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甜美的高岭之花

    森寒的眸,黑到几近发绿,那是野兽的眼睛。煌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他知道慕琛动怒了。

    到时候如果他真的对安小溪死缠烂打纠缠不休的话,他一定会抹杀掉他,让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的吧,他丝毫不觉得这事情会有什么疑问。慕琛一定做的出来。

    然而煌影却是笑了。这样就好,目的是达到了。他要的只是慕琛高高在上许下的公平发言。

    一旦他说了这样的话,那么到时候他撼动了安小溪,一切都将没有阻碍。

    慕琛,你一定会后悔,后悔你今日的狂妄与轻蔑,后悔你今日对她的信誓旦旦。

    “慕总裁的话一定是一言九鼎的,我绝对相信,那么我从好莱坞回来再见吧。”煌影颔首。

    慕琛冷冷的轻启薄唇:“希望你真的能创出一番明堂再回来和我说这个赌约,我不会再一次接受什么败犬宣言。”

    “如果我失败,我也不会有脸回来追求她。”煌影坚定道。就这一点来说,他早就有了觉悟:“告辞。”

    煌影转身走了,慕琛在他走后,冷漠的扫了一眼他关上的门。

    真是烦人又叫人不安,她就像是甜美的花蜜一样,吸引着男人靠近。这个看上去理智的男人,竟然为了她做出这么大的决断,让慕琛虽不想但却心生焦躁。

    煌影是个很理性的男人,所以他之前才会要他做慕氏的代言人,这样的人不会犯错,不会让媒体抓到什么把柄。然而就连这么理性的男人为了他那位可爱的妻子,也能变得如此疯狂。她实际上是很危险的存在吧。

    令慕琛不安的不是煌影的追求,而是那位妻子所散发出来的甜美非芬芳一定还会不断的吸引着人。

    虽然现在在他身边对他微笑着,然而他一次次的做出了好像把她只作为利用对象的事情,她会不会因此被别的男人勾引到呢。

    慕琛如此想。

    此刻身在校内的安小溪,和郑楚楚的课程叉开了,两个人毕竟不是一个系的。安小溪继续在有些空旷的草地上画着设计稿。

    咔嚓一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安小溪茫然的抬起头来。

    “抱歉,果然吵到你了。”陌生的男人冲她颔首,让安小溪眨了眨眼睛。

    面前的男人一看就和她同龄,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西装裤,身材很高,长得很清爽,是长得比较帅的类型,黑色的眼眸有些亮,薄唇微抿,戴着黑色细边眼镜,在这个大学大概称得上是校草级别的人了吧。

    安小溪不太确定,毕竟以前她不太受欢迎,所以和学校里的一切都很不融洽。而后来他认识了慕琛他们这些的话没什么恶意,她又不好对人家恶语相向。不过还真是厉害啊,这样自然而然的和人搭讪什么的,她完全不行。

    “手串很漂亮,你自己做的吗”陆少然坐在她身边靠着身后的树,很自然的和她说话。

    说到手串,安小溪不免就骄傲了起来道:“啊,是朋友送的,她自己做的,她是做陶瓷的,这个上面的猫都是她设计并且做的。”

    安小溪扬了下手串,陆少然笑了下,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凑过来看,边看边道:“做的好精致啊,真好看,这样几乎可以挂出去卖了,价格肯定不菲。”

    被握着手腕,安小溪僵了下,陆少然只是握着她的手腕没有做任何不轨的动作,可是安小溪就是非常的抗拒。

    不自觉的用力抽了手,安小溪按住自己的手腕匆忙的站起来,尴尬道:“那个,陆、陆同学,我还有课,先走了。”

    安小溪说完就拿起东西仓皇的走了,陆少然看着她的背影,托着腮。

    “啊,就这么跑掉了,是害羞吗还是欲擒故纵。”捻了一下手,陆少然仍能感觉到手腕上女人纤细肌肤的触感。他碰过的女可以排成一个陆战队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有这样纤细的肌肤。

