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穿着西装来

    车内,安小溪被慕琛吻的措手不及,深吻结束以后,安小溪脸红红的小声:“你、你干嘛呀。”

    慕琛挑眉道:“你亲手为我做了西装,我突然想到还没有好好的答谢你,所以先从吻开始,今夜我要好好答谢你。”

    安小溪当然知道他指的答谢是什么,咬着唇道:“哪、哪里有这样的答谢。”

    这男人好邪恶哦,昨天明明才做过的,太没节制了。

    慕琛理所当然的搂住她的腰,不客气道:“当然有,以身相许不就是。”

    “我、我说不过你。”陷在慕琛怀里,安小溪小声争辩。

    慕琛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手指缠着她的发:“知道说不过就乖。”

    车内,飘着丝丝甜腻,而关于这个城市其他人的伤心事,一个根本不在意,另一个什么都不知道。

    煌影的愤怒与黯然,对这两个人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

    回到别墅慕琛抱着安小溪上楼将她压在身下,蓝色的裙子在床上铺开,使得她像花一样绽放。

    慕琛扯了扯领带,眯起桃花眸俯身道:“你难得为我做了西装,干脆穿着他做吧。”

    “什、什么”安小溪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来。穿着做望着慕琛西装笔挺的样子,安小溪只觉得心跳快到不行,急忙捂住脸摇头:“不、不行,西装会弄脏的,而且,不、不行。”

    后面那些话安小溪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只有她一个人被脱光,被摆弄,被做的一塌糊涂,而他却还西装革履,怎么、怎么想都好羞耻。她才不要,坚决不要。

    然而慕琛的呼吸却已经急促了起来,开始他只是提议,现在却有些兴奋到跃跃欲试。

    和安小溪的想法相反,慕琛想看她被脱光摆弄,被做的像一滩春水一般柔软。

    “现在说不要,已经来不及了。”沙哑的声音在安小溪耳边响起,慕琛伸出手解她的裙子,她想挡对上慕琛深邃的桃花眸,慕琛的薄唇性感的勾着,问:“不想看吗不想我穿着你的做的这身西装要你吗”

    他是撒旦,一定是撒旦,所以才能把每句话都说的这么诱惑十足。

    他穿西装真的好帅好帅,这套西装也不管从颜色还是款式她都觉得非常适合慕琛所以才做出来的,没有失败所以穿起来更帅。

    这么帅的他,她如何拒绝的了。

    慕琛真坏,竟然用美男计。

    伸出手抓着被单,安小溪别开脸,羞耻的开口:“只、只准的一次”

    慕琛桃花眸上钩:“那这一次注定要持续很长时间,你可以慢慢欣赏我穿着你的西装要你的全过程。”

    安小溪咬住下唇,对于慕琛故意说的这些羞耻的话,她也只能不回应。

    谁叫她、她被这个男人此刻的样子迷惑了呢。

    他穿着真身西装的样子的确的太帅了。

    不一会儿,慕琛就这样西装丝毫不凌乱的进入到了安小溪的身体。

    止不住的娇喘、她美好的玉体与慕琛的西装笔挺、唇角带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激发了难以言说的刺激。

    这一夜安小溪变得更加敏感,慕琛也要的更加狂野。

    明明说好一次的,结果穿着西装做了两次,之后又做了一次。

    一夜又是三次,安小溪第二天直接累的赖床了。

    慕琛起身的时候抚了抚她的黑发,没有叫醒她让她继续睡,自己独自去了公司。

    等安小溪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慕琛留了字条给她。

    “西装不用担心,让人好好清洗干净了,你选的料子不错,我觉得下次再穿着做也不会有问题。ps:起来记得吃早饭。慕琛。”

    安小溪的脸顿时炸红成了番茄。

    这、这个坏人,走了也还不忘记调戏她,真是太坏了。

    此时慕琛在公司里,章铭从外面走进来对慕琛道:“总裁,夫人的婚纱还有皇冠已经空运过来了。是直接送去别墅让夫人试一下吗”

    慕琛停下批阅文件的动作,抬起头道:“让人送到这里来吧。”

    “是,总裁。”章铭说完出去吩咐,慕琛在总裁办公室里,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穿上他亲自挑选的婚纱,以及戴上他找人设计的皇冠的样子了。

    一定很美。

    正在想象那美好的画面,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慕琛看到打来电话的人,蹙眉。

    接起来,那边陆祁呱噪的声音不出意料的响了起来:“我和你说,郑和雨已经结婚没可能了,首席伴郎必须是我,我礼服都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我”

