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解除父女关系

    安小溪真的是累了,她身体弱,又总是想很多的事情,所以很容易累,在慕琛那里一得了安心,她前一晚上所有的劳累一下子就放下了,此时睡过去,睡的很沉,最后又是被慕琛抱着从飞机上下来的。

    一路抱着她回了慕家别墅,将人放到卧室里,,慕琛出来,章铭这个时候已经在楼下等着了,见他下来微微俯身:“总裁,您何必亲自回来,这种事情我去处理就好。”

    章铭没想到他执意要回来,其实这两亿欠款,凭借章铭的地位是可以拿的,他也完全有信心让安家那两个可恶的家伙签上欠款合同。

    “我本来是打算交给你的,但是昨天晚上我想了下,觉得有些事情尽早解决才不会后患无穷。”慕琛坐下来之后示意章铭也坐。

    章铭坐下来,有些疑惑的推了下眼镜:“总裁的意思是要这一次彻底解决掉安家这个麻烦吗”

    慕琛点头:“不错,我有这个打算。我不喜欢被掌控的感觉。安家并不在我们守护的范围内,但偏偏和小溪有着牵连。他们出事,现在小溪就算不想管也要管,否则将会有不少的负面消息传出,对我们绝不是有利的,对小溪来说更是欲加之罪。”

    章铭点头道:“是,如果放任不管,夫人会被说成是飞上枝头做凤凰就不管父母死火的不孝女。”

    想到明明是一群豺狗一样的家人,却偏偏竟然因为血缘关系,要不得不去管,他就替安小溪觉得恶心。

    她和安家的人完全不像,有很多美好的品质,偏偏以前都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连走出来之后也要被拖累,真是倒霉。

    “章铭,帮我把人约过来吧,告诉他们,两亿我会给他们,叫他们现在过来拿。”慕琛开口,桃花眸深邃,漆黑的眸子折射出的是锐利的光。

    章铭拧着唇道:“总裁绝不会就这样简单的给他们两个亿吧。”

    慕琛冷笑了下,声音冷酷如冰:“当然,打完电话,章铭你叫律师来,起草一份协议。”

    章铭点头,没有再多问,他知道自家总裁的性子,想从他这里空手套白狼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安家,一次次的触碰着总裁的底线,之前因为安小溪,总裁稍微隐忍了一点儿。现在他们偏偏剑走偏锋要来招惹安小溪,总裁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两亿总裁是会给,但大概买的是他们这一生的不舒坦。

    安家大宅里,等了许久,眼睛都等猩红的方依兰和安毅,心中其实还是忐忑的。

    坐在沙发上,安毅已经抽了不知道多少根烟,有些神经质的喃呢:“这不行,还得求她,跪下来求她,小溪的话,是小溪的话应该会帮我们的,会的,她会的。”

    方依兰声音冷到没有温度,冷冷的开口:“不要再说这种没用的话,要是威胁她都没有用,这钱她就是一定不会给,我们就得投奔到慕琛的死对头那去。到了这功夫,你还以为安小溪会和你讲什么父女情吗别做梦,闭嘴等着。”

    方依兰说的平静,心里也是没底的,这钱到底安小溪是要和慕琛要的,一旦她和慕琛要,慕琛就会知道是他们这边出事了。

    其实她那些话根本不是威胁安小溪的,威胁安小溪有什么用呢,她又没有钱,那些是逼慕琛的。

    方依兰知道招惹了慕琛是不会好过的,但转念一想,既然已经因为安琪那事情交恶了,倒不如一错到底,招惹的更干脆点儿。就告诉他,他们已经是穷途末路,只有给他们钱才能平息事件。

    这样连安小溪一同在慕琛那里失了地位,大家都不好过,最好。

    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异国他乡孤独的过活,内心的伤口不知道多久才能愈合,凭什么安小溪就可以过的幸福美满,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吧,她那样的女人最适合和她母亲一个下场。

    电话骤然响起,吓了坐在房间里的方依兰和安毅一跳,安毅看着方依兰,方依兰急忙抓起电话,颤抖的接了起来。

    “喂喂”

    那边一个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你好,我是慕氏集团的秘书章铭,我们总裁让我通知你们,现在到慕家别墅来拿钱。”

