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煌影的突然出现

    “慕、慕琛,可是这礼物太贵重了,而且特意为我准备什么的,我现在还、还不是一个设计师。”攥着手,安小溪实在觉得自己对这份大礼受之有愧,不知所措的低着头。

    服装设计师这个行业不是那么好混的,安小溪早就知道有很多设计师在这个职业圈子里打拼上十年也没能拥有自己的设计室。

    她每年都会追天桥风云,她觉得那里的设计师大多都有着很棒的手艺,可是大部分人却依然是一贫如洗。而自己呢,一个还未毕业的大学生,尚且没开始正式走上设计道路,却因为依附了慕琛,她就在一天之内拥有了自己的设计室。

    她实在感到一丝莫名的不安与惭愧,虽然更多的却还是喜悦,无比的喜悦与激动。

    “那么,第一件正式的作品,为我设计吧。”走到安小溪面前,慕琛抬起手捧起她的黑发放在唇边摩擦:“我可是很苛刻的,如果你的作品不好,我是绝对不会穿上的,安设计,你明白吗”

    夕阳的光晕中,他动人的桃花眸闪耀着宝石一般迷人的光,深邃的望着她,上帝雕刻的完全面容轮廓分明,那双薄唇更是性感迷人,安小溪的呼吸不自觉的急促起来。不管多少次这个人的靠近,总是能叫她心跳加速。

    她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像他一样,即使只是那样站着,映照在她眼里也似乎浑身都散发着光。

    有这个人在身边,连太阳都失去了光泽。

    想、想给他设计衣服,想让这个人穿上自己的作品,想让他在自己设计的衣服的衬托下,更加耀眼。

    “我一定,一定会拿出好的作品,让、让你穿上的。”安小溪有些紧张的坚定的对他说。

    慕琛笑道:“我非常相信这一点,不过不准你因为设计衣服而劳累,你身上可是有伤,我最想要的是你的伤口快点好起来。”

    看到她肯收下自己给她准备的礼物,慕琛的心情也说不出的好。想要讨这个无欲无求的女人的欢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呢。还好,还好她对设计这个行业有欲念,而慕氏正好是高端服装产业的领路人。

    准备这间设计室并不是难事。

    安小溪对这个设计师看的爱不释眼,恨不能扑在这里一晚上不出来。然而琛刚下班,安小溪还是对慕琛道:“慕琛,你去洗澡休息下吧,我们吃晚饭。”

    慕琛挑眉:“不想在这里再呆一会儿了吗”

    安小溪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现在每天都在家里,什么时候来都行,可是慕琛你、慕琛你只有下班才能在一起嘛。”

    声音的尾端不自觉带上了撒娇的味道,慕琛的心脏被她撩的一跳,伸出手勾了下她的鼻子:“这么随便撩拨我,可是很危险的。”

    安小溪羞涩的嘟嘴:“我、我现在是伤患。”

    “哼,等你伤好了,看你还说什么。”

    夕阳的光晕很美,空气里似是发酵着甜蜜的气息。

    第二天一大早,安小溪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了郑楚楚,郑楚楚一大早接到她的电话还以为有什么事吓了一跳,没想到安小溪竟然兴奋道:“楚楚,你今天没事的话过来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她这么兴奋勾的郑楚楚也心动了,也没心思上课干脆翘掉就要去安小溪家,打了电话给安小溪称自己很快就到。郑楚楚潇洒的跷课了,刚出校门,一辆房车就停在了她身边,车门打开一个女人下车走到她面前问:“是郑楚楚小姐吧。”

    郑楚楚有些警惕的看着她:“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自从安小溪和慕琛扯上关系之后发生了王琳事件,郑楚楚举一反三,觉得自己在生活上也该有所警觉,不然因为她给安小溪添了什么麻烦,她太惭愧了。

    那人见她警惕连忙道:“郑小姐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物,我是煌影的经纪人,我们煌影就在车里,找您有点事情。”

    煌影郑楚楚怔了下,没想到竟然是煌影找她。

    郑楚楚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竟然是煌影也算是安小溪的朋友,郑楚楚倒是不怕了,上车的时候,郑楚楚内心甚至有点激动。

    正好可以要个签名,怎么说也是大明星煌影。

    房车内果然坐着穿着银色西装的煌影,妆似乎还没来得及卸掉,脸上还画着视觉系的图案,帅的惊心动魄。

    郑楚楚也不算是个标准的追星族,但是看到煌影却还是忍不住感叹:“真人比电视上还帅啊。”

