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令人厌恶的千金小姐

    “陆同学,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真的抱歉,我不可能和你交往。你是法学系的才子,喜欢你的女生一定很多,我想你很快就会找到合适你的人。”

    “合适和喜欢是两回事吧,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追你的,并不是因为你合适或者不合适。你说你有男朋友,但是据我看,这话应该是为了阻挡我追你,毕竟作为男朋友,为何一次没到过女朋友的学校来。更别说是这样好看的女朋友,如果是我的话,一定要天天来,向这个学校全校的男生宣誓主权。”

    坐在陆少然的车上,安小溪和郑楚楚一路离开了学校,坐在车上,安小溪试着和陆少然沟通下,然而法学系就是法学系,陆少然的嘴巴明显比安小溪的厉害多了。

    安小溪被他说的无话反驳,她总不能告诉陆少然,她男朋友之所以不能来学校,是因为他身居高位吧。

    郑楚楚一看安小溪这要不给力了,也知道她这性子本来就不适合和别人辩论,立刻实在的他很讨厌席萧这个妹妹,娇生惯养也就罢了,偏偏觉得全世界都是她的,说话口无遮拦,趾高气昂,甚至于有些神经质。

    “小溪会拘束,而且我不希望席云锦说些没大脑的话伤到小溪。”慕琛沉声道:“不过以前席家就一直有意把席云锦向我这里推,席家一贯的作风了,席萧又是一直觉得自己妹妹很是不错,有意带着她和我一起见面。只希望这次我已经结婚了,席萧能收敛些。”

    章铭眨了下眸子,心道,这事情

    真的不太好说。

    席家一向就有些不择手段,即使知道了总裁结婚,但是如果席云锦甘愿做情人,那么对席家的生意也很有帮助,他们说不好就乐意。

    席家真是用生命诠释了什么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晚上六点,慕琛准时出现在枂阑公馆,席萧身边果然带着穿了一身性感红色低胸紧身裙的席云锦,看到他一脸娇羞。

    “慕总裁,我们去包间吧。”席萧温文尔雅礼貌又自然的道:“令妹还小不懂礼数非要跟着来,希望慕总裁不介意。”

    慕琛不咸不淡的和他握了手,冷淡道:“不用去包间,坐靠窗的位子就好。”

    “慕、慕琛,好久不见了。”席云锦在席萧身边,娇羞的开口,直唤着他的名字。

    慕琛微簇起了眉头,这女人这一点儿也很令人讨厌,从第一面起她就直呼他的名字,令他反感。

    因为慕琛不想去包间,最后三个人在二楼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一坐下来点餐的时候,席云锦就说个不停,席萧只在一旁纵容,慕琛面容冷酷丝毫不为所动,见慕琛不搭理自己,席云锦锲而不舍。

    “慕琛,还记得我们上次去打高尔夫吗你打的好好啊,我私下里就想也得好好打,到时候好陪你打,最近我打的都不错,明天是周末,我们一起去玩儿吧。”

    “明天我要回本家。”慕琛不咸不淡的说道。

    席云锦听后眼睛一亮,笑的有些撒娇道:“哎呀,我也好久没见到爷爷了,他身体好吗上次见还是在他寿宴上呢要不我陪你去,正好看看他,之后我们再去打高尔夫好吗哥哥就先去包下场地等我们。”

    “明天我和我妻子一起回去。”慕琛冷冷的开口,转看向席萧,警告意味十足的问:“我记得我有说过会来吃饭,是谈下生意上你的几个问题吧。”

    席萧一看慕琛这要生气了,急忙拉了下席云锦小声道:“云锦,慕琛总是以生意为重的,等我们谈完了再聊。”

    “怎么这样。”席云锦不高兴了,但见慕琛脸色不太好,也不敢太造次,只得忍下,心里想着慕琛提起的妻子一事。

    什么嘛,什么和妻子一起回去,不过是个私生女,她哥都说了只是个利用工具,慕琛说的像真事一样。

    这么一看慕琛还戴着戒指,真扎眼。

    眼睛转了转,席云锦想到了一个恶毒的念头。

    哼,她非把这个戒指弄丢不可,让那个所谓的妻子知道这戒指对慕琛有多不重要,等下她就要来。

    好不容易忍着慕琛和自己的哥哥席萧谈完了,饭菜也正好刚刚上来,席云锦瞪着双眸一副纯真样道:“慕琛,你的婚戒好漂亮哦,你结婚的时候只有爸妈去了,哥哥和我都没去成,真是遗憾。这个婚戒,可以借我看看吗是蓝宝石的吗”

    慕琛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扫到席云锦身上,他的薄唇是紧抿着的,表情说不出来的严酷,让人心里毛毛的。

    “不行。”慕琛简短的说了两个字。

    席云锦心下一跳,立刻摆出嬉笑的面孔道:“慕琛你真会开玩笑,怎么不行呢,不过是个戒指,我看看又不会怎么样,慕琛你不会这么小气的啦。”

    席萧心里有些慌,觉得自己妹妹真的有些过分了,急忙拉她:“云锦,你别闹了,慕总裁都说不行了。”

    席萧了解自己的妹妹,她绝对不是只想看看这戒指而已,席萧总觉得依照自己妹妹的任性,说不定会惹出什么糟糕的祸端来。

    席云锦没想到自己哥哥也不帮自己,嘟嘴不高兴道:“怎么了嘛,我只是看看戒指而已,干嘛不行了。”

    慕琛对生意上的伙伴向来宽容,但是这确并不代表他愿意容忍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双手插在口袋里,慕琛冷酷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这婚戒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要是出个什么问题,拿你的命来赔都不为过。”

    席萧心下一沉,他今天本是按照父母意思带着自己的妹妹来的,的确是有意看看慕琛和云锦有没有可能,即使是情人的可能也行,毕竟云锦自己乐意,慕琛也实在是值得讨好的对象,然而这句话彻底让席萧清醒了,自己的妹妹没戏。

    就算其他女人可能有戏,云锦也没戏,在慕琛眼里,她一个大活人还比不上一个婚戒。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