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我要签字

    安小溪就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上,她站在那里多久了听了多少楼下的人都不知道。

    一直到她开口之前。下面的人都沉浸在一种紧张又严酷的气氛里,没有人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安小溪清澈如水的眸子扫视了一下下面,接着走了下来,一步一步,她下楼的声音很轻柔,也没有任何人说话。

    等她走下来,走到沙发附近的时候,安毅才幡然醒悟过来。

    只要安小溪不同意不就行了。这份协议,只要安小溪不同意,不签字,他就还是安小溪的父亲,就算慕琛本事通天,也不能和法律对着干。

    站起来安毅一下子扑到安小溪面前,激动的抓着她的肩膀道:“女儿,好女儿,以前都是爸爸错了,这一次爸爸真的醒悟过来了,爸爸之前对不起你,以后爸爸一定会对你好的,你身上流着爸爸的血,你可是爸爸的女儿,这种过分的协议,你一定不会答应的。小溪,我的好女儿,你快和慕琛说说,说你不会同意签这种协议的。”

    “放开你的脏手别碰她”慕琛冷声呵斥,安毅下意识的放开了手。

    气氛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慕琛看到安毅胆敢把手放在安小溪纤细的肩膀上时,真是动怒了。

    他算什么东西,也敢碰他的女人。她那纤细无力的肩膀可背负不起这样无耻的家庭和家人。

    看着安小溪,慕琛的桃花眸很深邃。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温柔和善良,她是从内心里散发着温暖的女人,所以才能在安家过着那样糟糕的日子,还保持着自身的纯澈。所以慕琛也猜不透此时此刻她会怎样选择。

    他希望她能和安家断绝来往,之前也打算先斩后奏,然而现在她已经发现了,他只能尊重她的选择。

    “小溪,你自己来选择,我尊重你。不管你怎么选择,你是我妻子这一点都不会变。”慕琛开口。那冰冷的声音,唯独在对她说话的时候,带着特意放轻的柔。

    这是给她的专属,为了不让她害怕,胆怯,为了让她勇敢做自己想做的选择。

    安小溪水润的眸子眨了眨,慕琛的温柔她深深的了解了。她从未有一刻,向过要辜负这个人的温柔。

    他的温柔,全部都是为了她好,她懂。

    转头看着安毅和方依兰一眼,方依兰不用说,哪里有什么说话的资格,她一个后妈,还是个恶毒的后妈,说话的资格坐在这里也是给她足了她面子了,此刻她只能低着头。

    安小溪的视线落在了安毅的身上,也落在了他拿着的两亿的支票上面。

    心中骤然有些疼,但是不太强烈。其实从以前开始她对于安家的存在就只在钱财上面的。

    他们不就是想把她卖个好价钱吗

    两亿啊,非常多了好吗

    “签吧,这些年承蒙你们照顾了,从今天开始我和安家就没有关系了。”安小溪开口,说的很淡,笑的也很淡。

    那种淡,仿佛幽兰轻开一般,动人心魄。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大学还没毕业,本来不该有这样的笑容的,然而是生活的大风大浪造就了她今天的怡然。

    慕琛没有为这个笑容倾倒,虽然这个笑容真的很美,然而他并不希望安小溪有这样淡然的笑容。

    这笑容是受尽磨难的象征。

    “你、你真的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你、你这是不孝你知道吗”安毅震惊的已经有些急不择言了。

    不孝他有想过她凭什么孝吗

    安小溪看着安毅,水眸冷静:“你没有资格和我说什么孝与不孝,两亿已经很多了,拿着这钱就走吧,以后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你们从来没把我当成家人,我同样也是。在我心里我只有母亲,我的母亲独自抚养我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教给了我美好的品质,让我不管在多么糟糕的环境下都要保持着自我,不能扭曲,我为有那样的母亲骄傲。而至于你,你的女儿不是我,你的女儿只有安琪而已。”

    安毅被安小溪的话说的无法反驳,膛目结舌的张张口,许久才憋出一句:“可、可血浓于水,我再不好也是你父亲,我”

