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那么近,那么远

    “在紫藤花环绕之下,风起之时,那个男人眼眸倒映了光,你可知道吗,那紫藤花的物语,描述最美的恋情。啊,永存吧,时光也好,你的娇容也好,此时此刻就让紫藤花掩盖住我们的身影,让我亲吻你,拥抱你吧,lady,princess。”收起了精致的遥望镜,慕笙撑着下巴,微微眯起了那双迷人的双眸,轻声笑道:“真是令人羡慕呢。”

    慕笙没想到会看到安小溪和慕琛接吻的画面,最初他只是想观察下慕琛出来时会是什么表情,想揣测点什么,比如他生气的原因可能是什么,还有也许和爷爷闹了矛盾什么的。

    他想知道的只是这些而已。

    但是没想到却看到了安小溪吻慕琛的样子。

    真是令人惊讶,那样安静的女人,竟然也会主动去吻一个人,踮起脚尖,指尖纤细抓着男人的袖子,轻吻着男人脸颊的女人,真的很纯情。

    他很少和女人接触,因为一直呆在慕家老宅,几乎没有见过什么女人。慕循是从来都不限制他出门的,只是他自己的原因所以总是很少出去,总是呆在这个老宅里。

    有的时候,他倒是真的觉得自己有点无欲无求,第一次接吻也没什么特别的,因为是**的一个过程,对的,成人礼的时候和女人做过了。感觉没有留下什么特别令人终身难忘的印象,像是一种仪式一样,就那样在女人的呻吟中结束了。

    没爱过任何人的他,不知道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是刚才那一幕被他看在眼里,他也禁不住恍惚。

    被那样纯情的吻着,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慕琛的回答是无法控制的将她揽在怀里激吻,要是换了他呢

    或许因为是对手,慕笙总在不自觉的拿自己和慕琛比较,任何时候都是,现在也是。

    勾了下唇角,慕笙觉得是他的话,一定会很冷静吧。即使被那样的亲吻,也不会有什么大反应。

    不过看到这一幕,慕笙倒是下定了决心。

    这个院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无聊了起来,虽然以前也很无聊但是没有像现在这样很枯乏,现在他想去外面。

    也是时候收起他的清心寡欲了,慕笙在心里打着盘算。

    那边慕琛领着安小溪早已经出了院子,被慕琛牵着走,安小溪的脸颊红红的。

    在、在外面激吻什么的。好羞涩啊,刚才幸亏是没有下人来,有的话该多丢脸啊。这么想着心里却说不出的甜。

    上了车,慕琛为她系安全带的时候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呼吸微微一窒,情难自禁的抚上她的脸颊:“等下回了家,我要用比亲吻和拥抱更加亲密的方式安慰你,你做好心理准备。”

    安小溪一怔,脸红的更加厉害了,“怎、怎么这样,我没听说过这样的安慰。”

    慕琛挑眉:“你没听说过的事情还有很多。人的体温上升的时候人才会有暖意,这是常识,所以为了彻底的安慰你,我会让你的体温上升的。”

    红唇微嘟,安小溪小声道:“这、这根本是强词夺理嘛,而且还是大白天。”

    “古人管这叫:白日宣淫,你看古人都懂。”

    安小溪攥紧了手里安全带,咬着唇不说话了。她是说不过他啦。白日宣淫又不是什么夸奖的话,为什么在这个男人嘴里就可以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呢。

    真是比不过他啊,唇上仍残留着慕琛的火热,安小溪低头掩饰着自己的那一抹令人羞耻的笑意。

    慕琛来找她了,那么紧张的来找她了,很担心的为她说了话,甚至于差点和爷爷争执起来。

    他应该是在乎她的吧,一定是在乎的吧。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好开心,感觉要飞上云端了,身体轻飘飘的。

    慕琛你知道吗对于我来说,慕家的这一切都是次要的,只要能在你身边,即使没有现在这些荣华富贵我也不在意。

    我要的只是和你在一起,仅此而已。

    当然,我绝对不会希望看到你落魄的,也不想看到你被打败,因为我知道高高在上的慕琛是多么的有魅力。

    我能帮上你一点儿忙,真是太好了。

    一路开车回了别墅,慕琛迫不及待的将安小溪拉进了卧室。

    “等、等下慕琛,难道真的,这是白天。”

