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彼得潘的乐园

    安毅不是容易被煽动的人,但是他已经投上钱了,那边忽然要扩买领土,需要更多的钱,他不得不这么做,不得不借钱,不然就都打水漂了。

    想了想他还是签字了,这文件是律师看过的没有问题。

    合同签完了,他才回家,手机打开之后发现方依兰打了很多电话,他不耐的看了一眼没有回。到了家里,方依兰果然在客厅坐着等着向他兴师问罪。

    “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为什么不接电话,你最近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方依兰脸色阴沉的质问着他。

    安毅把钱全部投资了又没敢和她说,每天自己背着压力和风险已经是够了,看到方依兰这副母夜叉的嘴脸,皱着眉头心情非常的糟糕。

    真是够了,这样的日子,自从娶了这个女人之后,什事情她都要插手,总是管着他,一副她才是一家之主的样子。

    因为这个女人的错误判断,他吃了多少亏啊。一直说什么安琪才是能带给他好运的女儿,安小溪阴沉的很不吉利。

    结果安小溪竟然嫁给了慕氏的总裁,本来这是他荣华富贵的机会,可因为他挑错了人,一直对安小溪不好,结果他这个岳父连慕琛的一丁点好处都没捞到。

    而安琪,不仅丢了他的人,还把慕琛给得罪了,害的本就捞不到好处的他,一辈子都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真是,真是够了。

    “我连点自由都没有了吗去哪儿非得和你汇报吗”安毅口气很不好的反驳他。

    他很少这样对她说话,方依兰顿时愣了一下,接着冷笑了起来:“好啊,最近真是硬气起来了啊。怎么,女儿嫁给慕琛了不起了你觉得你自己能攀附上了,还是因为慕琛岳父这个身份得了不少巴结,所以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你可知道安小溪那个贱人恨死你了,能让你得一点儿好才怪,不要想通了回来报复你才好。”

    “你会说话就说不会说就闭嘴”安毅生气了,怒骂道:“你女儿好,你教育的好,安家的脸可真是给丢尽了,和你一样就会勾引的贱男人不就是你自己,你好意思指责我”

    安家,今夜一场骂站在所难免难。相比之下,才骗了安毅的诈骗师正在给自己的委托人打电话。

    “哈哈哈,他真是蠢的可以,没想到这么蠢的人竟然能生出嫁给慕琛那么厉害的女儿。”

    那边少女银铃一般的笑声响了起来:“辛苦你们了,马上事情就要结束了,你们已经可以想好度假的地方了。”

    “哈哈,已经想好了,就定在的风景绝美的新西兰。”

    两个人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慕珊挂断了电话马上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自己的哥哥。

    声音接通之后,从那里传来了温润如玉的男子的声音:“这么晚了,怎么了”

    慕珊嬉笑道:“哥哥,要给我奖励哦,我这边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婚礼那天,我们要把礼物寄去吗慕琛也许一个冲动之下婚不结了,对我们一定很有利。”

    “不,这份礼物不能在婚礼的时候邮寄。”男子轻柔的说道。

    慕珊一愣,非常的不解,问道:“哥哥,我不懂,如果我们不在婚礼的时候送,那要在什么时候送。”

    怎么想都该在婚礼的时候送出去才最有冲击力吧。

    “慕琛那样的人,不论如何也不会取消婚礼的,因为在他看来,慕氏重过一切。我要的不是要破坏他的婚礼,而是要看看他对那个女人到底能容忍到什么地步。”男人说的温和,他的声音让人觉得舒服。

    然而他的话中,透着的却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甜言蜜语,是百分百的阴谋诡计。

    人是感情动物,再冷酷的人一旦有了感情就有了软肋,一旦有了软肋就有了可攻陷的薄弱部位。

    而他要看看这位安小溪到底是不是他的软肋,到底有多重要。

    慕珊扁嘴道:“哥哥的想法我总是猜不透的,不过只要是哥哥说的我一定都会照办,那哥哥说什么时候把礼物送出去我就什么时候送。”

    “蜜月的时候。”男子简单的说,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对了,珊珊,赵氏集团那位千金的舞会你去参加了吗”

    慕珊冷哼了一声道:“我才没有去,我又不喜欢那种场合,再说了,通知赵雅慕琛和安小溪的事情也不是我做的,有人啊急不可耐的替我做了。啧,慕琛还真是抢手,女人们为了对付安小溪也是穷极手段了。啊哥哥,难道舞会上那女人出了什么事情吗赵雅倒是有些手腕的。”

