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逼着她把事情说出来

    怎么办,这种事情她该怎么办。

    如果开口和慕琛要两亿,慕琛会怎么想她新婚,连蜜月期都没有过,自己这个本就是因利益才在一起的新婚妻子就像自己的丈夫要两亿这样的巨款。

    一切,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可耻的阴谋,她会变成为钱不择手段的女人。

    而如果她不要呢,不向慕琛要这两万,安毅和方依兰已经疯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不敢想。那些人怎么伤害她都,中伤她都没关系,甚至于她们去找爷爷诬陷她,她被赶出来,那都是她的业障,她即使痛苦却也不至于难以抉择。

    然而那两个丧心病狂的人,绝不会只对付她,她们找了慕琛的敌人的话,慕琛势必受到牵连。

    安小溪的呼吸有些急促,脸色有些苍白。

    她从不是一个贪婪的女人,她要的从来都不多。现在也是,在慕琛的身边,她没什么特别大的野心,不想从慕琛那里得到任何的不属于她的好处,她只想和慕琛在一起,站在这个人身边,这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

    为什么只是这样简单的愿望,那些人也不同意,也不让她实现。她真的要崩溃了。

    慕琛在座位上等了许久,还不见安小溪回来,微微蹙眉已经站起来准备去找安小溪了。站起来,慕琛就见安小溪一席白衣的身影走了过来,临到近时慕琛看到了安小溪脸色不太好。

    微簇了下眉,慕琛不动声色的问:“事情谈完了吗”

    “嗯,谈完了。”安小溪坐下来,慕琛望着她的样子已经知道安毅那边事情不太妙,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追问,他在等,等她开口。

    没想到安小溪竟然是什么都没说,“慕琛,我、我好像玩的有些疯了,身体不太舒服,头有些晕,我们先回酒店吧。”

    “好,要不要去拿些药。”

    “不用的。”

    上了车一直回到了酒店总统套房,安小溪仍然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推脱说身体不舒服要睡一会儿,让慕琛不要担心她,自己游玩。

    “我在外面,有事情叫我。”慕琛从卧室里出来前深深的看了安小溪一眼。

    一出门,那张英俊温柔的面容就已经变得完全冷酷了起来。

    事情她不说,他却是不能放任不管。慕琛的心里是生气的,气安小溪的沉默不语。

    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告诉他,只是一味的自己背负着一切,她那样纤细单薄,怎么能背负住事情,而且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有什么事情就是要告诉他才行。他明明告诉过她,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他,可是她却又犯了这样的错误。什么都不说。

    这个女人,每次都要忤逆他的话,一定要惩罚她。这一次他要逼着她自己把事情说出来才行。

    心里虽然这么想,慕琛却还是走到了书房里,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章铭清冷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带着一如既往的专业性。

    “总裁,有什么吩咐。”

    “帮我去查一查安毅那边的事情,看看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慕琛吩咐。

    “好的总裁,我这就去查。”章铭答道,挂了电话。

    慕琛挂断了电话之后,就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书,到了晚饭的时候,慕琛叫人把晚饭推了进来,打开了卧室的门。

    其实这段时间里安小溪一直没能睡着,她只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该怎么开口,或者该怎么用自己的力量解决。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只有一天的时间,二十四个小时,她想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却什么也没想明白。

    这像是一个死局,在一场争斗中,亡命之徒总是占据了优势的,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怕。既然他们都不忌惮慕琛的身份地位了,她还有什么武器。

    她想不出来,什么也想不出来,非常的痛苦。

    “晚饭已经送进来了,起来吃点儿吧。”慕琛温柔的凑近她,抚着她的发:“身体稍微好些了吗,还是我叫医生来吧。”

    “不、不用了,我没事了。已经好很多了,大概只是白天晒的有些晕。”安小溪做起来勉力的笑笑,俏丽的面容上仍有些苍白。

    其实她根本什么都吃不下,可是她要是不吃,慕琛一定会在意。

    下了床,安小溪陪着慕琛吃了个晚饭,慕琛又叮嘱让她早点上床休息,洗了个澡,安小溪上了床,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安小溪心里说不出的心焦。