    “当然是真的我也知道这是白天,但是,先招惹我的是小溪你吧,乖,让我好好的安慰你。”慕琛说着已经将安小溪压在了床上。

    伸出手解开她的衣衫,不客气的揉捏住她的胸,激吻着她的唇。

    像是在证明什么一般,慕琛有些激烈的要了安小溪,做过之后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冲完了身子,软软的缩在被子里,安小溪侧目看着慕琛。

    慕琛将她搂在怀里,问道:“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叫下面的人做。”

    “还是我来做吧”安小溪说着要起身,被慕琛不客气的按了回去:“乖乖躺着不准去。”

    安小溪柔和一笑,知道慕琛估计是在担心她的身体,说实话的确有些腰酸不想动。

    “吃什么都好,还真的有点儿饿了。”安小溪笑眯眯的说道。

    慕琛起身拿了浴衣穿上揉揉她的发道:“那我叫下面的人去做点儿,等下就在卧室里吃,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

    “嗯,好。”安小溪乖巧的应道。

    慕琛走出房间吩咐下人去做饭,又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卧室,而是去了书房打了电话。

    接通的人是章铭,章铭也似乎早就知道他要打来电话,很是恭敬的问:“总裁是要问协议的事情吗”

    慕琛沉声道:“果然是已经送了过去吗”

    “是的,律师下午的时候送了过来,是具备法律效益的。总裁要怎么处理”章铭迟疑了下问道。

    说实话这协议拿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真的吓了一跳,作为慕琛最亲信的人,这事情他也是有数的。

    当初的协议结婚什么的他也是知情人。只是他以为现在总裁和安小溪已经脱离了那种交易关系,所以应该不需要这种协议了,今天忽然就拿到了这种协议真的吓了一跳。

    总裁和安小溪,到底怎么了

    章铭闹不明白。

    “不用了,好好的锁到保险柜里,明天交给我。同理这事情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以后这可能是我们的王牌。”慕琛说完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章铭愣神的握着手机,是不是他的错觉呢,刚才那瞬间,他听着总裁的话,仿佛听出了他语气中有一丝丝的失意。

    王牌吗,这王牌为什么没让总裁有一丝丝的高兴呢

    书房里,慕琛靠在桌子上,面无表情视线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他想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让她彻底的依赖自己,做她永远的救命稻草。可是最近这些事情不但没有拉近距离,反而让两个人更远了吧。

    接二连三的,他都在做着什么呢

    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安慰,这明明不是他想给她的吗

    慕琛知道自己占有她,打着安慰的借口占有她实际上根本就是另外一种情绪在作祟。那种情绪叫不安。

    这种明明想靠近却被拉的越来越远的感觉让他焦躁。

    然而,然而最后他却还是收下了那份协议,他到底是个卑鄙的男人,把慕氏看的最重,说到底也还是利用了她吧。

    慕琛忽然想,如果那时候在那场糟糕的婚礼上出现救安小溪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更善解人意的人,另外一个把安小溪看的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人,现在她是不是就不用勉强自己,好好的和那人生活。不用像现在被这样的提防着,随时做好孑然一身离开。

    深吸一口气,慕琛此刻并不轻松。拿到了那些股权他的心情却变得更加沉重了,被安慰之后反而更加的觉得这事情有多过分。

    温柔的笑着的,如花一样的我的新娘,要是你能再任性点儿就好,我现在是不是就能心安理得了。

    呵,我真是个坏人,我怎么可以这么想。

    在书房里调整了好一会儿慕琛才回到卧室,床上安小溪的身姿被丝滑的被褥做遮住,她做起来,长长的黑发滑下光洁的肩,说不出的美丽,她开口轻声叫他的名字:“慕琛。”

    水眸扑闪,双唇动人,这样真切的美丽的,就在他身边的他的心情,慕琛的心砰然跳了一下,走过去走到安小溪面前,慕琛扬起了一抹笑,捧着她的脸亲吻了她的唇:“乖,躺下休息会儿吧,现在身体好多了吧,要不要看恐怖片”

    “唔,要看,等我穿件衣服就”安小溪说着想要去穿衣服,慕琛却坐在床上将她光溜溜的身子抱住拉到了自己的身上。硕大的睡衣打开将她包裹到自己的怀里,慕琛道:“不用穿了,就这样吧,这个东西也不会害怕,就这么看吧。”

    后背靠在了他灼热的胸膛,灼的安小溪心脏发烫。

    啊,这是慕琛的温度。

    好温暖啊,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安小溪低头小心翼翼的完全靠上。

    幸福伴随着心跳让她没喝酒就仿佛要迷醉了一般,和他在一起真的好幸福。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