    真是得天独厚啊。

    对这个女人起兴趣是从前段时间开始的,其实从两年前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了,毕竟是全校人尽皆知的私生女,和大美女安琪是一家,他的好朋友是个美女爱好者,所以他也知道很多美女的事情。

    但是这个安小溪,虽然长得也不错,但那时候更是个可笑的女人,又朴素又沉默寡言,实在叫人讨厌,更别说关于她和她母亲的传言有多难听了。

    然而一切的事情从前段时间开始改变了,她忽然开始穿着各种名牌上学,她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彻底变成了引人驻足的大美女。

    那种仿佛玉兰含苞待放的样子骚动了一些男人的心,那些人之前就对她感兴趣,毕竟她之前虽然朴素脸还是长得好看的,现在稍微一打扮就能吸引到男人,然而在男人们蠢蠢欲动的时候。

    而后安琪退学,她本是马上就会被男人追求的,偏偏受伤休息了一个月时间,然后不知道怎么了,学校里忽然开始疯传她有了一个又有钱又英俊的男朋友,而等她再来学校的时候。

    玉兰已开,清雅动人不可方物成了高岭之花,甚至于穿的用的,都是高档货这一点,叫男人们都退缩。然而他他陆少然是不一样的。

    并不是他骄傲,而是在他看来,不会有什么高岭之花。

    有钱又帅气的男朋友,哈哈不可能的吧,大概是被有钱的老男人包了吧,然后伪装出这副清高的样子,背后不知道有多脏呢。

    也是有这样的传闻的,传闻安小溪就是被人包了,有人看到她有天跷课上了一辆房车,大概是去包她的人那里。

    不过他不介意,他就是喜欢和这种没有节操的女人玩,不需要负责任,而且伤这种女人的心也不用有愧疚感,更别说她还这么漂亮,非常值得他出手。

    陆少然的眼里动着黑色的暗潮。

    那边逃跑的安小溪,不知不觉的走出了很远,一直到确定了那个人不会追上来或者怎么样时,安小溪才松了口气。

    不舒服的转动着手腕,安小溪蹙眉。

    陆少然这个人她不知道完全不熟悉,看起来他也没什么恶意,但是他的自来熟让安小溪不太舒服。

    这手腕,只有在被慕琛握着的时候,才会有触电的幸福感,他不喜欢被别的那人握住。

    当然啦,她并不是矫作,如果是被陆祁啊郑和雨啊抓着的话,她也不会讨厌。因为是朋友。

    但是第一见的男人就自然而然的抓着她的手腕,真心叫人不舒服。

    吸一口气,安小溪摇头,算了,别去想了,以后大概不怎么会见面,又不是一个系的。

    安小溪想着看看自己的设计稿,看来得找下一个地方继续画了。

    这个时候安小溪并不知道自己也许是被人缠上了,她一心扑在设计上。所以当她下午五点多,慕琛说要来接她,安小溪满心欢喜的向校外走的时候撞上陆少然的时候,安小溪是有些僵的。

    他被一堆女生拥簇着,安小溪本来是打算无视的,他却开口叫住了她:“小溪,你打算回家吗我送你吧。”

    安小溪僵在了原地,皱眉。

    他们又不熟悉,干嘛他要送她。刚要开口回绝,陆少然身边的那群女生就不满的开了口。

    “怎么这样啊少然,你不答应和我们出去唱k,竟然要送别的女生回家,太过分了吧。”

    “是啊,我们这么多人邀请你,你都不答应,这个女人是谁啊,你竟然要送她回家。”

    “哎呦,我认得了,这不是那个很出名的安小溪么,明明是个私生女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有一天摇身一变成了高岭之花呢。我听说是交了很有钱的男朋友。”

    “唉是那样吗不是被老男人包了吗我听说是被老男人包了。喂,安同学,你能给我们答案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