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以朋友的身份

    煌影突然给安小溪打电话这件事,实际上已经出乎了安小溪的意料,然而更加让安小溪措手不及的是,煌影听到她的话之后竟然直接道:“我去学校找你。”

    学校,学校是什么地方是大批最不理智的人群汇集的地方,煌影要是突然出现在这里那还不得让人潮淹死么。

    “不行。”安小溪急忙开口阻止他:“学校里这么多人,你可是大明星,你要是露面,一定会造成混乱的,对你来说也绝对是麻烦事。”

    “那,我不去你们学校,见面的地点换一下,你说个地方,我在那里等你。”煌影继续道。

    安小溪想了想说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地方,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安小溪坐在长椅上,树影沙沙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喂,那大明星,什么情况啊”郑楚楚在她身边撞了她一下问。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看郑楚楚:“煌影要请我吃饭,忽然说要见面,不知道什么事情。你说,他忽然之间找我是什么事情”

    郑楚楚无语的看着安小溪,她是真傻啊,还是假白痴啊。

    “我拜托你,真应该增加下情商培训了,情商这么低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能傍上慕琛这个a市帝王的。”郑楚楚看着安小溪一脸迷惑茫然的样子,嫌弃的说道。

    安小溪蹙眉,有些不服气:“我怎么就情商低了,你情商高,你说煌影找我做什么”

    “今天早晨的新闻人尽皆知,就连我们学校那些事不关己的学生也个个八卦到不行,你说煌影怎么会不知道。他看了报纸,知道你的事情,所以就来找你了呗。”郑楚楚说的理所当然,她也认为自己说的绝对没错。

    只是这位煌影大明星,似乎太过殷勤了一点儿。作为朋友热心是对的,在朋友出事的时候挺身而出也是对的,只是煌影和安小溪认识的时间不长,要说普通的事情他关心也好挺身而出也好都是正常的,只是这是安小溪的家事,她这个好朋友尚且不能去插手,他一个比她还生疏的朋友,怎么就急慌慌的找来了。

    难道还是像她猜的那样,煌影对安小溪的感情并不单纯的是朋友

    郑楚楚觉得很有可能,但这个可能未免太令人佩服了。慕琛啊,安小溪现在可是堂堂正正慕琛的女人,煌影几个胆子啊,这都敢觊觎。

    “楚楚,难道煌影真的是因为担心我而来的可是这没道理吧,我们的关系似乎没有那么好,虽然因为婚礼助唱的事情,我的确很感激他,但这事情虽然被媒体报道出来的,但也算是我的家事,不是最亲近的人,不该过问的吧。也不至于、不至于担心的要跑过来见我。”安小溪拧着眉喃呢:“煌影,为什么”

    郑楚楚在一旁翻了个白眼道:“你总算是有点开窍了啊。我觉得煌影对你绝对不止于朋友。”

    安小溪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也不能就这么断定,也许他就是仗义呢,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才几次相见的成了朋友而已,就能让那种大明星喜欢上,煌影什么美女没见过。不可能。”

    私心里,安小溪希望自己这一点点担心是自恋,郑楚楚的揣测是多余。她从以前就没交过几个知心的朋友,也没什么朋友像煌影这样对她很仗义。因为拥有的少,所以她格外珍惜。

    友谊这种感情也好,朋友也好,她都希望珍惜。所以,她希望煌影只是朋友,因为她只把煌影当朋友。

    “唉,总之你长点儿心,我自然是知道你不可能喜欢煌影,但是慕琛是男人,男人都是有占有欲的,即使对你笑的再温柔,也不会希望你和别的男人深交,尤其像煌影这种过分热情的朋友。”郑楚楚没有妄下断言,就说煌影一定是喜欢她的,而是这样提醒了她。

    安小溪冲她笑笑道:“好啦,我听进去了,你还真是我的良师益友,有你在我绝对不犯错误,等下见了煌影,就算他问我的事情,我也不会多说的。”

    “你心里有数就好。”郑楚楚伸出手拍她的肩膀,在心里叹:小溪呀小溪,作为朋友,我可说的都是真心话,你一定要听进去。男人真的都有占有欲,而你家慕琛的占有欲强到可怕,他可是花了大价钱买通我,在学校里清楚喜欢的男生的。所以你,不要犯错误。

