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强制膝枕

    门扉打开的时候,郑和雨就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前,安小溪看了他一眼之后把门开的更大了一些,小乔从安小溪的身边走了出来。

    她苍白又柔弱的样子看的郑和雨的心坠痛,这个他最爱的女人,爱到从别人那里强行夺过来的女人,他想好好爱着她的,却怎么竟然将她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想到昨天晚上她求着他,他却疯了一样占有她,那时候她落下的泪水,就如同水晶一般碎在床上,里面一定也混杂着她的心碎。

    还有孩子,他竟然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他真是畜生都不如。

    郑和雨颤抖的走到小乔面前,颤抖的伸出手伸出手将小乔紧紧的抱住,郑和雨痛苦的哭了起来:“小乔,小乔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折磨我,惩罚我都行,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更不要折磨你自己。我混蛋,我该死,我、我,我爱你”

    即使他是这样一个混蛋,可是他却是真的爱她的。以前他看书,书上写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那时候他就觉得周幽王虽然是昏君但是很爱褒姒。后来他遇见了小乔时候,他就在想只要能让她一笑,他甘愿效仿周幽王,甚至可以比他做的更狠。

    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的,他并不想伤害她的。

    小乔靠在郑和雨温暖的怀抱里,嗅到了他身上干净的味道。脑海里现出无数个记忆,在这种时候竟然都是些好的记忆,没有恶劣的记忆。她想到在他最生气的时候,其实也只是拉着她到床上做那种事情,他冲她吼,也砸过东西,却没有伤她一下。

    连她说要杀了他的时候,他都一动不动让她捅,是在她差点伤害自己的时候。他才把刀夺了下来。

    而现在,他一个大男人,却哭的比她还要惨。

    郑和雨这个人,在商场上也算叱咤风云,可是在他面前,他总是露出孩子气的一面,认定了她就死都不肯放手,其实当初抢她,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差点被他爷爷打死,可是他就是倔强不肯服软非要她。

    天真的向她诉说爱意,患得患失,焦躁不安,他太在意她反而变成了一副神经质的样子。

    怎么舍得,怎么舍得他,即使一开始她确实是不爱他的,这些日子里却早已经爱的不可自拔了。

    郑和雨把最好的自己给了她,也把最坏的自己给了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郑和雨爱她,她明白真的都明白。

    “我、我不会轻易原谅你。”小乔的泪落了下来,郑和雨将她抱的更近了,哽咽道:“我这样的混蛋,不要原谅我,请你折磨我吧。”

    小乔颤抖的伸出手,从小就羞涩内向的她,不会表达感情的她,伸出手轻轻的抱住了他。

    郑和雨身子僵住了,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小乔主动回抱了他,可为什么为什么是在这种时候,他瞪大了眼睛想看下小乔此刻的表情,想知道她在想什么,却又不舍得分开彼此相拥的怀抱。

    这一刻太宝贵了,他根本就舍不得放开。

    “小乔”他开口,声音里有些不安。

    小乔的反应太反常了,激动颤抖当中,郑和雨难免搀上了不安。

    “和雨,我、我爱、爱你,可是我不会轻易原谅你的行为,我要你、你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来赎罪。”

    一辈子,如果心意相通之后,你会像在月下为我种花时那样,为了让我开心为了博我一笑,就费尽心思。如果你对我的爱意会一如既往这样浓烈的话,我就原谅你。

    一辈子都爱我,如果是这样我就原谅你。

    “小乔,呜,小乔,小乔你真的爱我吗小乔,我也爱你,真的好爱你,对不起我做了那么多坏事,可是我真的好爱你。”

    走廊上一对相拥的璧人相拥着,令人羡慕不已。而那边,慕琛已经扶着安小溪下楼了。

    陆祁在一旁对着安小溪竖起了大拇指:“小溪,虽然才刚见面,但是我已经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不但让小乔见了郑和雨,还说出了她的感情,你也太神了,你都对她说了什么啊。”

    慕琛难得这次没有呛陆祁,也开口问:“我也很好奇,你和他说了些什么”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神秘的笑:“这可是女人之间的秘密,不能说的。”

    是的,不能说,这里面可有很多她的**,她的小秘密,怎么能说呢。

    陆祁和慕琛互望了一眼,颇为有默契的点点头。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除了同为女人,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参透了。

    不过这个结局算是真的意外的好。郑和雨和小乔,谁能想到两个人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竟然又一村,简直不可思议。

