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要量身材?

    “真的确定能赚到钱吧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当然能了,能有什么问题呢安总要知道,现在就是炒地皮最赚钱了,无论是在这座城市还在欧洲的城市,没有哪个人不需要房子。相信我,在欧洲的政府部门,我亲爱的朋友杰夫早就打听好了,这地政府马上就要买来做度假村,要不是我的钱不够,怎么会容许别人和我们共同买下这地方。而你,安总,你真是幸运,因为我知道你是慕氏集团总裁慕琛的丈人,我才敢相信你的。别人的话,我完全不能相信。慕琛即使在欧洲,在我们那里也有很好的声誉。”

    安毅的公司内,安毅正在办公室里,听着对面的合伙人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听他提起慕琛,安毅只是尴尬的笑。

    这次这个千载难逢的赚钱机会多亏了慕琛,因为他在圈子借慕琛的身份抬高身价,所有才有大合资商业找上门。

    他们投机买了地皮,就等政府买来收购,高价卖出了。

    说实话,开始他也有些不相信这人的话,可是两个人是合资,一人拿出一半的钱,他亲眼看着交易,地契什么的都是真的,而且律师也已经看了。

    说实话他现在还是有些忐忑,他拿出了两千万来买,几乎已经拿出了所有的钱,把公司也赔上了。但是这次确实值得赌博。

    要是地皮政府不收,那地方也可以再转手卖人,那地方至少八千万。现在和这个人合资一人拿两千万买下来,卖政府至少可以要两个亿,卖别人也得八千万,怎么想也是赚钱。

    所以这次的风险投资,安毅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风险,而且他可是慕琛的丈人,最近找他做生意的人不知道多少,谁敢欺骗他。

    这么想来,安毅稍微放心了,和对面的合资人吹嘘道:“最近慕琛太忙了,有时间的话一定叫上我小女儿和慕琛一起吃饭。”

    “真的吗太棒我,我一直希望能见下慕总裁,他可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您的女儿真是有福气,竟然能嫁给这样的人物,有这样的女儿真是种幸福。”

    两个人寒暄了一会儿之后,那人走出了安毅的公司,到了车上一直开出了许久才在路边停下,拿出电话按了一个号码,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清脆的女声传来:“怎么样,搞定了吗”

    “那当然,我们可是专业的欺诈师,别把我们和一般的诈骗犯混在一起,我们出手就从来没有失手过,那个中年男人简直就是蠢货,现在拿到的初步资金是两千万。”

    银铃一般的笑声从那边传来,清脆的女声道:“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你们慢慢享受,记得最后让他亏损的数额可是一亿,两千万,连一半都不到呢。”

    “放心,我们会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欠下一亿的债,而后找也找不到我们。”电话挂断了,车内的男人露出了狐狸一样的笑容。

    几天前他们接到了陌生女人打来的任务,一千万买他们出这次风险人物,扔那老头亏一亿,而这一亿,他们竟然有资格从中再抽三成。这么好的差事他们当然得干。更重要的是,对方没要求强制到一亿,要是他们没有能力,这一亿中,就没有抽成。

    欺诈师最受不了别人不相信他们的能力,要知道他们可是没有骗不了的人,没有蛊惑不了的人心,尤其是这种贪心的人,一亿他们绝对会完成目标的。

    安毅此刻并不知道,有张大网正铺在他身边,那些毒蜘蛛都爬在四周而他是只不小心落入蜘蛛网上的蚊子,因为肉很少,所以毒蜘蛛们决定,将他压榨的渣都不剩。

    而此刻慕琛的别墅那边,因为对于安毅的事情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并不知道安毅这边的事情。

    安毅做这事情连方依兰都没说,方依兰向来谨慎,安毅从来都觉得方依兰一个女人家成不了大事,但实际上方依兰要更有手腕和心眼。只可惜这次安毅决定自己做主,这也导致了事情向着欺诈师和图谋不轨的幕后黑手所期望的方所发展。

    而在一切爆发之前,这些却全部掩盖在光影中。安逸依然做着他的发财梦,慕琛和安小溪也依然在别墅里。

    “今天辛苦你了。”慕琛开口对安小溪道。

    安小溪笑一笑摇头道:“看到他们能好好的,我也觉得高兴。”

    慕琛抚摸着她的发,在她额头上亲了下道:“最近你在家里很无聊了吧,我上次看你在弄设计稿件,怎么了,有些忍不住想要做衣服了吗”

