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兄弟相聚

    “你说什么你的小娇妻在巴黎遭遇袭击受伤了”星期六的下午,陆祁兴冲冲的打电话给慕琛,想要去慕琛家里聚聚顺便也看看那位让慕琛心心念念记挂的小娇妻,没想到打电话去却得来这么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慕琛倒是淡定,情绪波动并不大:“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原定的聚会要推迟到下周了,现在她还不能多走动,必须要好好休息。”

    “喂喂,这么大的事情你不能这么一笔带过吧,出来到魅皇酒吧吧,正好郑和雨最近心情也不好,一起来喝一杯。”

    慕琛想了想道:“嗯,半个小时见吧。”挂断电话慕琛回到安小溪的房间,最近安小溪没事,照片洗出来送过来她就在床上分析研究认真的很。

    见慕琛进来,安小溪脸红红的把一张照片递过去:“那,这个,一人一张。”

    慕琛接过来看到是那张当初在巴黎夕阳中拍的照片,挑了下眉道:“拍的真不错。”

    安小溪刚才盯着这照片盯了很久,听到他这么说也高兴的附和道:“是啊,我也觉得拍的真的不错。”

    更不错的是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感觉。

    慕琛点头看着的她把平板放在一边,正在弄图片,开口道:“朋友约我去酒吧,你弄一下早点休息,我晚上会回来的稍微晚一点。”

    慕琛的行踪安小溪从没有想要掌握和干涉,水眸扑闪了下很乖巧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好好玩不用担心我。啊对了,等下郑楚楚过来给我送笔记我可以留她在这里陪陪我,就不会无聊了。”

    “恩,如果她愿意就住下,不想的话等下就叫司机送她回去。”慕琛俯身在她穿上吻了一下道:“本来是打算今天介绍给你认识的,但是你受伤了,我就把时间推到了下周。”

    安小溪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一暖,乖巧的道:“我都听你安排。”

    慕琛能把她的朋友介绍给他,已经让她觉得万分荣幸了,时间什么的他安排她就遵从就是。

    慕琛抚摸了下她的发站起来道:“那我走了。”

    安小溪微笑挥手:“路上小心。”

    慕琛看着她安静的柔美的面容,总是冰冷的俊容上此刻勾起了浅浅的笑。

    以前他从不知道家里有这样一个人,在你归来时对你说欢迎回来,在你离开时说路上小心,是这样的叫人舒服。

    自从她来到这个家,好像正别墅不像之前那么空旷了,也没有了冷冰冰的感觉,从前那些冰冷高傲的花瓶里插上一些漂亮的花,竟然变得温暖无比。

    她的到来真是不可思议。

    走出房间,慕琛拿了钱包,想了下把安小溪和他的合照放在了钱包一直空着的地方。

    照片很合适,正好适合。慕琛满意的将钱包放了起来。

    出了别墅,慕琛半个小时后准时到了魅皇,里面的人见他来了之间将他领到了vvip包间。

    慕琛一进去就看到郑和雨搂着两个性感的女人,一手叼着烟,一手拿着酒杯,慕琛的眉头簇了起来。

    “来了,怎么不进去”身后一道声音传来,慕琛回头看到陆祁,显然他是刚来,慕琛桃花眸横了一眼里面。

    陆祁好奇的向里看去,一看之下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慕琛抿着薄唇,脸色很差道:“给你三分钟清理战场,不然郑和雨今天晚上就死定了。”

    “那、那个慕琛,你等我下,我马上搞定。”陆祁说着急忙走了进去,他在心里将郑和雨骂了好几遍。

    这小子真是要死了,明明知道慕琛的规矩。说好了喝酒的时候,就只是喝酒,不可以找女人来,也不准抽烟,因为他讨厌烟味。

    几年没见,郑和雨这小子连规矩都忘了,走过去一把夺下烟掐掉,陆祁冷声对那两个女人道:“出去,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

    两个女人看陆祁英俊的面容上全是冰寒,也不敢再多呆,急忙站起来离开。走到门前看到英俊无比的慕琛,两个女人心中不禁尖叫。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是帅哥

    房间里郑和雨有些不爽道:“陆祁,你拦着我干什么,家里的女人不让我顺心,我还不能出来找个听话的女人发泄下吗”

    “你发泄个头,想死吗”陆祁瞪他,慕琛走进来关上门,冷声道:“你看你那点出息,丢人都丢到老一辈那里去了。我爷爷前几天去你家看到你那副样子,回来就告诉我绝对不能变成你那样。”

