就是那些和她一样无家可归的野猫。

    她有一只特别交好的猫,她总是偷偷的喂它,后来有一天她看到那只猫死了,那种滋味真是难受。

    花花草草比猫更脆弱,他把这些当成朋友

    不想再想下去,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安小溪温和的笑:“真好喝。”

    “真的吗真的会好喝吗”

    “是的,非常好喝。”安小溪道。

    “那你等我一下。”慕笙说着从屋子里拿出一个漂亮的玻璃瓶子给安小溪道:“这是我的茶,这些送给你,是前两次的谢礼,太好了你喜欢,我还怕你会觉得不好喝。”

    “谢谢。”安小溪抱着花茶,觉得自己真是有点儿矫情白莲花,竟有种这样好看的人一直身体不好,老天爷好不公平。

    慕笙看她低着头,微微眯起了眸子:“小溪你在为我的事情觉得难过吗为什么露出了一副难过的表情”

    安小溪一慌,急忙道:“对不起,我不是、不是在同情你什么的,就觉得你这么好看的人,如、如果不生病,走出去的话,一定一定很受欢迎,会有很多朋友,很多人喜欢。也、也会有很多人品尝你的花茶,真的很美味的”

    安小溪说着低下了头。她自己就是从一种非常不好的境地走过来的,所以安小溪明白被人同情和被人嘲笑,其实一样令人难受。

    慕笙不会以为她在同情他吧,她真的没有。她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慕笙和她像了。大概是孤独感吧。

    以前她也这样形单影只的,那时候就会想,如果有个人能来搭理她就好。后来她遇见了郑楚楚,而阿笙呢,他要去遇见谁呢

    “没关系的,我知道的。而且我的茶也有人品尝了,一点也不可怜不是吗”慕笙笑了起来,那样美好又漂亮的笑容十分的迷人。

    安小溪见他没生气松了一口气,站起来道:“抱歉,我不能在这里呆很久,我必须走了。阿笙你快点养好病吧,然后去多交些朋友。你人很nice,肯定会有很多朋友的。我先走了。”

    安小溪说完就向外走,慕笙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道:“我有预感,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再见。”

    安小溪回眸,就见风中一抹绯红的花瓣纷飞到他的眼前,他伸手抓住了,嘴角的笑容还有那泪痣闪闪发光。

    安小溪微微一笑:“再见。”

    在心里,安小溪再次感慨。

    真的是个美人啊。

    这样的美人,要是没有病就好了。安小溪想着不禁笑话自己,果然自己也是够俗套,还有点儿怜香惜玉。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