    一个小时以后,安小溪和煌影在车上碰面,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之后,煌影没有问她什么,而是说要带她去一家很好吃的料理店吃饭,安小溪推说上次他帮了很大的忙,这顿她请。

    于是两个人一起去了店里,安小溪稍微放松了心情,觉得煌影来找她也许是有别的事情。

    安小溪在心里忍不住自嘲,她和郑楚楚一顿猜测,真是胡思乱想。看嘛,人家煌影什么也没问。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就在安小溪真的以为煌影什么都不会问的时候,煌影开了口。

    “早晨的报纸,我看到了。”煌影开口,安小溪怔了下,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看着煌影,等他继续说下的。

    煌影果然继续开口,薄唇微启,棕色的眸子里充满了认真:“我不会问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因为这只是小溪你的家事,我是无权过问的。但是有件事,我很不赞同。”

    安小溪先是听他说不会问,心下松了口气,觉得煌影果然是煌影又仗义热心,有进退有度,果然是在娱乐圈打拼的人,接着听大他说有件事不赞同,安小溪的心脏又跳乱了一下,有些忐忑。

    干笑着看着煌影,安小溪问:“是什么事情可以的说说看吗”

    煌影棕色的眸子落在安小溪小巧的瓜子脸,认真道:“我觉得让这件事被报道出来的慕总裁,是个极其失职的丈夫。”

    她的脸蛋儿苍白,身材纤细,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还不觉得她有多柔弱,从第一次见她之后,再每一次见面,她都似乎更加的消瘦了,身影似乎在一点点淡化,人更像是马上要消失了一样。

    对于这样的安小溪,他很心疼。煌影看到报纸的时候是非常愤怒的,他不是愤怒那报道,因为他想这其中是有原因的,很有可能是慕琛的逼迫,慕琛的利用。他愤怒的是慕琛没有保护她,而是把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外面的人会揣测她,会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每次参加舞会时,她都会遭遇别人的冷言与讥讽的笑容。

    慕琛没有保护她,在该保护她的时候,选择了把她推上行刑台。

    慕琛简直就是个魔鬼。

    “不是这样的。”安小溪怔怔的开口,微微摇头:“煌影,我想你是误会了,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慕琛没做错什么事情。”

    她不知道煌影是怎么会觉得慕琛不好,但是她自己是确认的,没有人比她更加确认这件事不是慕琛的错了。

    煌影叹口气道:“小溪,你太善良了,我说的事情明明就是事实,你为什么不肯相信。你现在之所以还不怪慕琛是因为你不懂这件事将带来怎样可怕的后续。慕琛让这件事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下,你知道你以后将面对怎样的日子吗那种活在流言蜚语中,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仿佛全世界都在朝笑你的感觉,你还不知道。”

    煌影是知道那种滋味的,那绝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那时候他朋友去世之后,关于他和朋友的对比,关于许多的流言蜚语,他经历过那种事情,知道需要承受怎样的压力。

    想到安小溪马上要承受这种压力,煌影就觉得心疼。

    可恶的慕琛,他都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想好好珍惜的人,他却完全没有珍惜。

    “煌影,我想你真的有些误会了。”安小溪开口,严肃道:“我并不是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你所说的那些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经历的事情,我已经承受过了,所以根本不介意在流言蜚语中生活,我只是在意我在意的人。而关于慕琛的事情,我更是不赞同,他对我有多好,别人不了解,我自己了解。作为朋友,我不希望你对我的丈夫有误会。”

    安小溪毫不犹豫的维护了慕琛,因为她知道慕琛值得她去维护。他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是个很好的丈夫。

    “你怎么不懂,你为什么不懂,慕琛是在利用你,他并不是在对你好啊”煌影的声音忽然提高了,握着双手,脸色难看的样子,吓了安小溪一跳。

    傻眼的看着煌影,安小溪真的被吓到了。

    忽然之间这么激动,一点、一点也不像是她所认识的煌影。

    煌影也是在吼完之后才惊觉自己的失态,看着安小溪被吓到的样子,煌影急忙收敛了心神。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小溪,我失态了。”开口,煌影紧张的解释道:“实在是因为你不听我说话,所以我太激动了,我太担心你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