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识破心机

    这个该死的女人,比她想的要难对付的多。赵雅此时此刻终于明白了这件事,然而却已经为时已晚了。

    安小溪看着赵雅,淡淡的开口道:“赵雅小姐,刚才你和慕琛在几楼的哪个房间能请你告诉我吗”

    赵雅明知今日的事情必定败露了,是没办法让这个女人动摇,然而却倔强的不肯服软,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向你汇报。”、

    她的这个反应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的不回答就是昭然若揭的答案。

    陆祁在一旁冷冽的看着赵雅道:“像你这么心机深沉卑鄙的女人,要不是小溪警觉,现在一定被你骗了。赵小姐好厉害,哪里找了两个身形与你和慕琛相似又声音相似的人,真是费劲了一番苦心啊。”

    赵雅的脸刷的白了,紧攥着手微微退后了一步。

    陆祁的这个意思是说,他刚才不在现场,是去找她安排的那两个人了那两个人没有及时离开吗

    一时间,赵雅有些慌神了,眼神惊疑不定。

    舞会现场有很多人,因为刚才慕琛忽然抱住安小溪,这里已经被关注了。所有人的视线看似都看向了别的地方,而实际上耳朵却竖起来,想听个一二。

    事情说到这里,依照慕琛的智商又怎么猜不出来事情的大概,慕琛的脸色顿时森寒了起来。安小溪眼见他有发怒的征兆,急忙在征兆成为事实的前一秒开口道:“慕琛,我们去别的地方谈吧,再怎么说这是赵小姐举办的舞会,事情闹大了可能会很难看。”

    她此刻越发的冷静了下来,坚定了慕琛没有骗他,更没有和赵雅做什么,渐渐的一切关于慕琛的信心全部回来了。

    安小溪退让了一步说道,陆祁点头,勾了下薄唇附和道:“就是,换个地方说吧,在这里说的话,赵小姐的脸面可都要丢尽了。”

    慕琛看了陆和安小溪一眼,冷凝的睨看着赵雅:“既然这样,赵小姐,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慕琛亲自发话了。赵雅不从也得从。她再厉害,也没有厉害到可以反驳慕琛。

    就这样几个人来到了一间会议室,四周气氛很安静,慕琛开口道:“现在可以说了吧,赵小姐,在和我约定了谈合同的同时,赵小姐在背后里到底对小溪耍了怎样的把戏,说说看吧。”

    赵雅脸色变得难看,青一阵白一阵,最终咬牙别开脸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安小姐既然什么都参的透,自己说就是了,何必装的这么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真是恶人先告状,明明自己做那种恶心的事情,现在还反过来鞭策小溪,赵小姐难道不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很丢脸吗”陆祁在一旁看不过眼插嘴道。

    赵雅冷眼看他针锋相对:“陆少,这件事最无相干的人就是你了,为什么你却在这里说的比谁都欢,和你有关系吗”

    她本就是骄傲的女人,哪里能忍得了陆祁。

    在她眼里,只有慕琛,陆祁身份在了不起,在她眼里也就是不过如此。得罪不得罪的,她才不管。

    陆祁被气的咬牙,想要继续说什么却没被慕琛眼神制止了,慕琛看着安小溪温声问:“小溪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安小溪点头道:“是的,有些话我必须要当面和赵雅小姐说才行。”安小溪说着走到了赵雅面前,对赵雅道:“赵小姐,其实我一开始是怀疑的,毕竟我亲耳听到了慕琛和你的声音,也看到了你们的背影。我当时是真的被吓到了。”

    赵雅勾了唇冷笑,“所以一开始你还是被我骗了,那你为什么又肯定自己看到的一切不是真的,就那样相信慕琛是属于你的吗”

    真是嚣张狂妄的女人,凭着这股自大就战胜了她吗

    安小溪含笑摇头:“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完全相信慕琛,我还是怀疑着他。我只因两点在怀疑慕琛的时候,优先选择了相信他。一是因为曾经发生类似的事情时,慕琛选择了相信我。二是慕琛和我说过的,他身边心机深沉的聪明女人非常非常的多,而我要不被她们所骗才行。”

