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你会不会被女人毁掉

    “小溪,我保证,以后你的生活会好的,只会比你以前的生活更好,没有了束缚你的枷锁,你可以展翅翱翔,做你想做的事情,过你想过的生活。所以你要相信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你只要稍微忍耐一下我现在做的事情就好。”柔软的大床上,慕琛用迷人又磁性的声音轻轻安抚着安小溪。

    安小溪嗅着他的冷香,心情很平静,觉得安心,但又隐隐觉得慕琛的话别有深意。

    她忍不住开口问:“慕琛,你要做什么”

    慕琛将她抱紧,抱在自己的怀里,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不管我做什么,总之不会是害你的事情,相信我,睡吧。”

    “嗯,好。”安小溪听了他的承诺自然是相信她的。这世界上没有比慕琛更值得她相信的了,她现在算是彻底的独身一人了。

    诚如的慕琛所说,现在慕家这个别墅就是她的家,慕琛就是她的家人。所以,他说的话她都相信。

    闭上眼睛,安小溪安稳的在慕琛的怀里睡了过去,慕琛对着月色却是睡不着的,他还在思考。

    缜密的诈骗师团伙,不留痕迹的委托人,不多不少不撩拨底线却也不在少数的两亿金额,他的敌人正在行动。

    慕琛知道安毅这次之所以会被骗两亿,当然是和他脱不了关系的。但是慕琛还是有些搞不懂。

    搞不懂那位暗处的敌人在想什么。

    安毅说白了比外人还要外人,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对付他的武器,为什么要拿安毅来试探他。难道是因为安小溪

    那更是有些离谱了,毕竟安小溪已经嫁给了他,敌人一定是认为那股权落在了安小溪身上,拐弯抹角的去撩拨安毅,为何不直接来找安小溪呢。

    慕琛想不通这一点,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不必要想通的。既然对方想撩拨他,他又想把对方揪出来,那么就把撩拨的范围缩小吧。

    抱紧安小溪,这时候的安小溪已经睡着了,睡的很安静乖巧。慕琛伸出手把她的发丝撩到耳后,轻声喃呢:“如果可以,真不想做让你为难的事情,可是商战诡谲,我不得不这么做。”

    俯身爱怜的吻了吻安小溪,慕琛闭上了双眸。

    月华如水的夜晚,慕家老宅开满紫藤花的院子内,一身黑色长发的男人,正在喝着茶,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

    那边慕珊的声音传了过来:“哥哥,刚得来的消息,安毅从慕琛那里拿到了两亿支票。”

    慕笙听后,轻笑了一声:“果然,那天我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我就猜她对慕琛来说,也许有很大的价值,果然是这样。慕琛竟然真的拿出了两亿。”

    慕珊在那边嘟嘴道:“哥哥,试探出来了之后要做什么”

    “还没有想好,现在我想看看慕琛的后续动作。”慕笙声音温柔如月光一般道。

    “后续”慕珊疑惑:“钱都给了,他还能做什么后续动作”

    慕笙很笃定道:“慕琛不会白白拿出两亿。”

    慕笙说完挂断了电话,又是一次没有说再见,不过慕珊应该早就习惯了,慕笙也不担心她抱怨。

    坐在院子里看着紫藤花随风摇摆,想到那天的午后,她微红的脸颊,慕笙唇角勾了起来。

    不仅仅是个好女人,还是个让男人着迷的好女人。

    能让慕琛痛快拿出两亿,这个女人真的很有价值,是一个很值得接触的女人。他必须和她接触之后,才能进一步展开对慕琛的挖掘。

    他对慕氏有掌控的念头,然而他是私生子,怎么也比不上慕琛名正言顺,唯一能让自己顺理成章成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办法,就是除掉慕琛。

    是啊,说起来,一个死人,有通天本领他也将没办法施展,所以对慕笙来说,要是能走捷径让慕琛直接去死,他非常的乐意这么做。

    自古以来红颜多为祸水,以前慕琛从没对哪个女人特别相待过,慕笙还以为在这方面慕琛永远不可能有破绽,所以慕笙早就放弃了通过女人来毁掉慕琛的想法。但是现在,一个安小溪出现了,慕笙忽然对曾经的想法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慕琛