    安小溪道:“没有啦,其实是学校让设计部准备毕业作品,虽然我是可以不做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做。不过这里不是学校,也没办法做,我反正也是闲着就画了些手稿。”想到这里,安小溪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道:“啊,对了,你不是答应过我要让我给你量身材做衣服的吗你现在让我量一量吧,我现在设计的正是男装。”

    慕琛想了下,唇角勾起道:“我似乎也说过是要脱了衣服才给你量吧。”

    安小脸红不已,有些委屈的看他:“那么我现在是伤患你怎么也不照顾我下。”

    竟然还开她玩笑,很过分唉。

    慕琛认真道:“我当然会照顾你,本身就是打算照顾你的。”凑近她勾起她的发,慕琛意味深长的添上了最后一句:“在浴室里照顾你。”

    安小溪一听顿时瞪大了水眸:“浴、浴室”

    慕琛点头勾起薄唇邪魅道:“当然是在浴室,你身体受伤了,洗澡需要我照顾,而这样一来,我也可以脱光了让你量身材,不是两全其美吗”

    安小溪脸都红成了番茄,咬着唇搅动着手指手足无措。

    一起洗澡什么,太、太羞耻了,每次每次她都好想死。这次还要给他量什么,这样的事情她真的做不来。

    “时间也不早了,走吧。”慕琛说完就去抱安小溪,安小溪想抗拒,但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她怎么也算是行动不便,而且伤口是不能沾水,虽然周云医生给她缠了一些防水的绷带,但是还是大意不得。

    慕琛抱着她轻松至极的向浴室走,安小溪靠在他怀里极其小声道:“只、只是量身体哦。”

    慕琛意味深长道:“那到时候的会发生什么我可控制不了,要看你了。”

    慕琛说着把她抱到了浴室。

    整个a市的人都决计不会想到,堂堂的慕氏集团总裁慕琛,会帮女人洗澡,就算是自己的妻子,也不会与人觉得是这是正常的。而偏偏这种事情就在安小溪的面前发生了。

    安小溪全程都只能闭上眼睛,完全不能睁开,羞耻的几乎要死掉了,慕琛紧紧贴在她的身后,俯在她耳边问:“现在不量身体吗我听说厉害的服装设计师不需要量尺,只要用手拿捏就能量,小溪你这么认真是不是也会这个手法”

    安小溪面红耳赤,感觉到身后他精壮的身体贴着自己,而某个部位更是火热,结结巴巴道:“我、我会。”

    “那么现在面向我,量吧。”慕琛声音低沉又沙哑。

    面对着他就、就这样不就是坦诚相见了吗

    她、她根本不敢看他的啊。

    她有些无助的求饶。

    “慕琛,不要”

    “不想量吗不想要我的尺寸吗慕氏集团总裁做你的专属模特,不想吗”慕琛吻着她而耳垂,用蜜糖一样迷人的声音徐徐诱着她。

    安小溪听得恍恍惚惚,有些没出息的转过了身去。慕琛的身材太高,随意他微微俯身让她量,安小溪用自己的手指在他身上量寸,一寸一寸量的精细。

    指尖触碰到他训练的既紧致又有弹性的肌肉直让她心跳加速。

    而量到腰间的时候,安小溪再也量不下去了,不敢看他的别开脸,红到了耳根。

    这、这、这根本就是变相的调戏嘛不,已经大大的超出了调戏的尺度了。

    慕琛一直看着她,呼吸沉重。

    “那里不量吗”慕琛撑着浴池的墙壁,俯身看她,从他发丝间滚落的水珠滴在近在咫尺的她的胸上,安小溪微微一颤的

    安小溪咬着唇小声求饶:“慕琛,好、好羞耻,不要再继续了。”

    “那么,你会帮我吗”慕琛艳丽的红唇蹭过她的唇,问。

    安小溪呼吸急促的点点头,慕琛眯起了桃花眸,对她低喃:“那么接吻。”

    “嗯”

    浴室里春光满园,温度陡然升高,缠绵中的人并不在意时间。

    月华如水的夜晚,却无关这两个人。

    在浴室里结束以后,慕琛把安小溪重新抱回了两个人一起睡的房间,将她放在床上,慕琛在她身边躺下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叹谓:“果然还是这样抱着你舒服。”

    安小溪嘟嘴:“我又不是抱枕。”

    慕琛挑眉道:“你当然不是,抱枕的性能怎么能有你好,你不只能抱。”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