    是的,她到至今也还是记得的,记得那个夜晚,他轻柔的声音温柔的抚摸着她发丝的手掌,以及他说过的话。

    眼睛所看到,耳朵所看到的,有可能都是骗局,唯有人心不会骗人。

    她证实了,慕琛果然是没有骗她的。

    赵雅没想到安小溪气场如此的足,竟然亲自站出来和她对垒不说,还漂亮的还击了。

    深吸一口气,赵雅道:“看来我的确是低估你了,好,我承认。我承认我找人假扮自己和慕琛,故意装作暧昧引你上去看见,从而想破坏你和慕琛。但我不喜欢你这些大道理,也不觉得我的做法有什么不对,大家都在耍心机,我不过是她们当中的一个。毕竟对方是慕琛,他值得我们去耍这样的心机。”

    她毫无愧疚,爱情就是场战争,她这只是战术而已。赵雅说完视线就痴痴的看向了坐在后面的慕琛。

    她望着他,望着自己这明明看起来触手可得,却怎么也得不到的男人。她为了他几乎都要疯了,耍手段怎么了,为了他,再疯狂的事情她都做的出来。

    只要这个人可以属于自己。

    “很讨厌。”慕琛开口,声音说不出的森冷让赵雅浑身一颤,慕琛继续道:“你似乎并不太明白,我本来就很讨厌在我身边自以为是耍心机的女人,我之所以隐忍是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对任何人事造成伤害。而今天,你的这种所谓的大家都在耍的心机,让我的妻子受到了创伤,我非常的生气,你的行为令人作呕,c市最大企业赵氏集团的总裁就是这么纵容自己的妹妹吗今天我懂了,我和你哥哥的账,我会好好的清算。”

    赵雅的在听到慕琛厌恶她的时候的就已经脸色苍白了,慕琛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赵雅的脸色已经惨白了,她本来还一副倔强的不肯认输的样子,此时却完全慌了。

    从小到大,她都是跟着哥哥的,哥哥对她很好,也很宠她纵然她。所以她和哥哥很亲,她是绝对不想给自己的哥哥惹麻烦的,更别说是慕琛的针锋相对这种可怕的麻烦。

    “不要,慕琛,求你,我、我知道我做的过分了,你不要找我哥哥算账。”赵雅焦急的跑到慕琛面前,伸出手就要抓他。

    慕琛冷眼盯着她:“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他用那样冰冷狠绝的眼神看着她,令赵雅几欲崩溃,颤抖的退后一步赵雅的眼里落下了晶莹的泪珠。

    他用那种看脏东西的眼神看着她,为什么就因为她耍了手段可是在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耍手段为什么就只有她要遭遇这种事情。

    “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喜欢你,只是爱你而已啊。”赵雅凄然的说。

    慕琛薄唇泯起,一字一顿的说道:“用这种借口胡搅蛮缠,设计圈套让小溪伤心,制造我们之间的误会,你所谓的喜欢和爱太脏了,脏到令我作呕。如果你不想慕氏集团成为赵氏集团的敌人,给你哥哥造成麻烦的话。从此以后就从我的面前彻底消失不准再出现。这样明天我依然会派人谈合同的事情,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然而如此你执意要挑战我的能力,就尽管尝试。”

    慕琛下了最后的通牒,看也不再看一眼哭的伤心欲绝脆弱无比的赵雅走到安小溪身边。

    安小溪微仰起头来看着他,慕琛微微勾了一个笑:“走吧,我们回家。”

    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就是温暖的动人的。

    安小溪甜蜜又羞涩的点头,轻轻回应他:“好。”

    好,我们回家,我跟着你回家。

    慕琛揽着她的腰身就此离开,陆祁走在两个人身后,看着里面依然失魂落魄的赵雅,冷淡道:“我劝你好自为之吧,安小溪是不一样的,在慕琛的眼里,她是特别的。所以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徒劳,都不会让慕琛放弃安小溪,你死心吧。”

    他和慕琛从小一起长大,他这么了解慕琛却也从没见慕琛对哪个女人露出过在安小溪面前露出的表情。

    这一切只能说明在从前的日子里,慕琛没有遇见真正特别的人,所以他的那些表情都没有展露。

    只等着这一生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他生命里,让他改变。这个人想必就是安小溪。

    慕琛和安小溪出了舞会现场,夜风有些凉,慕琛体贴的把西装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安小溪道了谢,眨了下眼睛看停在眼前的车。

    “我们不等小乔和和雨吗还有陆祁,他不是跟在我们后面的吗怎么不见了”

    慕琛挑眉,凑在她耳边低声喃道:“管他们做什么,现在我只想和你快点回到家里,做我们约定好的事情。”

    安小溪当然只是是什么事情,脸腾的红了起来,小声道:“你、你怎么就想着那事情啊。”

    慕琛挑眉道:“那当然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做那种事情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