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安小溪的宽容

    席萧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她从小是被娇纵惯了,但是却没有捅出多大的篓子,因为她漂亮,又是席家宠爱的千金,从来就没在外面吃过亏,所以她什么都任着自己的性子来,席萧哪里知道,这一次她在慕琛面前竟然也会这么任着性子来。

    “女人”慕琛薄唇冷冽的轻启:“你是想告诉我,因为她是我女人,差点刺伤我妻子我就该原谅她我慕琛的女人,也是你妹妹说想动就能动的吗席萧你是不懂规矩的吗我从来都说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妹妹刚才是对准了我妻子心脏刺的,不想离开a市的话。就在她身上那个位置刺一下怎么样”

    慕琛满腔怒火,简直要不能发泄了。

    该死的女人,偏偏要提那件事,因为那件事他对小溪已经说不上来的心疼了,竟然又让外人当着她的面说三道四了,真是该死。

    就算这嚣张跋扈的席云锦死了也不足够给小溪谢罪的。

    席萧听了慕琛的话脸都白了,刺一刀那可是他妹妹啊,他怎么下的了手。

    话锋一转,席萧倒是也不笨立刻去求安小溪:“慕太太,慕太太我替我妹妹向您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妹妹欠管教,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不她再丢人现眼,求慕太太饶了席家,饶了我妹妹吧。”

    安小溪的咬着唇,说实话她有点儿手足无措。

    从被挑衅捅刀开始,她就有些状况外,这变故太大了周围现在已经没有了客人,只剩下他们了。

    安小溪看了一眼婚礼在一旁的席云锦,抬起头来去看慕琛。

    慕琛的脸色非常冷凝,但是安小溪不害怕,因为她知道慕琛之所以会露出这样可怕的表情,是因为担心她。

    伸出手安小溪拉了拉慕琛的衣袖,慕琛漆黑的桃花眸看向她,安小溪道:“我们、到那边,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慕琛点头拉着她的手走到了一边,然而到了一边慕琛却比她先开口了:“你要求情是吗你就是心肠软,那女人刚才像疯子一样,伤到你怎么办。”

    安小溪柔声道:“我知道慕琛你是在担心我为我生气,但要是我不出现的话,一切也不会发生。而且结果我还没有受伤。当然慕琛你这样为我生气,我很高兴。但是既然是生意伙伴,在这种时候放过他们只有益处没有坏处吧,让他们感激比让他们怨恨好。”

    慕琛深望着她,“你是从哪里学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不错,但是你真的不要紧吗”

    安小溪笑的纯净无害:“我没事啦,结果明明是因为我而起的事情,我全程都像是局外人一样,说来有点儿尴尬。”

    慕琛看着她那双澄澈的眼睛,心中一动。

    她又是这样,善解人意,很宽容,她这些他都很喜欢但是慕琛却也觉得她这样的性子真是吃了亏了。

    席云锦那样的女人,如果是他的话,巴不得她死的远远的,只有安小溪才会对那种疯子包容。

    对席萧和席云锦,慕琛还是不能消气,扬了下眉,慕琛开口:“你去吧,既然是你要饶了他们,就由你去说吧。”

    安小溪看着慕琛一脸的冷漠,知道他心里肯定是不情愿,点头转身走向席萧。

    走到席萧面前,安小溪低头看着他轻声道:“席先生没事了,你起来吧,今天的事情我和慕琛不会再追究,不过令妹已然是让慕琛很生气,希望她以后好自为之,不要再靠近的慕琛。否则以后发生任何不可控的事情我也管不了了。”

    席萧一听,急忙站起来,用力的给安小溪鞠躬:“谢谢慕太太,谢谢您慕太太,真的谢谢您原谅原谅我妹妹。”

    安小溪含笑道:“这本来就算是女人之间的战争,不要影响生意上的合作。慕琛是说话算数的人,只要你以后在生意上更加尽心就行了。”

    安小溪落落大方很识大体,让席萧只觉得佩服不已,除了连声道谢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安小溪扫了一眼还在昏迷的席云锦,最后道:“最后就当我是说一个题外话吧。女孩儿的确是要富养,但却不能溺着养,劝席先生回去让令尊从现在开始改下令媛的脾性吧,否则以后这种事情还会发生。”

    席萧苦涩的点头:“慕太太说的是,这一次我们是真的长了记性和教训了。”

