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无欲无求吗?

    霸、霸道,是啊,他的确是霸道,但是也不要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好吗

    看着陆祁那一脸委屈的样子,安小溪道:“陆祁,真是抱歉。其实是我说的,今晚我、我只想和慕琛跳舞。”

    脸上一红,安小溪有点怕陆祁觉得她幼稚。什么专属于慕琛一个人这种事情,在别人看来或许会很孩子气吧。

    陆祁怔了下倒是意外这竟然是安小溪说的,再去看慕琛,虽然还是那张俊脸,但是熟悉了他二十多年的陆祁还是看出来了他心情不错。

    看来,果然没错了,是安小溪说没错。

    笑了起来,陆祁倒是很知情识趣的开口:“算啦,是我不自量力,唉唉,今天晚上新娘子可是只属于新郎的,我怎么就这么笨还来邀请新娘子,我去找小乔玩儿。”

    说着陆祁就撤退了,安小溪很想拦住他,告诉他不要去自讨苦吃,然而已经晚了。

    陆祁把小乔从郑和雨那边断下来,郑和雨怒了,正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样子,小乔则在一旁无措的攥着手指。

    “真的不用去喝止他们吗”安小溪问慕琛。

    “怎么了,有哪里不好吗明明就玩儿的很开心。”慕琛理所当然的说道。

    安小溪嘴角抽搐了一下:“从、从哪里也看不出好来吧。”

    慕琛挑了下俊眉,站在她面前正对着她严肃道:“从现在开始,你只能看着我,别人的事情你不要去管了。我的新娘,快点和我跳舞,否则我要亲你了。”

    安小溪的脸被他说的红了起来,低着头羞涩道:“好、好了,我知道啦。跳舞吧。”

    慕琛俯身行了一个绅士礼,安小溪提起裙角回了一个,然后两个人开始跳舞。

    慕循和一众老人在楼上的房间聊着,今晚是婚礼,舞会都是孩子们的事情,她们来也不参与。

    慕循看着下面慕琛和安小溪跳舞,郑和雨陆祁以及小乔在一旁闹的样子不禁也露出了笑意。

    “年轻真好啊。”身边有人感慨的开口。

    慕循点头:“是啊,看着孩子们好,真好。”

    “老循,你家这儿媳妇真不错,我家那臭小子和小乔的事情,当时多亏了她呢。”郑和雨的爷爷开口道。

    慕循点头:“那可是毕竟我慕家的孙媳妇。”

    想到这里,慕循在感到欣慰之余,不禁想到了慕家老宅自己的另外一个孙子。

    也是该结婚的年龄了,可是到现在,外界还不知道慕家有这样一个孩子。

    慕琛他

    唯独的在这件事情,格外的坚持。

    上一辈的恩怨,如果能不影响着这一辈就好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慕循开口,一旁的管家问道:“老爷,不和少爷打个招呼了吗”

    “不了,夜晚的时间都是孩们的时间,就让他们好好玩儿吧,明天按照慕家老规矩,反正也是要来奉茶的。”慕循摆手道,一行人从庄园的后门离开。

    一直回到了慕家,慕循没有直接回到自己住的地方,而是来了慕笙的院子,走到门口就闻到了一阵茶香,慕笙从月色中走到门前道:“爷爷,我就想你今晚或许会来我的院子。”

    慕循看着自己的这个孙子,叹了口气:“还是这么瘦,头发又长长了,该剪了。”

    “这样挺好的。”慕笙笑了下,笑容如兰花的淡雅。

    慕循无奈的在心里叹息,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孙子长得实在有些好看的过分了。在以前的家庭中,男生带女相,就是命不好。

    他的命确实不太好。

    “不介意我蹭杯茶吧。”慕循开口。

    “是专门为爷爷沏的茶,今天晚上月亮很圆,花好月圆,爷爷里面坐吧。”慕笙说道。

    慕循走进去,两个人在院子里的石桌坐下。

    慕循的面前摆着慕笙沏的茶,喝一口,芬芳四溢,慕循感叹:“你的爱好,倒真是个个都很老,现在没有几个年轻人,茶道如此精湛了。”

    慕笙含笑:“我身体不好,走在院子里无聊,这些很消磨时间,所以就试一下,谁知道就会上瘾了。”

    慕循看着他,问:“身体最近好些了吧。”

    慕笙点头:“最近稍微好点了,不过还是虚弱,我这样弱的身子,基本就和废人一样。让爷爷操心了。”

    慕循叹气,“别这么说,是爷爷委屈你了。”