    回去的路上,陆祁被陆氏来的电话叫走,有些遗憾的对慕琛道:“看来只能下个星期再正式点去你家了,到时候小乔和郑和雨应该已经好了,大概会一起去,那么我们下周见吧。小溪,下周再见。”

    安小溪冲他招手,温温的笑,慕琛伸出手挡住她的笑脸,对陆祁不客气道:“快走。”

    陆祁在心里再一次感慨,慕琛大魔王的占有欲,真的强到爆表了,只是个友好的微笑而已,竟然也不让他看。

    上了车陆祁走了,慕琛和安小溪一进大车里,慕琛就在柔软的坐垫那端拍了下自己的腿道:“把头枕到这里来,躺下。”

    安小溪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唉为、为什么忽然要给她强制膝腿,脸有些红,安小溪眼神飘忽:“那个,有点不好意思吧。”

    虽然她有种想要凑过去的冲动,但是内心里安小溪还是告诉自己要矜持。

    慕琛桃花眸看着她道:“你今天已经站了许久也走了许久了,虽然你现在的确是可以运动了,但还是要适量,乖乖过来躺下,要是不听话的话,我只好强制性的让你躺下了。”

    “哦,好。”安小溪听他这么说,乖乖的躺下了,因为身上有伤,所以安小溪正面躺在慕琛的腿上。

    慕琛低头,英俊如天神一般的面容就在她容颜正上方,眉目如画,英俊迷人,杀伤力完全不是盖的,安小溪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因为窘迫安小溪抬起手臂遮在了眼睛上面。

    唔,太闪亮了啦,她都没眼看了。

    慕琛见她挡住眼睛,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还以为是外面的光照照的她不舒服,伸出手拉上窗帘,慕琛问:“好了,我拉上了窗帘阳光晃不到你了,别把手放在眼睛上,会累的。”

    慕琛低沉迷人的声音近在咫尺的额响起,她的贴心却叫她更加不知所措了。

    结结巴巴的张口,安小溪道:“我、我就保持这个动作就好,慕琛我、我没问题的。”

    慕琛语重心长的开口:“小溪,你这样会牵动伤口。”

    安小溪还是不拿开手臂,不过有些怯怯的咬着樱花花瓣一样柔然的唇,极其小声道:“那个,实际上阳光没有刺到我,只是有别的太闪了,闪到我不敢看。”

    “什么”慕琛微微蹙眉,好奇的问。

    他怎么没有发现车里还有这么闪的东西,能晃到她的眼睛,难道是只有躺下这个角度才能看到吗是什么车里的徽章吗

    “你”安小溪红着脸,极其小声道。

    慕琛愣了下,唇角好笑的勾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的小女人还有独特的夸人技巧呢。

    “小溪,听话,把手臂拿开。”慕琛开口道,安小溪小心翼翼的把手臂挪开,偷偷睁开眼睛眼他,视线正对上慕琛迷人如星辰的眸子,安小溪呼吸一下子停滞了,她就那么睁着眼睛看慕琛俯下身来,漆黑的发垂落下来,让人忍耐不住想去触碰一下试一试柔软度。

    慕琛越靠越近,近到鼻尖相蹭,慕琛勾着唇,开口道:“你用手臂挡住眼睛会很累,如果我的闪亮太让你在意。那么就用我的手帮你遮住眼睛,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安心的躺着了吧。”

    “嗯。”安小溪傻傻的被牵着鼻子走,然后眼睛就被一只大手盖上,漆黑一片中她的睫毛刷到了她的手心,鼻尖能嗅到一股冷香。

    莫名的,安小溪更加的血液更加燥热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平复下来。

    而后她唇上忽然触到一片柔软,然而温柔的唇在她唇边辗转亲吻。

    安小溪的心脏狂跳了起来,呼吸更是急促起来,慕琛在吻她,他的手上上的温热,他的薄唇的触感都叫安小溪凌乱了起来。

    安心躺着真是狡猾,被他做这种事情她怎么安心的起来呢。

    她根本就没办法安心啊。

    车子一路开向了慕氏,所谓的车上休息实际上到最后,在两个人缠绵的热吻中,根本完全就没有存在过。而到了别墅,慕琛下车望着车里的安小溪,邪魅的开口:“现在还坚持自己走,不需要我抱吗”

    安小溪被吻的浑身娇柔无力,哪里自己走的了,只能脸红羞耻到不行的开口:“慕琛,抱、抱我上去啦。”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