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如果是我的话

    “那,这是最近的笔记,你们系那边最近都在弄毕业作品。你情况特殊,有慕琛给你做后台,你如果不想教的话,我觉得应该也不是问题。”慕氏的别墅内,郑楚楚把笔记拿出来递给她道。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接过笔记,看了下这次也不是自己知道的张容语的笔记,不禁问:“你这次也没去找张容语借笔记吗他有那么忙吗以至于你每次都找不到他。”

    郑楚楚在心里真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丫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实在是不想提起张容语那个凤凰男,所以才在上一次给她笔记的时候撒谎说自己找不到张容语。

    这丫头竟然又提。

    “小姐,你有笔记用就行了,不要挑理。说起来张容语最近忙着追女人,你也好歹避嫌一下,要是他借给你笔记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看到误会了多不好。”郑楚楚随便扯了个谎。

    安小溪倒也真的是天真好骗,郑楚楚一说她就相信了,还笑道:“哎呀,大四了,他终于也开窍找女朋友了。”

    郑楚楚望着她天真的笑脸什么也没说,这几天她苦啊,正如她和慕琛料到的那样,那些对安小溪有所觊觎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了,她每天赶苍蝇赶的不知道有多辛苦。

    不过,倒是也好,在安小溪回学校之前把那些苍蝇赶走了,安小溪回去清静了,她到时候也不费力了。

    毕竟安小溪回去学校以后才是慕琛真正操行的时候。

    削着苹果,郑楚楚和安小溪继续闲聊。而此刻在酒吧里,煌影拿着手机坐在一堆欢声笑语的角落里,若有所思。

    刚才他看到了慕琛,慕琛是和朋友来这里喝酒的,在他身边并没有安小溪,说明此刻安小溪没有和慕琛在一起。

    最近几天他去了希腊,不自觉的就买了当地的一些特产,此刻就放在他家里,都是买给安小溪的。

    这几天他就在考虑打电话给她,但是一直拿捏不好时间。今天是个难得的机会。

    “影,你怎么不过来喝酒。”一个衣着暴露的模特湊了过来,娇滴滴的开口。

    煌影勾起唇角,淡笑道:“我今天晚上要开车,不喝了。”

    “哎呀,不用开车了,今晚就在我那里”模特说着凑上了红唇,煌影的眸子略微暗了一下,一股反感从内心里涌了出来。

    娱乐圈的混乱他不是第一天知道,也早就明白这些模特儿们玩的很疯,以前他从来不觉得这样多么不好,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可是现在他却对生活这样混杂的人,没有一点好感,对这些可以随便送上自己的身体的女人,更是厌烦至极。

    “抱歉,我只想回自己家。”从容的躲开女人的红唇,煌影拿着手机起身离开,女人幽怨的看着煌影离开,心里一阵失落。

    另外一个女人过来坐在她身边递了杯酒给她道:“你放弃吧,最近煌影不知道怎么了,格外的不近女色,以前至少还和姐妹们逢场作戏,现在啊他好像连装装样子懒得装了。”

    “怎么这样,我还想至少可以和煌影接吻呢,这么大的一个帅哥在这里却只能看不能碰,也太痛苦了。”模特幽怨至极。

    另外一个耸肩喝了口酒道:“算啦,谁叫他是煌影呢,他在想什么没有任何人猜的透。”

    走出去走到安静的地方,煌影最终按下了安小溪的电话。那边安小溪和郑楚楚还在天南地北的聊天,安小溪的电话一响,郑楚楚顿时笑了。

    “哎呦,你们家慕大总裁怎么在外面喝酒也不放心家里的娇妻,还给你打电话查岗吗”

    安小溪脸上一红,白了她一眼:“你真的,乱说话。”嘴巴上抱怨郑楚楚但是安小溪也以为是慕琛,心里也不免高兴。

    然而拿起手机一看安小溪却是一怔,郑楚楚看到她错愕的表情也猜到不是慕琛,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看到来电显示郑楚楚傻了傻。

    “煌、煌影大明星煌影你还认识他我怎么不知道啊。”郑楚楚激动的叫。

    这可是超级大明星啊,安小溪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物。

    安小溪恍惚了下才回神道:“机缘巧合下认识的,我等下和你说,我先接电话。”

    “你接你接,我保证不出声。”郑楚楚连连点头,闭上了嘴巴。心却是怦怦跳个不停。

    这种感觉和见慕琛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慕琛虽然也是难得一见的人物,但他毕竟是集团总裁,那种要不可及和明星不同。