    是啊,这一次面对慕琛的,要不是安小溪在这里,甚至于要不是安小溪劝动了慕琛,席家可能都要从这个a市消失了。

    所谓伴君如伴虎,自己这妹妹没有那两把刷子以后就别痴心妄想的想攀附慕琛了,还是安分守己的。

    安小溪和慕琛离开了,最后慕琛也懒于和席萧说一句话。今晚这对兄妹把一切都弄的非常糟糕,慕琛可没有一丁点好心情给他们。

    等安小溪和慕琛离开以后,席云锦也幽幽的醒来,委屈的捂着自己的的头,席云锦小声道:“好疼,哥,我好疼,慕琛,慕琛呢”

    席萧看着自己的妹妹此刻就有种恨得牙痒的感觉,怒斥道:“你这死丫头,席家差点就要毁在你手里了,从此以后不准你再见慕琛,跟我回家,看爸妈怎么教训你。”

    席萧说着也不扶她,自顾自先走了,留下席云锦委屈和茫然。

    她哥今天对她实在太凶了,还有慕琛好过分。

    席云锦到这个时候依然不知悔改,但这已经是席家自己的事情了,和安小溪慕琛没有关系。

    安小溪和慕琛到了一楼,大堂那边就把安小溪买的东西拿了过来,慕琛看着她买了东西问:“都买了什么”

    安小溪让人把东西放到了慕琛的车上对他笑道:“没什么啦,买些东西给爷爷,我们明天不是要回本家那边吗”

    慕琛微叹:“你啊,操心的太多了,去爷爷家需要买什么,我不是叫你和郑楚楚好好玩吗你竟然把时间花在给爷爷购物上。”

    “没啦,就是随便买点儿。”安小溪不好意思,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道:“啊,我是刷你的卡。”

    慕琛无奈了,一双桃花眸里满是温柔。

    真是的,她以为刷他的卡,他就高兴了吗她该好好的痛快一点的玩才行。

    坐上车,慕琛不禁道:“因为这事情晚饭也没吃,我们去吃点其他东西吧。”

    安小溪想了想提议道:“唔,忽然想,不如我们去吃火锅吧。”

    “不错的主意,那我们走吧。”慕琛扬眉开车带着她去吃火锅了。

    一晚上虽然有些曲折,最后两个人坐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前,所有的不悦都还是烟消云散了。

    隔着火锅的热气看慕琛得脸,安小溪只觉得暖到不行。

    刚才慕琛一下子挡住她的样子,虽然她没有说但真的叫她心动叫她觉得甜蜜,被这个人保护着,真是太幸福了。

    第二天是在阳光普照中醒来的。

    安小溪起身站在窗前,看着绿油油的树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觉得心情分外好。

    “这么早就醒了我们并不需要太早去爷爷那里。”床上慕琛醒来看着她穿着睡衣站在窗前,只觉得她身后仿佛要长出翅膀了一样,勾了下唇角开口道。

    “早安。”安小溪回身,如玉兰绽放一般的笑开,走到床边对他道。

    慕琛抬起手修长的手臂将她揽到自己怀里,慕琛有些霸道的开口:“再陪着我一会儿,等下再说早安吧。”

    “唔,好。”安小溪重新躺下来配合的说开口。

    慕琛在她唇上吻了下,将她抱的更紧了些。

    一直到早晨九点,慕琛才和她重新的起床。其实慕琛是个很自律的人,睡懒觉这种事情对他来说非常的少。但是周末的早晨看到她,就会忍不住拉着她再赖床一会儿。

    真是,人果然是可以改变其他人,也可以被其他人改变的。

    吃了有点儿晚的早晨,两个人踏上了去慕家老宅的路。

    而慕家老宅里,一大清早慕笙就起来浇了花。周一他就要稍微忙了起来,这些花也照顾不上了,但是他一点儿惋惜的感觉也没有。

    比起浇花,他做的事情才是正事。

    浇花完毕之后,慕笙回了房间,定制的西装已经到了,他很少穿西装,这次作为老师,他想尝试下。

    “作为美术老师,其实不穿西装也没关系的吧。”拿起西装慕笙喃呢,但想到安小溪,慕笙决定穿上这精致的西装。

    至少第一眼,在学校里的第一眼要给她留下绝对震撼难以忘怀的视觉冲击才行。

    穿上西装扣上袖扣,将头发扎起来,慕笙看到镜子里自己影子笔挺的和慕琛甚至于有三分像的样子,勾起唇淡淡的笑了:“还不错。”

    的确是不错的,毕竟连袖扣都是精致的。

    那个女人看到他,会露出什么表情呢微眯起双眸,慕笙露出了极其期待的眼神。

    阿嚏。慕琛的车内,安小溪捂住嘴小声的打了一个喷嚏,背脊一凉。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