    “这种道理,说白了根本就是歪理吧。”安小溪冷淡道:“生而不养,养而不教。这算什么父亲把自己的女人当成交易的筹码让她嫁给远近闻名的渣男,为了让自己另外一个女儿生活的好指使其勾引女儿的未婚夫,在欠债的时候大大方方逼迫威胁自己的女儿,这样的父亲凭什么大言不惭的说血浓于水。这种说法也分什么人的血吧,你的血一定比水还稀释。”

    一点一点婉婉道来,安小溪依然保持着很淡然的姿态,声音和情绪都起伏的不大,却一字一句让安毅再也没有办法反驳。

    她的话并不诛心,她甚至都没有说一句她很他,只是每一句都叫他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慕琛双臂环胸看着安毅那渐渐佝偻起来的身体,双眸依然冷冽,没有一丝同情。倒是安小溪,他很担心她此刻的情绪。

    她还好吗是不是心里很难受,是不是又在逞能了,他想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可是他不能。

    因为此时,是他的小妻子一个人的战场,她既然站了出来就说明她想自己解决这一切。她的勇敢,理应得到他的支持,而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站在她这边的。

    “够了,签字吧,签字离开,两亿已经拿到了,这个结果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方依兰脸色难看的开口,不让安毅再继续丢人了。

    俯身在问件上痛快的签字,安小溪看了她一眼道:“虽然你根本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但是痛痛快快的签字了,我还是要道声谢。从今以后希望你不要再给我打任何的电话,如果下次接到你的电话,我会以骚扰的名义,将你告上法庭。”

    安小溪怎么会忘记她呢,方依兰啊,这么多年一直在不间断害她的人可都是她。

    方依兰听了安小溪的话,身体微微的颤抖,脸越发的惨白了起来。

    安小溪变了。她深深的了解到了,这个女孩已经彻底开始蜕变了,昨天还被威胁到咬牙切齿的她,今天已经可以漂亮的回敬她了。

    是慕琛吧,是慕琛改变了她。

    安毅已经知道没有任何希望了,握在手里的两亿像烫手的山芋一样,想保住父女关系他就只能扔掉这两亿。他知道这是他唯一挽回两个人关系的可能了。

    他该这么做的,可是他做不到。

    这是烫手的山芋,却也是救命的稻草啊。

    有了这两亿他才能活啊。失了这个大靠山就失了,说不定能东山再起,没了这两亿,他的人生就完了。

    摸着支票,安毅最终选择了签字,两个人签完了之后安小溪平静的签完了字,律师在一旁道:“协议从今天起正式生效。安小溪小姐和安毅先生,从此以后解除父女关系。”

    安毅和方依兰从慕家大宅出来之后,还恍然如一场大梦。

    然而两亿支票在手,她们知道这不是梦。

    安毅回身,发现慕家的门早已经在他们身后紧闭上了,颤抖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这一次得和失,恍恍惚惚,真是一场大梦。

    别墅里,章铭也好律师也好,都自动退场了,客厅里只有安小溪和慕琛还有桌子上剩下的一份协议。

    “过来,到我身边来。”对站在一旁的安小溪,慕琛道。

    安小溪低着头走到他身边,慕琛伸出手拉了下她的手,安小溪的身子跌在了慕琛的怀里。

    慕琛将她抱紧,抚摸着她的长发,轻声道:“为什么要起来,为什么要出声,一切交给我就好,我自然是会让他们签字,到时候坏人就是我,是我逼着你和你家人断绝父女关系的。”

    安小溪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道:“可事实明明不是这样的,慕琛你根本什么都不用替我背着。慕琛你为什么要做坏人呢,你明明这样好。”

    她怎么能让慕琛做这个坏人呢,他明明处处都在为她着想。这次也是,断绝父女关系,根本就是在为她好。

    慕琛沉声道:“可即使为你好,却也没能让你高兴。”

    安小溪将慕琛抱紧,轻声喃呢道:“慕琛,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想逃离安家的,那里不是家,是个很可怕的地方,总是在折磨我,我一直向逃的。我现在也没有后悔签字,只是有一点点,一点点而已,一点点的情绪不对头。”

    慕琛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轻声道:“我知道,因为你是迷失的小兔子,小兔子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很难过。不过别难过,因为之前你住的那个地方,不是家,这里才是你的家,我才是你的家人。不要怕,不要难过,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好,一切的事情都交给我。”

    “慕琛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安小溪埋首在他肩膀上,双眸一阵濡湿。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