    “我、我们去”方依兰心下一跳,没想到打电话来的不是安小溪,而是慕琛的秘书,也就是说,他们威胁安小溪的事情被慕琛知道了。

    实际上方依兰也不觉得能瞒的住,但是想到慕琛知道了,心里还是一阵心惊胆战,那人毕竟是慕琛,这个a市的领导者,谁会不怕谁有不怕的资本

    吞咽了下口水,方依兰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是的,希望你们马上过来。”冷淡到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说完之后就挂断了。

    方依兰握着已经挂断了的电话,内心里翻涌着恐惧颤抖,脸色难看。如果慕琛过来的话,他们也许还不至于这么害怕,叫他们去

    前路的未知让人深深的恐惧。

    “怎、怎么样”安毅手心也布满了汗水,问道。

    如果不行的话,如果慕琛不肯给钱,安毅觉得自己只有去死了,除了死,他还能怎样

    方依兰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道:“洗漱一下,去换身得体的衣服,我们去慕琛的别墅,他叫我们去拿钱。”

    “哦、哦,好,好,我这就去整理。”安毅一听,急忙激动的站起来去整理了,方依兰却没有他那么激动和兴奋。

    安毅怕还是以为是安小溪起了作用,所以慕琛肯给他们钱,毕竟他是安小溪的父亲。然而实际上呢,电话不是安小溪打的,事情恐怕是由慕琛掌控的。

    慕琛,慕琛到底想做什么

    方依兰和安毅到了慕家的时候,只见到了慕琛,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西装笔挺,优雅华贵,身上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冷凝之气。

    “慕、慕总裁。”安毅难看的干笑着,开口。

    慕琛冷冷的掀了下薄唇:“二位请坐吧。”

    两个人坐下来之后,安毅依然很尴尬,搓着手问:“小、小溪呢,怎么不见她。”

    慕琛冷淡的开口道:“她很累,正在休息,你们的事情,不需要她操心,所以她不用出面。”

    慕琛说着对章铭使了个眼色,章铭把一张两亿的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安毅看到那两亿的支票眼睛都放绿光了,有这两亿,他就有救了,有救了啊。

    方依兰并没有那么轻松,掐着手努力让自己不惧怕,方依兰开口道:“这钱,真的就这样给我们吗”

    慕琛冷冽的笑了下:“你觉得呢”

    方依兰被那个笑震的一惊,身体微微一颤低下了头:“恐怕没这么好的事情吧。”

    安毅在一旁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竟然开口道:“依兰,你怎么这么多虑,小溪是我女儿,这钱是她给的,当然就是给我们的。”

    安毅说着就拿起了支票,宝贝的拿在手里,慕琛的桃花眸冷冷的扫了一眼道:“女儿没错,到今天之前,小溪的确还是你的女儿,但是从今天开始,到以后长长久久,她都不再是你女儿,以这两亿为契机,我要你们永远消失在小溪的世界。”

    慕琛说完,站在他身后另外一侧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打开手里厚重的文件夹道:“这里是一份解除父女关系的协议,上面详数的写了你们以两亿的价钱断绝了和安小溪小姐的父女关系,签上字之后,安小溪小姐从此以后都不再是安家的人了,安家与安小溪小姐再无瓜葛,这份协议具备完整的法律效益,请二位都在上面签字吧。”

    安毅怔住了,方依兰脸也白了。

    签这个协议,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他们出任何事情也和安小溪没有关系,见面也是陌生人。如果她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安小溪,将有可能被告上法庭,而像昨天那样的威胁,更是可能丧命。

    “这、这怎么行孩子怎么能没有父亲”安毅激动的站了起来,安小溪在以前也许并不重要,可现在,说拿出两亿就拿出两亿的慕琛在这里,和安小溪维系父女关系有绝对好处,他怎么可以放弃。

    “父亲你也配”慕琛的眼神骤然锋利如刀,冷冽的开口:“父亲会只在有困难的时候才找女儿为了这两亿,你们竟然威胁她,如果现在不是你没有签上这个协议,名义上还是小溪的父亲,你猜我是会给你两亿,还是让你变成一具尸体。”

    安毅被吓的一下子又坐在了沙发上,目光呆滞,嘴里却还执拗的喃呢:“你、你说的只是你的想法,小溪、小溪是我的女儿,她,她,她不会准你这么做的,女儿怎么可能没有父亲。”

    “慕琛。”一道轻柔的声音忽然响起,慕琛的心坠了一下。

    是安小溪的声音,慕琛有些僵。

    她怎么起来了,他记得在她的房间里点了熏香的。

    糟了,这事情是他背着她做的决定,她全然不知。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