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唯有良辰美景不可负

    “这样,真的好吗”

    “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爷爷他们”

    “爷爷他们早就回去了,至于其他人,那不关我们的事情,今晚可是属于我们的。”

    庄园的三楼,十二点的钟声还没响起,舞会上仍旧是觥筹交错,千金小姐和富家少爷,仍然在游荡,在跳舞,而这场舞会的两个主角已经避开了众人的耳目上了三楼。

    抱着安小溪进到两个人的婚房,安小溪在慕琛的怀里,视线落在的这个方面。

    硕大的房间内,床的四周围满了香槟玫瑰,红色的被褥上铺盖着心形的玫瑰花瓣与百合花瓣,缠绕着金线。

    在床的另外一边靠窗的位置上,设计了一个精美的浴池,里面铺满了玫瑰花瓣。

    慕琛俯视她,用他迷人的磁性声音说道:“现在,你只属于我。”

    安小溪红着脸,环着他的脖子。

    慕琛抱着她,将她放在花瓣上,红色的礼服铺开,慕琛将花瓣轻抚在她的衣服上,勾起漂亮的薄唇,低喃:“人比花娇。”

    这房间里装点着许多的花,在慕琛看来却是没有一朵比她还美。

    安小溪脸红的娇艳,羞涩的不说话。

    她娇艳的容颜引得慕琛呼吸继续,扯开领结,慕琛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有些坏心的问:“今晚日子有些特别,我们是否也特别一点,衣服,就请慕太太帮我脱,可以吗”

    安小溪的脸本就有些红,此刻更是有些热了起来。

    给他脱衣服什么的,她是有些羞涩的,然而这夜的幸福压下了羞涩,安小溪抬起手来为他脱衣服,先是西装,接着是衬衣。

    一颗扣子一颗扣子的解开,安小溪清楚的看到他肌理分明的身体线条,忍耐不住有些燥热。

    或许是因为也喝了一点儿酒的原因,安小溪的身体不自觉的有些难耐。

    慕琛身上的冷香混合了这个房间里迷人的花的香味,引出了一种神奇的化学作用,像是极其强烈的催剂。

    伸出手解他的腰带,安小溪的手不小心碰到他的火热,脸彻底红透了,咬着唇,纤细的手指怎么也解不开他的皮带。

    慕琛俯在她耳边沙哑的道:“慕太太似乎还很不熟悉这种事情,以后看来要多练习才行。”

    “慕、慕琛,我、我不行,你别欺负我。”安小溪可怜兮兮的哀求。

    慕琛挑眉:“那告诉我,你想要吗”

    他的呼吸就近在咫尺,触动着安小溪躁动的血液和狂跳的心。身体,比之前的任何一次更加的渴望着她。

    有人说,性上的爱之于男人,也许是荷尔蒙引发的冲动,所以在做的时候,性是更重要的那一方面。而之于女人却是感情性质占的比例更大,女人在意环境、气氛、感情。

    所以安小溪知道,自己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渴望着慕琛,因为今夜是特别的夜晚,是她成为他的妻子的夜晚。

    所有的矜持与羞耻,今夜都可以放下。伸出手搂住慕琛的脖子,安小溪声音颤颤地的开口:“想、想要。”

    慕琛继续问:“想要什么说清楚。”

    安小溪继续有些羞耻的回答:“想要、要你。”

    “想要我的什么”将她的裙子扯开来,慕琛亲吻着她颈部白皙的皮肤,继续暧媚死仙。哎呦”

    胸口上挨了一下,郑和雨低头就见自己怀里的小乔羞红了脸。

    呆呆的,郑和雨低喃:“怎么办,我现在也有点起兽性了。”

    小乔气,这个人太不正经了。

    陆祁在旁边沉默了下,忽然邪笑了起来:“怎么办,我有点想看。”

    小乔一听急了,忙制止道:“不行”

    怎么可以偷、偷看人家那个什么呢,小溪被看到的话,会很害羞的,就像她死也不会想被人看到她和郑和雨那个什么一样。

    “小乔说的对,怎么可以偷看。”郑和雨严肃道:“要知道被慕琛抓到的话,我们会死的很惨。”

    陆祁微挑着眉,一脸你接着装的样子,郑和雨绷不住了,邪笑道:“不过,虽然不敢行动,但果然很想看。”

    “你们”小乔脸红透顶了,这两个家伙太无耻了。

    砰的一声,巨大的烟花窜上了天际,绽放出七彩的光芒。

    章铭和郑楚楚走到了停车场附近,抬起了头。郑和雨小乔还有陆祁也抬起了头看向天空。

    舞会上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而那在三楼婚房里的人,在一次缠绵之后。赤身相拥,烟花绽放两个人都侧目去看,双手交缠在一起,然后凝望着彼此,他们接吻了。

    此时此刻,唯有良辰美景,不可相负。

    在这样美好的夜晚,谁也不会去在意别人的事情。安家的书房里,安毅已经要把电话打烂了。

    可是怎么打,都是在圈外。给合资人打,给律师打,今夜大家就像是串联好了一样,谁都不接他的电话。

    “接电话,一群该死的给我接电话”重重的一拳砸在了书房的桌子上,安毅脸色惨白,双目猩红。

    “你躲在书房里做什么安琪打电话来,你要不要接一下。”门外,方依兰问。

    安毅焦躁到不行,声音沉沉道:“我还有事情,不接了,你也去睡吧,不用等我。”

    他是强忍着焦躁说的这些话,因为实在不敢让方依兰知道。

    方依兰有些生气道:“怎么了,安琪没能嫁给慕琛,安小溪嫁了,你没捞着好处安琪就不吃香了是吗”

    “你闭嘴,我现在不想跟你吵,你别来烦我。”安毅怒了,语气差的吼道。

    方依兰也生气,气的发抖:“好好好,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嚣张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方依兰说完转身恨恨的离开,她只当安毅是因为安小溪的事情变得古怪,却不知道事情比她想的糟糕,也不知道安毅把所有家业掏空,甚至于借了一大笔债去投资。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