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没有兄弟情分

    慕循说的事情并不过分,这是一开始慕琛和安小溪协定要结婚的时候,彼此双方就约定好的事情。

    净身入户,要是离婚,也净身出户,签下放弃慕氏所有所得的协议。

    那些股权,本来她就是要签给慕琛的,无可厚非,现在已经结婚了,他提出这个不算是什么为难人的请求。

    再者就像是慕循说的一样,安小溪不会有什么微词,她会很坦然的接受这样的协议。可是

    慕琛内心里难免会挣扎。和她协议结婚的时候,慕琛只把她当成了利用工具,他救她出安家,然而她嫁给他把股权拿下,只是场交易而已。而且那时候慕琛已经做好了打算。

    一年,就一年他就跟安小溪离婚,放她自由。到时候两个人都是各取所需的。

    现在一切却已经不一样了,他和安小溪已经产生了感情,和最初的想法不一样,慕琛真的打算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和她生活。

    因为有了这层原因,所以签下协议只会让他和她之间,平白生出一些嫌隙来。她明明在自己身边已经越来越依赖自己了,这份协议却不知道会将她推出多远。

    “协议,就算不签也没有关系,小溪不会背叛我,没有关系。”慕琛沉吟了下说道。

    慕循望着他,有些严厉道:“慕琛,我不希望你在这种无用的地方感情用事。我没有说小溪会背叛你,只是这协议你必须填。这次你拿出两亿给安家的事,虽然不是小溪的错,但事情归根究底是她父亲惹了祸,却要你来帮忙填补空缺吧。两亿,你拿的出来,可是你父亲留下来的股权,于情于理,于任何情况下,都没有理由被别人拿走。”

    慕循的话让慕琛无法反驳,低头,慕琛抿着唇,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爷爷,这事情我会和小溪谈。”

    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和爷爷争执了,毕竟爷爷已经宽容了那两亿的事情,他不该得寸进尺,何况爷爷说的也没错。

    父亲留下来的股权,总要上一层保险,实实在在的握在他手里才行。虽然这么做,可能会叫安小溪寒心,但看来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慕循点头,眸子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慕琛,不动声色的低头喝茶。

    慕琛又呆了一会儿之后向外走,出了门之后抬起头来视线正落在远处被假山花丛遮盖住,只隐约可见的慕笙的院落。

    微眯起桃花眸,慕琛回头望着慕循道:“他还是老样子,还不打算出来吗”

    慕循叹了口气道:“慕笙身体虚弱,我有提过公布他的身份,但是他太寡淡了,不同意。”

    慕琛冷笑了一下道:“身子还真是弱,这么柔弱还是老实呆着吧,不然正式出现在慕氏家族的舞台上,会被蚕食的渣都不剩的。不过我莫名的觉得,他或许是很强劲的对手也说不定。”

    “慕琛,这么多年他什么都没和你争过,慕笙他身体虚弱,性格寡淡都是我看在眼里的,你别再怎么防着他了,上辈子的事情就过去吧,你们都是爷爷的孙子。你们这样,爷爷看在眼里也不好受。”

    慕琛回身站在夕阳的光影中,因为背对着阳光,所以他看起来是在阳光中,面容却在阴影里,说不上来的冷酷。

    “爷爷,我知道他也是爷爷的孙子,所以只要他安分的活着,我绝对不会为难他。现在我会拼命的隐忍,因为我不想爷爷为难。但是如果他胆敢觊觎慕氏,我绝对不会对他客气。”

    慕循叹了口气道:“慕琛,你知道他没有资格成为慕氏集团总裁,但是作为直系血亲,他也有你父亲的股权,有资格进入慕氏。”

    “是的,我知道。”慕琛冷硬的点头:“但是我不会准许他染指慕氏,一旦他进入慕氏,我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将赶走他。”

    慕循看着慕琛眼里投出来的如冰一般的冷酷,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终究是年轻人的事情,未来会变得怎么样,爷爷老了,管不了了。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慕循叮嘱了这么一句,站起来向里屋走。

    慕琛在他身后恭敬的俯了身:“爷爷您注意身体。”

    转身慕琛走了,慕循看着慕琛挺拔的背影,沉沉的叹气。

    恩恩怨怨何时了,何时了,儿子去的时候,说两个孩子都是他最心疼的孩子,他错了一生,希望不要影响到这两个孩子。

    可是或许人生就是这样的事与愿违。就算小时候他把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养着,也没能让他们生出一点点的兄弟情分来。