    “嘟。”不等陆祁继续说什么,慕琛已经无情的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搞的像是结婚的人是他一样,比他还要积极,又是准备礼服又是想好了节目,说到底他才是新郎吧。

    不搭理陆祁,慕琛打开电脑,打开绝密资料望着上面的照片。

    到现在他尚且不能确认,安小溪遇袭的事情,是不是这个人做的,但是他是自己的敌人,有可能是个很可怕的敌人这点,慕琛一直这么觉得。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他身上流着一半和他一样的血,所以从自己的角度去判断他,他不可能是个没有**的人。

    “藏身在慕家老宅,与世无争,真的是你的本性吗慕笙,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一旦结完婚,股份就能拿到手了,你会怎么办”

    照片上,稍微有些阴柔的男人,长得非常非常美,正是昨天与安小溪有过匆匆一面志缘的男人。

    安小溪并不没有和慕琛提起这事情,因为见到慕琛她就把这个小插曲全部忘光了,也因为她并不知道慕笙是慕家人,所以她神经大条的没有去多关注。

    所以慕琛不知道沐笙见过安小溪,如果他知道,一定会尽早隔离的,然而可惜,他并没想过那么巧,安小溪和慕笙因为迷路事件已经认识了,安小溪还对对方很热情,对这个他慕琛的敌人。

    所有汹涌的后患,在最开始的时候,都只起了小小的火苗,若能及早踩灭,或许一切糟糕的事情,也就都不会发生了。

    此时,这个小小的火苗,小小的导火索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到。

    关掉了慕笙的资料,慕琛看了下表,迫不及待的等到了下午,又提前下了班。

    秘书室的一个个人都要惊讶死了,围在一起讨论。

    “怎么办,看着总裁我又相信爱情了。就连总裁这样冷酷,视慕氏为最重要的人,都因为有了妻子开始早退了,爱情还有什么奇迹不能创造。”

    “也是总裁夫人的本事,像总裁定力这么强的人,要不是有致命的吸引力,怎么能引导总裁的行动。”

    “我真心觉得总裁夫人超级厉害啊,好想认识向她取经啊,到底是怎么改变慕总裁的。”

    “是啊,简直传奇,太厉害了,就是a市女人的楷模。”

    阿嚏阿嚏此时被神化了的女人,不断的打着喷嚏。一旁小娟紧张道:“少奶奶,你是不是感冒了,别做饭了,您快去休息吧。真是的。我们就说您别动手,少爷要是知道你生病了,我们还纵容你来做饭,一定会责备我们的。”

    安小溪急忙摇头:“没有啊我完全没有干磨的迹象,大概是有人在议论我吧。”

    安小溪觉得肯定是这样的,因为她真是一点也不觉得不舒服。

    有些执拗的,安小溪继续的搅着汤。

    小娟也劝不动,只能叹气:“唉,少爷真是好福气,少奶奶还受着伤呢,还在这里给他做汤。”

    “是啊,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福气不错。”一道声音忽然接话,吓了小娟一跳,一台头小娟就看到了慕琛,脸色顿时有些白,结结巴巴道:“少、少爷。”

    糟了,她刚才那么放肆,会挨罚吧。

    慕琛却没有责备她,道:“你下去吧。”

    “是。”小娟急忙撤退了,走出一段距离才抚着胸口平复心情。

    还以为她那样和少奶奶说话,一定会被罚,没想到少爷自从和少夫人在一起,真的改变许多,不那么严苛冷酷了。

    安小溪那边也惊喜的看着慕琛:“咦,慕琛,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哦。”

    慕琛点头,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腰道:“我在公司忽然预感到今晚你会做好汤给我喝,所以我就提早回来了。”

    “骗人。”安小溪嗔笑。

    “这里交给下面的人就好,不要做了。”慕琛看了一眼砂锅道。

    安小溪在他怀里轻轻挣扎了一下道:“我再看一会儿就好,你去休息下吧,不用担心我的。”

    慕琛摇头,头枕着安小溪道:“要么让我在这里陪着你,要么你把这里交给厨师跟着我走。”

    安小溪无奈,这个人还真是。

    真是把她吃的死死的。

    “那好,我们一起出去。”安小溪笑着,放下手里的东西跟着慕琛去客厅里,到了客厅,桃子忽然走过来从慕珅手里接过了安小溪笑嘻嘻道:“少爷交给我就行了。”

    “什么事”安小溪好奇的问。这是什么情况

    慕珅神秘的看着安小溪道:“跟着他去吧。很快就知道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