    慕笙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云淡风轻道:“我对功名利禄之类的本来就没有什么诉求,爷爷不用觉得愧疚。婚礼,还顺利吗一定很热闹吧。”

    “嗯,很顺利。”慕循道:“新娘很漂亮,慕笙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我有想过是时候向外界公布你的身份了,你该有个名正言顺的慕家少爷的身份。如果你想也可以进入慕氏,这一点就算慕琛不同意我也hi坚持,这之后你多接触外面,也找一个像小溪那样的好妻子”

    “不用了。”慕笙打断了慕循的话,声音很轻柔,他说话的声音总是这么温柔,可是却有不容拒绝的力量。

    摇头,他扬起那双迷人的凤眼,笑的谦逊温和又不容拒绝:“爷爷,我说过这些都不需要。至少现在,我的身体这样是什么走做不了,既不能长时间的工作,也不能给任何人人幸福。再等等吧,等我的身体好一些了,我会主动向爷爷提出这些的。”

    他的推拒不是一次两次,慕循扭不过他,深深的叹气:“你这孩子,人活着就得有欲求,你这样无欲无求怎么行。”

    自己的这个孙子,和慕琛完全不同。慕琛想要的东西就会去自己争,慕氏也好,自己要娶的对象也好,都要自己决定和掌控。而慕笙却像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一样,像湖里的萍,好像不管随着浪潮去向哪里都一样。

    这样的性子不好,也走让他觉得亏欠。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上一辈子恩怨也不少,但是都流着慕家的血。

    慕琛是正统的慕家的孩子,自然多些宠爱,但是对慕笙,他也并不是不想给予任何。

    就算慕琛会不高兴,该给慕笙的他也不想少给。却

    总是被推拒掉了。

    “爷爷,也许有天我会有所欲求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我只觉得这样闲云野鹤的生活很好,我很没出息,非常抱歉。”他用这样谦卑自责的口气说这样的话,慕循还能说什么。

    叹气,慕循道:“你是个好孩子,爷爷只是希望你幸福。什么出息不出息的,爷爷从来不在意。”

    两个人聊了一小会儿慕循就离开了,慕笙在院子里继续喝茶,手机震动了几下,慕笙拿了出来,打开里面传来的照片。

    女人穿着婚纱的样子,真漂亮,还有穿着红色礼服的样子,也分外光彩照人。

    她的面容娇俏美丽,水眸闪亮,笑起来的时那双樱唇轻轻扬起,说不出的动人。翻到第三张,是她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的照片,从侧照着的,她羞涩的低头含笑的样子吸引着慕笙的视线。

    “原来你在他面前,是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托着下巴,慕笙唇角笑意说不出的动人。

    月色撒下来,照在他脸上,任谁看了都会被这个笑意迷倒,可是他说出来的话虽轻柔,却让人惧怕:“我决定不杀你了。”

    欲求

    呵呵,是个人都有**,都有诉求,他怎么会没有呢。只是他要的慕循给不了。

    既然他给不了,那么他就不要。他要的是毁掉慕琛所拥有的一切,可不是与他分享什么。

    对慕琛的恨,他永远都没办法放下,为了对付慕琛,让他再隐忍多久他都可以。

    安小溪的话,看起来是个很好利用的棋子,既然已经结婚了,她若死的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杀掉她这件事,他不打算做了。

    再看看吧,再让她看看,她到底有多少价值。

    此时在舞会的现场,安毅在洗手间那里,打电话给自己的合伙人,却怎么也打不通,急到不行。方依兰本就不想看到安小溪幸福,早就想走了。在久等看不到他之后,来找他。

    见他在打电话,方依兰微微蹙了下眉:“你在给谁打电话”

    安毅吓了一跳,急忙放起电话道:“一个生意上的同事,给我打电话送祝福。”

    方依兰警惕的看着他:“你不会吹嘘了什么吧”

    安毅忙道:“你想什么呢,我怎么敢,只是他要我以后提携,我和他寒暄了几句,你就过来了。”

    安毅到现在也仍是不敢把实情告诉方依兰,这事情如果被她知道了,她一定会大发雷霆。

    方依兰见状也没有多问,心烦气躁道:“走吧,在这里呆的时间够久了,他们也完全无视我们,我们没必要在这里呆着了。”

    “好。”安毅点点头,跟着方依兰向外走,一边走一边攥紧了手机,抬起另外一只手擦汗。

    接电话,该死的家伙,接电话啊为什么不接电话事情到底办的怎么样了现在安毅实际上已经开始慌了,只是他此刻仍抱着一线希望。

    希望自己没有被人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