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婚礼进行中3

    一身红色的礼服,淡雅绝美的妆容,从楼梯上缓缓下来,郑楚楚和小乔在她身后,三个人都是绝美的,一时间成为了一道风景。

    慕琛见她已经换好了礼服,放下酒杯慕琛看了一眼旁边的煌影。

    “不管你有怎样的信心,现在,她是我的妻子。”高傲的勾了下薄唇,慕琛走向安小溪。

    煌影看着慕琛的背影,攥紧了手。

    是的,他说的没错,这现在就是现实。

    慕琛走到楼梯口处,对她伸出了手,安小溪微微一笑握住他的手,两个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如画一样。

    两个人走向舞池中央,郑和雨见到小乔自然也是三魂七魄丢了一半,陆祁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耸肩:“算了,我也去邀请另外一个伴娘吧,唔,小溪的朋友,应该也不错。”

    陆祁正想上前,谁知道身边有人却快他一步,章铭已经走到了郑楚楚面前。

    “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章铭微微俯身,郑楚楚的心一下子慌了一下。

    忽、忽然之间他过来邀请她,真的吓到她了。

    “不可以吗”章铭也有些紧张,问道。

    他有些担心怕她拒绝,可是这现场都是一些富家少爷,郑楚楚这样漂亮,早就已经被觊觎上了。他不希望她和别人跳舞。

    “我、我跳的有些不好。”郑楚楚咬着唇,伸出了手。

    其实她是有些想逃的,面对喜欢的人,总是想要藏住自己的不足。她是跆拳道社的,跳舞这种事情虽然她学过,但是却没怎么上心。而章铭呢,他是慕氏集团的首席秘书长,这算是礼节,他这样认真的人,一定学的很好。

    她有些紧张。

    “没关系,我们就随意的跳好吗”握住了郑楚楚的手,章铭勾了下唇微微一笑。

    郑楚楚的脸红了,他清俊的笑脸,那样迷人,声音也很温柔。她没有办法拒绝。

    也许真的要,真的要像安小溪一样,试一次了。就一次吧,试着让这个男人喜欢上自己。

    陆祁在一旁看着,瞪大了眼睛:“连章铭秘书都比我积极,我也是该努力了啊”

    煌影在这个时候,已经坐在了钢琴处,手指放在键盘上。

    优美的音乐响起,慕琛牵着安小溪的手,翩然起舞。安小溪有些紧张,但是今天这样幸福的日子,喜悦的心情似乎更加的取代了紧张。

    “看来我们小溪真的有在暗中努力,跳的越来越好了。”慕琛勾起唇角轻笑了一下。

    安小溪得意的嘟嘴:“那是自然。我可是有在努力的。”

    “嗯,跳的这么好,今夜我会好好奖励你的。”慕琛唤着她的腰身,暧昧的说道。

    安小溪腾的一下子了,张张嘴没有辩驳什么。

    今晚是新婚夜,洞房花烛,她就乖顺的让他随便怎样吧。唔,他想做的尽兴就尽管做吧。

    “蜜月旅行,我们明天早晨出发。”

    安小溪有些紧张:“真的可以吗我的要求会不会有些任性。”

    先去新西兰,再去玻利维亚,这样的路线,安小溪并不知道好不好走,只是慕琛听到她说喜欢这两个地方,就已经定下了。

    “并没有什么不可以,这也不算是什么任性。而且玻利维亚我也没有去过,世界的尽头,我也想去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美丽。”慕琛环着她的腰肢旋转,安小溪美丽的红色裙角像一朵花一样绽开,说不出的动人。

    华丽的灯光照耀着两个人的容颜,都是一样的美。

    流畅的音乐,动人的歌声,都是由那个坐在钢琴边的男子弹奏的,可是此刻没有人关注着他,所有人的视线落在那翩然而舞的两个人身上。

    那两个人的画面中,没有他。

    忍着心痛,看着她握着别的男人的手起舞,煌影心中的酸楚只有他自己懂得。

    一曲结束,慕琛和安小溪都是意犹未尽,煌影却觉得如释重负。

    掌声雷动中煌影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一切到这里终于结束了。

    新人跳完舞之后,舞会正式开场乐队奏起了音乐。

    安小溪这个时候才在幸福之余想到煌影,仰头看着慕琛,安小溪道:“慕琛,煌影的歌声真的动听,我们去敬杯酒吧。”

    “好。”慕琛点头,和安小溪一起走到了煌影那里,四周围绕着他的女孩子一下子四散而去,安小溪看着那个景象微微一笑对煌影调侃道:“煌影,你好受欢迎,就连千金小姐们也一定都是你的粉丝。”

