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送请帖

    安小溪听到他提起自己的父亲,心下一跳,咬住了下唇。

    她

    出来了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在慕琛的身边太幸福了,幸福到她几乎以为在安家那时候发生的一切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慕琛给了她仿佛重生一般的生活,在这个童话一般的慕氏堡垒里,她太过于安逸了,都忘记了自己还有个父亲,还有个后母,还有个生活了许久许久不像家的家。

    “如果你不愿意去的话,我叫人把时间地点,还有礼服送过去就好了。”慕琛感觉到安小溪明显在他的话中失了神,也知道她一定是回想起了不想记起的记忆,便开口对她道。

    “不用了,这种事情还是我亲自回去说好,也没什么可深深谈的,没事。”安小溪急忙摇头道。

    虽然和他们不亲,但是安小溪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当面说一说的,而且她非常的不想在婚礼上横生枝节,所以还是回去叮嘱下他们少说话为主。婚礼不是订婚宴,来的都是a市场有头有脸的人,连她自己都担心会给慕琛丢脸,更别说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后妈攀权富贵的心性了。

    “我叫章铭跟着你,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找章铭说。”慕琛点头虽然同意了她回去,但也不想叫她一个人回去,吩咐道。

    安小溪笑着在他怀里蹭了蹭道:“好,我知道了。不过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安琪已经出国了,所以不会再有什么事发生了。”

    慕琛挑眉:“是么,她倒是识趣,婚礼上看不到她倒真是件好事。”将安小溪抱紧,对于安琪,慕琛至此都是厌恶与鄙夷的。

    安小溪漂亮的背上那伤口,可也是两个星期才彻底消了,要不是周云去伤疤这方面也很专业,安小溪身体上留下疤痕,他绝对饶不过那女人,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抱着慕琛。安小溪汲取他身上的冷香,蹭了蹭柔声道:“慕琛,睡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好。”抱着安小溪,慕琛没有再说什么,和她一同入眠。

    第二天安小溪醒来的时候慕琛又悄悄的走了,安小溪已经习惯了他不叫她起床的这份宠溺了,所以自己下床洗涮换了衣服,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是九点左右,章铭很会卡时间的过来了。对安小溪微微欠身,慕琛道:“夫人您慢慢吃吧,今天一天总裁都把我派出来了,慕氏内没有什么需要我赶回去做的,所以我们有很多时间。”

    “那请帖章秘书有拿吗”安小溪问。

    章铭点头道:“已经都准备好了,放在车上,故意多放了几张没有写名字的,如果夫人有什么特别想邀请的人,夫人可以在上面自己添上名字。”

    安小溪心中一暖,直觉得慕琛真是无微不至,细致之极。劝了章铭也坐下来吃了一点早餐之后,两个人坐上了车。

    司机开车向前的时候,安小溪拿起了请帖来看,请帖真的很精致,金红色滚边的漂亮卡片,里面别着一杯金羽毛,那是一枚真正的金子的羽毛,就别在请帖内,在金羽毛的下面写着慕琛和她结婚消息和名字。

    安小溪看着那两个紧紧的挨着的名字,说不出来的说心中蜜意流淌。

    真的,真的没有什么比看到这两个名字紧紧挨在一起更令她觉得幸福到晕眩了,不,唯一能和这个比幸福的就是她和慕琛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吧。

    章铭的声音从前面温和传了过来:“夫人,这请帖的设计是总裁亲自操刀的,很漂亮吧。”

    “真的很漂亮,竟然是慕琛亲自设计的,真的好意外。”把请帖拿在手里爱不释手,安小溪吞咽了口口水:“那个,我可以珍藏一个吗”

    这可是慕琛设计的,安小溪第一个念头冒在脑海里的就是收藏。

    安小溪这忽然语不惊人的话让的章铭先是一愣,接着好笑的看着安小溪。

    这个东西是有什么可收藏的

    安小溪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唔,章秘书不会觉得她是个奇怪的人吧。呜,不是,她绝对不是,别人的请帖她怎么都不会有收藏的冲动。

    主要是这张请帖太好看了,而且上面她和慕琛的名字紧紧的靠在一起,仿佛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一样。她只是看着这一对名字就觉得幸福,所以想珍藏起来。

