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她的帅气

    安小溪的手指指甲卡在自己的掌心,微微用力,有些痛。她看着方依兰,看着这个她一切悲剧的源头。

    真是大言不惭她从未见过比这个女人还要大言不惭的女人

    她只是不想提起过去却没失忆。父亲背叛母亲是因为谁就是因为方依兰安毅对自己和母亲是有愧疚的,当时却为什么迟迟不拿医药费,是因为方依兰的阻止。签下几乎卖身契一样的东西在安家像保姆一样生活是因为谁,还是方依兰。差点嫁给乔楠是因为谁,还是方依兰

    而她的女儿呢,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是因为她有这样一个母亲,所以她连三观都不正了,向自己的母亲学习,结果毁掉了自己。

    而这个女人,好像说的是她可怜自己,而自己却是不知恩图报一样。可笑至极了。

    笑了下,安小溪道:“方姨,得意说不上,不过看到你这副丧家犬的样子,还有安琪走了你这条路却落了这么个结果,我心里真是感激上苍。说明老天有眼,善恶轮回终有报应。”

    方依兰咬牙,脸色阴沉的瞪着她:“你真是和你妈一样没教养”

    “你再说我母亲一句,就别怪我拿慕家来压你。”安小溪冷冷的瞪着方依兰,方依兰顿时一脸的僵硬,她没想到安小溪真的会搬出慕家。因为在她的感觉中。安小溪不是仗势欺人的类型,不然现在安家早就遭殃了。

    安小溪望着她微微错愕的样子,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冷笑:“怎么。你觉得我不是会叫慕琛来对付你们的人吗你还真是了解我,所以说人善才被人欺,我就是这么多年在这个家里为善才让你和安琪一步步蹬鼻子上脸,但是人是会变的。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女儿为什么会得罪慕琛吧。告诉你,是因为她把我骗去和顾曜锁在一个房间里,企图让慕琛误会我和顾曜,可惜慕琛什么都知道,所以你最好记得,那已经是慕琛最后一次放过你女儿还有最后一次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你和父亲。你对我母亲做过的事情,对我做的事情,还有你女儿对我做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我是不会仗势欺人,但是唯独对你和安琪,我绝不会手软。”

    她的眼神是冷酷的,那本来温和的面容上也仿佛结满了冰霜一样森寒。

    安小溪说完,方依兰的脸色已经泛白了,说不出的难看,对安小溪她第一次也有了这样深深的恐惧感。

    方依兰坐在沙发上身体颤抖,难以置信,她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气场在什么时候改变的

    又或许她的心中一直都藏着这样冷酷的一面,只是从前一直在安家她不得不低声下气引而不发

    方依兰忽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一时之间没忍住竟然逞口舌之能。

    安小溪扫了她一眼很冷冰冰道:“我的婚礼,希望你们好好表现,就这样。”

    说完这些,安小溪转身走了出去,背影挺拔的一路走出了安家,安小溪一直走到了车前,章铭站在车门外,见到她来拉开车门,安小溪上车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小心。”章铭急扶了下她,发现她手心里竟然在冒冷汗,不禁怔了下:“夫人,你这是”

    怎么搞的,为什么会冒冷汗。

    安小溪尴尬又有点窘迫的笑了笑:“我刚才狐假虎威的虚张声势了一下,真是丢脸,只是虚张声势说了几句话,就、就变成这副样子了,到现在心跳还在加快。”

    她从来就不是女王,哪里有那么强势的气场,而且她也真的从来没有做过仗势欺人这种事情,所以那些、那些不过都是她的虚张声势而已。

    她没有变得很强大,只是必须要变得强大点而已,哪怕是装。

    不能再给慕琛添麻烦了,尤其是安家的麻烦,这是她必须自己解决的问题。

    章铭怔了下,看着她有些不自然的笑,有些微怔。

    真是出乎意料啊

    这个女人似乎总是在做着出乎意料的事情。其实她只要躲在总裁的身后就好了,慕琛是谁,慕琛就是这个城市的王,只要躲在他身后,把所有事情都交给他就好了。她完全会被保护的很好,然而从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之后,她就一直在试图自己变得强大。

    明明是这样柔弱安静的女子,也努力的充实自己,锻炼勇气,面对歹徒也奋力反抗,现在也这样即使装也要装出强大的样子。

    勾起唇,章铭笑笑把她扶上车道:“我觉得这样的夫人一点也不丢脸,反而有点帅气。”

    安小溪一下子红了脸,心情莫名的稍微放松了一下道:“是么,我最近有点喜欢别人说我帅,因为也听到过其他人这样说了。”