    “啊,琛、琛啊,你来了啊。”郑和雨看到慕琛,酒顿时醒了几分,乖巧的坐着像个小学生一样。

    三个人虽然是朋友,但是郑和雨年纪小,算是一路被慕琛阴着长大的,所以对慕琛总有种惧怕的感觉,根深蒂固,无法移除。

    慕琛走过去坐下,陆祁也坐了下来,倒了杯酒道:“我们三个兄弟好不容易重聚,先喝一杯吧。”

    慕琛拿起酒杯点点头喝了。

    郑和雨也喝了,陆祁这才松了口气喝下酒,老天爷抱怨,看来慕琛今天的心情很不错,没有教训郑和雨。

    三个兄弟喝了一会儿都放开了,西装脱掉扔在了一旁,陆祁搭着慕琛的肩膀道:“慕、慕琛啊,你说你结婚的时候,我得去给你当伴郎吧,这我连新娘子面儿都没见过怎么行,你快给我说说她长得什么样啊。”

    慕琛拿着酒杯不说话,郑和雨从一旁醉醺醺的凑过来道:“伴郎我、我也要当。”

    陆祁推他:“你当个什么啊你,你结婚了,当不了。”

    “是吗那我改名儿就离婚”郑和雨信誓旦旦的开口。

    慕琛桃花眸转了下,讥讽道:“就你舍得和你那小娇妻离婚你要是离了,我把你一直喜欢那个海景别墅送你。”

    “哈哈哈哈,你要是离了,我那跑、跑车也送你了。”陆祁在一旁大笑。

    郑和雨仰躺在沙发里,瞪着眼睛喃呢:“你们的东西我、我才不稀罕,我家小乔比这值钱多了,世界独一无二。”想着郑和雨又大叫了起来:“小乔,小乔,你心里为什么还有那男人,为什么有的不是我”

    “这家伙疯了。”陆祁好看的狭长棕眸白了他一眼继续对慕琛道:“喂,我说你倒是和我说说你那小妻子的事情啊。还在上大学到底是什么样啊”

    慕琛被他缠的烦了,把钱包掏出来给他:“自己看。”

    陆祁看到钱包怔了,震惊的问:“你在钱包里放、放了她照片”

    慕琛挑眉,不以为意:“这很稀奇吗”

    陆祁嘴角抽了下,这何止稀奇,这是足够吓得他从沙发上摔下来的事情啊

    他从未想到冷酷的仿若神坛上的慕琛,慕琛大人会在钱包里放照片啊

    要知道他不是现在才冷酷的,这人从小就酷到没朋友,哥这次成熟稳重,多少女人流水一般的从他身边来来回回的走过啊,他从未心动。

    要不是他还会和女人上床,陆祁都快要怀疑他的性取向了好吗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在钱包里放了女人的照片。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陆祁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钱包,钱包的相框中放着一张照片。

    巴黎的桥前,夕阳镶嵌在古欧式的建筑中,桥前慕琛高大的身影揽着一个纤细的女子,他正侧目看着女子。

    女子穿了身素白的长裙,长发飘飘,微低了头,脸颊绯红,微微笑着。

    那样子说不出的青涩又美好,说不出的纯净。像一朵盛开的柔白之花。

    陆祁怔住了,他完全想象不到慕琛会娶一个这样清纯的类型。他以为慕琛的话一定会找那种知性美女。

    既聪明又漂亮,浑身散发着成熟的魅力。

    谁曾想他竟喜欢了这样清纯的女人,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认,照片里的女人的确很吸引人。

    那样安静纯美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不想挪开视线。

    “看够了吧,那可是我女人。”慕琛的声音响起瞬间将陆祁拉回现实。

    陆祁讪笑了下,把钱包递还给了他:“真是出乎意料,你的选择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

    慕琛桃花眸侧向他:“虽然是有些出乎意料,但你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吸引人的女子。而且照片上她的这副样子,只属于我一个人。”

    陆祁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慕琛微昂着头,脸上不禁少有的带了点傲色:“我的话、我的行为、我的事,全部影响着她,只有我才能叫她露出那样迷人的表情。在别人的面前,她并不是这样。她是专属于我的。”

    没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小溪就不是这样,甚至于之后的几次见面。她也没有现在这副动人的样子。她的心防实际上很重。但是一旦对他打开了心防,她所有的动人就全部展现了出来。

    那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心动的表情,说到底只为他一个人展露。

    这一点,慕琛深深的了解,也在心里做了决定。他不会让这种专属和任何人分享。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