    “郑小姐过奖了。”煌影含笑,非常的亲切道:“要合影吗”

    “好啊,好啊,可以的话签名可以吗”郑楚楚双眼发亮道。

    “我这里正好有出的新专辑,刚刚签完名,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多拿几张送朋友。”

    “真的,煌影你人真是太nice了”郑楚楚没想到他人竟然真的这么亲切,和安小溪说的一样,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不过却也没有忘记正事:“啊,对了,请问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煌影点头,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了郑楚楚道:“这是我给小溪的,里面有些特产之类的东西,她受伤了,所以我想拜托郑小姐替我拿给她。”

    郑楚楚眨了眨眼睛道:“哦这样,好的,反正我正好要去小溪那里。”

    “你要去小溪家吗我送你吧。”煌影眼睛微微一亮,不动声色的开口。

    郑楚楚稍微有些迟疑:“这怎么好意思。”

    实际上郑楚楚心里还是有些避讳的,她可是答应了慕琛要赶走安小溪身边的男人,煌影虽然不一定是对安小溪有什么企图,可是由她带去总归是不好的。

    “我只是把郑小姐送去,并不打算进去,我现在怎么说也是慕氏的代言人,这点避讳还是要有的。”煌影见她犹豫开口说道。他是演员,郑楚楚的那点心思他察言观色就看的出来。

    郑楚楚被看穿了心事,窘迫到不行,忙道:“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就、就麻烦你了。”

    郑楚楚在心里真是对自己无语,人家君子坦荡荡,她倒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考虑到自己,完全是差距。

    煌影叫人开去慕琛的别墅,一路上由郑楚楚引路,越是接近那里,煌影的心脏就跳的更快,要不是他作为演员,演技一向很好,否则一定暴露他此刻的紧张与激动。

    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伤口不知道好没好点儿。好想亲眼确认下,可是他不能进去,因为她是慕琛的女人。光只是这样靠近她住的地方已经不容易了。

    “小溪的伤,好些了吗”煌影开口问郑楚楚。

    “嗯啊,没什么大碍,已经可以随便走走了,只是还不敢太放肆的动,皮肉伤毕竟不好好。”郑楚楚冲他笑,还好心的安慰他道:“你不要担心啦真的没事。”

    煌影勾了勾薄唇,点头:“那就好。”

    那边安小溪接到郑楚楚的电话,又见外面的阳光很好,一下子心血来潮就要去别墅的铁门前溜达。

    “少奶奶啊,这里离大门可有段距离,您晒黑了怎么办。”小娟倒是不担心伤口,更心疼的是她那如玉一样白皙的皮肤。

    安小溪穿了素白的吊带裙笑眯眯道:“这都是夏天了,小娟你听蝉鸣声多好啊,这个时节就该在海边撑着伞晒日光浴。我这样子也去不了海边,还不能撑伞在自己家转转吗”

    a市的时节转变的很快,春秋很短,只有夏冬长,春天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此时已经是穿不到春装外套的季节了,安小溪说着兴致勃勃的就让人给她拿了伞,打着伞出去了,小娟哪里放心她,就跟在她身边,安小溪一直走到铁门前就在那转悠,为了不让小娟担心特意站在阴影下,小娟想了想道:“少奶奶我叫人在草地上那边的秋千椅旁边给你撑个伞,摆茶点,等下您和郑小姐,在那边休息吧。”

    “啊,好啊好啊,我很喜欢秋千椅,小娟麻烦你了。”安小溪一听顿时高兴了。

    小娟笑:“少奶奶麻烦什么呀,您在这里等我,我弄好了就过来。”小娟说着走了,剩下安小溪一个人在大门转着玩儿。

    煌影的房车开过来的时候,郑楚楚顿时发现了安小溪,有些疑惑的“咦”了一声。

    煌影随着她的视线也看到了安小溪,心脏一瞬间狂跳不止,瞳孔也微微收缩了下。

    是她,只看背影他就一眼认出了她。

    撑着伞的素白身影,站在绿叶的阴影下,光影折射中有几缕稀疏的投射在她身上,她亭亭玉立,像一朵净白的茉莉,安静的盛开着,虽还未靠近,已经能感觉到芳香四溢。

    那一瞬煌影已经确定,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上天并没有隔绝她与她的缘分,上天冥冥之中,一直在给他制造机会。

    她,并不是他无望的渴求,在未来,在某一天,属于他的机会一定会出现。

    他和安小溪是有可能的,一定。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