    “夫人,您如果实在喜欢里面的黄金羽毛的话,我觉得您可以和总裁说。”章铭见她为难,想了下选了个非常折中的办法。

    安小溪脸涨的有些红,急忙为自己辨别道:“那个章秘书,我其实也没有特别特别喜欢,你不用管啦。”

    嘴上这没说但是安小溪还是悄悄为自己留了一张,一边把自己的留出来,安小溪转移话题道:“啊对了,上午就搞定了,如果中午没事的话,章秘书可以陪我去学校吗我给楚楚送下请帖,顺便和她一起吃饭,章秘书一起吧。”

    “我跟着去不太好吧。”章铭看似是有点婉拒的,心里却不可避免的高兴了起来。

    又能和郑楚楚见面了,他对郑楚楚印象很好,上一次也一直苦于没有时间和理由约她,所以一直搁置到了现在,不过看来好好,今天有安小溪在,不需要找任何理由了。

    果然,安小溪毫不介意的摆手道:“有什么不太好的,章秘书你今天不用上班就跟着我们走吧,但是相对的你要把我出来溜达的事情对慕琛完全保密,我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可是他就是限制我,这次可是我好不容易出来,想逛一下。”

    章铭本该果断拒绝的,毕竟总裁是希望夫人好好休息的,但是“好,我一定您隐瞒的”。

    思来想去这都春天过了,他的春天都还没来,就要过去了。不能都是别人春风得意吧,再说章铭对郑楚楚真的感兴趣,不想就此错过。

    这次怎么也得多聊点儿,抱着这种思想,章铭背弃了自己家的总裁的。

    “但是还是请夫人多主意身体,毕竟总裁是关心您。”

    “这个我当然知道,放心我不会去做什么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的,我也很惜命的。”安小溪说着冲他吐了吐舌头。

    章铭无奈。反正今天总裁是叫他听夫人的命令,所以这种背叛也是在准许的范围内吧。

    一路上开去安家,离安家越是近了,安小溪的心脏就跳的有些不规则,她也越发的沉默起来。

    看着窗外的路,想着小时候每次安琪都是坐家里的车来回,而她总是搭不上回来的车,要坐公车倒站然后走回来。

    别墅区很远的,她每次都要走将近半个小时。所以她每次都比安琪起的早吃不上早饭,然后晚上回来的比她晚,还要挨骂。

    往事突然历历在目,像是个别人的故事,已经激不起多大的波澜。

    下了车,安小溪对车内的章铭道:“章秘书,要是想喝茶的话就进去,不想的话在这里等下吧,我马上事情就会办完。”

    章铭是被慕琛钦点来和她同行的,在车里,可是半点忙都帮不上。

    “夫人,这样不好吧,总裁是叫我来帮忙的,不是让我呆在车里的。”章铭抗议。

    安小溪有点无奈道:“这是我们的家事,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我不希望章秘书见到我家的那些事情。”

    这句话正戳章铭,他向来知道规矩懂礼数,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不好,所以只得退而求其次道:“那有事情,请夫人务必给我打电话。”

    “好。”安小溪说了一声就让手机帮忙把礼服什么的拿下来走进了安家别墅。

    门开的时候,下人看到她明显是有些吓到,尴尬至极的开口:“二、二小姐,您、您回来了吧。”

    这声二小姐听的安小溪怔住,看着眼前低头不敢看自己的下人,这倒是第一次被这样叫,以前他们都直呼她的名字,反正谁都知道她不受宠。

    他们很势力,就像这个家的男主人女主人一样。

    安小溪心倒是挺厚,没有说什么讽刺的话,走进去一眼看到方依兰坐在那里。安小溪走过去让人把礼服放在桌子上,很冷淡的道:“这是婚礼的礼服,日期在请帖上,方姨到时候您和我爸要早到,交代下事宜,还有那天会来很多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希望方姨到时候劝着我爸少喝点儿,要是惹出麻烦来对谁都不好。”

    “你和得意吧。”方依兰坐在沙发上,一开始只是面无表情听着安小溪说话,听了一会儿她忽然开口问。

    安小溪蹙眉望着她。樱唇抿着。

    “方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依兰冷冷的笑着,视线落在面前的礼盒上面道:“你赢了,把安琪成功的逼到了美国,我真是小看你了安小溪,我真是后悔当初会心软收留你,留着你到现在祸害了我们家安琪,我可怜的安琪。你这个私生女要风光出嫁,我的女儿安琪却要在异国他乡独自生活,安小溪,你现在心里一定得意得要命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