    男子轻柔的笑了下,声音越发的如沐春风了:“发生了令人羡慕的一幕呢。慕琛、郑和雨和其妻子、陆祁,还有那位安小姐,几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真是绝美。”

    慕珊怔了怔,有些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一个舞会而已,这么兴师动众”

    “是啊,真是够兴师动众的,只是为了保护那位安小姐不要被赵氏的千金为难。那几个人凑在一起的感觉,珊珊你觉得像是什么”

    慕珊蹙眉,想了想道:“大概很像王子公主大游行吧,毕竟只论相貌来讲,这个组合真是太过华丽了。”

    男子似乎不同意她的说法笑了笑,慕珊听他笑来了兴趣:“哥哥你今晚特别爱笑呢。看来我说的是不对了,那哥哥说他们像什么”

    “像乐园一样,慕琛就是彼得潘。在这个由慕琛组织的乐园里,漂亮的孩子们抱团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关心,没有人会受到伤害,永远的快乐着。”男人意味深长的说着。

    慕珊在床上翻了个身,眨了眨眼睛:“可是这些漂亮的孩子,都好碍眼。”

    “是啊,这些漂亮的孩子们,每一个都是我们的敌人,而组建这个乐园的彼得潘,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乐园。”

    电话说完就挂断了,他还是那样的任性,也不顾慕珊的意愿,也不说再见,就这样说完自己要说的就挂断了。

    慕珊怔怔的看着黑掉的屏幕,怅然若失。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哥哥打来电话时声音总是温柔动人,让人如沐春风,仿佛情人的细细低语,然而她比谁都清楚,哥哥他只是声音会迷惑人而已。

    他并不是那样温柔的人。

    然而她还是很喜欢哥哥,最喜欢哥哥。总有一天这个慕氏将成为哥哥的,而她将见证这一切,一直一直陪着哥哥。

    清晨,安小溪腰酸背痛的睁开眼睛时,慕琛正在神清气爽的穿衣服。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慕琛发现她醒来,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了一个吻,温柔的开口道:“早安,你不用这么早起,我和爷爷那边的管家打过招呼说你下午会过去,我晚上会过去一起吃饭,所以上午你就在这里睡好了。怎么样还好吗”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安小溪嘟嘴,道:“都怪你啦,我现在的腰好酸。”

    昨天晚上在客厅在卧室,又在浴室,这个人还真如他说的做了个痛快,到最后她伤口是没痛,但是腰超级酸的

    慕琛挑眉,温柔的笑:“美人在怀,柳下惠也忍不住。”

    如果安小溪知道,慕琛这样时间上也是隐忍过的,一定会吓的昏死过去。

    安小溪向被子里缩了缩道:“我知道了,今天会议,预祝顺利,我接着睡了哦。”

    慕琛点头,又在她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才最后打上领带道:“放心,有我在一定会顺利,我叫人把早餐送上来。”

    慕琛说完就走了出去,安小溪身体酸楚,却并不打算再继续睡。虽然说是下去要去爷爷那里,但等下也该去准备礼物了。

    她不知道该买点儿什么,虽然慕琛把黑卡给了她,让她随便去买,但是她对这方面完全不懂。

    想了想,安小溪决定咨询章铭。章铭一直跟着慕琛所以应该懂,而且她还要亲手做点东西才行。作为孙媳妇的话,亲手东西给老人吃,在安小溪看来如同一种礼节。虽然没有人规定有这种礼节,但果然自己做的才能体现心意。

    打定了主意,安小溪只在床上再躺了一会儿就起床了,电话打给章铭之后,章铭马上就接了。两个人说了几句之后挂断。

    章铭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旁的郑楚楚,“似乎只是来问去老爷家要送什么礼物。”

    床上,郑楚楚满脸通红的遮住了身体,不知所措的尴尬点头:“啊。这、这样。”

    在心里,郑楚楚真是要疯了。

    啊啊啊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她昨天竟然喝醉了啊竟然就跟着到了这个男人家里,而且酒后还、还

    “我会负责。”章铭忽然道,这话让郑楚楚的心跳了一下,身体有些疼,郑楚楚脱口而出:“哈负责你不是因为我是处女就说这种幼稚的话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