    “并没有。”煌影摇头,在安小溪面前露出的是温柔的笑:“小溪,你今天真美。”

    慕琛在一旁冷冷的扫了一眼煌影,煌影并没有被他震慑到,依然谈吐如常。

    安小溪只当他是客套,含笑道:“谢谢。”举起酒杯安小溪真挚道:“煌影,真的谢谢你来我们的婚礼,我敬你吧。”

    煌影看着她举起的酒杯,视线落在清雅美丽的面容上,比这一杯祝福感谢的酒,我更

    “跳舞。”煌影忽然开口,冲动的说道:“酒就算了,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慕总裁,应该不会介意吧。”

    说出这些话来,是任性的。他知道自己不该说这话,尤其现在这个场合,挑衅慕琛绝对不是明智的。

    可是他想和她跳舞,只是一支舞的时间也好,如果她的视线能落在自己的身上,就是给他最大的安慰。

    安小溪怔了下,慕琛的内心汹涌着怒意。

    他的不屑没想到却给让煌影得寸进尺,这一点有些惹到慕琛了。

    然而现在他却是真的不能介意,他的占有欲很强,当然不会希望安小溪和煌影跳舞,然而现在如果在安小溪面前表现出来如此的不大方,实在有损他在安小溪面前的形象,毕竟只是一个舞而已。

    只是、只是一个舞,可他不愿意

    安小溪实尴尬,看了一眼慕琛,慕琛见她望过来,只得微微含笑道:“没关系。”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看向煌影,他是真挚是友好的,对人很亲切,安小溪知道煌影是个nice的人,任何人都会愿意和他来往,安小溪自然也愿意和他来往,而且她也不觉得和煌影跳舞是什么让人难受的事情。

    可是今天不一样。

    深吸一口气,安小溪喝了酒,把酒杯轻轻放在一旁歉意的看着煌影:“对不起煌影,今晚我想任性一下,只和我的丈夫跳舞。”挽住慕琛,安小溪羞的脸有些红,靠的慕琛有些近,脸几乎蹭在了慕琛的西装上。

    今夜是属于她和慕琛的,如果在平时她也许不介意和煌影跳一支舞,这只是一种社交礼仪而已,但是今夜是不同的。

    在今夜她的一切都只属于慕琛,她只会挽着慕琛的手,也只会和慕琛跳舞。

    煌影的心颤抖着,望着安小溪,痛楚从心里一直传递到血液里的每个角落。

    被这个人拒绝的感觉,好难受。

    真的那么喜欢他吗,明明这个男人只是利用你而已,为什么你为了他连一支舞也不肯跟我跳。

    慕琛也没想到安小溪会拒绝煌影,微微侧目看着她,就见她仰着头,用那双水润的眸子望着他,慕琛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如果不是此刻宾客那么多,他真想俯身吻她,就这样顺势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恋爱这样的她。

    只看着自己的这个女人,他想好好的珍惜。

    “真是抱歉,煌影。”慕琛看向煌影:“我想你不会计较我妻子的这份任性吧。”

    煌影的一阵紧缩,对于这个男人的话,煌影无言以对,点点头,煌影道:“是的,我当然不会计较。”

    就算再怎么的难过,煌影也是不会怪安小溪的。她又有什么错。

    只不过,不计较是一回事,而更加坚定了喜欢安小溪的心情是另外一回事。她的真挚,她的专一,他都看到了。

    这份真挚,慕琛并不配,他要抢过,他会抢过来的。

    微微俯身。煌影道:“我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那么,今天便遗憾的不能共舞了,希望下次,下次舞会上一定要答应我的邀请。”

    “好的,下次的话我一定会和煌影跳一支舞的,而且煌影真的谢谢你今天的到来。”安小溪感激他的彬彬有礼,冲他眨了下眼睛,安小溪道:“你多吃一点哦,这里的食物不错。”

    煌影含笑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什么,慕琛揽着安小溪的腰身道:“我们去跳舞吧。”

    安小溪甜甜的笑:“好。”

    慕琛揽着安小溪走的时候,回眸看了一眼煌影,那是真正意义上的警告的眼神。那种眼神在传递着慕琛的警告。

    这是最后一次我准许你放肆。

    煌影读懂了他眼神里的话,却没有做出回应。

    他的放肆不止于此。

    慕琛和安小溪没走到舞池,陆祁就湊上来问道:“小溪,要不要和我跳支舞啊,我没有舞伴好无聊。”

    安小溪尴尬,不等她开口,慕琛已经挑眉开口道:“今晚她只会和我跳舞。”

    “慕琛,你这样太小气了。”陆祁抱怨。

    慕琛横眉:“你用错词了,我这是霸道。”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