    让我来看看,傲慢如你,冷酷如你,聪明如你,是不是也会被一个女人毁掉。

    心情忽然变得很不错,慕笙起回了房间,今夜他确定能睡个安稳觉。

    第二天清晨,伴随着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

    报纸上刊登的头版头条,就是天价聘金:慕氏集团总裁夫人过继慕氏正式更姓氏慕

    安小溪最初是没有看到这则新闻的,是在吃早餐的时候,慕琛推到她面前的。

    “我想有必要向你解释下这件事。”慕琛深望着她说道。

    安小溪看到这个标题,脸色瞬间白了白,她知道这跟昨天晚上的事情脱不了干系,茫然的望着慕琛,安小溪艰涩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但是过继这是怎么回事

    安小溪看到这个标题就已经心乱了,而且比起看报纸,安小溪更想听慕琛解释。

    慕琛深吸一口气道:“这是我编造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你亲生父母在赶赴欧洲时遇了海难,你是被安家收为养女了,所以你现在的父亲是养父。浴室这样我也就顺理成章的下了两亿的聘金,把你过继到慕氏,让你真正成为慕家的一员。而你的养父也希望你抛开过去,过更好的生活。所以你从此和安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安小溪怔怔的看着慕琛,她茫然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编这种故事”

    安小溪不懂,她嫁给慕琛的事情,真正认识她的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猜到,所以一直也就是隐藏起了身份,外面对于她的家世也不知道,而慕家本家,还有这些上流社会的人,多少有人知道她的底细,也没什么好隐藏的。

    安小溪真的不太懂,慕琛为什么忽然通过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个虚假事实,意义是什么。

    慕琛薄唇抿着,认真严肃道:“为什么编造这种故事,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小溪,我编造这个故事,真真假假是为了告诉所有人,你和安家没有关系了。安毅一周内会离开a市,从此后和你没有关系了。小溪,上次在巴黎的事情,还有这次安毅忽然被骗了两亿的事情,几乎可以断定是因为你嫁给了我,才发生的。敌人在暗处不断的宣战,我暂时抓不住他,只能将他攻击我的范围缩小。所有小溪,我也算是利用了你和安家断绝关系这件事给对手以回击。”

    只要安小溪在他能保护的范围内,慕琛就能掌控一切事情。

    像是这状况外的安毅、安家,从现在起也不再是累赘了。

    慕琛觉得,这些对于他来说是益处,却也知道这些对于安小溪来说是痛处。

    这的确是触到了安小溪的痛处。就算是关系再差再糟糕,曾经也是一起生活过的人。

    安小溪知道这报道一出,安家算是在a市彻底失了存活下来的机会。

    知根知底的人,都知道这个报道实际上就在写她和安毅断绝了父女关系,也就是安毅得罪了慕琛,从此也没了那个慕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女儿做靠山。

    人们都会离他远去,安家算是完了。

    可是她又知道慕琛没有错,慕琛也有自己的计算。慕琛拿出了两亿救了安毅;慕琛为了让她以后不再被累,所以让她签协议;慕琛说什么利用,其实他这根本算上什么利用。

    “我知道了。”扯起嘴角笑一笑,安小溪道:“慕琛你不用有所顾虑,慕琛你只要做慕琛你想做的,该做的事情就好。”

    慕琛的桃花眸深望着她,心里微微紧缩了下,薄唇紧拧着:“可是我把你陷入了一个糟糕的状况中,从此以后人们会对你不断的揣测,会在背后对你议论纷纷。”

    慕琛清楚,他牺牲掉了安小溪的安宁,她想要的生活,应该是更宁静的吧,一心一意的做设计安安静静的生活,这一定才是她想要的,他没能给她。

    “但,这却是不得不这么做的吧。”安小溪笑笑,有些无力道:“慕琛你既然做了,就说明这事情有非这么做不可的必要,慕氏对慕琛你很重要,觊觎着慕氏的敌人,对慕琛来说是很危险的,我没有那么不懂事,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反正我身上本来就是流言四起的,我当初就是背着那些留言嫁给慕琛的不是吗”

    笑着的如同一朵安静的兰花,在宽慰着他的安小溪,让慕琛生出一股越发心疼的感觉。

    其实,更希望她现在能生气些,能愤怒一些,她这样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他把她的伤口曝光出去,让慕琛并不舒服。

    “我说过你可以再任性些。”慕琛开口道:“这种事情发脾气也可以。”

    安小溪摇了摇头,站起来道:“我没办法对慕琛你发脾气,慕琛你什么都没有做错。”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