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毕竟彼此相爱

    “你起来,别把眼泪鼻涕蹭在我西装上,否则我剥了你的皮。”慕琛见到郑和雨哭哭啼啼的样子就来气,厉声道。

    郑和雨急忙松开手跪在原地,但还在哭。

    陆祁走过去拽他道:“你走开,你就算跪在这里跪倒天荒地老也跪不出小乔来,走吧,把这里能帮上忙的人。”

    郑和雨爬起来,看到安小溪时怔了怔,慕琛道:“这是我妻子小溪,她是来帮忙的,你小子记住这份大恩,她还受着伤赶来给你帮忙。”

    郑和雨一听急忙冲到安小溪面前,痛苦着握住了她的手:“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把手松开。”慕琛皱眉不悦道。

    郑和雨急忙听话的松开了手,一把抹了把眼泪,郑和雨道:“你、你等我一下。”

    郑和雨说完跑了,不一会儿端了个餐盘走了过来,走到安小溪面前小心翼翼的给了她。他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眼睛却像是星辰一般闪亮:“这是鸡汤,你让小乔喝一点儿吧。”

    安小溪的心微微颤抖了下。

    这个人,虽然做了那么混蛋的事情,但是他真的很爱那位叫小乔的姑娘。这种时候他说的不是让她去劝小乔原谅他,而是第一时间希望小乔喝点鸡汤。

    安小溪点头接过来道:“你放心,无论怎样我都会让她喝的。唔,你们先回避下吧。”

    慕琛点头,叮嘱她:“你也要主意身体。”

    安小溪点点头,安慰的笑了笑:“别担心我,我去和她好好谈谈。”

    郑和雨还是有些忐忑,但是也不得不跟着慕琛和陆祁走了。

    等人都离开只,安小溪敲了下小乔房间的门,在门外开口道:“小乔小姐,我叫安小溪,是慕琛的妻子,现在外面他们都走了,只有我一个人,能进来和你聊聊吗”

    里面没有动静,安小溪继续温和道:“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不想见我,但是还是想烦请你让我进去,因为我身上也还受着伤,是带着伤来的,冲着这份诚意,我希望你可以见下我,不然我我拖着受伤的身子在外面这么站着等,也不怎么人道。”

    里面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是有动静了。门打开了,小乔小心翼翼的躲在门内小声点问:“他不在”

    安小溪道:“他之前跪在这里,不过被拉走了,现在门外只有我一个人,小乔小姐,请让我进去吧。”

    小乔迟疑了下,点点头把门打开了,安小溪进去之后她又立刻把门锁上了。

    小乔穿了身素白色的裙子,脸色显得很苍白,她是个很好看的女孩人,留着期到脖子的发,五官精致的像画一样,比安小溪还要柔弱,也还要稍微矮一些。

    抬起头来看了眼安小溪,小乔的视线落在了她手里,安小溪也低头看了一眼,浅浅的一笑,慢慢的走到桌子前放下汤道:“他知道我要进来很激动,我以为他会让我帮他做说客,好好的求你原谅,可是他让我等一下,竟然去拿了这个,无论如何都要让我劝你喝上一口。”

    小乔的身子一颤,脚步有些慢的走回来走到床上坐下掀开被子盖在了身上。

    “他自己做了那种事情,现在又何必假惺惺的来这一套。”抱着腿,小乔咬着唇道。

    安小溪没有马上拿了鸡汤给她,而是坐了下来道:“抱歉,我受伤了行动有点慢,说话也有些慢。我想你现在是不会想说你的事情的,那你要不要听听我的事”

    小乔怔了怔,她本来是不想听安小溪说任何事情的,但是她现在又忽然察觉到,这个女人和自己很相似。

    她的身份也很平凡,甚至比她还要不好。她听郑和雨说过,她一开始也差点嫁给别人,最后才嫁给了慕琛。

    和她何其的相似。

    咬着唇沉吟了一下,小乔问:“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她呆在慕琛的身边,应该被保护的很周期才是,怎么会受伤。

    安小溪笑了下,声音轻柔道:“我正要和你说下我伤口的事情,这是在巴黎的时候受的伤,可以说是因为慕琛才受的伤。”

    安小溪把事情讲了一遍之后,却故意把某一部分藏起来没有说。

    小乔看着她喃呢:“所以说,这些人,都是冷漠的,他把你扔下去和别的女人离开,让你差点死在酒店。现在就算对你再好,也弥补不了他犯的错。”

    安小溪深望着她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但是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