    嗯,真的很帅。章铭想着,上车把车门拉上坐在车内,看着稍微放松了一点的安小溪道:“我在想夫人很努力的想要变强,是好还是坏。”

    安小溪笑:“当然是好啊,从上次的歹徒事件中我就觉得,自己太弱了。爷爷也说过慕氏很凶险,我得学得聪明点儿,还有我本身也不能给慕琛添麻烦,等我伤好了,就去学点儿防身术,总之我能帮上慕琛的也只有保护我自己,不被骗被坑被抓,不给他添麻烦了。”

    “可是这样难免要知道很多勾心斗角的事情,如果总裁觉得单纯的夫人最好怎么办。”章铭道。

    从一开始就能看出来,总裁喜欢她的单纯,而如果在这越发变得强大的路途中,她变得不再单纯了怎么办。就像今天,如果是以往的她一定会被欺负的,而现在她却没有被欺负。

    仗势欺人了应该是,虽然她不愿意但是也搬出了慕氏吧。如果在总裁看来这样的方式如果让他觉得不悦的话,那么这么做的意义不就不存在了吗

    眨了眨眼睛,安小溪笑道:“章秘书你想多,我没怎么单纯的。再说了就算真的是慕琛觉得我单纯,也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而成长成熟变得不单纯也是人必须经历的路,就算不是现在改变,我也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改变,无非是时间的问题。为了慕琛,我愿意把这时间提前。”

    她笑起来,安静又美好,眼里蕴藏着勇气与坚定,章铭怔怔的,心想,也许就算她真的变得不再单纯,总裁也依旧会喜欢她也说不定。

    只要这双眸子里永远闪着这样蕴藏着勇气与坚定的光,总裁的视线就无法从她身上挪开吧。

    明明是安静柔美的女人,明明是花一般娇柔的女人,却偏偏那双有如星辰的双模似乎潜藏着无限的力量。

    总裁,真的是中意她的单纯吗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

    总裁,或许一开始她眼里的光与热就熨烫了您那颗冰封已久的心吧。

    车一路开去了学校,安小溪和郑楚楚通过电话,她在学校里上课。安小溪久违的能来次学校,很快就将方依兰的事情抛在脑后,有些兴奋不已。

    章铭和她一起到了学校,郑楚楚见到安小溪之后很高兴,一眼又鄙见她身后的章铭,眼睛一亮:“咦,你也来了”

    章铭含笑,清俊淡雅:“是啊,总裁说夫人的伤还没好,就差我来陪着。这次我和夫人是秘密过来的,要是被总裁知道,估计会罚我。”

    郑楚楚挑眉道:“啧,看在你们冒这么大风险来见我的份上,我请客,我们去吃一顿好的。”

    “是么,那我可就不推脱客气。”章铭含笑。

    三个人气氛一片大好,一道温柔到几乎滴出水来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小、小溪,你来学校了啊,好久没见你了。”

    安小溪看向来人,嘴角的笑容僵了下,郑楚楚更是冷下脸来道:“哎呀,这不是我们的大校花萧莹么,什么风把吹来了,是安琪离开了的这阵风吗”

    章铭看过去,见到的是一个烫着时尚卷发的女人,很会打扮的穿着连身小短裙。

    章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女人有些楚楚可怜的扁了下唇,苦涩道:“对不起小溪,安琪那时候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当初安琪为什么知道她要向顾曜告白的呢,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对安琪说了她的事情,连告白的事情也告诉了安琪,所以才有了安琪在她前面告白,还被她看到的事情。

    郑楚楚蹙眉,看着沉默的安小溪:“小溪,你不会是”

    不是打算原谅她吧,你可千万别这么蠢啊在心里郑楚楚呐喊。

    安小溪抬起头来看郑楚楚挑眉:“走吧,去吃饭。”她看也没有看萧莹一眼,因为她已经无数次的吃到了教训,蛇蝎心肠的女人,心里永远都是蛇蝎。

    而萧莹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眼里透着妒恨的光。

    几天前她出去和人去ktv时在校门看到郑楚楚上了一辆房车,她绝对没有看错,那房车就是煌影的,因为她是煌影的超级粉丝绝对没错而那个跟着安小溪一起来的人,看起来穿的很考究,也不是一般人,搞不好也是要出道的艺人。

    她一定要和郑楚楚、安小溪重新搞好关系才行,这样说不定就能见到煌影,也许他们和煌影有什么关系,而自己要是能攀附上。说不定还能作为模特出道和煌影合作。安小溪和郑楚楚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被卷入了某人奇怪的猜测中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