    她到底该怎么办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慕琛穿着浴衣走了进来,安小溪心下一跳。

    柔软的床陷下去一些,安小溪感觉到了慕琛气息的靠近,抱着她,慕琛的手滑入了她丝滑的睡衣内,抚上了她胸前的柔软。

    安小溪心中一惊,急忙按住慕琛的手,有些紧张窘迫的开口:“慕、慕琛,不要,今天不要。”

    她现在心烦意乱,根本不能和他做。

    慕琛的另外一只大手,放肆的抚摸上她的禁地,咬住了她的耳垂沙哑的低喃:“为什么不行你的身体没有问题的吧,而且我现在性高涨,非常想要。”

    安小溪的身体根本经不起他什么撩拨,身体在他手里变得绵软,但是她真的没有任何的心情,也没办法配合慕琛。

    “慕琛,真的对不起,今晚真的不行。”安小溪推拒着慕琛,可是慕琛却并不打算放过她。

    翻身将她压在身上,慕琛在夜色中,一双动人的桃花眸,如墨一般锁住她:“男人在性起的时候,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不行。我要你,现在就要。”

    慕琛说着吻上她的唇,安小溪闪躲,却怎么也躲不开他。他总是温柔的,这一次却因为她的闪躲,霸道又有些肆虐,深深的吻着她,慕琛的大手在她柔软光滑的身体上抚摸,在她的禁地撩拨。

    “唔,慕、慕琛,不要啊啊”

    “乖,你的身体明明很想要。”

    内心里的压力和身体上本能的反应,逼得安小溪痛苦不已,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里流出来,安小溪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慕琛察觉到她哭了,停下了动作俯身看着她,安小溪捂住嘴巴,一旦哭了出来,就再也止不住了,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

    她小巧的瓜子脸上布满泪痕,水眸微颤,楚楚可怜。看到她这样,慕琛的心微疼,但却没有伸出手为她擦拭泪水。

    慕琛看着她滴落的泪水,问她:“不想做是吗”

    安小溪颤抖的咬着唇:“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那就告诉我理由,把你的心事说出来。”慕琛望着她,认真的说:“如果你不说,我就继续做下去,绝对不再考虑你的感受。”

    他没有在开什么玩笑,他的身体已经蹦的很紧,对她,他总是自制力不行,但是他却是愿意为他自制的,所以他希望在他能控制的时候,她可以把话说出来。

    安小溪水眸扑闪,唇微微抿着,轻声道:“慕琛,我要是说了,你可、可不可以不生气。”

    慕琛见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微叹了口气。

    这个蠢女人,他既然看出了她有心事,又怎么会不查她呢。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也知道她在烦恼什么。知道了,却更生气。

    这女人,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她一个人可以解决的,她在纠结什么,还不告诉他。

    “你说吧,说了之后我再考虑要不要生气。”慕琛说着从她身上下来,拿起一旁的浴衣穿上。

    身体的某个部位还是硬,慕琛有些懊恼。刚才应该做到最后的,或者不那么投入的撩拨她,也许身体也不会那么难受。

    安小溪坐起来,低着头,眼神暗淡。

    慕琛已经知道她有心事了,这事情不得不说了。而且她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依靠慕琛了。

    慕琛一定会讨厌她的吧,一定会的

    然而她决定说了,绝对不能让方依兰和安毅害到慕琛,绝对。

    “慕琛,我的确有事情。”安小溪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包括方依兰打电话威胁她的事情。

    慕琛的脸色在听到她被威胁之后变得非常的难看:“你是说,不是他们来求你,而是威胁你吗”

    安小溪很担心的望着他,忐忑道:“对不起慕琛,我知道这种事情真的很奇怪,但是如果不给他们钱,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那再怎么说也是我父亲。算我求你,慕琛,可、可不可以借给我两、两亿。”

    慕琛冷凝的抿着薄唇:“借给你你要拿什么还”

    安小溪身体颤抖了一下。

    拿什么还

    是啊,她能拿什么还,她也不知道。可是如果不借,难道要慕琛就这么给她吗那样未免太无耻了,她做不出来。

    低着头,安小溪紧紧攥着手指,艰涩道:“我、我虽然现在还不上,但我会、会努力成为设计师,然后赚、赚钱还给你,总之我、我会还。”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