    小乔眨了下眼睛问:“什么”

    安小溪道:“慕琛之所以和那个女人离开,不过是因为那女人骗他说有一颗非常漂亮的钻石,正好能给我做结婚时的皇冠。他想把最好的最漂亮的皇冠戴在我的头上,所以虽然知道这可能是谎言,还是愿意去看一下。你看,你和我一样,一开始都以为他跟女人离开是去风流,然而我们的眼睛看到的并不代表全部。”

    小乔怔怔的看着她,紧紧攥着了衣裙,咬着唇,身体微微颤抖。

    “你想用你的事情劝我看到他的另外一面吗可是他杀死了我的孩子我求过他啊可是他没有、没有停下。”小乔捂住脸,痛颤抖的哭了起来。

    那样子看的安小溪都疼了,她一定很珍惜那个孩子,所以才会这么伤心。坐到床上,安小溪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背。

    “如果你真的打从心里恨他,厌他,不原谅他,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你的想法。可是你真的这样想吗”

    小乔痛苦的扯着长发:“我如果真的恨他,厌他,怎么会肯怀上他的孩子,即使他当初强取豪夺的把我抢来,我是恨他厌他,可是这半年来已经不一样了,早就不一样了。但是他完全没有信任我,我的青梅竹马一从国外回来,即使我们从未见面,他也经常大发雷霆,质问我是不是还想着那个人。他既然没办法信任我,为什么还要我。呜,为什么不干脆和我离婚,去找个值得他信任的。”

    “你爱他吗小乔”安小溪轻声问道:“你有告诉过郑和雨你爱他吗”

    小乔忽然噎住了,咬住下唇,涓涓的泪水从眼里落了下来。

    她没有说过。她怎么说呢因为她也是后知后觉才发现她自己深深爱上了他,而那个时候,他却已经变得神经质了,总是没有机会说。

    她明明已经敞开了心扉,却没有机会告诉他。面对他莫名的怒火,她常常话都说不出来。

    那个人,笨到不行,一开始她也以为他只是个强取豪夺的恶少,讨厌透了他。她本就是个过分安静的女人,不爱说话,到了这里之后她就更不爱说话了。

    她总是坐在窗边,窗外唯一的风景就是花田。她喜欢花,只有坐在窗前看花时心情才能稍微好点。然后她发现,从第一天开始,每天早晨花田里最外一排的花都会变样子,她每一天都会看到新的花,但是从来没见到换花的人。她有些执拗起来,就蹲点等,奇怪的是每次她睡了之后就会有人换花,她醒来就看不到人。有一天夜里,她故意睡下却定了闹钟,半夜去花田看。就见花田那里,郑和雨亲自在种花。

    只是为了讨她欢心而已,他就这么费尽心思,这种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她的心又不是石头,怎么会不被感动。

    他宠溺起来她来,真的不顾一切,可是他伤害起她来,也没有手下留情。然而恨,恨不起来,她还是舍不得。

    看着她的反应安小溪已经明白了,看来她什么也没有说,就是因为这样,郑和雨才越发的不安,才发生了那样的悲剧。

    安小溪叹了口气,开口道:“你既然和我一样并不是什么出身豪门,那就该知道,这些人有时候和我们的思维方式不同。我们所认为的事情,往往不是他们所认为的。郑和雨也许只会抢夺,但他是真的爱你。小乔,好好和他谈一谈吧。至少郑和雨是爱你的,同样嫁入这样的家族,嫁给了地位高高在上的人,小乔你却还是比我幸运的。”

    小乔咬着唇道:“慕琛比郑和雨好多了,而且我听你说他对你也很好。”

    安小溪苦笑:“是么,可是他并不爱我,我们的婚姻只是利益关系。但没有关系,因为即使他不爱我,我也想要呆在他身边。有些感情既然就算想躲也是躲不开,那么何必兜兜转转,因为彼此的不坦诚而受伤害。小乔,你如果确定自己真的能和郑和雨分开之后,也好好的一个人幸福,那么今天就不要原谅他。如果你不能就说明你已经爱他无法自拔,那么即使他错了,也给他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彼此相爱已经是不易的事情,说实话,虽然她同情小乔,却也同样羡慕小乔。因为不论如何,郑和雨爱小乔,深爱着她。

    如果慕琛也能这样爱着她,那么她恐怕不愿意浪费一丁点的时间彼此伤害吧。既然相爱,幸福的时间都怕不够,又哪里舍得腾出时间伤害彼此。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