    郑楚楚见了慕琛会紧张,但是见了煌影的话更多的则会是兴奋,求签名。

    “喂,煌影,怎么了”接起电话安小溪对他的来电非常的好奇,毕竟说说话,两个人虽然算是食友,但没有特别的亲密。

    “啊,小溪,是这样的,我前阵子去了希腊,买了一些特产,想着拿给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见一面吧。还有上次的事情害你的布丁都不能吃了,我也想赔罪。”煌影听到安小溪温和的声音,就像是一股干净的清泉流入心田,说不出来的舒畅。

    这才对,女人的话就该是她那个样子。清纯静雅,笑起来很好看,害羞起来脸颊红红的。

    “抱歉煌影,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都在静养,学校也没去,最少也要一个月才能好,那些特产你分给别人吧。”安小溪十分歉意的开口。

    她没想到煌影这么有心还给她带了特产,说实话她在巴黎的时候就只想到了郑楚楚。这么一比较她倒是升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愧疚感。

    煌影在那边听到她身体不舒服,心顿时向下沉了沉,焦急的追问:“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了生病了吗是不是很严重”

    “啊不是不是,我是不小心受了点伤,现在已经没事了,只不过伤口还需要恢复,谢谢你的关心。”安小溪礼貌得体的说道。

    煌影听到这稍微放了下心却又更加不甘心了。

    她受伤了,他很想去看她,可是他却是没办法去慕氏看她的。到现在他也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她是慕琛的女人,是不该招惹的女人。

    如果他真的只是单纯的要和安小溪做朋友,倒是可以大方的去找慕琛,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那么单纯,所以

    “你好好休息,特产我给你留着,不是什么容易过期的东西,等你伤好了之后给我打电话,我拿给你好吗”煌影闷声问。

    安小溪在电话的那端迟疑了下,最终答了好。

    电话挂断之后,煌影站在原地,任凭夜风不断吹着他的发,他紧紧的攥着手机。

    不远处有服务生端着酒走到某个包间门前打开门走了进去,煌影知道慕琛就在那个包间里。

    煌影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他竟然还在这里喝酒,明明自己的妻子受伤了在家里修养,他竟然在外面和朋友喝酒

    他到底有没有在意和关心安小溪呵,他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想必对任何女人的在意也不过如此吧。

    如果是他的话,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推掉所有的通告和片约,也不上节目也不去接受采访,就在家里二十四个小时守着她。

    清晨醒来亲自为她下厨煮粥,中午给她做她想吃的菜,晚上给她熬补汤。她无聊就陪她看电影,她睡不着就读书哄她入睡。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把她照顾好,让她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咬牙,煌影的愤怒与难受深深的折磨着他。

    他知道自己可以为那个人做一切事情,却也知道她不会属于他。她是属于慕琛的,即使慕琛不珍惜她。

    那边安小溪挂断了电话还有些愣愣的,郑楚楚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了:“我说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啊,你和煌影怎么认识”

    安小溪回神道:“是在舞会上见过一次,后来又巧合的在墓地遇见一次,然后互相留了电话。因为我们都比较喜欢吃,所以就结交为食友,互相分享哪里有好吃的。不过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只见过三次而已,没想到他是个这么热心的人,去希腊还给我带了特产。”

    郑楚楚本能的嗅到了奸情,意味深长道:“不对啊,这里是有事儿啊,小溪,我觉得那个煌影对你有企图。”

    安小溪翻白眼:“你怎么总是能联想到那方面啊,我和他没有任何事情,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和慕琛的关系,因为我们就是在慕琛的舞会上认识的,那时候我和慕琛在一起。”

    “这样啊,既然知道你和慕琛的关系那就不可能了,毕竟没人敢自不量力的和慕琛抢人。他和你搞好关系,也许只是因为慕琛。”郑楚楚一听就否决了自己开始的猜测。

    安小溪想想点头道:“有可能是因为慕琛,毕竟煌影要做慕氏的代言人。不过无所谓诶,他那个人还挺真诚的,值得交。”

    安小溪毫无心机的笑,郑楚楚看她那一脸天真就忍不住担心,捏着她的脸道:“你呀,就算人家没有企图,你也别和他走的太近,他是个男人,会被慕琛误会的。”

    “知道啦知道啦。”安小溪满口答应。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