    他知道自己和慕琛是说不通的,因为他在内心里一定还有恨。那慕笙呢,慕笙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真的无欲无求,云淡风轻放下一切了吗

    慕循忽然发现,自己真的老了,没有以前那么有本事了,自己两个孙子的心思,他竟然是两个都猜不透。

    另外一个院子里,慕笙在房间里看着报纸,低低的笑着,如春风一般温暖的笑声,只有花儿聆听。

    “真够狠啊慕琛,真够狠。”

    慕笙真是没料到,没料到安家得到那两亿竟然是付出了和安小溪断绝关系的代价。还真是个出乎意料的惨痛代价,也出其不意的截断了他的一大部分可能性。

    这事情的主导,想也知道是慕琛。一定是慕琛让安小溪,不,可能是逼迫安小溪这么做的,毕竟

    他见过安小溪,她可不是一个手腕这么厉害的女人。如果她是,那么也不可能被安家祸害了那么多年。

    啧,这么一来,安小溪和安家没有了关系,以后他再也不能对安家做什么了,撩拨与试探都不能再做了。要是想利用安小溪对慕琛做什么,也只有直接接触安小溪这一种可能了。

    “是学的服装设计吧,我记得,辅修美术。”勾了下薄唇,慕笙可没有就此气馁,放掉了利用安小溪的想法。

    毕竟他对安小溪真的很有兴趣,何况这份报纸已经充分证明了安小溪的利用价值,慕琛真的很在意这个女人,这份在意,很有用。

    慕氏集团就交给那些无趣的老头子吧,他就来接触下这个女人看看。

    慕琛从慕氏回去的时候,依然是心事重重,怎么和安小溪开口,成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他本是做事冷酷,干脆的男人,但对上安小溪,他并不能像以前那样冷静又干脆的处理了。

    才刚刚对她做了那种事情,让她签了断绝父女关系的协议,又把事情公开让她受到流言蜚语的攻击,之后又偏偏是在这种时候吗

    在这种已经让她饱受了煎熬的时候,再拿出那张冷血的协议。

    他明明总是说希望她要的更多,希望她更加任性一些,希望她得到更多,可是现在一想1。他为什么总是在让她放弃呢

    不行,不能这样,他不能一直做这些让她伤心的事情,不然的话她对他只会疏远以及忌惮。

    胡思乱想着,慕琛一路开车,抬起手看了下表,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慕琛急忙打电话了安小溪。

    “喂。”安小溪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如水一般安静动听:“慕琛。”

    “抱歉,我有事情忙的有些晚,现在正过去,你等我下好吗”慕琛急忙解释。

    “啊,好的,我没有事情,你来吧。”安小溪道,心中其实倒是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调整心绪,不让慕琛看出来她的异样。

    慕琛到的时候已经是有些晚了,安小溪上了车慕琛问道:“要出去吃吗”

    安小溪扬起一丝浅笑道:“不了,回去吃吧。”

    “好。”慕琛点头,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兴致出去吃,他更想和她回到家里,好好的抱抱她。

    一路回了别墅,把车停到停车场的时候,慕琛看到了郑和雨以及陆祁的车也在,愣了一下。

    慕琛走出停车场,安小溪见他面色有些严肃,有些疑惑:“怎么了吗”

    “郑和雨还有陆祁的车停在里面。”慕琛道,疑惑不解。

    两个人都来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怎么也不给他打电话。

    安小溪怔了下,也是不解:“他们来的话,怎么没有打电话”

    两个人走到别墅门前,下人打开门的时候,慕琛鞋也没脱走进去看到的就是三个人坐在沙发那里。

    小乔、郑和雨、陆祁,几个人见了他纷纷侧目,安小溪紧随其后出现在慕琛的身后。

    陆祁看着他们两个人,站起来道:“总算是回来了,等你们很久了,怎么这么晚。”

    慕琛先是怔了下,接着微微蹙起了眉:“怎么回事,陆祁你和郑和雨来也不打电话给我,还有你们突然来是有事”

    “没事啊,”陆祁和郑和雨对望了一眼,冤枉道:“就是因为没有事情,所以才来玩的啊,想给你们两个一个惊喜啊,怎么样惊喜吧。”

    安小溪看着陆祁笑起来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无奈的苦笑了下。

    陆祁啊陆祁,害的慕琛紧张,你真好胆量。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